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美国的孩子
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观看
第704期

空降美国的孩子

影像报道 | 吴家翔 车怡岑 编辑 | 杨深来 《活着》 2017-12-25

为了去美国上高中,孩子们经历着与中考同样惨烈的“丛林游戏”:备考、考试、申请、面试……成功者只是少数。在丰厚物质条件支撑的前提下,这些孩子如同降落伞一样,被“空投”到异国开始求学生涯。迎接他们的,是陌生的文化、社会和国度。在压力和青春期的情绪波动之中,他们经历着不一样的高中岁月。

“给自己压力太大了,心态有点崩了”,Steve在2017年9月入学美国高中,在备考的紧要关头,这位15岁的男生接连面对托福和SSAT考试,在一家培训学校的厕所,Steve哭过一次。哭完后他照了镜子,慢慢把心态调整好了。

美国高中要求学生全面发展,除了学习成绩之外,体育、艺术等特长也是重要考量指标。Steve从6岁开始打冰球,其在冰球项目中获得的优异成绩是他被录取的重要原因,他希望自己到美国读高中后能进入校队。

3月拿到美国高中的录取通知后,Lucas开始学习马术。这所高中对在校男生实施军事化管理,男生将被学校分为步兵、骑兵、炮兵、乐兵等,都要进行为期一年的军训,该学校的马术中心是全国最大的马术训练场之一。

5月12日,Lucas来到北京日坛的美国大使馆分部进行签证。通过之后,父亲在大使馆门前为他拍照留念。为了让Lucas得到更好的教育,他的父亲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他一走,我们就成空巢老人了。”

Steve即将就读的是一所名为Tabor Academy的学校。暑假期间,该校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内举行师生见面会。在正式入学前,Steve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认识了在这所学校里的中国学长学姐。

8月25日,Steve从首都机场启程前往美国波士顿。母亲刘菲同机前往,在儿子的学校周围住了三周。像许多中国家长一样,她不免要操心儿子在校的大部分生活细节。这是这对母子之间第一次长时间分开。

初到美国,异国全新的环境很吸引Steve,在校的日程安排得很满,同时也有了更多打冰球的机会。不过Steve依然认为:“跟美国同学之间永远都有一层东西,不可能完全打破”。

在Steve的学校,中国学生占10%。在择校时家长看排名,也看中国学生的比例。有些学校中国学生比例达30%,家长就不愿选择。另一种极端是,中国学生仅占5%,家长们则害怕孩子入学后成为少数群体。

“不需要逼迫自己去理解,接受就好了”,Joe在明年就将进入美国大学,而对于未来他似乎更倾向回国发展。Joe认为想要完全融入美国文化中是很困难的,“毕业他们看你是外国人,你看他们也是外国人。”

12年级的Joe是Steve在Tabor Academy的学长,这位19岁的男生住在校内的单人宿舍里。8月,他的SAT考试分数突破了1550分,让他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目前,Joe开始计划大学申请,他希望进入大学学习商科。

恰逢中国的国庆、中秋节长假,Joe的父母从国内飞到美国看望孩子。Joe在校外学习自由搏击,这段时间里,父亲每天开车送他上课。中秋节,这对父母和其他中国家长一起,组织孩子们聚会,包饺子吃。

Ryan和他的姐姐一样,都在美国读高中。这位自认“应付应试教育如鱼得水”的男生在美国的教育模式下也适应得挺快,“跟他们相处多了,还是很好玩的。”

晚餐前,这所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学校会要求学生在教堂唱圣歌祷告。无宗教信仰的Ryan双手插在裤袋中,没有与其他同学一起祷告。面对全方位的文化差异是低龄留学生必经的一关。

Ryan在学校里的人缘不错,但在入学初期,他也曾受到种族上的歧视或挑衅,“因为对方本身就是孩子气,那时你要站出来说,这不是一个玩笑话,你以后不能再这么说了,他们就会收敛很多。”

午饭前,Ryan与身旁的韩国同学插科打诨。对于这位15岁的高中生而言,学校食堂的美式餐食可以适应,但远谈不上喜欢,“怀念贡茶、椰子鸡,就觉得国内过的更让人舒心一点。”

搬入新宿舍后,Ryan思来想去,决定用五星红旗作为房间里的装饰。“很好看,其次来这里难免会有点想家”,Ryan还喜爱国学,会向感兴趣的同学介绍东方文化,“我来这里之前完全不认为我会想家。”

“去年的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老鼠”,2016年9月来到美国后,Nova的第一个寄宿家庭位置偏远,生活习惯让这位女生很不习惯,而她所在学校教学质量也不够出色,Nova在第二年选择了转学。

Nova利用假期帮助自己第二个住家的男主人竞选当地市议员。2017年9月,Nova转学至位于波士顿Bancroft中学,她认为新的寄宿家庭很好,想通过帮助住家竞选等行动来回报他们。

Nova寄宿家庭的主人在为她和室友准备晚餐。这个家庭接收了两位来自中国的女孩,出于安全的考虑,男主人坚持自己开车接送Nova和室友,包括周末的逛街、聚会,和每周三次的大提琴、芭蕾和篮球等课外活动。

经历了两任寄宿家庭,比起刚到美国时连独自拔牙都感到恐慌无助的状态,Nova逐渐学着适应身边不再有父母和家人的呵护,开始独立面对异国生活中所充斥的现实和琐碎。

11年级的Henry就读于South Kent高中,与Ryan来自同一所高中。在第一年,Henry的成绩不是很好,学习与生活都不尽适应。不过到了第二年之后,Henry很努力地“处于很上升的阶段,这就是融入美国的标志”

社会服务课程开始前,Henry坐在教室一角听老校友分享故事。美国高中教学与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一系列挑战课程。学校的生活技能训练令Henry印象深刻,他们需要学习野外跳水,或在紧急情况下跳车而不受伤。

在这所以冰球为特色的高中里,对于不打冰球的Henry和大多数中国学生而言,融入不易。Henry选择了学习赛艇,参加校内的乐队,“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那么融入就会比较慢”。

回到中国,Cindy参加了一场在北京中关村的饭局,在座者都是在暑假期间归国的低龄留学生。Cindy认为在出国之后,时差和距离使得留学生之间形成了新的朋友圈,“现在交流比较多的都是在国外留学的朋友。”

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报告,“强大而增加的中产阶级”是近年来中国赴美低龄留学生增幅近50%的原因之一。同时,“送孩子到国外接受优质教育的兴趣”驱使父母投入更多资源,让孩子更早适应美式教育,提高申请美国大学的竞争力。

这些孩子像降落伞一样来到到异国,10分钟完整视频,看看他们的高中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