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他的不少马格南(Magnum)同事一样,马特·布莱克(Matt Black)习惯穿着低调的深色衣服,隐迹于人群。他从不遮掩他的相机,而是让自己的意图开诚布公,通过谦逊的肢体语言让人们放松下来,最终,相机真的成为怀斯曼(Frederick Wiseman)所说的“墙上的苍蝇”,不受人注意,却真实纪录现实——当然,布莱克明白,真实是主观的。

2015年,凭借大型作品集《贫穷地理》(The Geography of Poverty),布莱克获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W. Eugene Smith Grants Honor Humanistic Photography),并成为马格南图片社的新提名成员。从题材到影像风格,布莱克的作品让我联想到20世纪30年代美国农业安全局(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的影像,然而,布莱克对这一题材的关注有着更私人的原因,他的家乡便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中央山谷,那里的贫困率超过20%,或许正是这样的背景让他能够花20年时间持续关注与贫困、移民、土地相关的一系列话题。撇开影像本身,这一专注力也足以让人钦服。(特约撰稿:周仰)

与他的不少马格南(Magnum)同事一样,马特·布莱克(Matt Black)习惯穿着低调的深色衣服,隐迹于人群。他从不遮掩他的相机,而是让自己的意图开诚布公,通过谦逊的肢体语言让人们放松下来,最终,相机真的成为怀斯曼(Frederick Wiseman)所说的“墙上的苍蝇”,不受人注意,却真实纪录现实——当然,布莱克明白,真实是主观的。

2015年,凭借大型作品集《贫穷地理》(The Geography of Poverty),布莱克获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W. Eugene Smith Grants Honor Humanistic Photography),并成为马格南图片社的新提名成员。从题材到影像风格,布莱克的作品让我联想到20世纪30年代美国农业安全局(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的影像,然而,布莱克对这一题材的关注有着更私人的原因,他的家乡便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中央山谷,那里的贫困率超过20%,或许正是这样的背景让他能够花20年时间持续关注与贫困、移民、土地相关的一系列话题。撇开影像本身,这一专注力也足以让人钦服。(特约撰稿:周仰)

我真诚地面对这些人,并尽可能真实地去呈现这片土地与其故事

腾讯图片:我好奇你是怎样开始摄影的,你大学本科在旧金山州立大学(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研究了拉丁美洲与美国劳工史(Latin American and US Labor History),这和你的摄影之间有什么联系?

Matt Black:这与我的故乡加利福利亚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密切相关,那里和墨西哥以及拉丁美洲的其它地方有着紧密关联。我做这些研究是希望能了解更多塑造了我的家乡的历史,关于美国历史上如何对待劳动者,以及拉丁美洲的重要历史趋势。

腾讯图片:你曾经希望摄影能够带你离开原来的环境,但之后发现离开是个错误,你是怎么意识到的?

Matt Black:因为我意识到我不可能与其他地方建立起与故乡那样深厚的连接。

腾讯图片:那么你(开始拍摄家乡)之前在国外拍摄项目吗?

Matt Black:是的。不过现在(再拍国外的话)有点不同了,因为我与我成长的环境有了更深的连接,我更能理解我的家乡,而且这也改变了我看待其他地方的方式,但(我看待其他地方的视角)总是能回溯到塑造我的那个地方。

腾讯图片:嗯,那非常重要,很多人觉得拍摄家乡是很困难的,他们更想拍异国风情……

Matt Black:对。

腾讯图片:那你如何描述你和你所拍摄的人和土地之间的关系呢?他们对你来说,除了作为非常重要的拍摄对象及必须被讲述的故事,还意味着什么?

Matt Black:其实这并不是专业行为,我的兴趣不是源自专业,而是很个人的。实际上,恰恰(与通常)相反,我拍摄这里,正因为对这里有深厚的感情。

腾讯图片:我相信这个问题你一定回答过很多遍了,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读者,你如何赢得所拍摄的那些社区的信任?

Matt Black:我的工作方式非常直截了当。我认为拍摄对象的认同非常重要。加利福尼亚州有许多孤立的社区,没有得到足够的社会关注和服务。当然人们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在墨西哥也是一样的,比如最近有43个学生失踪这件事,人们希望有人来讲述他们的故事。所以我的工作就成为他们的声音,或者说扩音器,将他们的声音传递出去。

腾讯图片:除了采访,你会尝试让他们直接参与到叙事之中吗,比如吉姆·戈德堡(Jim Goldberg)所用的方式,让拍摄对象在照片上写下自己的心声?你的方法是什么?

Matt Black:我的方法可能并不是与拍摄对象直接合作,但广义来讲,我认为它其实也是一种合作,因为我试图向世界传递那些鲜有问津的故事。我是故事作者,并且需要承担起作为作者的责任。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份责任,尽量不辱使命,我真诚地面对这些人,并尽可能真实地去呈现这片土地与其故事。

我不为任何特定的机构工作,当然也不为政府工作,我遵循的是更为私人的守则

腾讯图片:你曾经提到,拍摄本身只是你工作中非常小的部分,所以你也做文献的研究吗?

Matt Black:如果我疑惑或不太确定,或者如果我需要核实所要表达的内容时,我会做大量的文献研究。但有时(文本)甚至不是与作品直接相关的,它可能是一本小说,也可能是一部诗集,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能和我的项目相关。所以如果我觉得有东西缺失了,感到不确定,需要寻找别的元素,那么没错,我会做研究。但我认为人们很可能过度思考、过度计划、过度准备,有时或许头脑中有些留白更好,而不是把所有事情都细致规划好,做些完全不实际的日程表。我认为本质上,摄影是一种体验,你的体验,你在现场所做的观察是无法复制的。

腾讯图片:所以你更多时候是在实地到处走吗?

Matt Black:是的。我跟人们聊天,倾听他们说话,观察,浏览,感觉,寻找连接。

腾讯图片:你的影像风格很有特点,那么你的视觉训练来自哪里?

Matt Black:没有,我没有受过训练。

腾讯图片:完全没有吗?

Matt Black:没错。我认为只是……我观看事物的方式。听起来太简单了,但事实就是这样的。

腾讯图片:所以是本能吗?

Matt Black: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就会学会……也不是学会,而是你的视角就会变得更集中。我想这一类的拍摄就是,你感到这张照片是最真实的,最能反映你想表达的观点。然后你就跟着这种感觉,使这种感觉更敏锐。而这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关于摄影最棒的一点就是,它永远不会在时间中凝固,而总是一个进程。我希望明年我的摄影会看起来跟今年拍摄的不一样,跟以前拍过的也都不一样。这是一个进程。

腾讯图片:你熟悉农业安全局(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摄影师的作品吗?

Matt Black:当然。

腾讯图片:那些作品和你的作品之间的关系和区别是什么?

Matt Black:他们的作品……首先,那些是非常重要的照片,非常有影响力的摄影师。对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伟大作品。其次,他们为政府工作,他们必须完成某些议题,他们的作品有预设的功能。但我想,我们总是在某种框架内工作,而那就是他们的限制。对我来说则更为私人,我不为任何特定的机构工作,当然也不为政府工作。我遵循的是更为私人的守则。

地理标签(Geo-tagging)、手机摄影、社交媒体、使用Instagram,等等,本质上这就是一种独立出版

腾讯图片:在最近的项目里你开始使用Instagram的GPS记录功能,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

Matt Black:其实大概三年前,我不再使用胶片。很长时间以来我都用胶片拍摄,当我改用数码相机时,我感兴趣的是不仅仅变换一个媒介,而是看到了更多可能性,有许多我想探索的事物。地理标签(Geo-tagging)、手机摄影、社交媒体、使用Instagram,等等,本质上这就是一种独立出版(self-publishing)。这都是从我决定停止使用胶片并接受数码摄影开始的。

腾讯图片:还提到了Instagram帮助你直接接触到人,你会尝试它的标签功能了吗,让人们可以添加同样标签的照片?

Matt Black:当然了,地理标签正是另一种为照片添加另一层意义的方式。你可以搜地名,这样所有那个地方的照片都会显示出来。对我来说,这最主要是另一种让作品被人们看到的方式。而且这些照片不是虚构的,它们扎根于某个现实的地点,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你可以在这里看到那个地方的样貌。

腾讯图片:那你现在都是用Instagram拍摄吗?

Matt Black:不是。只是我的一个重要项目即《贫穷地理》,那都是用Instagram拍摄的。我还有其它的项目,跟Instagram或其它社交媒体完全无关。不过《贫穷地理》那个项目以Instagram为基础,它是很多次穿越美国(探访贫困城镇)的旅途,我每到一地,就把那里拍摄的照片发布在Instagram上。

腾讯图片:拍摄设备的改变对你的影像有什么样的影响?

Matt Black:现在快得多了。当我用胶片时,特别是在旅行中,通常要过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看到照片。用数码的思考方式不同了,工作的方式也不同了。当然,我不会说数码就是即时的,因为我(在现场)从来不通过屏幕回看照片,但的确是快得多了。我觉得这很不错,这是一种进步,试着去改变和适应,探索这一切对你工作方式的影响。

腾讯图片:你觉得美感在关于贫困的摄影作品中有地位吗?比如,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的作品就因为过于美丽而饱受批评。

Matt Black:我认为美是一种主观感受。什么美而什么不美,取决于一个人的世界观。所以我所遵循的唯一标准,我所能运用的唯一标准,就是什么是能最真实地呈现我所希望描绘的现实。其中是否包含了美,我完全不知道。我所看重的是别的东西,是关于体现真实,是关于真相的。我看到的真相,一种主观性的真相。我们使用的是视觉媒介,那是我们的语言,是我们进行沟通的方式。一种视觉媒介是否本来就应该是美的?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更为复杂。我认为它具有高度选择性,需要人们去感受。视觉的物件并不一定意味着是美的。如果事物本身就是美的,那它就是美的。我是说,我不同意有一种思想警察的存在,能够决定事物该如何被拍摄下来。这完全取决于作者,而作者是有责任的,终究,需要做出某种陈述的就是那个作者。你必须根据自己的人生做出陈述。

对我来说,面对现实,就是有很多人更愿意忽略这些问题和地区,这样他们才能安然自得。我完全不能接受这一点,这(忽略贫困问题)与我的世界观截然相反,这些地区需要被关注,这些地区需要被标注出来,当我们试图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他们不应该被遗忘,而应当成为对话的一部分。摄影可以成为推动这一对话的力量之一。

腾讯图片:你也相信摄影是世界性的语言,那么在你看来,除了之前提到过,在照片中应当避免出现文字信息,摄影能如何跨越文化和背景进行沟通?

Matt Black:用你的心。运用心灵,而不是头脑。我希望,幸运的话,我们都有同样的心。

关于马特·布莱克

马特·布莱克(Matt Black),美国人,1970年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中央山谷的一座小镇。曾获得世界新闻摄影奖等。

Matt Black很早就接触并从事纪实摄影。90年代中期,他辞去摄影记者,回到自己的家乡,专注拍摄农业、移民、贫穷和乡村环境。

Matt Black生活的小镇上有471户居民,其中54%处于贫困线以下。从家乡为起点,Matt长期记录了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和社会边缘人群。他的作品集中于探讨移民、农业和贫困问题,大多和移民者(包括黑人佃农)、农耕、贫困和加州郊外环境有关。受到30年代摄影师的影响,为了用摄影讲好一个事,Matt常常耗用数月至数年的时间拍摄一个特定的地方或团体,他用令人震惊的图像将那些几乎永远没有“美国梦”的社会边缘人带入大众的视野。

在《尘事》系列中,他拍摄了包括墨西哥移民和处于社会边缘的赫蒙族人在内的诸多人群,他们来到中央山谷耕种大片肥沃的农田,或是自己谋生。美国几乎一半的新鲜食品供应来自这里。然而,毒品、失业、吸毒酗酒、犯罪和少女怀孕在这些地方屡见不鲜。       

在《云事》中,Matt拍摄了密斯特克地区,这是位于墨西哥南部的一片山区,居住着四个土著族群,他们不怎么互相来往,说的是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留传下来的语言,没有电,没有室内卫生设施。随着这里的大部分居民迁往美国,这些小镇近来得到了改观。 

Matt的摄影工作为他赢得了大量奖项和收入。 

Matt Black的个人网站:http://www.mattblack.com/

采访:周仰

鸣谢:马特·布莱克、马格南图片社和Leica J摄影大师赛、Leica J摄影大师班

腾讯图片 谷雨 联合出品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