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漂在西非


文/徐腾飞


在陆地


认识刘昭全是在飞往努瓦迪布的飞机上。60岁的刘昭全来自中国山东威海,是荣成人。在老家的时候,他是一位木匠,2011年退休后,考虑到女儿大学毕业后,自己也有大把的时间,他决定远赴非洲帮助他外甥打理他名叫Lem Seafood的鱼粉厂,顺便再多赚点钱。于是他来到了西非国家毛里塔尼亚第二大城市努瓦迪布,成为这座城市中生活的1000多位中国人当中的一员。

 

年过半百,远走他乡,退休以后的刘昭全开始了一种跟过去完全不同的生活。毛里塔尼亚距离中国超过11000公里,飞行时间超过20小时,跟厂里的其他中国人一样,他每两年才回国一次。作为厂里的监工,他每天的工作都是一样的流程:早上6点起床去渔港监督工人从当地渔民那里收鱼并运回工厂;中午回工厂吃饭午休,如果工作没有完成下午就继续重复上午的行程,然后回工厂吃晚饭、休息。

 

由于语言不通,刘昭全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工作的时候,他就在房间抽烟或睡觉,他房间的烟缸时常都是满满的烟头。好在工厂的女财务张姐也来自山东,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工厂的厨师,给包括刘昭全在内的9个中国同事做山东菜。刘昭全说,家乡的味道是他在异乡最大的慰藉。

 

努瓦迪布当地有几十家鱼粉厂,其中有一半都是中国人投资兴建的,由中国人担任管理性岗位,雇佣本地的员工为工厂工作。在大部分本地人眼中,中国人勤劳聪明又富有,他们也很愿意给中国老板打工;而当地的中国人对非洲本地员工的印象却是:懒惰、不好管理,而且流动性太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中国人有好印象,当地也曾发生过本地人朝中国人扔石头的事情。

 

在努瓦迪布的所有鱼粉厂中,Lem Seafood算规模较小的一家,只有一台设备和20几个工人,每天能处理约200吨鲜鱼。制作鱼粉的程序并不复杂,通过机器对鲜鱼进行去油、脱水、粉碎等处理,就可以得到高蛋白质的鱼粉成品,再进一步被用于生产家畜养殖(猪、鸡)饲料以及水产养殖饲料。和当地大部分鱼粉厂一样,Lem Seafood生产的鱼粉绝大多数都销往中国、越南等国。生产鱼粉的成本价大约是$100/吨,近年来鱼粉成品的价格水涨船高,一般可以达到$1000/吨,有的工厂售价甚至能超过$1500/吨。

 

刘昭全的人生轨迹,和中国的鱼粉行业的迁徙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事实上,中国本土接近一半的鱼粉都产自刘昭全的家乡山东威海,近几年由于中国近海的渔业资源衰退的太过严重,生产鱼粉的原料价格上涨、品质却越来越差,因此越来越多的鱼粉商人将自己的生意转移到了渔业资源尚还丰富的西非国家。

 

对于商人们来说,这里的确是开设鱼粉厂的不二选择。以毛里塔尼亚为例,这里盛产高蛋白的沙丁鱼,是制作鱼粉的优质原料,价格却比国内同等质量的原料便宜得多。近几年毛塔政府也高调地发展鱼粉行业,用优惠的投资政策和低廉的人力成本来吸引外资,其他西非国家的鱼粉产业也在逐渐扩张。尽管在毛里塔尼亚,由于宗教和饮食习惯,当地人并不以鱼为主要蛋白质来源,但在其他很多西非国家、比如邻国塞内加尔,沙丁鱼等鱼粉行业心仪的原料既是当地手工渔民的主要渔获,也是他们最主要的动物蛋白质来源。而在整个西非海域,政府对于鱼粉行业规模的控制和捕捞量的监控还是个空白。在国际媒体上,关于鱼粉行业与人们争夺口粮的争议声已经悄然升起。

 

对中国的鱼粉企业来说,选择在毛里塔尼亚建厂还有一个不能明说的原因:鱼粉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污水、废渣和废气,需要对排污做严格地控制和管理。近几年威海已经关闭了一大批环评不达标的鱼粉厂,想要继续生产的工厂必须要花费数百万元人民币安装排污处理设备,而在毛塔,跟非洲大部分国家一样,贫穷和落后导致这里并没有对工厂排污做出十分严格的限制和管理,工厂可以更轻易地节省这笔不菲的费用。

 

然而,毛里塔尼亚是否是鱼粉商人的终极“金矿”,仍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包括中国在内,越来越多的资本在这里投资建厂,当地的捕捞业已经不能满足这些工厂对原料的需求了,于是有能力的鱼粉厂纷纷组建了自己的工业船队,开展更大规模的捕捞。而这一幕在世界上其他主要的渔业地区都曾经发生过,现在正在西非——这个世界上仅存不多的渔业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上演着。但是对于渔业这种“靠海吃饭”的行业,当有一天西非的渔业资源优势消失殆尽,这些候鸟一般的中国商人又将去到何方?

 

在海上

 

出海20-30天、每天早晚倒班24小时连续作业、每个月上岸休整2-3天,这几个数字精炼地描述了在西非国家塞内加尔和几内亚比绍海域作业的福建远洋渔船(以下简称福远渔)船员的生活和工作。

 

虽然是福建远洋渔船,船上的人却来自五湖四海。徐船长是浙江舟山人,今年63岁,从1995年就开始常年在海外从事远洋捕鱼工作。徐船长的手下有7名中国船员,既有像他一样来自浙江、辽宁等传统沿海省份的,也有像44岁的金二副这样来自河南等内陆省份的船员;此外还有十几名在本地雇佣的船员。按职位不同,中国船员的工资从8万人民币一年到30万人民币一年不等,而本地船员的工资一个月约100,000西非法郎(约合人民币1500元),属于西非当地较高的工资水平。因此,很多本地人都乐意来中国渔船上打工,这份薪水比他们在岸上赚到的要高很多。

 

徐船长这次出海只配备了20多名船员,出发前还又有2名船员临时离船,人手更加捉襟见肘。这是一艘悬臂单拖网远洋渔船,每2-3个小时就要收网一次,由于是“一网打尽”式的捕捞方式,渔获上船之后就要马上进行清理和分拣,因此不管是什么职位,所有的人都要分早晚班、24小时轮流工作。高强度的工作难免出错,渔船上时常传出徐船长大声呵斥出错船员的声音。实际上,两国船员并不懂对方的语言,但是靠着手势和关键词,在工作中竟也能相互会意,也算是一种在工作中建立起来的默契。

 

常年漂在海上,能见到的除了同船的人就是鱼。每个船员的手机里,都存着这些年他们捕捞上来的各类鱼和动物的照片。正常的渔获对他们来说一点也都不新鲜,反而是像海龟、海豚、鲨鱼等兼捕和误捕的动物才更“值得”拍照留念。与“是什么物种”相比,“能不能卖钱”跟船员的个人收入更直接相关。他们通常会留下那些可以卖钱的种类,而对于一些肉质不太适合食用的软骨鱼,他们也会割下鱼鳍之后再扔回海里。这些被割鳍的鱼回到海里后很难继续存活,而这个事实,船员们也许不知道、也许知道也并不以为意。

 

常年漂在海上的状态给渔民这一职业塑造出他们特有的休闲方式。由于大部分时间都没有通讯信号,狭小的船舱也没有空间放置任何娱乐设施,有的船员会用喝酒、赌钱、睡觉来打发时间。但也有像44岁的金二副这样,喜欢在船舱里静静地用手机看书和睡觉,他说在船上最大的感受没别的,就是孤独。

 

根据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提供的数据,像福远渔这样的中国远洋渔船,在西非广阔的海面上,还有超过400艘,是在西非作业渔船数量最多的国家;在整个非洲海域,共有约550艘中国远洋渔船常年作业。而在全球,中国的远洋渔船作业广泛分布在40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公海及南极海域,全国登记在册的外派船员人数超过4.8万人。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的远洋船队总体规模和远洋渔业产量已大大超过欧盟、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和传统渔业强国,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海上力量。截至2014年底,经中国农业部批准的作业渔船数量共有2460艘(不含朝鲜东部海域作业渔船614艘),总产量为203.2万吨,总产值为184.8亿元,全年共运回自捕捞水产品122.7万吨。在国内近海渔业资源衰退的大背景、以及从中央到地方丰厚的各项补贴的刺激下,不仅过剩的渔业产能在中国之外的海域找到了出路,更多的资本还在继续涌入这个行业,也想在这片万里之外的海洋里淘到金。然而随着全球渔业资源的衰退,远洋捕捞早已不是一本万利的产业了,补贴还能帮助中国的远洋渔船走多远、走多久,已经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相关推荐《新闻百科:越走越远的中国远洋渔业》

 

结束二十多天的漂泊,福远渔准备再次返回陆地。返航途中,在距离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港口不远的地方,这艘船和一艘塞内加尔当地的传统手工渔船打了个照面。尽管渔船体量、捕捞方式和捕捞能力都相去甚远,但对这两种渔船来说,有一个事实是相通的,那就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业渔船来到西非,他们都不得不航行到离海岸线越来越远的海域去追求更好的收获,也许不久的未来,他们还会走得更远。



-完-

栏目责编:王崴 编辑:邹怡   |  设计开发:腾讯网设计中心   |  栏目投稿邮箱: ppqq_huozhe@qq.com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