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 2017-07-17
79
编者按 又帅又萌会唱歌还有胸肌,不如养一只?

大型偶像养成类节目《明日之子》正在热播,“盛世魔音”赛道迎来二次元选手荷兹HeZ,星推官华晨宇竟毫不犹豫给了它两次666通关卡,外加无数少女梦寐以求的熊抱和比心?讶异之余,让人不禁对荷兹大奇。二次元偶像的春天真的来了?

荷兹:活跃在三次元世界的二次元存在

荷兹是通过微博渠道选送到《明日之子》新手赛的,他的微博认证是“明日之子人气选手”,有着身高、星座、兴趣等完整的人设。在微博主页上,他晒零食、追番、与粉丝互动。若不是因为贴出了当日的参赛视频,他极易被误认为是真人偶像。他的参加新手赛的曲目《罐头》,一度在QQ音乐巅峰榜上位列第23位。而仅有《罐头》和《搞不清的姐姐们的想不通的爱情》这两首歌的荷兹HeZ主播电台,在网易云音乐上也有2434人订阅。

虽然被粉丝群体冠上“新晋男神”、“新理想型”等称呼,但质疑荷兹的声音也比比皆是。

“歌词乱七八糟的唱的啥?是来搞笑的吧?”

“都是做好的歌,跟现场唱的比,太不公平了!”

“放段视频就进升级战,这也太随意了…”

违和感、没有可比性、晋级标准模糊,是二次元选手参赛饱受争议的点。但不可否认,荷兹激起了人们对于虚拟偶像的好奇。他是如何出歌的?据说在下轮争夺九大厂牌的对战上会从3D继续变身?多大可能性被淘汰和是否还有其他大招......这些都成为《明日之子》的关注热点和看点之一。

二次元选秀苏醒背后的商业逻辑

2017年被传媒娱乐界称为“次元元年”,《明日之子》并不是唯一一个带二次元元素的综艺节目。同期综艺《我爱二次元》直接以真人cos的形式,喊出了服务ACG二次元受众、辐射三次元受众的口号。

无论是二次元的外包装,还是作为节目元素直接参与,不可分否认的一点是:这里一定有隐藏着的商机。

养成模式让人上瘾

在2005年时,日本Namco(现:万代南梦宫娱乐NBGI)推出的街机游戏《偶像大师》,开启了用户以制作人角色参与偶像培养、演出的玩法。而近年,《偶像梦幻祭》、《偶像回忆》等游戏依次推出,美少男、美少女养成游戏广受玩家喜爱。

“养成模式”令人欲罢不能的原因主要是两点:参与造星时的使命感和造星成功后的喜悦感。从素人到偶像,养成模式允许粉丝一路参与偶像的成长。对于有明星梦却无法实现的人来说,养成偶像即是自己梦想的变相实现;对于“亲妈粉”来说,它让自己仿佛重回年少、给予了宣泄爆棚母爱的理由;而对于宅男宅女而言,它无异于空虚孤独心灵的寄托。新星冉冉上升、光芒万丈时,人的内心会充斥着“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欣慰感和成就感。

而与真人偶像相比,虚拟偶像还有着先天优势。除了借助AR技术打造同样光鲜亮丽的外表和舞蹈技能、利用声优和合成器完成音域更广阔的歌曲作品外,虚拟偶像没有绯闻黑料、更易与粉丝亲近,甚至连人设与周边制作都能加入粉丝设想。这样的亲近感和互动感,是真人偶像难以做到的。

选秀题材千篇一律需突破

从12年前《超级女声》捧出李宇春等新人一炮而红后,音乐类选秀节目就层出不穷,直到近年《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加油美少女》等等一系列音乐真人秀节目霸屏,观众难免感到审美疲劳,引入二次元元素也就成了当务之需。

二次元需求大、市场繁荣

据统计,到2017年底,中国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将超过8000万,二次元群体的总数将超过3亿,且97%以上是90后和00后。庞大而新兴的需求刺激着产品的不断生产和投放。

从偶像养成手游、同人小说、动漫cos,到B站BML线下活动、二次元少女圈9夺得去年超女总冠军,再到Gowild琥珀虚颜智能养成机器人、虚拟萌妹助理上线,我们可以看到二次元市场的演变和繁荣,也能看到主流市场对二次元文化的逐渐关注。

图为16年超女冠军圈9 cos《阴阳师》莹草图为16年超女冠军圈9 cos《阴阳师》莹草

虚拟偶像商业价值令人垂涎

虚拟偶像中,最负盛名的是初音未来。曾经有人将初音未来2012年公开活动的出演费用以及代言佣金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计算,得到了年收入4060万日元的最低估值。这样的收入,以日本的真人偶像AKB48做对比,在推定年收入中,可以轻松排在第二位。

而国产偶像洛天依,今年6月17日演唱会售价1280元的SVIP门票在上架3分钟后被一抢而光,演唱会上座率高达八成。

图为演唱会上洛天依与许嵩的跨次元互动图为演唱会上洛天依与许嵩的跨次元互动

在天矢禾念娱乐集团打造出洛天依、获得巨大商业利益后,更多资本开始涌向虚拟偶像领域。上海望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日本yamaha株式会社于今年3月份,在关于中国地区开展VOCALOID技术B2B(商业市场)的合作上达成一致,着力打造心华、楚楚等虚拟偶像。动画公司七灵石也在今年初获得晨曜资本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其三条业务线中,就包括意在打造类似Lovelive的偶像团体的虚拟偶像企划《Project 聆》。

而虚拟偶像从“素人”开始塑造、到培养成熟后,即可以采取IP营销的方式,带起周边产品链的完善。也可以代言广告、销售专辑、借助人设制成带情节的动画和大电影等,充分挖掘价值。或者通过真人cos的形式找到三次元世界的实体。在这个意义上,虚拟偶像已经不再仅仅是公司经营的产品,而是用户审美和市场参与选择的产物,成为PUGC产出模式的代表。因此,尽管虚拟偶像有很高的孵化成本和投入风险,但它的变现能力同样不容小觑。

待探索的宅文化到泛娱乐之路

在荷兹以前,已有一位虚拟偶像“前辈”——零在选秀节目《一唱成名》中初露头角,她的后援团还曾在16年自发出过两期期刊《零界线》。但后来零的曝光度就远不如前。而制作公司鱼果文化科技继她之后也没有再推出其他虚拟偶像,仅是开了虚拟直播塑造了“虾扯蛋”系列。

零的存在对于整场比赛而言,吸睛点的意味远大于选手身份,使得她的演唱更多为了秀而非选秀。对于虚拟偶像真正走上选秀节目,国内的市场仍待深耕。

造星之路仍是换汤不换药?

卡司星球近期推出的男团歌唱组合十二星宿风之少年,其定位是“结合二次元与三次元的2.5次元偶像团体”:首次与观众接触主打虚拟形象的MV、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段时间后才现出真人形象。

但已出现的虚拟偶像也好、2.5次元偶像也罢,实质都是真人明星养成模式的花式包装。有AKB48、SNH48在前,经验之路可以复刻、最后的收效却难以重现。此时在市场上颇受青睐的养成模式会在公众视线里有多长的寿命,还需待时间证明。

隐忧:三次元人能否真正接受它?

零、荷兹参与选秀的策略,更多还是偏向保守。而二次元为主打的真人秀节目,现今还停留在网播试水阶段。这样的创新模式,会长时间延续,还是仅仅作为噱头短时间内为节目积攒人气,都仍未可知。

追根究底,虚拟偶像参与选秀的争议点根源在于,习惯三次元世界的人对于二次元圈层文化缺乏认同感。对于初入视野的二次元偶像,更多人抱着的是看客心态,但新鲜劲儿一过,还是会排斥“异类”,希望重归传统的真人选秀。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三次元观众与节目的黏性相对会弱一些,而那些试图同时吸引两个次元观众的综艺,极有可能遭遇后期收视下滑、核心观众群的构架还是单一等等的问题,最终还是演变为一小部分人的自我狂欢。

尽管虚拟偶像短时间内的推广仍旧存疑,但不妨碍我们从长远的角度大开一把脑洞。正如“力挺”荷兹的华晨宇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当作一个新文化来了解它(荷兹),因为每种文化都有它好的意义”。随着新生代受众群体的崛起和三次元对于二次元亚文化的认同,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戴着VR眼镜,对着纯二次元虚拟偶像选秀节目品头论足呢?

你有本命虚拟偶像吗?你怎么看为虚拟偶像的三次元变现?欢迎底部留言,精彩评论作者将得到全媒派赠送的限量小礼物~

====================

本文系腾讯新闻旗下媒体研究平台全媒派原创稿件。授权转载请联系全媒派小助手(微信号:qmp_001)。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账号“全媒派”(ID:qq_qmp),阅读更多精选文章。

关注全媒派公众账号及时查看最新文章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 分享到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