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016年2月18日,2016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即荷赛)评审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澳大利亚摄影师沃伦·理查德森(Warren Richardson)的作品《渴望新生(Hope for a New Life)》获得年度图片,同时获得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本届荷赛,共有来自128个国家,5,775名摄影师,82,951张作品参加评选。

当地时间2016年2月18日,2016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即荷赛)评审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澳大利亚摄影师沃伦·理查德森(Warren Richardson)的作品《渴望新生(Hope for a New Life)》获得年度图片,同时获得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本届荷赛,共有来自128个国家,5,775名摄影师,82,951张作品参加评选。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简称“WPP”,通称“荷赛”),由总部设在荷兰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主办。该会成立于1955年,因为发起于荷兰,故被称为荷赛。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自1957年举办第一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以来,至2016年已举办了59届。

难民题材获年度图片

沃伦·理查德森是一名自由摄影师,目前在东欧工作。谈及这幅作品的拍摄,Warren Richardson说:“我与难民们在边境待了五天,后来来了一个200多人的队伍,他们走到了围栏边的树下。让妇女和孩子,然后是老父和年长的人先行。我确信我至少与他们走了五小时,整个晚上都在和警察部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在拍照前,我已经精疲力尽了。那时大概是凌晨3点,由于警察的缘故,你不可能使用闪光灯,我心里想让他们过去,所以,我只能借用月光。”

陪审团主席、法新社图片总监Francis Kohn说,“当我们看到这张照片时,就知道这是一张重要的照片。它简洁有力,特别是铁丝的象征意义。我们认为照片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给了‘难民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一个强烈的视觉表现。我觉得这是一张很经典的照片,同时也是永恒的。它描绘了一个情境,但呈现方式是经典的,符合普世认知。”

新华社新媒体发展部主任黄文说,“这是张令人难忘的图像。你见到的焦虑和紧张与许多出现在你眼前的图像截然不同。它很微妙,表达了一位父亲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将婴儿交给了一个他渴望去到的世界。很了不起。”

Vaughn Wallace说,“这是2015年难民危机中一张不可思议的图片,视觉上非常有力,也非常细致入微。我们看了成千上万张移民的照片,但这张吸引了我。它让你停下来端详男人的脸庞,还有孩子的。你看到了锐利的铁丝和黑暗中伸出的手,这不是旅途的终点,而是长远未来的一个阶段。所以对我来说,它必须是今年的年度照片。”

2名中国摄影师获奖

中国摄影师张磊凭借《中国迷雾》获得当代热点类单幅一等奖。

2015年12月10日,一片迷雾笼罩的天津。张磊(天津日报) 摄

张磊,天津日报视觉中心摄影记者。2008年之前在外企任职,是一名摄影爱好者;2008年,进入天津日报成为专业摄影记者。

第59届荷赛获奖结果出来后,腾讯图片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张磊。

腾讯图片:您是第一次参加荷赛吗,这次一共投了几组作品?

张磊:投荷赛已经投了3年,这次一共送了四、五组作品,其中有一组是天津爆炸现场,一组是雾霾的。雾霾投的是组照,得奖的是单张。

腾讯图片:中国雾霾问题广受关注,国内外摄影师拍过大量的作品,您认为您这幅作品的特质在哪?

张磊:这张照片是2015年12月10日在天津的第一高楼117大厦上拍摄的,当时我所在的位置大概有500多米高,能看到天津的全貌。画面最上面是蓝天,中间是雾霾,最底下是人们生活的建筑,层次很明显,很直观地呈现出被雾霾笼罩的情景。而且画面看上去比较空旷、干净。

腾讯图片:中国雾霾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您拍摄这个题材有多久了?

张磊:我从2012年开始拍摄雾霾,因为工作原因也一直在记录着。这座大厦是我去过很多次的地方,所以对画面里的这幅景象已经非常熟悉,也是有预期的。

腾讯图片:有人说投荷赛像买彩票,你怎么看?

张磊:我也是这么想的,确实像中奖一样。不过一张获奖作品,首先你得有一个拍摄技术和影像基础;然后要有记录问题的意识,像中国北方雾霾,我认为有记录的价值,并且在坚持、诚心地去拍。我觉得获奖靠的一个是自身的基础,一个是缘分吧。

腾讯图片: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吗?

张磊:我的经验还是多观察生活,关注生活中的一些细节。

腾讯图片:之前投过国内的摄影比赛吗?

张磊:投过,没有得奖。国外的摄影比赛的理念和标准和国内的还是不太一样。我没有特地研究过荷赛,但平时会关注荷赛还有国外摄影师的作品。

腾讯图片:怎么看待荷赛对摄影师职业生涯的影响?

张磊:国内摄影师对荷赛还是很看重的。对我来说,虽然现在很激动,以后还是该怎样就怎样,做好本职的工作,同时也会对摄影更有热情!点击查看采访详情

中国摄影师陈杰凭借《天津爆炸》获得一般新闻类单幅三等奖。

2015年8月15日,中国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爆炸现场。《天津爆炸》陈杰(新京报) 摄

2015年8月12日,中国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15日清晨,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通过航拍记录现场实景,爆炸现场烟雾逐步散去,爆炸“原点”出现一个巨大的坑,坑内有大量液体。记者陈杰这几年一直关注环保题材,在大事件报道上也从不缺席,一直冲在最前线。腾讯图片第一时间连线了陈杰。此刻,他正在安徽一个古村落进行采访。


腾讯图片:陈老师,您获奖的天津爆炸照片其实并非第一现场,而是事后几天,为什么会这个时间点去?获奖的这张照片,爆炸“原点”触目惊心,这张照片也入选了去年路透社、纽约时代等很多西方媒体的年度精选照片,但其实天津爆炸事件我们看到了海量的照片,包括同样航拍的、视觉震撼的、有人情味儿的,您怎么评价其他场景的照片?

陈杰:事件发生时,我还在国外采访,得知爆炸后,立即开始往回赶。但我知道自己已经赶不到第一现场,并且其实我进入第一现场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很多摄影师,包括我的同事都拍摄到了现场硝烟弥漫、震撼人心的照片,所以我希望从不同的角度对事件进行呈现。采访之初我就决定了采用航拍的方式,从空中进行记录,希望自己拍到有象征性的画面。我15号凌晨开车进入现场,天一亮就开始拍,但因为当时现场硝烟弥漫,我对照片并不满意。等到下午,天气渐晴后,我拍下这张照片。我当时就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画面,把事件抽象化,地面上一片狼藉,集装箱、汽车和其他残骸就像一个个小蚂蚁,着实把我震撼到了。

腾讯图片:在记者中,您一直属于特别拼的一类。2011年日本地震,您只身前往核辐射禁区,三年后,您再一次进入,同样带来让人震撼的作品。(点击查看《鹅眼:日本核辐射下的“死城”》 )不久前,您又前往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拍摄到罕见悬冰川(点击查看《藏区秘境发现世界罕见悬冰川》 )以往跟很多摄影记者的交谈中,只要提到您,基本上第一反应都是您太拼了,无人能及,您怎么看?又是什么动力驱使您一直战斗在第一线?

陈杰:对我本人来说,我克服困难的能力比较强,抗压能力也比较强,我平时也很喜欢锻炼,包括经常去跑步。我觉得记者,尤其是摄影记者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职业。通过采访,我能看到很多新的现象,我对新闻的探索可以说是永无止境的,条件的艰苦和困难对我来说丝毫不是问题。另外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通过这个职业,我可以帮助很多人,我做的一些环境报道,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对环境、生态、动物和很多人来说,都是有意义的;而我做的批评报道,能让被批评的对象进行反思,并解决了很多问题。这些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成就感。

腾讯图片:听说您此刻还在外地出差,能简单介绍下情况吗?

陈杰:我现在安徽农村进行采访,采访一个“空心村”,这里的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留守了很多老人和孩子。这里其实是一个古老的村落,随着城市发展,很多人都在外迁,我希望从社会学的角度对这个事情进行调查和采访。点击查看采访详情

全部获奖作品欣赏

text

curr/total page

对话荷赛评委

静态照片评选中,新闻组的评委会主席由法新社的摄影部主任弗兰西斯·科恩(FrancisKohn)担任,他同时还是荷赛终评的评委会主席。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新媒体发展部主任、高级编辑黄文继2006担任终评评委、2007年担任初评评委之后再次担任荷赛评委,在初评阶段评审新闻组摄影作品,她同时也是荷赛终评的评委会成员之一。常河担任本届多媒体比赛短片组的评委。常河曾于2007年凭借《中国动物园》获得过荷赛自然类二等奖,2014年他领导东方早报的视觉团队转型到新媒体平台,如今该团队成为澎湃新闻(Thepaper.cn)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也是唯一获得过荷赛奖项的中国籍荷赛评委。

纪录摄影组的评委会主席是来自奥地利的《明镜周刊》摄影指导米凯拉·哈罗德(MichaelaHerold)。体育组、自然组和人像组的评委会主席分别是澳大利亚摄影师蒂姆·克雷顿(TimClayton)、美国摄影师乔治·斯坦迈茨(GeorgeSteinmetz)和荷兰人纳尔达·范特维尔(Nardavan’tVeer)。

成立于1955年的荷赛,作为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已走入第59个年头,虽然最近几年频频遭遇质疑和危机,它仍然对摄影师是正向的帮助。我们应如何理解荷赛,比赛的意义在哪,摄影师该对得奖持有怎样的态度,纪实摄影的哪些新趋势将在荷赛中体,作为摄影师又该何去何从?腾讯图片抢先联系了荷赛新闻组主席、终评主席弗兰西斯·科恩(Francis Kohn),当代问题组初评评委沈绮颖(Sim Chiyin),当代问题组评委、终评评委沃恩·华莱士(Vaughn Wallace),新闻组初评评委、终评评委黄文,来听听这四位评委怎么说。

Francis Kohn:我们的任务不是去对摄影做什么表态

弗兰西斯·科恩(Francis Kohn)丨法新社图片总监,2016年荷赛新闻组主席、终评评委会主席。科恩于2012年1月任法新社图片总监,在其领导下,法新社两次斩获美国普利策新闻奖摄影奖项,法国Visa d’Or新闻摄影奖以及多枚荷赛奖项。摄影: Joel Saget

腾讯图片:你是新闻组也是终评的主席。你觉得一张获奖照片或组图应具备什么? 

科恩:荷赛的定义很广,但它还是有“Press”一词夹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要审得是新闻摄影的制作水平。我不想去缩小它的范围,但就我个人而言,获奖照片肯定要跟2015年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有所联系。去年有很多大事件,比如中东地区的和平问题、欧洲的移民问题以及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活动。而这些新闻事件又会导致相应的后果,衍生出来一系列问题,相关的题材可能就不会出现在硬新闻这一组,而是在当代问题或其他组里。点击可查看访谈全文

沈绮颖:投比赛不是买彩票,不要不经思考就投

沈绮颖 (Sim Chiyin)丨纪实摄影师,VII图片社成员,2016年荷赛当代问题组初评评委。新加坡籍摄影师沈绮颖长居北京,2010年获马格南人权基金,代表作品《一个尘肺病家庭的爱与绝望》。摄影:Alan Lim

腾讯图片:你对今年中国题材的作品有什么看法?

沈绮颖:今年有两名中国摄影师获奖,很巧都是拍的天津,照片都很好。另有两个获奖作品是常驻中国的摄影师KevinFrayer的作品,我觉得他把对中国摄影师和驻中国外籍摄影师要求的标准都抬高了。Frayer和其他摄影师不同地方是,他拍照不用接受文字记者或者编辑的指令,不是为了给文字记者配图的而拍的,都是先自己找到一个重要的故事,而且一定是视觉上会很出彩的,然后他再出去拍。中国年轻的摄影师可以学习一下他工作的方式。

腾讯图片:这次得奖的两个本土摄影师的作品都是比较热的新闻题材——雾霾和天津爆炸,Frayer的作品似乎很有故事性。

沈绮颖:我觉得他的作品不是说接触拍摄对象的渠道更好,或者是多么深入,他很会选择那些国外比较熟知的,具有标志性的“中国问题”,然后去拍出近乎完美的、审美上很强的照片。

另外,今年有5700多名摄影师投了比赛,其中有超过1000名中国摄影师。这个数字太巨大了,但获奖的只有两人,所以我也在思考。我觉得大家应该严肃对待投比赛这件事,这不是买彩票,不要不经思考就投。在第一轮实在是有太多质量不高的作品,当然这个现象所有摄影比赛都有,但是今年中国摄影师的照片太多了,水平上参差不齐,很多时候我会怀疑,这些真的都是专业摄影师的作品吗?参赛作品中很多照片更适合摄影师留在自己的家庭相册里,还有一些照片是由不同摄影师拍摄的,却是在同一地点,像一趟组织好的集体出游活动的照片。我理解现在很多人都很喜欢摄影,摄影也民主化了,人们可以借助好相机拍出技术上很好的照片,但这并不能使他们成为专业摄影师。我希望人们可以多思考一下自己拍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投荷赛。再有就是有些中国摄影师的故事视觉上还是很有趣的,但是编辑的很不好,这是一个普遍问题。点击可查看访谈全文

Vaughn Wallace:每一个被拍摄者的故事都远比一张照片复杂

沃恩·华莱士(Vaughn Wallace),半岛电视台美国网站图片部副主任,2016年荷赛当代组图组评委、荷赛终评评委。在半岛,华莱士主要负责长期项目和国际新闻的编辑工作。加入半岛前,他曾任时代周刊摄影网站TIME LightBox编辑。摄影: Peter Hapak

腾讯图片:你觉得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获奖?

华莱士:就我而言,一张具有标志性的获奖作品,要能够让我感动和理解。在新闻摄影中,这张照片得能够折射出人类的生存境况,引起我对被拍摄者的同情,或是让我明白照片背后的社会问题是什么导致的。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以前的荷赛获奖作品,看看它们是如何给当年发生的大事件提供背景和解释的。作为摄影师我们对那些有名的照片过度分析了,会觉得一张好照片一定是运用了意义深刻的象征符号或是巧妙的拍摄手法,或者在构图和技巧上很完美。但其实不管什么原因,观众自己有一套和影像沟通的独特方式,让照片有更持久的影响力,使它们在赛季过后还会被大家提及。点击可查看访谈全文

黄文:环境问题仍是国际评委关注中国的焦点

黄文,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新媒体部主任, 2016年2月任WPP评委会成员,第三次成为WPP评委。2006年、2007年两次任WPP评委, 2008年全球年度图片奖(POYI)评委。

腾讯图片:您在评选中浏览上万张照片时,能不能辨别得出,哪些是中国摄影师拍的?哪些是国外摄影师拍的?

黄文:有些能看出来,因为一看就知道这个是真正的中国题材,外国人深入不了。 

腾讯图片:中国的哪些题材会被评委们关注?

黄文:环境问题。中国媒体和民众普遍讨论的问题,也是世界关注的问题。我们是世界的一部分,尤其是中国在国际地位上逐步提升,能感觉得到,国家的强大和别人的关注是成正比的。

腾讯图片:各国摄影师的参赛比例中,中国摄影师是最多的吗?

黄文:今年有个数据是,中国摄影师的参赛人数和参赛作品是最多的。荷赛评奖的过程是个很严苛的。今年所有的参赛作品将近82951张,最后的获奖照片只有不到500张,相当于超过99%的作品都被淘汰,获奖作品不到千分之三,可以想象,千里挑一的竞争是多么激烈。所以,对于新闻价值判断和影像要求是非常高的。有的好作品死在了最后一轮,就像巴顿讲的,在最后一场战争中阵亡。所以,这是个太残酷的过程。但是,每年都有中国摄影师冒出来,还是很了不起的。点击可查看访谈全文

11位摄影从业者谈摄影比赛

评论人说

在荷赛,仿佛看到了一个连通的世界/杨云鬯

基于组委会的强硬立场,今年荷赛的获奖作品整体而言更加“新闻摄影”了。除了战乱地区、天灾人祸的可怖影像,全球化族群冲突及迁徙的题材成为了这次荷赛的最大赢家。年度图片大奖获得者沃伦·理查德森(WarrenRichardson)的作品《渴望新生》(Hope for a New Life),反映的就是中亚难民为躲避战乱与奴役,往西欧国家,特别是德国长途迁徙的故事。

在“难民题材”的另一头,是难民们的故土影像。这大概便是今年荷赛的奇观所在。一方面,它展示了逃离故乡的人们。而同时,它还直接解释了他们为何只能选择逃离。或许是评委的刻意为之,又或许是我们的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政治意义上的国境线已然不得不被跨越,荷赛仿佛在讲述一个关于“文明冲突”愈演愈烈的星球传奇。在全球政治的版图上,一些人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在一次比赛中竟可全然被看到,这便是我这回感觉最有趣的事情。点击可查看评论全文

我们应如何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陈有为

在过去的几十年,外国摄影师对于中国大事,诸如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毛泽东去世,中国特色,诸如中国武术、体操、传统医术等均予以关注和表达,改革开放后更是关注中国经济发展和中国社会转型,这个东方大国成为摄影师表现的一个热点。

根据有限的阅读,我们大致还能够得到在处理中国选题上,中国摄影师和外国摄影师存在的些许区别。也就是说在中国选题上,中国摄影师和外国摄影师有某种角色错位和颠倒。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在这个选择上,我更倾向于Kevin Frayer的方式,不将置身其中的中国现实视若无睹,对中国的变化保持足够的敏感和好奇,不将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只有这样,才更有资格讲述中国。点击可查看评论全文

历届获奖的中国摄影师作品

text

curr/total page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