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邱毅谈台湾政治

提到邱毅,熟悉台湾政局的人们应该都不会陌生,作为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与新党不分区里委提名人,他在微博、脸书上对台湾政局针砭时弊。民进党执政时期,邱毅曾向媒体揭露了民进党政府高层贪污弊案,因而被冠上“揭弊天王”“爆料天王”的称号,包括陈水扁的夫人收授太平洋崇光百货礼券的丑闻,及陈的女婿赵建铭内线交易丑闻、及最为人知的“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偕高雄捷运公司副董事长陈敏贤出游韩国济州岛并到赌场赌博照片等,皆由邱毅领先揭发。其对于民进党的揭发常常能一针见血戳其痛处。蓝营视其为英雄,绿营视其为仇敌。

本此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束,邱毅称因“周子瑜事件”影响,自己未能进入不分区立法委员会,接受探针采访时,他的脸上却少有懊悔,更多的是对国民党的恨铁不成钢和对民进党前景的不看好。

采访结束后,邱毅仍在念叨:“如果毛泽东当年没有出走井冈山,或许建国都会是遥遥无期的事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邱在访谈里经常提到的一句话。此次国新败选,这位自诩国民党与新党间的纽带性人物却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谈“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国民党“败选”是必然

探针:对新党在此次大选中的表现如何评价

邱毅:四年前新党政党票的比率只有1%多一点,这一次因为因缘际会,也因为新党跟我之间的合作,靠着我这边的吸盘效果,新党这一次最后的结果(政党票比率)上升到4.2%,离5%的政党票的门槛可以说是擦肩而过。其实在投票前的一天还没有发生周子瑜事件的时候,依照(新党)内部与国民党内部的评估新党是已经过了(政党票门槛的)。但是因为发生了周子瑜事件,使得新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所以最后新党只有4.2%,这是第一个现象。

第二个现象,因为新党在还没有提名我之前,新党存在一次分裂。也就是(新党)里面有一位雷倩女士跟新党主席郁慕明之间发生了一些磨擦,所以雷倩自己组了一个联盟。雷倩这个联盟最后得票的比例非常低,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点多,二十多万票。假设新党没有分裂,假设没有周子瑜事件,新党不但可以过5%的门槛,而且甚至还可以上三席的不分区立委。

探针:怎样看待国民党的败选

邱毅:国民党败选是必然啊。国民党内部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像)国民党这种官二代、权二代掌控的保守、封建传统的政党会失败是必然的。

国民党的失败已经被归纳于四大罪人:

第一个罪人是马英九。因为马英九施政不佳;因为马英九的用人格局小,马英九妒贤疾能;马英九在两岸政策上举棋不定;马英九在处理课纲问题的时候一味想讨好绿营,一直到临下台前才想出头,但是来不及了。所以马英九是排名罪人的第一人。

第二个罪人是朱立伦。他如果去年5月就决定参选,国民党不一定会败,即使败也是小败。可是他不要,不要之后洪秀柱出来了,洪秀柱出来了就让洪秀柱去选,全力支持洪秀柱选。可是他又把洪秀柱给换掉了,换的过程又非常粗糙。等到朱立伦取洪秀柱而代之,当时国民党已经分裂了,所以朱立伦是第二个罪人。后来朱立伦找到我跟蔡正元,终于打到了蔡英文的软肋。可是问题是朱立伦自己的家族,他的岳父、太太、爸爸也有炒地皮的嫌疑,所以把我们攻击蔡英文的效果至少抵销了一半。到最后朱立伦甚至害怕自己家族被抖出更多的内幕,还希望我们停手,所以朱立伦是罪人的第二名。

第三个罪人是王金平。因为王金平始终站在自我诠释跟派系利益的立场,他绑架了朱立伦。而王金平跟马英九在马王政争以后两个人心结没有解开,王金平又是一个蓝皮绿骨(指身在蓝营实际却偏向绿营的人),走李登辉路线,在蓝绿中游走的人。所以王金平担任部分区立委的第一名,而部分区立委的名单里面清一色都是王金平人马,你叫选民怎么投得下去?所以王金平是第三个罪人。

第四个罪人就是现在躲在美国长期操控马英九决策跟用人的金溥聪,虽然这次选举他人在美国,可是他所造成的伤害早已经定格,早已经成型了。

所以国民党的败是理所当然,只是国民党这次的败除了理所当然的败以外,还是溃败,不是小败,也不是大败,叫溃败。这个溃败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消失,溃败产生了后遗症。你看看国民党内部为了选新的党主席,现在又开始启动新的一番的内斗,甚至有人说要把中国国民党的“中国”拿掉,要改成台湾国民党。新党今天上午才宣布,只要国民党拿到“中国”两个字,新党马上改名叫中国国民党,我们就接受这个名字。将来新党就取代中国国民党,就取代现在的国民党。所以国民党的败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国民党的溃败是由很多现实因素造成的,而国民党的溃败造成的后遗症、伤害并没有停止,还在延续中,甚至还在扩大中。

探针:如何评价蔡英文的胜选后的表态

邱毅:到现在为止,蔡英文基本的观念说白一点仍然叫“两国论”,什么是“两国论”呢?就是一边一国、一中一台。在蔡英文的心目中台湾是个国家,她是反对“一个中国”原则的。也就是说蔡英文现在走的完完全全是李登辉“两国论”的路线。蔡英文不是只有分裂的观念,而是会往分裂的路上走的。只不过他比陈水扁更加老谋深算,也更加有国际观,(我认为)蔡英文的分裂会往两条路走:

第一条路:利用美国亚太战略布局,联合美国跟日本。也就是联美日制中,利用美国跟日本的联合阵线来对抗中国大陆。

第二条路:她不会马上修改法律来实行法理台独,她会用文化台独的方式,用小步快走的方式来落实台独的目标。

也就是说你在表面看,蔡英文告诉你我没有变更体制,没有搞台独。可是她的所有的作为就是割裂台湾人民跟中国之间的观念,让台湾人民认为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台湾、中国分属两个国家。这个文化台独恐怕比法理台独还要可怕。因为如果是法理台独那是违背了一个中国原则,大陆师出有名。可是如果是文化台独,蔡英文说我没有搞法理台独,大陆凭什么干预台湾内政呢?这个时候蔡英文反而会得到国际上,尤其是得到美国跟日本这些对中国居心叵测国家的帮助。所以蔡英文的分裂是毋庸置疑的,她绝对往这条路去走,只不过走的会比过去的李登辉、陈水扁来得更加智慧、更加战略。我用四个字形容叫“小步快走”,他每个步都很小,看起来都叫做“温水煮青蛙”。可是这些小步合在一块,他就是一个大步。如果大陆再不醒悟,经过了四年之后一切形势就已经来不及了。那时候大陆会发现,今天的周子瑜事件四年后算什么?四年后台湾所有的年轻人都认为台湾跟大陆本就不是一个国家,等到那个情况形成之后,那一种文化观、价值观形成之后,那一切就全都完了。

探针:对两岸关系的未来是如何看待,有无担心和期待?

邱毅: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年毛泽东走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谁会想得到蒋介石国民党次围剿井冈山,毛泽东四渡赤水、两万五千里长征能够反败为胜呢。所以任何事情走到山穷水尽路就出来了。今天反而是民进党赢了,国民党溃败了。这个时候才使大家仔细思考中国的未来怎么走,两岸的未来怎么走。你认为民进党可能蔡英文上台致胜能够解决两岸问题吗?我只要讲几个现象。

第一个现象,周子瑜事件没有错,被民进党成功选举操作。我邱毅也擦肩而过了。几个国民党很资深的立委也挂了,民进党表面赢了。可是他割裂了两岸年轻人,把两岸年轻人之间的仇恨给挑起来了。台湾有天然独,难道大陆没有天然统吗?天然统是被天然独挑起来了,没有天然独那台湾年轻人在胡言乱语,怎么会刺激大陆的帝吧、天涯大举进攻台湾的脸书呢。当天然独、天然统之间各自独立的时候,你认为到台湾去的大陆观光客会少多少?今天的香港,大陆观光客少了三成,香港就受不了了,台湾更敏感了。台湾靠大陆观光客过活的人有250万,大陆观光客不去了或者少了三成,有多少台湾的商家会开始抱怨,他们那时候才会想到原来过去大陆的让利不是理所当然的,是有条件的,让利是在两岸一家人的前提下大陆让利。现在当你把两岸割裂、撕裂了,让利没有了,没有了才会觉得过去有的可贵。

第二是台湾很多农产品卖到大陆来,包括土特产品、鱼产品,真的比大陆这边的好吃吗?也不尽然。但是为什么很多大陆的朋友们愿意用比较贵的价格优先地去买台湾农产品,因为两岸一家亲、同胞情谊嘛。可是你今天靠着类似周子瑜事件,再因为黄安这个笨蛋,割裂了两岸之间的关系。大陆也走市场机制,消费者不买总可以吧。我本来就觉得你的猕猴桃太贵啊,我本来就觉得你的火龙果太贵,但是我以前基于“同胞爱”就买了,我告诉人家说“这个是台湾的”,虽然贵,但是我吃了,我觉得我吃了同胞爱,我心里有安慰,就弥补了价格上的贴水。现在把两岸情感割裂了,你认为台湾农产品会少多少?台湾土特产品的销售会少多少?而这些商家回头就会觉得就是你们过去胡搞,所以他们会不会怨蔡英文,一定会。

第三是大陆的红色供应链形成了,台湾现在内部不是只有仇中,台湾还有仇富。所有的年轻人出不了头,就开始怪你为什么比我有钱。连胜文为什么前年也是惨败?连胜文没有做什么错事。连胜文惨败的原因是爸爸有钱、老婆漂亮、学历特好、工作也好、薪水也高,就这么简单,所以连胜文的原罪有两个字“有钱”。当连胜文的太太蔡依珊出来帮他辅选,越辅选票越少。为什么?很多人说连胜文长那么胖,神猪一个,怎么能娶这么美的老婆呢?我怎么娶不到呢?这种红眼症在台湾就泛滥了。

那我请问你,在台湾倾向于蓝营的,像我,我们的经济基础都很好。如果我们觉得在台湾都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气氛,我会把公司搬到大陆,我会把公司搬到澳大利亚,我把公司搬到美国。这些年轻人还有工作呢?他们原来讲22K,抱怨22K。我常跟他们讲,等到你们把台湾搞砸了,10K都没有,还要谈22K?所以台湾的经济一定受挫,这几天台湾的股市还要靠政府的基金来护盘,否则根本撑不住。而台湾与大陆经济的依存已经完全扣在一块了,人民币重挫,大陆的A股暴跌,台湾不可能不受牵连的。台湾已经没有办法脱离大陆的经济而活,这是一个现实。

再者,马英九在新加坡跟习近平谈好,台湾要加入亚投行。现在呢?没有了。台湾加不了亚投行,大陆一带一路的大战略台湾就没有办法取得红利。种种的因素下来,再加上台湾向22个邦交国,经过了这一个事件的折腾我觉得22个邦交国至少少一半。甚至吕秀莲说会掉过个位数。这时候台湾人民就幡然觉醒了,怎么会这个样子呢?这个时候就是蔡英文的苦日子到了,我预计这个苦日子最多两年,就会反应出来在台湾的现实生活。这些支持蔡英文的年轻人所想要的加薪,将来这个目标是达不到的;他们希望能够买得起房子,这个目标是达不到的;他们希望能够改善生活,这个目标是达不到的。他们那时候怪谁?现在都怪马英九,应该的,因为马英九执政。将来怪谁?当然怪蔡英文啊。

如果我是蔡英文,我根本不敢做那个位置。可是蔡英文胆子够大,在民进党的脑海中取得政权比什么重要,所以她坐上去了。苦头正要等着她,因为有苦头等着她,就会是我讲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台湾马上“两连”,两连就是台湾英雄崛起的时代。

看“黄安、周子瑜事件”:“黄安是笨蛋!”

探针:黄安、周子渝事件,如何看待,在台湾民众的心里如何评价双方,您怎么看待此事

邱毅:人一般会对对自己最好的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苛求,台湾的年轻人就有这样的倾向。也就是说在全球化的竞争里面,台湾的年轻人其实自己已经感觉到竞争力的低落跟无力感、挫败感。可是他不敢去批评美国,也不敢批评日本,甚至也不敢批评韩国。说得更白一点,他们不敢仇美、仇日,也不敢抗韩。但是他们必须要找到情绪的出口,这个情绪的出口就是仇中。所以他们必须要告诉大家,不是他们不努力,不是他们无能,他们之所以竞争力低下,之所以陷入了生活的困境,是因为马英九政府的亲中,是因为中国大陆的压力,所以才使他们落到这个局面。当然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话,可是这也是一个台湾年轻人现在催眠自己、麻醉自己非常有效的药方。而民进党是很懂得选举操作的一个政党,很巧妙利用台湾年轻人这个心态,所以把台湾的年轻人呼唤起来了。

探针:黄安周子渝事件是偶然发生,还是可以反应出长久以来一些台湾民众不同声音。这个事件对于大选有无影响

邱毅: 从前年的“太阳花事件”之后,这些年轻人就从键盘后面活跃起来了,他们不再只是在网络上打打字,然后不站出来投票的人。他们反而是台湾投票人口里面最积极、活动力最强的人。在这样的一个情绪酝酿之下,在选前几天发生了周子瑜事件。其实周子瑜事件是一件从头到尾非常荒谬的怪剧。为什么呢?因为理论上来说如果黄安真的是反态度,黄安应该去攻击什么?三立的老板。三立的老板是在台湾喊台独喊得最大声的,但是到大陆赚人民币一点都不受软;他应该攻击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他在台湾搞台独、在香港搞占中,然后在大陆赚人民币,在大陆炒房地产;他应该骂《自由时报》刚刚过世老板林农三。可是黄安从来不敢碰这些大老虎,黄安专门挑没有反抗能力的人,而这次黄安挑的是一个16岁的周子瑜。在有心人士的民进党媒体、绿色媒体,三立、苹果、自由时报可以操纵之下就利用黄安这个笨蛋,把台湾年轻人心中因为自卑而产生的情绪就整个被激发起来了。在选前的一天,在投票前一天,本来不投票的年轻人全部涌到高铁站,全部赶着回乡投票。

其中有几个受害者,新党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没有周子瑜事件、黄安事件,新党一定过5%门槛,甚至还可以拿到三席。第二个受害者是本来跟民进党在五五波差距,像跟闪灵乐团中和Freddy对决的林郁方(他就是周子瑜事件标准的受害者)本来一定赢的,在台中对上了洪慈庸(洪仲丘姐姐)的这个国民党资深女立委,一样也输掉了。然后在台北资深的立委,像丁守中、吴育升最后都落马。连在桃源铁票区的孙大千都输掉了。周子瑜事件的杀伤力有多大,我估计国民党因为这次事件掉了八席,再加上新党损失两席,整整是十席。

如果这个事件不是在选前发生,而是在平常发生,没有这么大影响,可能船过水无痕。可是因为正好在选前一两天发生,所以影响太大。

议国新两党未来:国民党“山穷水尽疑无路”,新党“柳暗花明又一村”

探针:作为在野党,国民党和新党接下来会做哪些方面的工作?目标是什么

邱毅:国民党如果看清楚这个时机,应该能够扮演中流砥柱的力量。很快的两年后台湾就要选举了,两年后台北市、新北市、桃源、台中、高雄,各个县市都要选举了。一年后选举列车就要启动。如果国民党是争气的政党,就应该看清楚形势。马上把国民党拧成一团,不要再搞内斗了,想办法转败为胜,东山再起。可是国民党不是这样的政党,国民党是一个灾难来时各自飞,有利益大家抢着分食,有灾难各自跑得一个不剩的政党。

但是以我来说,我现在可能在新党里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时我也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甚至国民党也有人请我回去国民党担任副主席。所以将来如果洪秀柱赢,我很可能扮演两党进行进一步合作的最重要的媒介。可是两党要合作要有前提,必须把国民党蓝皮绿骨走李登辉路线的人清党,也就是国民党要先改革才可以进行国新的合作。其实这就是薛岳当时在长沙跟冈村宁次打长沙保卫战的天炉战法。

探针:目前对于新党而言最重要的工作内容和方向是什么

邱毅:本来我的计划很简单,我的计划是民进党执政,国民党垮掉,然后时代力量新台独跟亲民党合作。而我进入立法院,我就成为立法院的中流砥柱。然后我瞬时把新党壮大取代国民党,这是我原来的计划。可是被周子瑜事件还的擦肩而过了,所以我进不了立法院了。可是我进不了立法院就产生了另外一个形势的变化,什么形势的变化呢?

当年薛岳在打长沙保卫战的时候有一个“天炉战术”,什么叫天炉?天炉就是今天台湾的立法院。现在在天炉里面,执政的民进党,国民党,时代力量亲民党都进去了。在天炉外面只剩谁?第五大党,也就是天炉外面最大的党——新党。除了新党之外,别的党都拿不到政党补助金,新党现在每一年可以拿到2250万台币的政党补助金。天炉外面其他的党都没有,所以新党这时候是最好的机会。

第一是因为有资源、粮草,可以把过去在天炉(立法院)外面选举以后难以为继、相继解散的小党整合了。例如跟新党分裂的雷倩的联盟解散,你可以整合她。军公教联盟解散了,可以去整合。新党没有包袱,因为在我跟新党合作之前是空的,只有一个人叫郁慕明,没有别的人了。因为是空的,所以我可以招纳很多的在国民党找不到机会的年轻人进到新党来,而未来的两年是台湾的关键年,这个时候做得不好执政的民进党要负最大责任,在立法院的三个在野党也要负责任。不需要负责任,只需要批评,只需要对抗的只有一个政党,这个政党就是新党。

所以新党反而是跑在天炉外面最有利的一个角色跟地位,新党现在就进可攻、退可守。什么是进可攻?国民党三月要选党主席,国民党能不能从败中的废墟重新站起来?就看党主席是谁。国民党最可能的党主席有两个人,一个叫洪秀柱,一个叫吴敦义。马英九是属意于吴敦义的,可是洪秀柱是有影响力的。我现在不能说我代理的新党要支持谁,但是我一定会选择一条对两岸最好的路。而我一定会靠着国民党党主席的选举,会让新党再壮大一次。而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完,我相信国民党分裂了。而且国民党如果是洪秀柱赢了,仍然叫中国国民党。如果洪秀柱输了,国民党就改名叫台湾国民党。我看目前的情况洪秀柱输的可能性是比较高的,所以国民党改为台湾国民党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这样一来的话,国民党就向民进党靠拢,向李登辉路线靠拢,那新党就取得了取代国民党正统的地位。只要新党争气,能够用一年的时间给年轻人机会进行练兵、强化组织、抓对议题。

所谓的抓对议题就是新党不能永远只讲和平统一,还得关心台湾现实的情况,还能够对现实生活提出看法。而且新党需要有像我这样一种纯台湾的本省人,我的家族从1624年到台湾有390多年。所以你看民进党怎么骂我,从来不敢挑战我,你很少听过民进党(除了网络上小孩子以外)敢说我亲中或者怎么样,因为我的成分比他们还纯。新党必须吸收更多的台湾本省籍的人士才不会被扣红帽子。但是新党也不能怕被人扣红帽子,新党的标志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探针:对参选“全国不分区立法委员”失利是否有预计

邱毅:其实我有第一方案跟第二方案,第一方案就是我进去了,假设我们过了5%的门槛,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所有台湾最重要的政治新闻可能就是以我为中心了,变成我跟蔡英文之间是对抗的。当时我也想到我的包袱在国民党,可是以目前国民党这么乱,国民党到底是我的助力,还是我的主力呢?所以这是我原来想的上策。可是上策被周子瑜事件打乱了,被黄安事件打乱了,我的上策没了。

上策没了,就要找中策。中策就是我去整顿新党、带领新党,然后我进可攻、退可守,我把新党培养成蓝营的青年军大本营,因为年轻人在国民党要出头是非常困难的,在国民党要出头就跟大陆讲官本位时代一样。很多人就问你,你爸爸是谁?你岳父是谁?所以国民党的发言人杨伟中为什么讲话荒腔走板对国民党伤害这么大还换不掉?因为他的太太是国民党的大金主。

有的人就讲了,洪秀柱如果有个好爸爸,有个好的长辈,国民党谁敢换掉她?国民党就是这个样子。或者我们叫中国人封建社会就是如此,我的爸爸是李刚啊,台湾也是如此。所以年轻人在国民党要想出头是很难的,所有国民党员都说国民党最骁勇善战,他们最喜欢的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蔡正元,就是所谓的正义兄弟。可是我早就说了,我们在国民党权贵的眼中是只可利用、不可重用。为什么?我们有战力、功能、角色,所以我们可以被利用,对国民党有利。可是不能重用我们,因为我们一被重用就成为“照妖镜”。因为我们能力要比国民党上面的哪一些尸位素餐的权贵强太多了。你说我不会比马英九强很多吗?我比马英九强多了,可是他爸爸叫马鹤凌,我的爸爸叫无名氏啊,我没有办法跟他比啊,他是权贵之后,我不是啊。

台湾的情况,年轻人苦无出头之日,他们才会投向民进党,才会投向时代力量。今天如果新党让这些无法出头的年轻人有机会,为什么有机会?因为大家都知道新党这一次没有周子瑜事件一定过5%,新党台北市在周子瑜事件的冲击下都达到8.9%。如果没有周子瑜事件会过10%,什么叫过10%?就是新党有能力在台北每一个选区提一个年轻人,两年后当选台北市的市议员。如果新党愿意,我们这些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我们愿意作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帅”,然后把这些台面上的位置让给年轻人坐,让年轻人选议员,让年轻人选立法委员。你认为年轻人会选择哪一个党?他就选择新党了,这个时候新党就会壮大得很快。

而这个中策如果走得好,比原来的上策还要来得更好。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假设我的上策达成了,没有周子瑜事件我进了立法院,等于我一个人要对抗立法院112位李登辉路线的人。我年纪也大了,独木难撑大梁。新党又是空的,无法提供我多少后援。我若失败了,我的英雄形象就瓦解了,希望不就没了嘛。所以是人在做、天在看,正好周子瑜事件、黄安恶搞事件使我擦肩而过,所以我才会冷静下来。我准备给我一年的时间进行练兵,就像当年的刘邦退到巴蜀,把栈道烧了,开始叫韩信练兵。一年之后出巴蜀、夺关中、得天下。

所以说天底下的信与不信、得与失、成与败是一瞬间,他就是一瞬间。今天的成是塞翁得马焉知非祸,今天的败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于我来说何况这一次不算败,大家都知道四年前新党只有百分之一点出头,突然间现在爆增到逼近5%,尤其是台北市冲破8%。这个对大家来说还是难能可贵的,就如同这次国民党选举,每一个想选党主席的人都要找我,为什么?因为我手里拿着这一次的51万票,以及选后我又从雷倩的联盟吸收过了10万票,我现在手里面少说有70万票。这70万票60%都有国民党党员的身份,他们都可以投国民党党主席一票。所以哪一个国民党选党主席的,都跃不过我邱毅这一关,我手里有五六十万的党员,总共党员才一百万呢。里面的忠心党员、会去投票的党员几乎都在我这里。这次政党票都支持我邱毅,但是国民党党主席的人要不要通过我?所以什么是叫赢,什么叫输,什么叫成,什么叫失,什么叫得,什么叫失?很难定的,天在决定。

(文字整理:宗辰)

【完】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视频:徐阳

  • 制片人:王崴

  • 监制:徐春柳

  • 总监:李天亮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