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1973年的孟加拉之旅,Chris Steele-Perkins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英国拍摄,长期关注城市内的社会问题,诸如贫困、亚文化人群。后将关注点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中美洲以及黎巴嫩等地区,并拍摄了一系列非常出色的以富士山为主题的摄影作品。

“万物于你如影随行,不同的东西会在你我生命中不同的时刻倏然突显,而你所要去做的,是将你之所遇尽可能表现得明晰。”这是Chris Steele-Perkins写在个人简介上的格言,也是他对摄影的理解。

除了1973年的孟加拉之旅,Chris Steele-Perkins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英国拍摄,长期关注城市内的社会问题,诸如贫困、亚文化人群。后将关注点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中美洲以及黎巴嫩等地区,并拍摄了一系列非常出色的以富士山为主题的摄影作品。

“万物于你如影随行,不同的东西会在你我生命中不同的时刻倏然突显,而你所要去做的,是将你之所遇尽可能表现得明晰。”这是Chris Steele-Perkins写在个人简介上的格言,也是他对摄影的理解。

作为一个摄影师,去看一个我不是很了解的事物,这样我就可以通过摄影去探索它们

腾讯图片:你觉得北京怎么样?

Chris Steele-Perkins:这个不好说,因为大体上来讲,我还不是很了解北京,我只在那里呆了五六天。在那里过的很有意思,天气不错,没什么污染。所以说,北京还不错。

腾讯图片:为什么长时间关注于英国的城市社会问题——贫困、亚文化人群?

Chris Steele-Perkins:我想是因为当时这些是我关心的话题。我是说,关注贫困更多的是想要社会变革,关注亚文化则完全是出于好奇心。作为一个摄影师,去看一个我不是很了解的事物,这样我就可以通过摄影去探索它们。这就是我对《The Teds》感兴趣的原因。我总是做我感兴趣的事,那些让我感触很深的事。我不想在我不感兴趣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腾讯图片:在选择拍摄对象这件事上,你依据的标准是什么?

Chris Steele-Perkins:主要是情感标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拽着你朝一个方向走,你就跟着走。如果我想要的主题就这个方向,我就跟着走;如果不在,我就换个方向。就是要寻找正确的感觉。

腾讯图片:你的作品让我深有感触,在拍摄时,你是习惯于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还是会沉入其中?

Chris Steele-Perkins:如果我作为一个摄影师,都不能被自己所拍摄的照片所感动的话,那我永远不能把其中的情感传递给我的观众,看我作品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感触。在你拍摄的东西上有情感的投入,我不是那种……站在外面事情是不一样的,在大型的项目上,我不想站在后方,我想要融入到其中去,设身处地的去体验。这样的话,那些感情才有可能被传达给你,你才会跟我有同感。

腾讯图片:在接近拍摄者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或瓶颈是什么呢?

Chris Steele-Perkins:这向来都是个很大的问题,有时候你可能要花很多年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上一个做成了摄影集的拍摄项目《A Place in the Country》,就是需要深入拍摄的。那是些私人住宅,所以我需要找到别人,让他们同意我进去拍摄照片。这不是那么容易,我花了很多年才让其中有些人信任我,并且不限制我而是让我自由的进行拍摄。很多这样的关系都要花时间去建立,刚开始拍摄《The Teds》时候也是这样。好吧,拍摄他们不是那么难,但也会遇到一些问题。但后来,我找到了那么两三个人愿意带我融入到他们中去。如果有人刁难我的话,他们就会说“不要紧,他跟我们是一起的”。

腾讯图片:你所学的心理学专业是否帮助了你更深刻地认识拍摄对象与拍摄这个行为本身?

Chris Steele-Perkins:我并不这样觉得。心理学的很多知识都是常识,严格的来说,我得到的最大帮助就是明白了心理学并不是很难学。

腾讯图片:但我们都觉得心理学很难。

Chris Steele-Perkins:不,其实相比之下数学、物理或医学之类的科目更难,更具有挑战性。这意味着我有更多的空余时间来拍摄照片,这给了我成为摄影师的空间。心理学没怎么教我关于人的事情,我通过在生活中的实践就可以自己学会而不是通过对理论知识的学习。

只要我还能继续摄影,我想关于英国的作品会占我所有作品的一半

腾讯图片:你摄影的这些年来,对于摄影的认识都有哪些变化吗?

Chris Steele-Perkins:我也说不清,我是说,你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而改变就这样发生了。世界在变,人也在变。二十岁时对你来说重要的事情跟你在五十岁或六十岁的肯定不一样。我认为一个摄影师应该顺应这些改变,而不是……我要是现在拍摄《The Teds》的话,那将是件很愚蠢的事情,原因显而易见。所以我不会现在去拍摄《The Teds》,我会去外面拍摄一些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东西,就像英国乡间住房。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很多年来都想做这件事,而现在我这个年龄正好适合做这件事。或许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做不了这件事,人们会说“出去,我们不想在这里看到你”。你试图想要回忆你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历的丰富,改变随之而来。当你周游了世界二十多年后,我觉得相比于二十年前,你会对自己的家乡和你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腾讯图片:我觉得如果你现在拍摄《The Teds》的话,会拍出与之前不同的感觉。

Chris Steele-Perkins:是的,但是同时我也不能像原来那样去接近他们来进行拍摄了。他们会觉得我是个不知道来干什么的老年人。当时拍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我是他们中的一员。这是个很大的差别。

腾讯图片:在你的摄影生涯中有影响你很多的人或事吗?

Chris Steele-Perkins:当然,有很多的人。我觉得任何年轻的摄影师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会看很多启发他们或者他们不喜欢的作品,而他们会关注那些启发他们的作品的作者。对我来说,这样的人很多,不仅仅是在我工作的这个领域。安塞尔·亚当斯,著名的风景摄影师;曼·雷,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我喜欢他们的作品。还有爱德华·韦斯顿,虽然和我的工作领域不一样,但他们都在拍摄上给了我很多启发。还有像安德烈·柯特兹,卡蒂埃·布列松,罗伯特·弗兰克,这些人更直接的影响了我,因为我们的工作领域大致来说很相似。还有很多其他媒体人带来的影响,比如说电影制作人、画家,这些都会融合到你的生活经验中去从而影响到你的作品。我觉得如果你愿意的话,经验可以来自于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在教课的时候,我会告诉我的学生不要只关注摄影这一个领域,还要看看绘画、平面设计、广告这些视觉媒体。这是非常重要的,要从各个领域吸取经验。

腾讯图片: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一举改变了现代摄影的方向,罗伯特·杜瓦诺则一生只以他所居住的巴黎为创作基地,而你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英国拍摄,你会一直拍有关英国的作品吗?

Chris Steele-Perkins:是的,我想是的,在英国摄影是我毕生的事业。我现在在做的一个项目也是关于英国的,还需要两年来完成。在这之后,我还有很多拍摄的想法。所以只要我还能继续摄影,我想关于英国的作品会占我所有作品的一半,其他的地方则占剩下的一半。

腾讯图片:所以,你现在关注的是英国的哪些方面呢?

Chris Steele-Perkins:身份问题,比如关于对待移民问题和多元文化社会之类的。我刚开始的关注点主要是在伦敦,但伦敦也是英国的一部分。我的出发点是伦敦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来自各个不同地区的移民了。

腾讯图片:你说的是现在在拍的人物肖像系列么?

Chris Steele-Perkins:是的,是人物肖像。我为人们拍摄全家福,在他们伦敦自己的家里。

腾讯图片:为什么选择在家里拍摄?

Chris Steele-Perkins:因为我拍摄的不是那些来伦敦旅行两三天的游客们,而是那些做了重大决定要住在伦敦并组建家庭的人。据联合国统计,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我现在已经在伦敦拍摄了来自一百九十七个国家的人物肖像。这已经有很多个家庭了,这就像是在说明我们现在是什么样的人,这是新的伦敦人,新的英格兰人,新的英国人。我们一直是个有很多外来移民的国家。我们总是说我们是英国人,好像这是一个已经完成的事实,但并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一个过程,而且现在这个过程正在加速发展中,因为世界也在加速发展。我们必须要明白它,接受它。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世界末日,这是新的开始。

腾讯图片:你认为只用人物肖像能足够了么,需不需要加入文字、视频、音频的形式?

Chris Steele-Perkins:这是个很好的想法,其实我会采访每个被我拍过照的人。我的想法是在每张人物肖像下面都配上文字,我也很开心能用到传统的方式比如摄影集或者影展。我也在和广告公司谈在网站上加入多媒体的内容,可能会添加音频或者视频短片之类的。我可以接受这些,但是最核心最基础的部分还是照片和采访。

想要成为一个摄影师,你必须亲自去那个地方,设身处地的进行拍摄

腾讯图片:你去过很多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什么特质吸引了你?

Chris Steele-Perkins:跟我在英国一样,主要是去寻找去了解那些我不了解的东西。我看英国的时候,看到的是我不了解的亚文化、中产阶级和贫困;看到的是人们愿意花很多钱去买的乡间住房。在发展中国家,我看到的是我不了解的另一种文化的生活方式,这和我的成长环境不同。想要了解它,我需要去到那个地方,去结识那里的人,并住在那里;我花过一段时间去报导不同地区的冲突和战争。作为一个英格兰的中产阶级,我根本不知道战争是什么。直到去了北爱尔兰,去了黎巴嫩,去了阿富汗。所以其中的意义就在于去发现,去了解。

腾讯图片:你曾在中国拍摄,在中国拍摄和在其他国家拍摄有哪些不同之处?

Chris Steele-Perkins:我觉得有两处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在日常生活中,给中国拍照很容易。

腾讯图片:为什么容易呢?

Chris Steele-Perkins:因为有很多可以拍的,而且别人不会来管你,当然警察和军队不是这样的。在街上的时候,别人不会朝你扔石头或者不停的找你要钱,他们大多数时候会忽视掉你,让你好好干自己的工作。这正是我想要的。现在我在一些儿童乐园或公园里拍照,在英国我就不能这么做,人们变得更加多疑更加严厉了。但如果我想在中国给军队拍照,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我在英国就可以做到,虽然不容易,但还是可以做到。因为英国的军队有部分是对外开放的,但中国不是。从普通人的层面上来说,中国是非常开放的。我在广州的时候,农村的人会邀请你去他们家请你喝茶之类的,非常的直接。但涉及到国家层面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

腾讯图片:在去一个国家拍摄之前,你会去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吗?

Chris Steele-Perkins:我不会。很显然我多少对那里的历史和文化都有所了解,但同时,我说过我想要的拍摄过程是学习和了解的过程。所以去到那里进行拍摄的过程的一部分就是去学习当地的文化和社会。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是对的,但如果我要学习我所有拍过照的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话,我或许现在都还在读书。

腾讯图片:你说的没错。

Chris Steele-Perkins:是的。所以想要成为一个摄影师,你必须亲自去那个地方,设身处地的进行拍摄。比如说战争,作家可以在宾馆房间里写故事,但摄影师在宾馆是拍不出照片的。

腾讯图片:很多人都拍过富士山的照片,但我很喜欢你的拍摄方式。

Chris Steele-Perkins:是的,我做过调查,去找看有没有人照我设想的拍摄方式拍过富士山。结论是没有,起码我是没有找到的。因为我在东京的富士山摄影博物馆翻看了二十多本摄影集,想看其他摄影师是怎么拍富士山的。做完这一切,你就可以把自己的情感投入到作品中去;也许,你和其他摄影师投入到作品中的东西有所不同,就算你们的拍摄对象是一样的。

只是欣赏照片里的某些部分是可以的,但不要对其他失败的部分视而不见

腾讯图片:你觉得评判一个好的摄影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Chris Steele-Perkins:这不好说,但从一定程度上来看,是在于它会不会被记住。被记住这一点是很重要的。通常来说,好的摄影作品会留在你心里。虽然有时候,因为实在是太糟糕了,一些不好的作品也会留在人们心里。

对我来说,虽不是绝对的评判标准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图像的整体感觉。就是说图像中的每个成分是如何相互作用的,图像是否有效地表达了其中的情感内容。并非每张照片都一定要有情感内容,但如果照片里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些情绪的东西,那这些情绪就一定要清晰且有力的传递出来。

当然也会有一些主观的因素,比如我喜欢一样东西而我朋友不喜欢。有人会说一些摄影师比其他摄影师更加优秀。这可能是有些人更有影响力,大家都同意他们的看法,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对的。历史有时候或许会过滤掉一些东西,就像在中国,人们烧掉所有的书想重新来过,但这通常不会成功。并没有一条明确的线来做定义。

腾讯图片:你曾说自我批评很重要,这里的自我批评指的是什么?

Chris Steele-Perkins:自我批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看到自己拍摄的照片时候,不要对自己说这还不错。因为只是欣赏照片里的某些部分是可以的,但不要对其他失败的部分视而不见。要坦白的对自己说“我确实失败了”,要认识到自己的失败,坦率一点,而不是骗自己说这一团糟的作品其实还不错。

腾讯图片:你觉得做一个职业摄影师怎么样?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摄影作为你的职业吗?

Chris Steele-Perkins:我不知道,因为很多事情都变了。但我觉得,摄影师是一个特别好的职业,如果能重来一次我还会成为一个摄影师。但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这很难说,我的成长环境会变,这对我会产生不同的影响。也许我会做完全不同的工作,也许会去做视频之类的,我真的不知道。

腾讯图片:你也可以从现在开始做视频。

Chris Steele-Perkins:我是可以,但二十年前我曾经更专注于做视频,而且颇有成就,但我没法靠它谋生。于是我就想,好吧就当做了个有趣的实验,然后又重新投入到摄影当中去,我在这个行业干得很开心。

腾讯图片:你对年轻一代的摄影师有什么建议吗?你认为他们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Chris Steele-Perkins:首要的一点就是愿意去努力工作。天赋可以帮助你,但没有努力工作来培育的天赋是不会开出花朵的,所以说努力是一切事情的基础。想想任何需要人类奋斗的领域,体育、艺术、科学,这些领域的领军人物都是非常努力工作的人。他们也很有天赋,但如果他们不努力,也是达不到他们现在所处的高度的。

腾讯图片:人们认为摄影很简单,太多人这么认为了。

Chris Steele-Perkins:这样很好。是的,到这一步是很简单,但从这一步到到下一步是非常难的。如果他们想再上一个台阶的话,还是需要努力的。

腾讯图片:从第二步到第三步需要很长的时间。

Chris Steele-Perkins:没错。

腾讯图片:那你认为存在什么捷径吗?

Chris Steele-Perkins:不,我觉得不应该有捷径,这本来就不应该是容易的事。容易做到的事情一般都很廉价,不应该去寻找快捷的方法。这样到最后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是在欺骗你自己而已,这不能帮助你。

关于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

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Chris Steele-Perkins),1947年出生于缅甸的首都仰光市,两岁时随父亲来到英国。后在伦敦做自由摄影师。

除了1973年的孟加拉之旅,Chris Steele-Perkins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英国拍摄,长期关注城市内的贫困、亚文化人群。1975年,Chris Steele-Perkins与EXIT合作,积累了一系列英国城市社会问题方面的素材,这一时期的拍摄成果在1982年出版为摄影画册《Survival Programmes》。

1976年,他加入巴黎Viva图片社,并于1979年出版了自己第一本个人画册《The Teds》。同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开始了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全新摄影历程。

在马格南,Chris Steele-Perkins拍摄了展示80年代英国的《The Pleasure Principle》之后,他的关注点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中美洲以及黎巴嫩等地区。1992年出版的《Afghanistan》记述了他对阿富汗的四次访问拍摄。

在与第二任妻子Miyako Yamada结婚后,Chris Steele-Perkins明显显露出对日本的浓厚兴趣,并拍摄了一系列非常出色的以富士山为主题的摄影作品,并于2000年出版了《Fuji》。随后出版的还包括2001年私人日记《Echoes》(2003)以及第二本以日本为主题的摄影画册《Tokyo Love Hello》(2007)。

后来他回到英国,在2009年他出版了他在英国的40年间所拍摄照片的选集《England,My England》等。

Chris Steele-Perkins的个人网站:http://www.magnumphotos-commercial.com/photography/chris-steele-perkins

采访:迦沐梓

鸣谢: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马格南图片社和Leica J摄影大师赛、Leica J摄影大师班

腾讯图片 谷雨 联合出品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