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71岁老村支书被拘半月后身亡

文/探针 邱慧、郭佳玉

2015年11月6日凌晨3点多,还在熟睡的冯保军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当地公安局打来的,对方告诉他,他的岳父病重了。还在睡梦状态的妻子李爱芳立马清醒了,心里一惊,“是不是我爸去世了”。她不敢想象,6个小时前与父亲见的那一面竟是生死离别。

因讨债“引火上身”

女儿李爱芳和儿子李长中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刚开始只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那4万块钱,现在却演变成这样的结局。

李长中,26岁,为了父亲的事情“进去”过两次。“我劝了我爸几次了,让他别去上访了,这些钱大不了不要了。”在他看来,父亲的悲剧来得有些荒唐,甚至可以避免。

1993年,时任村支书的父亲李近峰为村里垫资8万元建教学楼、挖深井、买变压器等。李近峰卸任后,想向下一任村委会要回这8万元,追债未果,李近峰自此踏上了漫漫上访路。一直到2010年,上访算是有了“阶段性成效”,李近峰要回了4万元,可是另一半的4万元又没了着落。无奈之下,李近峰再次走上了进京上访的征途。2013年农历正月十七日,李近峰和儿子李长中均因“敲诈勒索”的罪名被刑事拘留,关押75天后,两人被取保候审。出来后,四个孩子都劝父亲别再上访了,在家安享晚年,子女们宁可把这4万元给父亲补上,也不希望他再出什么事情。

李近峰执意要讨个说法。2015年10月13日,女儿李爱芳和儿子李长中的苦心劝说,最终没能阻挡住父亲,他俩决定陪父亲一起进京上访,他们不会想到,这是李近峰一生中最后一次上访。

三人在京上访时,女儿和儿子被北京警察送至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而父亲李近峰则被送至另一个接济中心久敬庄。10月15日,两名子女被河北邯郸市曲周县相关工作人员接回县里,而父亲李近峰犹豫了一天后,自己回到当地。就在李近峰踏进家门不到一个小时后,就被一辆黑色车辆下来的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了。16日晚,三人同被刑事拘留,却没有刑事拘留通知书,李长中在被提审时多次询问办案人员自己所犯何罪,对方口头答复他:“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11月3日,儿子李长中,女儿李爱芳被释放,此时,他们的父亲李近峰已经躺在邯郸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两天了。11月1日,李近峰在看守所劳动过程中突然倒地,先送至曲周县医院,被拒收,随后被送至邯郸中心医院救治。

曲周县看守所的监控显示,11月1日15时25分20秒,李近峰走进西区四号监室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他的工作是制作塑料花。半个多小时的正常工作后,16时08分12秒,李近峰旁边的室友起身,李近峰站起来让他,23秒坐下,28秒再起身让室友经过,16时08分54秒,李近峰右手捂头,两秒后用手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16时09分02秒,李近峰的身体晃了两下,摇摇欲坠。数秒后,李近峰身体后倾靠在墙上,此刻两名室友把他扶着,一名室友按响警铃报告突发情况。20秒后一名管教跑进监室,一分钟后,又有四名看守所工作人员进入监室,其中一名医生开始对李近峰施救。28分钟后,距离看守所18公里外的120救护车赶到,对李近峰实施救治。

家属疑死者生前遭惨打

根据医院提供的资料显示,李近峰的入院情况是“患者主因神志不清,呕吐4个小时。”入院后的诊断显示“脑梗死,应激性溃疡”,这让李近峰的孩子们无法接受。女婿冯保军在李近峰入院当天接到办案民警的通知,说是他(李近峰)病重,要家里人去看看。冯保军在医院探视时,发现岳父口吐鲜血,把被子染得通红。“如果没有内伤,他不可能口吐鲜血”。冯保军认为脑梗并不会令他的岳父吐血,而公安部《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明确规定,不满16周岁或者已满70周岁的,拘留所不予收拘,而父亲被刑拘的时候已是71岁高龄。

公安回应:有问题可申诉

面对家属的重重质疑,县公安局负责此案的某领导称,事发后,家属曾要求看监控视频,但整整看了两天两夜后,家属当场并未提出异议,如果家属有疑问,可以就渎职问题向检察院申诉。探针连线曲周县检察院,值班人员告诉探针,每个看守所都有驻所检察官,理论上看守所里出现命案他们会介入调查,具体情况自己也不清楚。

-完-

  • 李近峰上访多年后,村委会最终还了他四万元,剩下的四万元直到他去世,也没能通过上访解决问题。(摄影/JongM)

  • 邯郸市中心医院的死亡证明显示,李近峰死因为脑梗塞。

  •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视频:JongM

    • 制片人:王崴

    • 监制:徐春柳

    • 总监:李天亮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