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病残孤儿跨国新生

撰稿/江文


患有先天性肾脏肿瘤的晚晚,一出生就被抛弃了。

2013年春节期间,晚晚因做手术切除了一个肾脏,正处于恢复期,来自加拿大的Stefanie通过上海爱佑新生养护中心将晚晚养在自己家中。

“第一次见到晚晚时,她瘦弱苍白,眼神飘忽,从来不笑。”寄养一段时间后,Stefanie爱上了这个女孩,希望可以成为她的母亲。由于患病,Stefanie在照顾晚晚的饮食起居上非常小心,睡前喂奶、抱她上床、给她唱催眠曲、每年带她去做核磁共振,工作之余,她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晚晚。

像Stefanie这样的人还有很多。美国政府相关收养管理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约有5000名孤儿被家庭收养,其中四分之一是海外家庭,且被外国公民收养的中国儿童大多是被父母遗弃的女孩,其中不少存在各类“出生缺陷”。

两会代表、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所所长马旭曾说:“除了关注‘生育数量’政策,更应关注‘出生缺陷’保障。我国出生缺陷近年来高比例攀升,弃婴已成为重大社会问题。”马旭称,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弃婴10万名,较上世纪80年代的5000名、90年代的5万名大幅增加。

 

中国弃婴多:疾病和重男轻女是主因

据《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4)》所述,中国弱势儿童群体中,2013年孤儿人数已达到57.4万,这些孤儿 80%以上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大多病情危重,需要及时的抢救治疗、专业的护理照料及康复训练。

婴儿患病成了孩子被弃的首要原因。来自美国的Celese和丈夫均是医生,没有孩子的他们在中国领养了四个弃儿,可这4个孩子无一例外,均有不同程度的生理缺陷。

大女儿MAY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二女儿Aaron先天性脊柱裂,生下来的时候脊柱就是敞开的,并且臀部有一个很大的肿瘤。三儿子Noah患有脊膜膨出,小女儿 Tilley则是一穴肛。

每回想到这些孩子要受到病痛折磨,Celese都感到非常心疼。“好多先天患病的孩子都是这样,家庭无法负担昂贵的医药费,被抛弃便成了孤儿。”

另一方面,中国的弃婴现象还受到“重男轻女”观念的影响。据美国国务院国际收养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共有88,298个中国孤儿被美国家庭收养,其中88%是女孩。

美国女权无疆界主席瑞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说:“在中国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女婴被抛弃,其中许多女婴是被流产了,所以被遗弃的女婴还是‘幸运的’,而被收养的女婴则是‘十分幸运的’,这样的比例很小。”

瑞洁分析,女婴被抛弃的原因是,中国还有其他亚洲国家都有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有一个男孩。而在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下,人们只能生育一个孩子,所以他们必须确保这个孩子是个儿子, 女儿就被自然而然地抛弃了。”

 

外国人来中国领养:费用适中

出于对疾病的绝望和重男轻女的落后观念,中国弃婴数量居高不下,而他们中有一部分,幸运地被外国人收养。

常昌富是宾夕法尼亚米勒斯维尔大学教授,也是一位独立的纪录片导演。过去的14年里,他一共拍摄了9部关于跨国收养的纪录片,做了大量针对跨种族和跨文化收养的研究工作。根据他的估算,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间,至少有13万孤儿/弃儿被国外家庭收养,他们主要集中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各国。

Stefanie是加拿大国家皮划艇队的一名运动员,2012年,由于理念不合,她和坚持丁克主义的前夫离婚,只身来到中国上海,她的内心深处一直埋藏着一个心愿——收养一个中国孩子。

Stefanie认为,她之所以选择收养中国小孩,是因为中国弃婴多,选择范围大,收养制度相较其他海外国家更宽松。“像我这样的单亲家庭很难在美国收养孩子,法院更倾向于将问题儿童或者孤儿交给夫妻收养。”Stefanie说。

此外,收养中国弃婴的费用适中,耗时合理。美国政府收养管理机构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在中国收养一个小孩,手续费大概在15250美金左右,这些国际领养费用是交给了国外的收养机构,相较阿尔巴尼亚、南非的29000美金和加拿大的20000美金,是比较便宜的。整个审理过程只需要1到2年的时间,相对美国的5年才能把孩子抱回家,缩短了一大半。


困境:手续繁琐、孩子健康堪忧

虽然费用、耗时成本低,但外国人来中国领养弃婴,还是面临着手续繁杂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领养人在审理期间,必须通过收入、住房、性格等多项排查,同时满足收养人条件和被收养人条件,才能办理收养登记,合法收养小孩。

Stefanie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这个法语区的省份不像加拿大其他省份和中国有良好的合作,在国际领养方面有独特的规定。并且因为Stefanie单身的情况,她的领养申请被拒绝了三次。经过了近三年的努力,2015年12月,Stefanie终于领养了晚晚。

由于弃婴中很多都有出生缺陷,如何确保孩子健康也成为外国人领养中国弃婴面临的一大难题。

来自美国的Suzanne,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办理完三个孩子的收养手续。2008年1月,Suzanne和丈夫来到中国,先后收养了三个女孩儿婉婷、可心和诗雨。不幸的是,三个女儿都患有脊膜膨出,小女儿除了脊膜膨出还有下肢畸形。为照顾这些孩子,Suzanne做起了全职太太。

同样来自美国的Katie,在有了两个儿子后,决定申请领养一个女儿。今年1月8日,Katie遇到患有先天性巨结肠的Alee。

Alee一出生便有两种疾病缠身。“医生说她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她一生下来脊柱就是敞开的,并且臀部上有一个很大的肿瘤——一种会隔离血小板的血管瘤。”Katie说,孩子的健康问题对她而言,是一个挑战。

考虑到Alee的消化系统和新陈代谢存在问题,Katie花了整整一个半月去了解她能吃什么、以及如何照顾排便。Katie频繁请教医生,给予Alee舒心、专业的照顾。为了争取领养alee的机会,她和丈夫一直留在中国,等待领养程序的完成。

 

未来:担心孩子的身份认同

成功领养之后,弃婴的外国养父母们面临未来更多挑战。

Suzanne认为,除了健康,她更担心的是女儿的身份认同。“迟早有一天,要告诉女儿她的故事,包括她的亲生父母和家乡文化。”

Suzanne希望女儿保留自己的文化,为此她专门请了中国的保姆,来帮助小孩加深与原生文化的联结。

每个星期日,她都会把孩子送到一所中文学校,那里有中国老师教孩子中文和中国文化。Suzanne觉得,孩子长大了能去了解自己的血亲家族和民族文化,这样就不至于失去什么。“如果能找到她的父母 ,带她去了解她的过去和家庭,我们也很乐意。”Suzanne说。

Katie则认为,中国人和美国人还是存在区别的,在中国,如果谁领养了儿女,他们不会、也不愿意告诉孩子,因为他们觉得也许会失去他,美国人却恰好相反。

“Alee长大以后肯定会知道她不是我们亲生的,因为她不像我们,她也会面临一些身份认同问题。”Katie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她给孩子穿中国的传统服饰,教孩子用筷子,一起过中国的节日。等到小孩能听懂话的阶段,她会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世。

“我依然会是她的家人,她也依然会知道我们永远在她身边,并且无条件地爱着她。”Katie说。

【完】

请做我1小时妈妈

关爱急需救治的孤贫病患孤儿

他们,是一群由于先天性疾病而被遗弃的孩子;

当他们被福利院收养,有了基本的医疗保障;

谁能为他们带来一线的医疗养护?

扫描二维码,可参与“请做我1小时妈妈”项目乐捐,10元即可覆盖一个“妈妈”照顾病患宝宝20分钟的劳务费用;

720元即可覆盖三个“妈妈”照顾病患宝宝1天的劳务费用; 我们期待你的十元力量,为更多病患孤儿带来新生的希望。

栏目责编:王崴 编辑:邹怡   |  设计开发:腾讯网设计中心   |  栏目投稿邮箱: ppqq_huozhe@qq.com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