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公布了一份11人的最高法院人选名单,作为总统竞选人,这样早早表明心意,着实出人意料。然而,殊不知,这个不寻常的决定背后可是玄机颇深。

特朗普公布了一份11人的最高法院人选名单,作为总统竞选人,这样早早表明心意,着实出人意料。然而,殊不知,这个不寻常的决定背后可是玄机颇深。

作者:腾讯国际新闻海外观察员、“选·美”成员 游天龙

(本文系腾讯国际新闻“美轮美换”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美国最高法院

昨天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公布了一份11人的最高法院人选名单,引起舆论密切关注。通常来说,总统候选人们不会在这么早就公布自己心仪的人选,甚至在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涉及到这个问题。即便被问到,总统候选人也不会给一个明确的名单,而是大致说一下自己的用人标准,比如里根当年就承诺自己会把第一个大法官提名人选留给女性,而奥巴马则说自己提名会注意族裔平衡,像特朗普这样早早把具体人选公诸于众的现象可谓是破天荒第一次

再一次,特朗普改变了大选的游戏规则。

特殊时期:两党正为大法官之位恶斗

前排左二为今年去世的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

当然特朗普这么做和今年高院的特殊情况有直接关系。今年年初高院保守派旗帜斯卡利亚大法官突然在打猎的时候去世,让高院陷入自由派和保守派4:4胶着的情况,也很快点燃了参议院和白宫就提名问题的口水战。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表示不会审议任何奥巴马的提名人选,而奥巴马为首的民主党人则反击参议院拒绝履行宪法职责,并自行提名了一位公认的温和派法官加尔兰填补空缺,把烫手的山芋丢给参议院共和党,试图在大选中制造“共和党将党派偏见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声音,并以此团结民主党人在这次选举中夺回参议院。

今年共和党的参议院选举局势也的确不容乐观。首先面临连任的共和党参议员人数就多,24名共和党人赶在今年连任或者退休,而民主党只有10人。而且在很多选举中又面临民主党人的强力挑战,比如在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人为了赶走共和党参议员把在任州长都派了出来。然后特朗普的出现更是让很多共和党参议员们觉得异常难受,支持的话会被民主党对手抓住把柄,不支持则会被本党选民视为叛徒。

所以特朗普的这一招不失为一招妙棋。

特朗普要一箭三雕

拉拢党内成员

在小布什内阁司法部高官John Yoo(此人因论述水刑以及小布什先发制人作战的合理性而“闻名”)看来,名单上的人选都是履历过硬的保守派,三位曾给高院最保守的托马斯大法官做过助理,两位给斯卡利亚大法官做过助理,可以说是保守派法官阵营中的”全明星“战队。相信这个名单能平息共和党党内不少参众议员们对于特朗普意识形态上偏自由的顾虑,为他们支持特朗普、为特朗普背书减少了顾虑,有助于党内团结进程的加速。

而名单上的不少法官和特朗普都有”过节“,Diane Skyes是威斯康星州电台脱口秀主持人Charles Skyes的前妻,而后者是铁杆的克鲁兹支持者并助克鲁兹在威斯康星击败特朗普,Diane自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甚至继续表示对特朗普的不信任;Allison Eid是前教育部长Bill Bennett的左右手,而后者正是”决不要特朗普“运动的核心人物;Don Willett更是屡屡在推特上挖苦讽刺特朗普。所以特朗普这个名单释出的”休战“信号极强,借此机会体现自己胸怀博大不计前嫌,更能软化党内反对派。

反对奥巴马提出的人选

同时这也是对奥巴马人选的反制。现在民主党人都炒作共和党阻挠奥巴马提名的话题,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有了加尔兰这个具体的”人选“才让话题充实起来。相反,之前共和党只能在提名程序上做文章,而这种抽象的程序对于发动基层选民来说动员能力明显不够。现在特朗普抛出名单,让共和党们有了“值得保卫”的人选,可以起到更好的催票效果。共和党选民未必喜欢特朗普,但完全可以为特朗普的高院提名人而战,毕竟特朗普最多干八年,这些大法官则可以干一辈子。

示好布什家族

纵观这些人选,其中所有的联邦法官都是小布什提名任命的,而其他人也都曾在小布什政府工作,这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布什家族示好。之前共和党的外交专家们曾联名表示不会为特朗普工作,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思路对美国有害。特朗普当时反应也很激烈,在电视上表示自己绝不会用小布什政府出身的这些专家。现在他用上了小布什政府出身的法官群体,一来没有和之前的表态冲突,二来也给那些拒绝为特朗普效力的前高官们伸出橄榄枝,并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小布什在司法领域对保守主义运动的功绩。

特朗普显然是有备而来

提出可以被保守派接受的人选

这些人选显然不是凭空出现的。过去总统提名法官更多依赖偏自由派的美国律师协会的推荐,而后者也会给总统的提名人选写报告和评分。但这个组织对保守派总统来说并不友好,尼克松在任的时候好几个人选就被美国律师协会评为”不合格“、”难以胜任“,连续两个提名人选也因此被参议院否决,最后通过的人选则出现了背叛保守主义事业的”叛徒“。为了反制这种现象,80年代初斯卡利亚亲手创立了”联邦党人协会“这个法律人组织,其主要目的就是推动保守主义、原旨主义司法理念的推广,并以此帮助保守派总统们就法官提名提供建议。

而现在特朗普名单上的这些人选都是联邦党人协会的成员,也就是说特朗普应该是从联邦党人协会征求意见而得出的这个名单,这一方面延续了之前保守派总统提名的惯例,体现出特朗普的可塑性;另一方面也是对保守派智库们的拉拢,以此为突破口化解如美国传统基金会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等共和党建制派智库的抵触情绪。

一贯的反建制&罕见的正统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名单还保持了特朗普一贯的反建制风格。最高法院长期以来都是哈佛耶鲁等常春藤高校所垄断,在任的大法官除了金斯堡是哥大的其他都是出自这两所学校,而金斯堡其实也是哈佛法学院转去哥大的。而特朗普这个名单上11个人只有一个是出自常春藤,可以说有很大的可能特朗普的未来提名人选会打破高院这个被精英门阀把持的最后堡垒。同时,特朗普名单上还有不少州最高法院的法官,而传统上联邦高院的人选绝大多数都是来自联邦巡回法院,特朗普名单上这么多州高院的人选无疑是对现行制度的挑战。而且这个名单上全是白人,八男三女,体现出正统的共和党风格,对于那些忧虑美国未来”国将不国“的共和党白人选民来说无疑是一针安慰剂。

现在媒体都被这个话题给抓住了,特朗普的免费广告估计还能继续飞一会儿。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