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昭雪的13年沉冤

“真相应该在法庭上一一展开,不要把它锁进档案室里,不要关在囚笼之中,因为我相信冤气太重的时候,再高的围墙也必然要被推翻或者穿越”,律师杨柱对着镜头,眼镜框里透着坚定的眼神。

只是这墙太厚太高,钱仁风推了13年。她虽然是个大山里的女孩子,但也有理想,凭自己的双手创造想要的生活。她没有描述那种生活,但肯定的是,不会是现在这样。

2002年2月22日,云南巧家“星蕊宝宝园”发生一起投毒案件,一名2岁的幼儿因摄入毒鼠强抢救无效死亡。据云南当地媒体报道,在当年的刑事判决书上法院认定,2002年2月22日吃过午饭后,负责照看孩子的钱仁风在“星蕊宝宝园”厨房的部分食品内投放毒鼠强,并拿给园内的幼儿食用,导致幼儿中毒身亡,并造成其他两名幼儿住院治疗。同年9月,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一审判处钱仁风无期徒刑。

经过多方努力,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1日对这起再审案件宣判,宣告钱仁凤无罪。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现有的证据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锁链,毒物来源、投毒时间、范围、方法的供述存在矛盾和疑点,又无其他有效、合法的证据相印证。法院认定钱仁风犯投放危险物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再审宣判钱仁风无罪。

钱仁风入狱后,她的母亲于今年4月不幸病逝,哥哥和嫂子也前往外省打工,家里只留下近80岁的老父亲。钱仁风说,这13年来身心疲惫,打算先修养一段时间,好好陪陪自己的老父亲。

逼供:跪地煽脸 代签笔录

钱仁风说,她当时相信法律是神圣的,但究竟怎么个神圣法自己也不清楚,“终究会还自己一个清白”。但正如事后的代理律师杨名跨所说,相关办案人员的“麻木不仁”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从没见过毒鼠强,却要编造是从家带的。父亲钱志远说公安人员曾经到家中找老鼠药,当时他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四处翻了一遍,但是没找到钱仁风所说的“从家带的”。幼儿园长朱梅对自己很好,却要写成不好。钱仁风回忆道,因为自己很能干,园长朱梅在她来幼儿园后第二个月就给她涨了工资。

“公安的那段经历我特别不想联想,重新把它撕开。”对于如何审问犯人,这个来自大山,只有小学教育水平的女孩儿,没有自己的判断。双手反扣身后,跪地七八个小时,审讯者脱下皮鞋煽她的脸,钱仁风对于逼供的情节不愿意提起太多,那次审讯足足进行了12个小时,“我怕自己被他们打死”,钱仁风写下了与自己并无关系的犯罪过程。

经过事后的调查,检察院认定,钱仁风的一份认罪笔录和辨认笔录上的指纹是她自己的,但名字则由公安人员代签。该案的代理律师杨柱斥责这一行为,“这么重要的笔录怎么能由别人代签呢,钱仁风又不是文盲”。

无期徒刑,钱仁风说这不是一般的漫长,像深渊。她没看一眼,就把判决书撕了丢进厕所。21日她接受采访时说,感谢自己当年未成年,否则连翻供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等死。对于当时的判决,父亲钱志远说,“别人让她把命留下来的”。

宣判后,钱仁风提出上诉。2002年12月5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以“事情清楚、被告已认罪,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为由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随后,钱仁风入狱服刑。入狱后,钱仁风仍然不断申诉,但一直没有转机。

转机:调取卷宗 立案复查

2010年10月9日,这天钱仁风特别激动,终于有人相信她是冤枉的了。“就像天上的星星,终于出现了一点亮光”,她所说的亮光,就是维权律师杨柱。那一年的4月,钱仁风所在的监狱,组织公益律师维权活动,她向律师杨柱寻求帮助。“你一定要救我,我是冤枉的。”

杨柱说,如果真的冤枉,你就叫家人联系我,我免费帮你。2010年9月,钱仁风的父亲委托杨柱,对当年的投毒案进行调查取证和申请再审。2013年7月,云南省检察院调取了钱仁风投毒案的全部卷宗,正式立案复查。案件出现了转机。主管刑事申诉工作的副检察长直接阅卷,就案件疑点提出补查要求,就补查提纲多次研究。

该案在调查取证都存在很多瑕疵。一个所有有毒的原材料,按道理来说所有的饭菜都应该有毒的,“但为什么16个人吃了,只有5个人中毒,”代理律师杨柱认为中毒这个证据一定是错误的,是压死钱仁风最后的一根稻草。犯罪的物证鼠药瓶和针筒上并没有指纹,杨柱据此表示,这意味着不知道是否是钱的责任,也可能是根本就和钱没有关系。

该案的另外一名代理律师杨名跨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办案人员的“麻木不仁”,警方根本不听当事人合理的辩解,无视幼儿园园长朱梅所说的其他人存在很大嫌疑。对于真凶,杨柱也称自己在2011年通过调查,查出很多东西,发现很多真凶的迹象等等,但无奈自己不是公安人员,“不能抓谁、审谁,所以只能叹息”。

“我们的案件审的是人不是那张纸”,杨名跨透露,在整个案件当中,从检察院起诉到法院审判,钱仁风一直再强调是冤枉的,但法庭无视一切辩解,只相信公安的那张纸。

回家:休养调整 申请赔偿

13年沉冤昭雪,2015年12月21日,云南省高院对钱仁风投毒一案进行宣判,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钱仁风无罪。

这个宣判来得还是迟了些,没能等到女儿昭雪的那一天,母亲于今年4月份离开了人世,此时距宣判还有8个多月。“我想你啊,我怕等不到你回来啊,”十多年来,每每电话那头传出,钱仁风都是一次心碎。

还在狱中的时候,钱仁风就得知了母亲病逝的消息,情绪崩溃到了极点。如今出狱了,她跟父亲一起到母亲坟前烧纸、磕头,对着冰冷的墓碑跟母亲道着平安,让母亲放心。钱仁风说,这13年来身心疲惫,打算先修养一段时间,好好陪陪自己的老父亲。

相关部门的人员也来到了钱仁风家中,转达了省高院领导对她的慰问,并表示如果钱想得到赔偿,省高院会积极地受理。钱仁风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打算休养几日后委托自己的律师到省高院申请国家赔偿。

【完】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