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大卫·巴雷达的网站(http://dynamicvision.org/)会发现两部分丰富的内容,左侧是他的编辑作品,右侧则是摄影,但聊到他视觉编辑和摄影师的两种身份,巴雷达依然认为,“平衡的不及想象中好”。过去六年来,巴雷达一直是美国亚洲协会“中参馆”网站的视觉编辑,力图将关于中国的报道、纪实类影像带给西方读者。巴雷达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通”,他不说中文,但地理与环境研究和新闻的学习背景让他能够超越表象,找到关于中国的“更值得讲述的”故事。(特约撰稿:周仰)

打开大卫·巴雷达的网站(http://dynamicvision.org/)会发现两部分丰富的内容,左侧是他的编辑作品,右侧则是摄影,但聊到他视觉编辑和摄影师的两种身份,巴雷达依然认为,“平衡的不及想象中好”。过去六年来,巴雷达一直是美国亚洲协会“中参馆”网站的视觉编辑,力图将关于中国的报道、纪实类影像带给西方读者。巴雷达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通”,他不说中文,但地理与环境研究和新闻的学习背景让他能够超越表象,找到关于中国的“更值得讲述的”故事。(特约撰稿:周仰)

我们认为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够

腾讯图片:能不能先介绍一下“中参馆”(ChinaFile)和其中的“Depth of Field”专栏?

David Barreda:“中参馆”是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出版的一个线上杂志,这是一个非盈利的新闻机构。中参馆很小,我们只有五个人,我在其中担任视觉编辑。这个网站从2013年初开始上线,我的工作是负责其中的视觉部分,我也会整理出图集(Photo Gallery)放在网站上;我们也与马格南(Magnum)的科恩纪实摄影基金会(Abigail Cohen Fellowship in Documentary Photography)合作,支持摄影师拍摄关于中国的长期项目。今年三月开始,我与两位中国摄影师丛妍、明烨合作,在中参馆里开始了一个叫做“Depth of Field”(中文意思为“景深”)的图片报道专栏,每个月,我们浏览在中国媒体发表的由中国摄影师拍摄的图片故事,并从中选出最优秀的介绍给西方读者。我们会挑选八到十张照片,并用英文撰写一两段故事梗概,发布在中参馆的网站上。我们希望让人们看到中国正发生着什么,并且能让我和其他看不懂中文的人能够有机会看到来自中国的优秀摄影报道。同时,丛妍和明烨也会在她们的微信公众号“远近摄影手记”里用中文发布我们挑选出来的故事。 

腾讯图片:你对中国有兴趣多久了? 

David Barreda:大概就是从我开始做这份工作开始的吧(笑)。不瞒你说,和很多美国人一样,之前我对中国并不了解,我不懂中文,开始中参馆的工作之前我也没系统学习过中国历史,但是我有摄影、媒体和视频方面的硕士学位,因此我知道自己能够胜任。我应该算是中参馆团队的第一个全职成员,当时美国亚洲协会找我就是为了筹建中参馆,之后苏珊·杰克斯(Susan Jakes)、莎拉·塞加尔-威廉姆斯(Sara Segal-Williams)和乔纳森·兰德瑞斯(Jonathan Landreth)陆续加入。我们花了第一年架构整个网站,第二年做内部测试,直到2013年春天正式上线。我与同事们一起寻找关于中国的有意思的故事,以及探索如何在报道方面做些新尝试,所以我在美国亚洲协会已经超过六年了,现在觉得自己对中国算是有那么一点了解。 

腾讯图片:那么关于中国的怎样的内容会让你感兴趣?

David Barreda:中参馆网站上我们倾向于纪实性的作品。我知道中国有很多很好的不同类型的摄影、视频等视觉内容,但对我们来说,新闻性/报道性是很重要的,我们希望看到那些超越普遍刻板印象、超越表象的真正讲述中国故事的内容,这也是我们创立中参馆的原因之一,即存在太多关于中国的负面或表面的信息,而我们认为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够。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两国应该更好地相互理解。通过在网站上发表报道作品和纪实摄影、纪录片,我们希望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个国家。 

当你观看一处风景,应该去看其中人与土地的关系

腾讯图片:除了工作之外,你个人是否也关注其他方面的摄影? 

David Barreda:当然,这是我的热情所在。住在纽约的好处就是总是有很多活动,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艺术作品或者摄影。我对Instagram上瘾,我相信人们总是先看,然后才会去读。不过,我通常喜欢看与人有关的作品,倒不是说我不欣赏其他类型的作品,但与人有关是最先吸引我的东西,也是最能激起我反应的。当然了,摄影让我喜爱之处就在于它快要两百岁了,却还是不断有新的面向产生。

腾讯图片:你本科读的是地理和环境研究(Geography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是怎样转向视觉报道的呢? 

David Barreda:事实上,我一直就希望从事摄影工作,我去学地理和环境研究的原因也是希望去了解自己摄影实践中感兴趣的话题。因此,我没有去学怎样拍照片,而是去研究这些议题和其背后的社会经济驱动力,等等。当你观看一处风景,应该去看其中人与土地的关系,一旦你理解了这一点,选择怎样的构图之类技术操作就变得特别容易了。我从小就开始拍照,但直到硕士阶段才真的学了摄影方面的课程。

腾讯图片:这很有意思,我记得英国摄影师西蒙·罗伯茨(Simon Roberts)本科也读了人伦地理学之类的专业。

David Barreda:其实很多我所欣赏的摄影师研究的都是政治学、历史之类的学科,很少是在学术上研究摄影的。倒不是说研究摄影本身有错,但对我来说那样似乎更合适。

腾讯图片:没错,摄影师需要了解其他学科的知识,以便理解他们想要探讨的话题。

David Barreda:尤其在报道和纪实领域,你真的需要理解眼前看着的是什么,才能拍下一张好照片……作为新闻工作者,过去几星期真是很艰难,面对(美国)如此让人沮丧的新闻,幸好能来中国让我喘息一下(笑)。

我还是很喜欢与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一起工作,并试着成为一名倾听者

腾讯图片:自己作为摄影师,你是如何平衡编辑和摄影师这两种角色的? 

David Barreda:其实我平衡的还不及预期的这么好。在中参馆我是唯一负责视觉的人,当然我与文字方面的同事有很多合作,但这是任务很重的职位,很幸运我有不少很不错的实习生,但依然有很多要做。我们关注的话题都是关于中国大陆,但我在纽约,所以并没有多少我自己可以为中参馆拍摄的内容,因此在那儿我主要就是做编辑。在美国我也拍过一些与中国关系不大的小项目,我喜欢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拿起相机、进入一个故事是很自然的事。幸运的是我自己做摄影师的时候与一些最好的编辑共事过,但直到自己做了编辑,面对他们所面对的那一切,我才意识到他们到底有多好。我还是很喜欢与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一起工作,并试着成为一名倾听者。我们的大多数合作伙伴是自由摄影师,他们总是独自工作,不常有人听他们倾诉。我希望能够创造一个社区,让大家能够相互帮助、合作。 

腾讯图片:你的网站上也有一些摄影之外的视觉故事,比如地图之类的。 

David Barreda:没错,这些来自我地理学的背景。我认为地理不仅仅是关于地图,而是关于数据的可视化呈现,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照片。不管是地图还是信息图(infographic),对我来说都是传递信息的好方法。通常我会寻找这些领域工作的人,与他们交流,看看他们对什么有兴趣。我希望让他们去做一些他们原本就很有热情的内容,而不是告诉他们去做我所感兴趣的东西。

比如,我们做过一个叫做“淹没”(Submerged)的项目,是关于中国大陆海岸线和一些岛屿的地图,我们想看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冰川都融化会发生什么。事实是这种事可能300年内并不会发生,但如果它发生了,我们发现中国大部分人口最密集的地区都会被淹没。我们在去年做了这个项目,但过去几周我看新闻发现北极现在的温度比正常情况下高出36华氏度。这很吓人,说明冰川融化正在加速。中国的大城市都在沿海,当然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大多如此。我会做这个项目也正是因为发现了一位在西雅图的地理学家,他做了关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类似调研。于是我找到他并问他是不是愿意做一份关于中国的,他说“太好了!非常愿意”,于是就找了数据和地图。这其实既扩展了他的作品集,也恰恰是我们想让读者了解的内容。我认为这是关于气候变化议题的十分有力量的报道,我希望世界会对此做些什么。

我试图避免加入太多个人的陈见,更加深入地去寻找那些人们可能想要了解的故事

text

curr/total page

腾讯图片:你出生在秘鲁,那么你在自己的家乡拍过故事吗? 

David Barreda:实际上我读研究生时,毕业作品就是关于秘鲁的。我2004年去那儿呆了四个月,主要在山区的库斯科(Cusco)、普诺(Puno)和阿亚库乔(Ayacucho),那是印加文明的地区。这个项目拍摄的是当地的宗教融合,我试图探索本土的万物有灵论信仰如何吸收并融合了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天主教仪式。今年夏天,八月份的时候,时隔好几年我又回到秘鲁,一旦看到过那些(宗教现象),就会发现它们其实到处都是。

腾讯图片:你把秘鲁当作自己的母国吗?对她的关注点与对中国的关注点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David Barreda:我出生在秘鲁,但在美国长大,不过我父亲这边的大家族基本上还生活在秘鲁。成长过程中我听到很多关于秘鲁的故事,但对我来说那依然是遥远陌生的国度。事实上只是在拍摄那个项目时我才真正在这个国家花了时间,去了解其文化。我读了很多相关的书,所以可能我关注秘鲁故事的方式和关注中国故事的方式是类似的:我试图避免加入太多个人的陈见,更加深入地去寻找那些人们应该了解以及可能想要了解的故事。 

腾讯图片:最后,关于中国,有没有什么你认为值得讲述的故事尚未有摄影师关注到,如果有时间你会希望自己去拍么? 

David Barreda:如果我有时间,倒是想要拍两个故事。一是关于父母在纽约工作的中国留守儿童——由于在纽约抚养学龄前孩子太过昂贵,他们只能被留在中国的祖父母身边,我希望拍摄他们如何来到纽约与父母团聚,从他们在中国的祖父母家中开始拍,一路跟随他们来到美国,进入学校体系,并观察他们如何适应美国的文化。另一个则是关于中国对秘鲁经济(尤其是在能源方面)的介入。

回到纽约一周之后,大卫·巴雷达在微信上向我们透露了他的最新消息:在美国亚洲协会工作六年之后,他决定不再担任中参馆的视觉编辑。从2017年一月开始,巴雷达将加入成立于2013年的新闻网站“初见传媒”(First Look Media),担任图片和视觉编辑,并与团队成员一同着手筹备一个全新的多媒体平台。“能有这个机会我感到很兴奋,也期待新平台将会带来的新挑战,”巴雷达通过微信告诉我们,“我希望通过这个新的数字平台持续向更广泛的观众推介更多中国摄影师拍摄的好作品。”

关于大卫·巴雷达

大卫·巴雷达(David Barreda),策展人、美国亚洲协会“中参馆”(一家全英文、对中国进行动态和深度报道的网络杂志)网站视觉编辑。David Barreda有着超过15年的媒体从业经验,曾经在一家美国报纸担任摄影记者,跨度覆盖最新的数字媒体到传统暗房操作。他在密苏里大学取得新闻学专业硕士学位,在米德尔布里学院学习地理与环境研究。目前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

2016年11月21日,《打入国际,中国摄影师还需要准备什么》主题论坛落地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大卫·巴雷达担任分享嘉宾,详情点击:交界线·腾讯影像力摄影展

大卫·巴雷达的个人网站:http://dynamicvision.org/

采访:周仰

编辑:迦沐梓

腾讯图片 谷雨 联合出品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