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亲属叹马丛波之死:不明不暗

撰稿/黄媛

山东省临沂市“12.25”平邑县万庄石膏矿坍塌事故至今已获救11人,一人遇难,17人被困井下,救援进展艰难。

事故发生后,27日万庄石膏矿董事长马丛波被宣布于凌晨2:30自杀身亡,相关报道的细节表述是“经公安机关初步调查认定,马丛波在井下配合救援时,乘人不备跳入佯井溺亡”。

马丛波亲属对这样的表述感到有很多困惑;并且,亲属见到马丛波遗体时,发现其左大腿骨折,头部、胸前有伤痕,右手满手机油,这一切都没有得到任何解释。

马丛波自杀的消息让亲属感到很震惊,马丛义,马丛波的二哥,向探针讲述了事发当晚他的经历:

作为膏矿的管理人员,当晚他在坍塌事故发生的4号井参与救援工作,而弟弟马丛波则在6号井救援总指挥部。早前,由于和弟弟不通音信,又担心他的状况,马丛义有让人去6号井打探马丛波的情况。来人回报称:虽然没能直接接触到马丛波,但得知有6名警察三班倒贴身陪护马丛波,上厕所都会跟着。马丛义说这个消息让他放了心,心想有警察看护着,总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

但当晚大概凌晨2:50分的样子,有在6号井工作的矿上工人电话通知马丛义说:“老板掉井了。”

得知消息的马丛义赶紧前往6号井,但并未获准靠近掉井现场。大概等了20来分钟,在凌晨3:30-3:40之间,知道弟弟被抬出井、上了救护车,但他一直没有亲自看上弟弟一眼;马丛义要同上救护车陪同,公安没让他上。

马丛义后来赶到医院见到弟弟的遗体时,发现马丛波右手一手机油——马丛义解释说,矿下的缆绳上都是涂这种油,在井口负责上下罐笼的缆绳上也涂有这种油。想要“自杀”的马丛波,为什么单只手上会有这么多机油?他是否有试图抓住什么东西,或者之前抓过什么东西,除了猜测,亲属不知道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

同时,马丛义指出,家人发现马丛波的左大腿骨骨折,胸部和头部有轻微伤痕,看上去既不是严重撞击、也不是摩擦损伤,原因不明。

但马丛义也告知,马丛波有糖尿病,随身佩戴有胰岛素注射泵也有五六年。

马丛波的大哥马丛恩说自己有匆匆看过一眼法医的死亡鉴定书,他说死亡鉴定书上有列出大腿骨折,以及头部、胸部的伤痕,但都没注明受伤原因,只列明死亡原因是溺水身亡。马丛恩说法医鉴定书是由分别来自公安和检察院两位法医共同出具,由于亲属拒绝,遗体并未进行解剖。

据已公布信息,马丛波是在井下趁人不备跳入佯井内溺水身亡。马丛恩说,佯井位于罐笼底部,用于储存矿井积水,有8、9米深(也有在井下工作过的工人告诉探针说佯井水深12、13米),而佯井水面距离马丛波“自杀”前站立的井台面高低差只有几十公分、甚至不到20公分。

以这个高度掉进水里,要摔断人体骨骼中较为结实的大腿骨——马丛恩比划折断处在靠近腹股沟位置——可能性很小;而如果说是救援过程中产生的折断,机率也不大,毕竟救援时身体遭受的一般是静态拉力,而大腿骨又相当结实。

但马丛义也提到马丛波患有糖尿病,随身佩戴胰岛素注射泵已有五六年。据探针查询,糖尿病患者发生髋骨或股骨颈骨折的概率比同龄非糖尿病患者高2-6倍。但中日医院糖尿病专家徐远对探针强调糖尿病患者是否容易骨折不能一概而论,还要看患者是否骨质疏松。

对于马丛波是否骨质疏松,马丛义表示不了解,而探针也未能联系到马丛波妻子刘贵茹置评。

而马家人还从旁人处获知一个更令他们百思不解的情况:有说,马丛波27日凌晨2点过有下井两次,第一次有救援人员等一干人等一起,并无异样,之后平安返回地面。随后,马丛波第二次下井,但这一次核载9人的罐笼内只有他一人,身边并无人陪护。到井下后,马丛波还与井底罐笼旁打铃的工人刘丙章说过话,然后才掉进佯井。

马丛义强调,罐笼下井不可能由马丛波自己操作完成,须由井口的打铃人给调度室发信号,然后调动室才操作绞车将罐笼送下井。如果马丛波二次单独下井真是事实,那其中的过程和原因,实在令他想不通。

事后,他有叫人去井下打铃人——据说是和马丛波说过最后一句话——的刘丙章的家里,想确认情况,但并未找到刘丙章,说他已经不在家。

马丛义也怀疑,是否事发时,马丛波因糖尿病发作突发昏厥,失足掉进水中,但这也只是猜测。探针见到该注射器,其内部推筒已经推到顶部位置,不再存留药液。

同时被马家人收捡的马丛波遗物还有手机,但据马丛恩说,手机上的通信记录已被删除,但他有发现马丛波“自杀”当晚给妻子刘贵茹发过短信,但短信内容已被删除。探针并未见到手机内情况,也未能向刘贵茹确认是否有短信,以及短信内容。

马丛义说,目前,没有任何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来告知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们自己也没去找政府问,“我弟弟死得不明不暗,现在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还有这么多人没救上来(那是当前最大的事),之后,政府会找我们谈话,看怎么处理弟弟的事,我也会去找政府问清楚,我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

马丛波,56岁,早年在东北经营木材生意。马丛义说98年村里可以承包石膏矿,他才把弟弟叫回来的。马丛波承包万庄石膏矿后,从杂草丛生一人多高的状况开始打理,直到2003年业务才开始走上正轨,之后逐步发展成平邑县的上税大户,也带领万庄村人走向富裕。马丛义介绍说,邻近村子人均月收入约3000元,万庄人就有4000、5000元。

周围乡里乡亲谈起马丛波的为人,都是交口称赞。一位3年前在马丛波矿上开过绞车的老工人告诉探针,马丛波对手下工作的人没架子,像亲人一样。一位曾在万庄石膏矿当过3年电工的老师傅说,他工作期间,觉得井下情况挺好,没觉得有什么安全隐患,而且让他印象尤为深刻的,井下还有压缩饼干,他说马丛波曾经投资上百万在井下建应急救援屋,专为发生矿难做了应急救援准备。一当地人提到,万庄石膏矿还有自己的内部刊物。

如果说马丛波在别人眼中有什么缺点,有人认为是心大。一位当地和马丛波有过交道的老板告诉探针,3年前他曾在一次谈话中提醒马丛波,资产已经上亿,可以收手了,毕竟矿井生意是有风险的。这位老板说,当时马丛波也是认同他的说法的。

然而,实际上马丛波的业务还在向更大规模发展。马丛义说,2012年马丛波又分别花2000万元和660万元买下周边两口矿井,其中660万元矿井其实是口废井,其地下已无多少膏矿资源。探针问过的几位当地人都认为马丛波是为了垄断市场,也有人说他傻,明明是别人留下的烂摊子还买。

马丛义这样解释马丛波购买废矿的原因:此前邻近的石膏矿有出现事故,伤了三个人,这让马丛波非常担心。因为那口井其实已经超采到马丛波的矿界,以后一旦发生事故,虽然是由别人造成,但恐怕自己也难脱干系,所以干脆买过来将其废置,是为了不让他人再去开采。

马丛义说由于担心他人不合规开采带来安全隐患,马丛波在2003年、2012年先后购买过两口已无多少膏矿资源的废矿,希望为自己的企业争取更长的时间,打造能屹立几十年的企业。

受房地产行业下滑的影响,石膏矿的生意今年也大不如前,上半年的纳税虽然仍然名列平邑县前列,但已比去年同期缩水大约一半。马丛义说企业银行贷款4000多万,只要膏矿能正常生产,还款压力并不大。去年膏矿年产量30万吨,在比前年产量100万吨大幅缩水的情况下,仍有上千万的利润。

然而今年的情况却显得更为严峻。事发矿井被报道属于偷偷开工,探针查询到平邑县2015年10月21日一化工厂发生爆炸事故,9人遇难。10月22日,当地安监部门就下达了通知,要求整个平邑县所有采矿企业都要停产、整顿和改造。一位事故发生时侥幸逃出来的矿工告诉探针,矿井之前已经停工近2月,而矿上已经拖欠三四个月工资,刚刚偷开工20来天。

马丛义说弟弟最想做的就是把企业做到平邑县数一数二的位置,赚的钱也是用来投资扩产。

对于石膏矿的安全问题,马丛义说,这么多年来当地石膏矿从未发生过出人命的事故,在他们的认知中,石膏矿不同于煤矿,安全风险相对小很多,他和马丛波都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故。而在目前的信息中,引发此次矿难的恰恰是旁边的废矿。

(应当事人要求,除亲属外的其他受访者均隐去姓名)

【完】

  • 2016年1月1日下午5时,万庄村南部新产生的地面塌陷,事发后塌陷路面封闭。万庄村距12月25日矿难发生地仅1公里左右。

  • 万庄村南部新产生的地面塌陷,并导致附近民房墙面开裂。

  • 事故发生后,27日万庄石膏矿董事长马丛波被宣布于凌晨2:30自杀身亡,令其家属震惊不已。他的哥哥马丛义说,目前,没有任何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来告知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 发生矿井塌方事故后,万庄完小和幼儿园停课,准备搬迁至镇中心小学。

  • 发生矿井塌方事故对周边路面破坏情况。 据村民透露,其挖掘区域2014年逐渐扩展至万庄村南部边界仅几十米的地方,村民反映2014年曾有几个月几乎天天都在地下爆破开采。

  •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视频:徐阳

    • 文字:黄媛

    • 制片人:王崴

    • 监制:徐春柳

    • 总监:李天亮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