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风雨龙舟


文/旷惠民


湘潭之城,在水一方;龙舟是力的较量,是勇的赞歌。

龙舟竞渡,拼搏在前;巨龙在浪里争先,在鼓里飞腾。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湘潭的龙舟活动已经在湘江上激荡了上千年。

一方山河有一方风情,湘潭的龙舟习俗是古老河运商业文明的结晶。

龙舟浓缩成文化符号,历经风雨依然飞驰在江河湖泊之间生生不息。

 

湖南湘潭是一个依托湘江河运发展起来的城市。民间流传一首《百龙赞歌》:龙迎华夏,国富民殷。龙光普照,天下太平。龙抬其首,崛起群雄。龙游大海,波浪不惊。龙游城市,遍地生金。龙舟竞渡,纪念忠魂......

关于龙舟最早的记载始见于《穆天子传》:“天子乘乌舟龙本浮于大沼”,可见龙舟早在屈原出生前已经存在。后来,屈原写出“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的著名诗句。屈原死后,为纪念这位爱国诗人,人们将五月初五定为端午龙舟节,在南方江河水面逐渐盛行龙舟竞渡。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龙舟竞渡发展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体育比赛项目。    

湘潭传统龙舟在制作、游街、下水、行河、比赛等活动中保留着浓厚的江南码头文化氛围,以及古老的河神祭祀,湖湘人勇于争先,乐于拼搏的精神特质。唐代“江南才子”许浑这样描写过湘潭龙舟盛况:“绿水暖青蘋,湘潭万里春。瓦尊迎海客,铜鼓赛江神。 避雨松枫岸,看云杨柳津。长安一杯酒,座上有归人”。王闿运在《湘潭县志》记载:涟水入湘十里而经壶山,回复成潭,即渔潭矣。《南迁录》言:有人入潭,石穴窈明,中有古鼎,疑为禹沉厌水之器。又尝因竞渡,没入一舟,舟人皆见髯叟,引至其宫,皆云母流离,玉堂荃壁。奏技七日,仍还故处,而取去龙头,至今犹有一舸无头,志灵怪也。清朝乾隆年《湘潭历史考述》中的竹枝词也描述过湘潭龙舟故事:“龙船驿外赛端阳,认得船头是阿郎。底事失头龙诧异,黄龙久不下观湘”。文后还附说明如下:湘潭驿在观湘门对岸。龙船竞渡,传吾邑有二船沉龙宫,宝糕孔留七日归。今陶公船号“失头子”,尚可划;黄龙船不可复划,唯陆地金装迎送锦标。”从上述诗篇文章中可以看出湘潭龙舟历史悠久,充满了传奇与故事。

从农历三月三雨季开始,湘潭大埠桥码头下的湘江水面会变得宽敞起来,上游混浊的河水激流而下,又到了一年中涨水的季节了。2016年4月的一天清晨,久雨阴沉的天空突然有了金色的阳光。雨湖公园里的古树上鲜花盛开,洁白的花朵在暖风中轻盈摇曳,芳香四溢。公园边高大梧桐树下的露天茶馆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湘潭老人。一张小方桌,几把竹靠椅,喝着绿茶,吃着花生米,偶尔抿上一口邵阳老酒,阳光、晨风、花香、绿意,悠闲自在的聊天品茶。家住窑湾老街的刘国平与小东门文星号龙舟负责人许国兴在此商议修复龙舟的相关事宜。

今年64岁的刘国平原是湘潭造船厂的一名技师,他擅长造木船修龙舟。1978年至今,打造过大小龙船三十余艘,维修旧舟超过百只。经他设计制造的传统龙舟结构合理,载人入水后变形小,划起来速度快,在比赛中有过不俗的表现。他从包中拿出一张发黄的龙舟图纸介绍说:“湘潭龙舟结构复杂,制作独特。从开始选材到赛后的保存非常讲究。传统龙舟一般长度超过20米,最宽处2米多。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船的主梁改用优质工字钢焊接而成,这样船体结实耐用,钢制龙脊贯穿首尾不易变形。在船的中部用两个圆木交叉竖立构成‘油叉’,它是钢丝拉紧船头与尾的绞紧机构。载人后可以迅速的调整船的弯曲度,确保50人上船后整体不发生大的变型。龙舟共分6个区域:龙首称“鹅峰”,乘两名水手扒开急流为船开道;接下来是叫“代桡”,是整艘船队领头人;中间“油叉”为鼓锣区,它的前后是水手聚集的前、后“鼓舱”,一般16到24个舱位,它的左右各坐一列水手;高翘的船尾为“道桨”区,由两根5米长的大木桨组成,比赛时需六人共同操作,“道桨”的主要作用是为船导航、加速、平衡首尾;此外还有正、副指挥又称“缎旗”手,锣鼓手各一位,另加两位候补水手,整船乘55至60余人。制作这种龙舟要用木材8个立方,桐油100公斤,船自重2吨。

旁边的许国兴拿出手机指着龙舟照片说:小东门文星号是1983年春天请湘潭船厂刘湘春师傅牵头打造的,如今刘师傅已经病故。当时八位木匠用了一个星期就造好了龙船,工钱和材料费才8000多元。如今能造这种大龙船的师傅越来越少,若做一条新船要两个多月时间,工钱和材料费加起来超过了7万元。造船需要的钉曲很难买到了,湘潭只有一位老铁匠还在生产一点。一条龙船要80公斤钉曲。小东门码头的龙船已有三十多年历史,今年要请刘师傅过去做维修保养。湘潭传统龙舟与国标龙舟虽然都是水上划船运动,其实有很大的区别。湘潭龙舟历史悠久,包含了丰富的地方文化和精神信仰,是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它不仅比速度还要比码头团结协作精神,以及社区综合经济实力与参与人气。

一位满身尘土的老人走进茶馆。他说:最近湘潭老城区大搞棚户区改造,老房子一批批推倒,街道两旁处处是建筑工地。宣传车滚动播放着政府拆迁政策和通知,平静的生活变得紧张忙乱起来。各码头人心不安,没心事管端午节划龙舟的事了。张立霞老人端上绿茶安慰着他,让他入坐休息。68岁的申中华说:有两个消息告诉大家。根据市体委两年举办一次龙舟比赛的规定,今年端午节不会组织比赛活动。另一个是原湘潭东平镇太平街王家那艘寄放在株洲市绿口的龙船要低价转让。话音未落,又围来了几位老人。他们开始谈论着这艘待售的龙船在湘江河里的故事。申中华接着说:太平街王家父子喜爱龙舟多年,在2009年就请窑湾船厂的老师傅定制了太平号龙舟。当时花费了四万多元。7年时间过去了只参加过两次比赛。2010年5月初,太平街龙舟主动邀请十六总中山号在端午节下午进行对手赛。为了赢得胜利,太平街特意从广东顺德等地请来了40多位参加过国际龙舟比赛的水手。十六总码头也不示弱,悄悄派人去武汉召集了一批才参加过中南六省皮划艇赛的优秀运动员与之抗衡。十六总码头担心外地水手不习惯湘潭高大龙船,特意从小东门请了湘潭河里有名的龙船舵手吴延寿和吴少奇两位老兄弟培训水手,赛时领航护舟。端午节下午二点,三公里的湘江河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人群。三点过后,两艘龙船驶出各自码头,船上坐满了威武强壮的汉子。龙船在三大桥下汇合,又在各自拉拉队大船护送下逆水而上,两船百名五大三粗、虎视眈眈的水手惊呆了两岸的观众,引来了无数好奇的目光与猜想。杨梅洲比赛起点一声枪响,锣鼓咚咚,号角响亮,水手们按着鼓点节奏,和着号角,迅速地挥舞手中的木桨,船似离弦之箭在水中穿梭,破浪向前;如蛟龙劈波斩浪,奋勇争先,船头船尾激起层层浪花。湘江里上演着扣人心弦的强强对抗赛。十六总龙舟凭借惊人的耐力与速度,最终以16分钟成绩打破历史纪录取得胜利。太平街龙舟虽然落后败北,到达终点也只相差15秒而已。那一年精彩的比赛让爱好者们津津乐道了好多年。

听着精彩的故事,老人们仿佛又回到了火热的比赛现场。太平街王家世代喜爱龙舟,虽然人去了株洲发展,每年还从湘潭请师傅去给太平号补腻子、刷桐油,精心保养护理,五年过后龙舟如新。如今,全家准备移居海外没有时间再照料龙舟,所以才准备转让龙舟。申中华又说:如果有钱把龙舟买下来拖回湘潭,大伙又可以在湘江里玩上几年。若是湘潭无人购买,那就可惜了一条好船啊。余音未落,吴正科老人急着说:要买龙舟,我出一千。张立霞说:我也凑一千。另一桌上的许国兴吆喝着说:各位都是热爱龙舟活动的老伙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希望湘江河里的传统龙舟比赛活动能继续开展,这样传统龙舟文化才不会丢失。虽然不是我们码头上的事,今天遇上了我也出上一千。在一旁忙着修船预算的老木匠刘国平也举起手说:我也捐出修文星龙舟一千元工钱去买太平船。短短的半个小时,茶馆里的老人们就集资七千。天渐渐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熊清泉低声说道:抓紧时间联系王家吧,买舟修船钱不够我可以先垫上一万五,别错过了机会。当晚大伙联系了王家,说明今天湘潭成立了一支“夕阳红龙舟队”,主要是弘扬湘潭传统文化,捍卫龙舟拼搏精神。队员都是退休老人,手里资金紧张。王家爽快的答应一万八把船拖回湘潭吧,抓紧时间修船,争取节前下水,别让今年端午节湘江河里没龙舟看。

2016年5月7日,一夜暴雨没停,“夕阳红龙舟队”的老伙计们结伴而行去了株洲,下午就把太平号龙舟拉回了湘潭,并安放在了大埠桥码头河堤之下。第二天老人们开始自己动手修补裂缝、抛光上漆做起了下水前的准备工作。鲜艳夺目的“夕阳红龙舟”大旗飘荡在湘江老码头的上空。2016年湘潭民间传统龙舟活动就此拉开了序幕。

从2004年3月开始拍摄湘潭龙舟活动,有幸结识了一批龙舟爱好者和各队领军人物。他们是小东门龙委会耿直的许国兴、太平街豪爽的王家父子、九总码头乐于奉献的陈琪和张瑞祥母子、十总码头雷厉风行的雷友根、中山街道热心的老人林少奇、十六总龙委会好胜的陈建文、十八总码头赞标高手陈绍林、夕阳红龙舟队一批硬朗的老人们。还有已经离世的窑湾龙委会德高望重的周赞坤、唐兴桥码头女中豪杰易玉兰、龙舟协会办事认真的潘元振、勇猛顽强的沈缎旗、大力汉子张文兰、鹅峰高手何满公、造船技师刘新春等一批老前辈。陈绍林在一次龙舟聚会中高声赞道:忆往昔,喝茶品酒谈龙船,高山流水知音在;看今朝。作古成仙归神位,朋友圈中少几人。

湘潭这批铁杆龙舟爱好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自幼长在湘江边,热爱龙舟活动,年过古稀,家庭和睦,经常自掏腰包贴补活动经费,不计个人得失,并德高望重。他们对湘潭传统龙舟活动经常流露出一些遗憾和忧虑。如今老城区在大搞棚户区改造建设,老码头社区名存实亡,河街居民已分散各地。多年来缺乏对水手、教练、领队专业培训,年轻人不愿意参加费时、耗力、无经济回报的比赛活动。郊区河边的青年人大部分外出打工难得请回。虽然湘潭每年有一些热爱龙舟活动的人士捐钱、出物帮助操办端午龙舟赛事,实际上已经缺少传承的根基和发展的土壤。要组织开展好大型龙舟比赛仅靠个人、小集体、社区码头和街道的力量已经很难维持下去了。

湘潭传统龙舟赛是一个地域文化千年发展的结晶,是古老河运商业文明的集合,有着丰厚而深刻的文化内涵。人们在龙舟活动中杀猪宰羊进行祭祀,是对天地(实则是大自然)和鬼神(实则是公理和正义)的敬畏。作为湘潭传统精神不可分割的龙舟习俗,曾伴随着老一代湘潭人的成长,但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已经开始日渐式微。要保留下这个古老的文体活动不能只靠薄弱的民间力量去操办维持。

都说民族文化精髓是世界的。花费些财力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应该是一件好事。湘潭人期待传统龙舟比赛能得到社会各界大力扶植,能够继续开展并发扬光大。真心希望《风雨龙舟》专题不会成为记录湘潭传统龙舟赛事的影像孤本。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