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同爱终生

文/探针 李华良

一对59岁的同性爱人李伦佐、鞠佳仲,在成都相濡以沫生活了30年,他们一起打理生意,生活上互相照顾,在即将步入老年的时候,他们已做好了老年规划:把工艺品店面盘出去,不再忙生意,去旅游,去国内外风景最美的地方,体味自然之美。通过几十年打拼积累,在经济上他们有了一定积蓄和基础,再加上领养的儿子也已事业有成,因此他们对老年的生活是一种幸福的期待。

“我劝同性恋者早做老年规划”

“我们有几十年做生意的积蓄几十万,在早年就买了多份医疗保险,同时我们有两套房子,股市里有一两百万的资金,还有我们的工艺品商店。”李伦佐介绍,两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是早年他们做生意赚的钱买的,买的时候才几千元一平方米,现在价格已经翻了一番还不止。

另外,李伦佐有十多年的炒股经验,尽管曾经在股市损失几十万,但他认为那是一次学费,后来随着炒股时间增加,他的经验也越来越好,目前他持有的股票是三块多一股买的,但最高的时候股价60多元,让他获得丰厚的回报。

“现在我们对将来没有太多担忧,主要是身体不出问题就好,经济上没有压力,我们物质上的要求也很低。”李伦佐和鞠佳仲的屋内摆设非常简朴,白天鞠佳仲去他们的工艺品店看店,李伦佐收拾屋子、上网炒股、买菜做饭,有时候去北京、义乌等地进货。

“现在工艺品商店的生意比前些年差了,主要是受现在反腐、网店等影响。”12月8日早上,在琴台路他们的工艺品店,鞠佳仲开门整理商品,各式工艺品摆满100多平方米的店内货架。“这个门脸的位置不错,但再过几年可能我们就把店盘出去,然后不再开店了。”鞠佳仲说,按他和李伦佐的计划,趁着目前身体还好,他们要去旅游,走一走国内外的著名景点。

因为“同志爱人”相伴数十年的经历被公开,他们的工艺品店也经常有很多同性恋者慕名而来,他们大多来求教生活经验,排解内心的痛苦,寻求精神上的支持,“这些年陆陆续续来了大概1000多人,全国各地的都有,他们之中有国家干部,有教师、警察,也有阳刚的军人等,他们不敢出柜(公开同性恋身份),其中一些人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有的离婚,但内心很痛苦,他们找到我来倾诉,我们就在店外的凳子上聊几个小时。”性格温和的鞠佳仲成为“知心大哥”,为每个同性恋者排忧解难。

“有的人一来就买一大堆东西,说被我们相伴30年而感动。”鞠佳仲说,“同志”能在一起生活30年的,他在圈子里还没听到过,所以很多人特意过来支持,认为他和李伦佐做了榜样。

“同性恋者悲惨的结局我们见过太多了,不敢翻相册。”李伦佐打开了老相册,相册上有很多年轻小伙在一起聚会、喝酒的旧照片,“那时我们都20多岁,圈子里常聚会,现在这些人结局都不好,自杀的,吸毒的,出家的,穷困潦倒的,一看照片就伤感。”

李伦佐说,这一群体的人很多被歧视、排斥,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即使有同性伴侣,也无法长期生活,最后就放纵自己、自暴自弃,内心痛苦又无法排解,“过一天算一天,没有任何生活规划,也不会存钱,很多人老了孤苦伶仃、穷困潦倒。”

“我们很好的一个朋友,在成都开酒吧,上个月把酒吧卖了,去黄山脚下买了小房子隐居。”李伦佐说,他没有买保险,也没有子女,手里的钱如果花完了,就可能陷入困境。

“我们奉劝年轻的同性恋者,应该早做规划,年轻时要积极向上,有一笔积蓄或者投资,这样不至于老了陷入绝境。”李伦佐和鞠佳仲说,应该有这样的公益组织,不仅是从心理上对同性恋群体进行安抚疏导,更重要的是从职业规划、人生规划上进行指导,避免晚景凄凉。

李伦佐和鞠佳仲介绍,目前同性恋群体的公益组织也无法实现对同性恋者有效帮扶,一些特困、老年的同性恋者得不到社会关爱,家庭、社会都没有帮助,所以老了以后境况很凄惨。

相伴30年的同志爱人

“时间真的好快,我们在一起已经30年了,马上进入花甲之年。”

2015年12月初,成都的天空时断时续飘着蒙蒙细雨,住在四川音乐学院附近一个老居民小区,李伦佐、鞠佳仲平静地讲述他们同志爱人的生活。他们的客厅卧室装修和陈设都很简单,地面是水泥的,但干净整洁。

“看我们头发黑,都是染的,年龄不饶人。”李伦佐个性洒脱干练,细心、喜欢在外面跑,所以整理家里内务、到外地进货都是他负责,而鞠佳仲性格沉稳安静,适合看守店面招呼顾客,所以他一直负责工艺品店内的生意。

当李伦佐讲述时,鞠佳仲安静坐在一旁,凝视着李伦佐,时而微微一笑,偶尔会补充上一两句。李伦佐像是里里外外挑大梁的丈夫,而鞠佳仲更像小鸟依人的妻子。事实上,他们也是这样的角色分配,尽管李伦佐的眼角眉梢带着女性的特质,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而鞠佳仲剑眉方脸,一脸胡茬。

有媒体曾这样描写他们的生活:两个人衣服、鞋号一样,从来不分彼此;他们性格完全不同,但是那么地和谐。李伦佐喜欢自由自在,负责在外面进货跑生意,鞠佳仲性格细腻,负责守摊打理店里的事,几千种商品在他的手下,摆放得整整齐齐。他们从来不会为钱的事吵架,两人挣的钱都放在家里。

他们过的是不受法律承认的“同性婚姻”,但感情要比很多男女夫妻还牢固。成都同性恋圈子内部刊物《同心》称赞他们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30年前,他们自制了“结婚证”,指天发誓白头偕老。

李伦佐成长在一个兄弟姐妹五个的大家庭,小时候调皮、爱打架,喜欢冒险,但他在青春萌动时,脑子里幻想的全部是男人的身体,对女孩没有兴趣。而鞠佳仲从小比较羞涩内向,喜欢玩女孩玩的踢毽子、跳绳。他们青春期的第一次性经历都是和男人发生的。青年李伦佐、鞠佳仲的内心有相似的痛苦,“半夜醒来枕头常常是湿的,就是在梦中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是这种人。”在那个年代,别人如知道他们的性倾向,会把他们看做怪物。

因此他们不得不戴着面具生活,掩饰自己。

挑战世俗两个男人结婚生活

20岁出头时李伦佐去找医生,医生诊断他“世界观有了问题”。而鞠佳仲上了大学时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

35年前,李伦佐在成都的工厂上班。鞠佳仲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他与学生会的男孩相恋,但后来该男孩顶不住压力找了个女朋友,鞠佳仲第一次体会失恋:“我们剧烈地吵架,我痛苦地用头撞树,整夜地哭,想死。”

“飘飘”是成都人对同性恋者的称谓,因为他们眼神飘忽,生活也飘忽不定,他们活动的场所是“飘场”,李伦佐、鞠佳仲就相识于成都著名的“飘场”劳动文化宫水池边,那时大学毕业的鞠佳仲到了成都一所中学当老师。“我假装要抽烟,凑上前去借火。”鞠佳仲说,两个人一见钟情,从那时起都互相认定了:这就是要找的终生伴侣。

那时他们都承受着来自亲朋好友的压力,大家催促他们找女朋友,也有主动的女孩追求,“如果跟女孩谈恋爱,结婚就是害了人家,也害了自己”。“妈妈盼我传宗接代,逼我结婚,逼急了我就说要自杀。”有一天李伦佐终于忍不住,冲妈妈喊:“你咋的把我生成这样子嘛!”家人都感到奇怪,这句话像是个谜语,直到几年后李伦佐带着鞠佳仲回家一起生活,家人才恍然大悟。

在李伦佐、鞠佳仲的回忆中,他们都是在快30岁才弄明白同性恋的知识:自己是同性恋者,终生无法改变,与异性结婚也无法改变性倾向,而且家庭不会幸福。

相识一个月后,李伦佐就把鞠佳仲带回家里住,告诉家人是朋友。“两个大男人出双入对,又住在一起,邻居们看出了不寻常。”

1986年3月,李伦佐、鞠佳仲自己办了结婚,首先到照相馆照“结婚照”:两个人把头靠得很近,一脸幸福。随后到沱江边朝阳湖,面对青山绿水许下相伴终生的誓言。此事他们没告诉家人,只有鞠佳仲告诉了妹妹,妹妹在回信中给予了祝福。

随后,李伦佐带着鞠佳仲及自己的母亲、大姐到北京、西安旅游,中途将此事告知了大姐,大姐和母亲都不敢相信,虽然不理解,但经过艰难的沟通,最终吃斋信佛的父母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为他们腾出一间平房,从此两个男人开始了婚后生活及创业历程。

1990年,他们还曾发生过出轨事件,李伦佐在激情过后,又有了新的性伙伴,开始瞒着爱人在外面过夜,受到伤害的鞠佳仲愤而出走回到老家,而李伦佐赶紧买了火车票赶赴重庆,挽回了两人的感情。

“同志爱人”尽责照料家人

李伦佐自称爱冒险,其经历也确实不一般。在未认识鞠佳仲前,因为对生活自暴自弃,与一些不良同性恋者混在一起,“干了偷鸡摸狗的事,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刺激。”李伦佐为此蹲了两年监狱,“在监狱我被安排看守死刑犯,10多个死刑犯都是我送走的,通过真诚交流,我才幡然悔悟。”那些死刑犯都对李伦佐同性恋的身份不以为然,“这能算什么大事呢?人生的路很长,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你的人生道路还很长,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把握生活。”

李伦佐还曾因偷渡香港失败被开除了公职,在街头偷偷卖点杂货、水果为生。与鞠佳仲结婚后,两个人生活成为问题。

“有了家以后,我有了责任感,开始想办法挣钱养家。”李伦佐、鞠佳仲分头到成都郊区废品收购站淘旧书来卖,每天翻垃圾堆,两个人一脸土,自行车驮着大编织袋骑几十公里,家人都开始心疼他们,“两个人身上都黑了,只有牙是白的,跟小鬼一样。”赶上个体户好时代的他们生意很好,6年后他们盘下了一间小店做图书批发生意,经济上不但自给自足,而且能照顾父母和家人,李伦佐为母亲买了房子,为父母养老送终,尽到了子女应尽的责任。兄弟姐妹中下岗、生病的也由他出面照应,子侄辈也没少得到他们的资助照应。

鞠佳仲的家人也得到他们的尽心照顾,经济上自立、事业上稳定、对家人负责任等方面,两人都做得很好,因而赢得了双方家人、邻居的接受与认可。

父亲担心他们老了以后孤独,力主李伦佐、鞠佳仲收养了一个孩子,现在他们的儿子已30多岁,事业有成,早已结婚生子。虽然一开始他们认为会影响二人世界,但孩子的到来让他们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天伦之乐,他们为儿子倾注了很多心血。现在他们又每天照顾孙子,接送孙子上学,指导做作业,有着常人一样的幸福。

随着时间流逝和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正视这一群体,他们已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并在媒体上公开了身份。他们曾到《鲁豫有约》讲述人生感悟,《南方周末》也对他们做过长篇报道。

媒体报道说,李伦佐和鞠佳仲证明了一个事实:同性爱人完全可以像异性爱人那样正常生活,在生活能力方面,在生活的幸福感方面,在养育子女方面,这样的家庭都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同性爱人完全可以相爱终生,生活终生,也厮守终生。

-完-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视频:徐阳

  • 文字:李华良

  • 制片人:王崴

  • 监制:徐春柳

  • 总监:李天亮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