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创新被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中关村的创业大街,一夜之间成为创业者们的圣殿。无论为了改变世界,还是为了扬名立万,从全国各地汇聚于此的创业者们认为,自己离梦想从未如此近。

“创客”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创新被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中关村的创业大街,一夜之间成为创业者们的圣殿。无论为了改变世界,还是为了扬名立万,从全国各地汇聚于此的创业者们认为,自己离梦想从未如此近。

韩培洲,52岁,辽宁阜新人。

韩培洲热爱机械结构研究。1983年中专毕业后,他就一直在进行发动机、变速器的发明,还设计过通风式遮阳帽、前旋翼倾转式垂直起落飞机。1990年代初他来到北京,一边继续研究他的发明创造,一边申请专利寻找投资,一待就是20多年。2011年,他来到了刚成立不久的车库咖啡,后来就成为这里的常客。


text

curr/total page

从未获得青睐的发明

韩培洲人称“摩托爷”,因为他最得意的发明是一款集摩托和汽车功能为一体的交通工具。美术老师出身的他,亲手绘制出设计图纸和效果图,然后带着它们登门找过很多投资人,但常常因为市场前景、团队组建等问题而吃闭门羹。投资人青睐互联网创业,对此韩培洲愤愤不平:“国家有钱都砸互联网去了,宁可烧了也不投实业。”为此,他还给李克强总理写信,前后写过4次,1次手写,3次邮件。他说他有李克强总理秘书的联系方式,但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我还会继续发,我看他不搭理最后咋解决。”

韩培洲给投资人打电话

在车库咖啡,他绝对是个地标性的人物。只要你问“那个大叔在吗?”人们都知道你说的是韩培洲。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他拿着一堆各处得来的名片,不断地给投资人打电话,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自己的设计,“最好的”“世界领先”等词语不断从他口中冒出。


韩培洲的指法很生涩

韩培洲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甚至自己的电脑都无法上网,这台电脑是侄女曾经淘汰给他的。偶尔,他会到咖啡馆进门处的电脑前查查资料,发发邮件。


韩培洲试图加入对话

每过一个小时,韩培洲便起身在车库中巡视一圈。当看到陌生面孔时,他就会主动上去搭讪,谈自己的创业项目,希望对方是一位慧眼识珠的投资人。


韩培洲演讲推介自己的发明

为了让单枪匹马的创业者们彼此认识,车库咖啡常举行宣讲。每一个驻扎在此的创业者都可以成为几分钟的焦点。然而,大多数的情形是——台上的人激情洋溢,台下的人各干各的,偶尔抬起头来瞄一眼。

3年没有挣过一分钱

韩培洲几乎不在车库咖啡消费,3年来他只买过3次咖啡。每到中午,他从自己的提兜里拿出一个3元钱的馅饼充饥。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便收拾东西离开,转两路公交车,花一个半小时回到几十公里外的出租房。他的房间是好几排平房中的一间,没有家电、暖气和卫生间,睡觉还得伴着铁路边断断续续传来的火车轰隆声。不过,七八年时间足以让他习惯这一切。他说,他的发明是最好的,但是他是最穷的,他已经3年没有挣过一分钱了。

text

curr/total page

徐青松,46岁,江苏南通人

在2008年经济危机来临前,徐青松曾拥有4家工厂,6000多名员工,过着高收入的稳定生活。2015年10月,他来到创业大街,梦想做一家全国性的促进民营资本与政府合作的PPP网络平台。

“离成功就差这么一点点。”这是徐青松为自己设计的招牌动作。

徐青松租住在离中关村创业大街不到1公里的创客之家——集贤阁。创业大街周边,散落着许多类似于集贤阁的创客之家。房东(创始人)租下一套房子,设立简单的床位,提供给外来的创业者。囊中羞涩的创业者可以用用很少的钱落脚,还可以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而这种方式,也是创客之家创始人的一种创业模式。

CCTV曾播出徐青松的创业故事

徐青松手机里存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创业者里的电视明星

中央电视台曾播出徐青松的创业故事,他专门截了在采访中说“我就是下一个马云的话”的图片发在朋友圈。他骄傲地说,读高一的儿子看了后特别佩服他。而这个节目播出后,确实吸引了一大波人辞职创业。


text

curr/total page

徐青松租住创客公寓有三个房间:一个75元/人的三人间、一个200元的两人间、一个书房改的140元的单人间。一个新来的创业者辞掉工作后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他选择住客厅的沙发。这个新来的,是公寓里唯一抽烟的,徐青松经常调侃他:“我看你一个月后还能不能抽的起烟。”


创客之家的“卧谈会”

创客们白天都在车库咖啡寻找机会,晚上很晚才各自回到公寓。但这一天还没有结束,室友间还会继续分享自己的创业想法。同住一屋的创业者们比徐青松年轻许多,他们非常乐意听取徐青松对自己项目提的意见;而徐青松通常会被自己无意蹦出的想法感动,然后随时记录下这些闪光的想法。这样的交流会持续到凌晨3、4点钟。他说:“如果你在创业大街呆满三个月还没有找到投资人,你就可以走人了。”他已经呆了两个月了,一共见过两个投资人。


创客之家微信群

“各位未来的马云、刘强东、马化腾大家好,晚上我请客。”创客之家经常通过自己研发的众筹平台发起饭局,为房客之间提供聚会聊天的沟通平台,同时也在测试众筹平台的运行。这一次,住户群里众筹一场10元/人,目标筹资100元的周末晚宴+杀人游戏集结号。


创客之家的“杀人聚会”

钱少,但有“创客”的感觉

徐青松严格控制自己的花销,早餐一个馒头加一个西红柿;午餐和晚餐都在创业大街附近的美食城解决,一荤一素共花10元。
过年回家,老婆帮他买了火车硬卧票回南通。“如果不是支付宝没钱了,我会买14小时的硬座,那样更有创客的感觉。”回家过年前,他从另一名创业者手里买了一个电脑游戏设备给儿子当礼物;而他回家就是给老婆最好的礼物。


text

curr/total page

韩培洲说:“创新需要天才加智慧加运气加机会,我现在天才具备了,但是也快用尽了。”创业从来不是公平的角逐,而是一场九死一生的博弈,结局不尽相同的故事每天都在创业大街上演。

韩培洲说:“创新需要天才加智慧加运气加机会,我现在天才具备了,但是也快用尽了。”创业从来不是公平的角逐,而是一场九死一生的博弈,结局不尽相同的故事每天都在创业大街上演。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