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用镜头记录女飞余旭的不凡人生


文/家哥

 

“家妹,以后我来帮你拍摄结婚、生子、当将军、变成老太太啊。”3年前的那个夏天,饭桌上聊起摄影,我对余旭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要拍我的一生啊。”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认真地答复到:“没问题。”

认识余旭,还是2009年3月底的事。我随记者团到空军某飞行学院采访,目击16名歼击机女飞行员通过毕业考核,成为我军培养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在随后的60周年国庆阅兵采访中,我也多次走进她们的生活,挖掘姑娘们刻苦训练的故事。渐渐的,我和这个爱笑、爽朗的四川籍女飞熟悉起来,在我眼里,她就像邻家小妹一样可爱。从此,每次见面我都叫她“家妹”,她则叫我“家哥”。

去年11月12日下午,突然接到几个好友的电话,问我余旭是不是出事了,我嘴上说不会的,心里却暗自祈祷。因为我知道,飞行是风险性很高的职业,特别是作为飞行表演队的队员,为了能劲舞苍穹,她们俯冲、盘旋、开花、滚转、筋斗……要把飞机的性能飞到最佳,要用激情诠释对事业的挚爱。

还记得初见余旭时,她那略显青涩的面孔。据说空军培养每名飞行员的花费,都和与他们体重相仿的黄金等值。一路走来,余旭没有辜负亲人的寄托和空军的厚望,2005年从全国12个省市20万招飞报名的高中毕业生中脱颖而出,经过基础教育训练和初级教练机阶段的训练后,于2008年6月转入高级教练机训练,圆满完成了基础理论教育、专业理论教育、体能训练,顺利完成起落航线、航行、特技、仪表和编队等课目的训练和考核,在2009年4月通过了飞行、体能的考核及毕业论文的答辩,正式成长为我军培养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坚强的她拿到毕业证的当天,在给爸妈的电话中第一次留下了泪水,她说:“我终于做到了。”

从一名邻家女孩成长为歼击机飞行员,蜕变之路还很漫长。毕业5天后,余旭和姐妹们就受领了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的任务,来到唐山机场,进行为期4个多月的全封闭集训。在那次参加阅兵的飞行员中,她们年纪最小、飞行时间最短,但她们的标准并没有降低,也要以0米0秒的误差飞越天安门。余旭在日记中写到: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将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经历。2009年6月12日的第一次考核中,担任教-8梯队三中队右二僚机的余旭和队友们的成绩不理想,那段时间她没了笑脸,与队友们认真研究解决方案;6月15日的一次飞行中,她的飞机在空中被鸟撞了,有惊无险地返回地面。备战阅兵的日子,她和姐妹们有时在空中和地面模拟器的训练时间超过8个小时,为了防止国庆天气不好,她们甚至专挑复杂气象进行飞行训练。最终,不服输的她们用近乎完美的空中姿态通过天安门,并因贡献突出,荣立集体一等功。

“请祖国检阅、请人民放心!”在2010年央视春晚上,以国庆60周年首都大阅兵为背景的小品《我心飞翔》中,余旭和15名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列阵舞台,以飒爽英姿、铿锵誓言,向全国观众展示了新一代空军官兵的蓝天情怀。“我们都没想到,亮相春晚就1分钟,会引起全国那么多人对我们的关注!”余旭谈及那次上春晚,高兴地说:“真的,我为我们空军感到骄傲。”

“铿锵玫瑰冲九天,蓝天巾帼不让男;头盔难掩女娇容,鏖战长空胜木兰。”春晚过后的那一年,余旭有幸能够与5名姐妹进入歼-7战斗机的改装训练,她们按照打仗的要求,不断向合格的歼击机战斗员转变着。记得在她们进行歼-7改装结业的那个冬天,原本就很苗条的余旭显得更加消瘦。机场上,当看着她驾驶着战斗机轰鸣着升空,大地为之颤抖,天空为之燃烧,我也为之热血沸腾。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充盈在她那弱小的身躯内,化作了这不可阻挡的钢铁锐气。

在我眼中,余旭不仅是个英姿飒爽的战斗机女飞行员,也是个普通的“85后”女孩。她也爱看《瑞丽》《昕薇》《悦己》等时尚杂志,每次外出都要穿上漂亮的衣服,画上最酷的淡妆,背上流行的背包。和同龄女孩相比,她失去了太多,连普通的逛街都变得那么奢侈。但1986年出生的余旭也得到了别人梦寐以求的荣誉,2012年7月29日,她驾驭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首次单飞,是中国首批能够驾驶三代战机执行任务的女飞行员之一。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歌词是:“要想飞得更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

微笑,这是余旭留给大家最深刻的印象。2013年12月底,余旭和3名女飞行员正式加入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成为我国仅有的4名三代战斗机女飞行员。2014年11月11日,在第十届中国航展开幕式上,余旭和八一飞行表演队8名队员信心十足地座在驾驶舱内,准备用新的阵容、新的动作、新的形象为空军65岁生日献礼。这是中国女飞行员首次驾驶歼击机进行公开特技飞行表演。20多分钟的飞行表演结束后,当战机落地,余旭摘掉头盔、取下墨镜、挽着头发,微笑着对观众打招呼时,人群爆发出阵阵喝彩。2016年11月2日,第十一届中国航展飞行表演中,位于2号机位的余旭一直面带笑容。飞行表演结束后,只要有观众要求合影,她都尽可能地满足大家的需求,保持着微笑。她对照片要求很高,常常对我说:“家哥,不好看的照片可千万不要发表呀。”

2016年11月12日傍晚,经多方消息证实余旭真的在飞行训练中牺牲,我悄悄地躲在家中伤心地追忆着她的点点滴滴。那些天,看着朋友圈中铺天盖地地刷屏怀念余旭,我的微信却死一样的安静,我相信她不曾离去,而是飞向了更高远的天空。

2016年11月20日上午,崇州市烈士陵园内,我哽咽地对着余旭的坟墓说:“家妹,我承诺要拍摄你的人生故事,我做到了,可没想到你这一生也太匆匆……”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