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90后摄影师,刘禹扬和肖慕漪有着相似的经历:都曾供职媒体、获得国际摄影基金、参加工作坊、辞职、成为独立摄影师……2016年11月21日,他们作为分享嘉宾参加腾讯《打入国际,中国摄影师还需要准备什么》主题论坛,闲暇之余,一场快问快答就此展开。

身为90后摄影师,刘禹扬和肖慕漪有着相似的经历:都曾供职媒体、获得国际摄影基金、参加工作坊、辞职、成为独立摄影师……2016年11月21日,他们作为分享嘉宾参加腾讯《打入国际,中国摄影师还需要准备什么》主题论坛,闲暇之余,一场快问快答就此展开。

刘禹扬:摄影师需要用画面去讲述语言讲不清的事情

刘禹扬,1991年出生于四川,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Getty Images Reportage(盖蒂图片社报道摄影)Emerging Talent项目摄影师。现居上海。作品曾发表于时代周刊、纽约时报、NPR、BBC、卫报、星期天泰晤士杂志、澎湃新闻、腾讯新闻等国内外媒体。

曾获2014年马格南基金会摄影奖学金、2015年Abigail Cohen纪实摄影奖、2015年Ian Parry奖等。

刘禹扬的个人网站:

http://www.yuyangliu.com/

详情

腾讯图片:你觉得是哪些自身或外在原因促使你成为一名摄影师?

刘禹扬:我是一个理性逻辑比较混乱的人,用文字或是其他方式很难表达自己的情感,摄影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出口,这促使我成为一名摄影师。

腾讯图片:如果把摄影当作一个人,你会怎么描述Ta?

刘禹扬:暧昧。

腾讯图片:以往的摄影从业经历中,哪个阶段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刘禹扬:在刚刚起步的阶段。这个时间段是学习最多的时候。

腾讯图片:你最愿意分享自己的哪组作品?

刘禹扬:刚刚发布了一组关于援疆的作品《5986公里》

腾讯图片:你觉得什么样的摄影师是好摄影师?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

刘禹扬:我觉得好的摄影师需要用画面去讲述语言讲不清的事情。

腾讯图片:你如何看待摄影师和图片编辑的关系?你最希望合作的图片编辑是什么样的?

刘禹扬:图片编辑是摄影师的理性的一部分,他能帮助你理清思路,升华拍摄的内容。

腾讯图片:接下来五年内,你最想在什么地方拍摄?最想拍谁?

刘禹扬:不知道。 

腾讯图片:推荐一本你喜欢的画册吧。

刘禹扬:Rob Hornstra和Arnold van Bruggen的《The Sochi Project》。

《5986公里》

text

curr/total page

从2014年开始,摄影师刘禹扬在广州和喀什两地穿梭拍摄。他试图去了解这两个城市的联系,探索两地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关系和变化。这组作品获得Abigail Cohen纪实摄影奖的支持。

肖慕漪:选题和拍摄都走心的摄影师就是好摄影师

肖慕漪,1991年出生于湖北武汉,2013年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国际新闻专业,现居上海。曾在路透社、腾讯新闻、中参馆工作。2015年入选马格南人权摄影奖学金项目,全球共七位摄影师获选。项目于纽约大学开展为期六周的课程。随后肖慕漪被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新媒体叙事专业录取,并于2016年6月毕业。她于同年9月回到中国。作品曾发表于纽约时报、BBC、CNN、半岛电视台、华尔街日报、腾讯新闻、界面新闻、南风窗等国内外媒体,在纽约、新加坡、吴哥等地展览。

肖慕漪的个人网站:

http://www.muyixiao.com/

详情

腾讯图片:你觉得是哪些自身或外在原因促使你成为一名摄影师?

肖慕漪:好奇心是一个很大的驱动力,想要去目睹很多事情、记录很多事情;后来慢慢也发现影像的表达方式可能比较适合自己,好像在说一种让自己感觉很舒服的语言;而且摄影作为一门艺术,除了本身很有魅力外,去学习它的过程也非常有魅力,不断会有收获和惊喜。 

腾讯图片:如果把摄影当作一个人,你会怎么描述Ta?

肖慕漪:默默欣赏很久但是总也看不透的女同学。 

腾讯图片:以往的摄影从业经历中,哪个阶段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肖慕漪:我觉得最初一年多做图片编辑的经历对我很重要,让我对叙事有了一个比较好的起步。 

腾讯图片:你最愿意分享自己的哪组作品?

肖慕漪:关于我姥姥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勿忘我》。 

腾讯图片:你觉得什么样的摄影师是好摄影师?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

肖慕漪:选题和拍摄都走心的摄影师就是好摄影师。Darin Mickey。 

腾讯图片:你如何看待摄影师和图片编辑的关系?你最希望合作的图片编辑是什么样的?

肖慕漪:互为补充、相互扶持的。一个从定选题、角度到拍摄过程到编辑图片都一步步和我细细讨论的图编。

腾讯图片:接下来五年内,你最想在什么地方拍摄?最想拍谁?

肖慕漪:想在世界各地都拍拍。还想挑战一下拍自己。 

腾讯图片:推荐一本你喜欢的画册吧。

肖慕漪:James Mollison 《Playground》。

《勿忘我》

text

curr/total page

我人生的25个除夕有23个在姥姥家度过。去年我在国外,初五的时候,姥姥走了。阿尔兹海默症缠了她四年,一点一点带走她的记忆。今年二月,朋友介绍我认识了Roz。Roz八十四岁的大姑子Suzy患阿尔兹海默症已有六年,现在住的养老院有专门照顾阿尔兹海默病人的区域。

我问自己:“如果共同享有的记忆深刻地定义着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当一方失去了他的那份,他们的关系还在吗?”我想找到其他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他们的记忆和情感也许能帮找到答案。

采访:王崴

编辑:迦沐梓

腾讯图片 谷雨 联合出品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