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是研判中国房价走势的“风向标”之一。我们整理了近10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住房问题的表述,用文本和数据来探究其中隐藏的楼市调控的“秘密”。

导读 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是研判中国房价走势的“风向标”之一。我们整理了近10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住房问题的表述,用文本和数据来探究其中隐藏的楼市调控的“秘密”。

房价:从年年讲到零提及,再到重新谈起

作为事关民生的重大问题,政府工作报告自然不可能不谈“房”。我们发现,“房”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的频率,在过去十年间呈现“高潮-低谷-翘尾”的起伏。根据历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统计,

温家宝最爱谈“房”。2008年-2013年,温家宝每年在报告中至少有7处提及“房”字,2010年更是高达10处。不仅谈“房”,他也直接点名“房价”。2008年,他提出要“防止房价过快增长”,并从健全廉租房制度、增加中低价位普通商品房供应、依法处置炒地炒房行为等方面,为房价调控开出了具体的“药方”。2008年,全国住宅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因而不升反降,房地产市场疲软。

2008年-2012年间,政府工作报告几乎年年提及“房价”——2009年是仅有的例外。面对金融危机和疲软的房市,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不提“房价”,只谈“稳定房地产投资”,成为房地产市场“维稳”的信号。2009年也成为近十年房价涨幅最高的一年,全国住宅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从2008年的每平方米3576元,一跃飞涨到2009年的4459元,涨幅高达24.7%。而且,在绝大多数年份里,住宅商品房的月度交易额都在两会后的4月“应声”下跌,直到6月、9月和12月才会出现交易高潮,但只有2009年和2010年是例外,住宅商品房的交易额在两会后的4月竟然“逆势”上扬。

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措辞立即强硬了许多。当年,温家宝不仅提出要“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势头”,还点名“土地财政”,要求“抑制土地价格过快上涨”。国务院于2010年4月17日出台《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也称“新国十条”)后,二季度房市迅速降温,直到第三季度才重新回温。

到2011年,报告中提及“房价”的次数已经罕见地高达4次,房价调控的主要职责也从中央政府下放到地方政府,要求“稳定房价和住房保障工作实行省级人民政府负总责,市县人民政府负直接责任”。不过从2012年起,谈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语气就温和许多了,逐渐从“切实稳定房地产市场价格”转变为“促进房价合理回归”。温家宝2013年的最后一份政府工作报告,已经一改此前对房价问题慷慨激昂的措辞,从“开药方”过渡为建设长效机制。

李克强则在报告中甚少谈“房”——其上任伊始的2014年和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仅有4-5处提及“房”字,稍显克制。2016年报告中,词频上升到7次。至于“房价”二字,政府工作报告已连续三年“零提及”。直到今年李克强才首提“房价”,并针对“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开出药方。

虽然是第一次提及“房价”,但房价飞涨一直是李克强的心头痛。执政四年,李克强在部署下一年工作时,每每提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期望,并且动词也从2014年的“促进”到2016年的“推进”,再到2017年的“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对于实现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心情,越来越迫切。

政策:从强硬措辞到模糊表态,调控责任下放地方

那么,政府工作报告具体谈及了哪些房价调控的政策呢?

我们从近年政府工作报告里发现,2013年换届之后,“保障性住房”、“棚户区改造”、“农村危房”依旧是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座上宾。与租赁住房相关的调控政策,在过去十年间经历了从“加大廉租房建设”到“租购并举”的转变,仍然备受重视。但之前提过的“房产税”等相关税收政策、支持中小套型住房等具体调控政策已不再是常客。

李克强总理执政以来,“因地制宜,因城施策”的房地产调控思路成为主流。经过房地产市场的十年发展,一二线城市房价已屡次突破新高、三四线城市经过几番普涨,现在面临较大的去库存压力。同样是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房市特征亦不相同,统一的全国性的调控政策不再适合中国各地千差万别的房地产市场。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中央政府已将房市调控责任落实到地方政府身上。

2016年以来,“房地产去库存”进入《政府工作报告》。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甚至直接点名“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压力,要求支持居民自住和进城人员购房需求。去库存的重担,落在了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一夜成为“城里人”的农民兄弟们身上。 

至于众所关注的房产税问题,本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新闻发言人傅莹3月4日已经直言:“今年没有把房地产税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的安排。”这种“慎重”也体现在了《政府工作报告》之中。

政府工作报告曾在2009年-2012年连续4年强调“房产税”三个字,然而自2015年起,李克强总理已不再直接点名“房产税”,而且表述也越来越模糊和宽泛。对房地产相关税收,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仅表示将“完善支持居民住房合理消费的税收、信贷政策”,未见“房产税”三个字。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曾打出“反腐治庸”牌,要求领导干部如实上报房产情况,并对“治房”不力的官员进行问责。遗憾的是,这项内容在此后报告中都不再出现了。

民声:房价依然是民众最为关心的内容之一

政府工作报告释放出的房地产市场调控信号,一次次转化成了网友对“房价”的搜索热潮。每年两会召开的三月份,往往是房价关注度的引爆点。

虽然2014年-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房价”二字只字未提,但两会前后搜索“房价”的网友却越来越多。尤其是新一届政府上台后,李克强第一次发布政府工作报告的前后两周,人们急于了解新一届领导班子如何解决住房问题,一度徘徊在6000以下的搜索指数陡然突破10000,对“房价”一词的搜索指数一举创下六年来最高点,迄今未被打破。可以说,总理每年做政府工作报告的日子,已成为民众全年最爱关注“房价”的时段。

结语 回顾十年《政府工作报告》,从频繁提及、强力调控,再到闭口不谈,首度重提,可以看到政府表态、房价调控与民众舆论之间深厚的纠缠关系。无论是政府托底保障房建设,还是直接主导房地产市场调控,背后都能看到艰难博弈的影子。从过去一以贯之的国家调控,到“因城施策”的权力下放,新一届政府的房价调控策略越来越清晰。而房地产市场何时将实现“稳定健康发展”,或许还需拭目以待了。

结语 回顾十年《政府工作报告》,从频繁提及、强力调控,再到闭口不谈,首度重提,可以看到政府表态、房价调控与民众舆论之间深厚的纠缠关系。无论是政府托底保障房建设,还是直接主导房地产市场调控,背后都能看到艰难博弈的影子。从过去一以贯之的国家调控,到“因城施策”的权力下放,新一届政府的房价调控策略越来越清晰。而房地产市场何时将实现“稳定健康发展”,或许还需拭目以待了。

撰文:查远、戴玉

数据支持:戴玉、操子宜(图政数据)

欢迎关注新闻百科官方微信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