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2016年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在东西南北中五大战区授旗的同时,五大战区的主官安排也得以公布,西部军区司令正是原济南军区司令赵宗岐上将。

导语

2016年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在东西南北中五大战区授旗的同时,五大战区的主官安排也得以公布,西部军区司令正是原济南军区司令赵宗岐上将。

西部战区首任司令赵宗岐上将(照片摄于晋升上将之前)

对越作战中的侦察尖兵,屡次深入敌后

赵宗岐上将,原名赵中奇,黑龙江省宾县人,1955年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农村百姓家庭。1970年,赵宗岐应征入伍,当时仅15岁,堪称娃娃兵。在那个动乱困顿的年代,高考已经停止,普通农家子弟要想出人头地,改变命运,参军当兵、入党提干是唯一的途径。再加上那时中苏关系最恶化,大战一触即发,整军备战成为重中之重,保家卫国更有现实意义。正是带着这样的理想和目的,赵宗岐来到了部队,不成想,想着要去北部中苏边境前线的,却纵跨中国,来到了云南边疆,编进了14军40师118团。

当时中苏大战的阴云笼罩着中国,而西南边疆相对和平一些,赵宗岐本以为战争离自己越来越远,谁知9年后,跟云南紧密接壤“同志加兄弟”的越南却挑起了事端,中国被迫发起了自卫还击战。男儿当兵就是要时刻准备上战场,军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存有侥幸思想,这让赵宗岐在以后的发展道路上时刻都警醒着自己。

无背景、无关系的农村兵要想迅速成长,就要比城市兵和高干子弟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好在赵宗岐能吃苦,也有眼色,在新兵训练时就脱颖而出。短短几年,赵宗岐受到营、团主官赞赏,被挑到团直属特务连侦察排,升任侦察班长、代理排长、团侦察参谋。侦察兵不仅要有健壮的体魄,更要有精湛的技艺和机警的头脑,身手敏捷、胆大心细是必须的。

资料图: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4军侦察兵

1979年2月,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赵宗岐此时为118团司令部侦察股长。14军在西线奉命参战,主要任务是歼灭红河左岸的老街、孟康、发隆之敌,协同13军歼灭越军345师等。战前,14军就组织了13个侦察分队,其中就有赵宗岐亲自带领的一个分队,他们采取多种手段,出境侦察,渗入敌纵深远达10公里,捕捉俘虏了解敌情,对118团及40师的作战行动提供了大量有效的情报。在战斗实施阶段,40师攻克老街、班菲,歼敌近700人,完成作战任务。而后,协同兄弟部队继续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先后攻克铺楼、郭参,控制了朗洋铁路大桥和朗格姆渡口,切断了红河两岸越军的联系和左岸越军南逃退路。战后,不少有战功和卓越表现的军官得到越级提拔,赵宗岐因侦察工作出色也升调到师侦察科(一般网络资料称升为14军侦察处长,此记载不确,似为副处长或40师侦察科长)。

资料图:两山轮战期间,解放军侦察兵大显身手

进入80年代,14军又参加了扣林山和老山、八里河东山两场战事,其中以1984年40师为主进行的老山、八里河东山出击和防御作战最为有名,118团赢得“老山英雄团”美誉。赵宗岐更显精壮成熟,足智多谋,多次部署作战区域敌情侦察,甚至自己也亲自带队,化装潜入敌营抵近侦察,并亲手击毙过越军。同时,赵宗岐还带队支援过友军11军的者阴山战斗。

军旅生涯“跨界”,赴非洲担任武官

1985年,百万大裁军,赵宗岐从师里返回到118团任团长,此时他才30岁,入伍仅15年,典型的少壮军人,军中骄子。但4年后,1989年11月,赵宗岐突然接到调令,让他去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学习,准备外派当大使馆武官。这让他出乎意料。原来,在对越作战时,负责战场侦察的总参情报部门对他青睐有加,有意栽培他成为涉外军官。

军令如山,赵宗岐接令后到洛阳外国语学院接受出国培训和更高要求的情报专业学习。不久,他就被国防部委派到中国驻非洲坦桑尼亚外交使馆,任见习武官,不久转为正式武官,军衔也由当118团长时的中校晋升为上校。外派非洲国家,各方面条件都很艰苦,当年中国大力无偿援助非洲,并帮助坦桑尼亚兴建铁路,外交经援军援工作成为主要,驻外武官的工作量无疑十分艰巨繁杂。即便如此,赵宗岐也是兢兢业业,各方面工作都井然有条。

在驻坦桑尼亚大使馆,赵宗岐呆了近两年。1991年8月,赵宗岐奉调回国,再回到老部队14集团军,任40师副参谋长。

资料图:坦桑尼亚是与中国关系非常密切

建功西藏,缔造捍卫国土的山地劲旅

资料图:驻西藏52旅是一支山地步兵旅

1992年4月,已任正团7年的赵宗岐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次发展机遇,他被中央军委任命为西藏军区山地步兵第52旅旅长,从此他长期扎根西藏高原。52旅原为50军149师,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1969年与西藏军区原52师(老18军部队)互调建制和番号。1985年整编为山地步兵第52旅,是我军首批师改旅部队之一。职业军人的天性对于赵宗岐来说,部队建设和军事训练比什么都重要。在他的大力锤炼下,52旅各项建设取得明显改观,也被总参谋部评为训练一级先进单位。1994年7月,52旅被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以加强西藏的防务,赵宗岐感到责任和使命更加重大。

赵宗岐深知应急机动作战部队是中央军委的战略拳头,是应对突发事件、打赢高技术下局部战争的应急突击力量,地位十分重要,任务十分艰巨,责任十分重大。他和旅党委一班人按照军委首长提出的“三个特殊、一个特别”和“决战决胜”的要求,努力把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建设好,使之真正成为特别过硬的拳头部队。

山地旅作战任务特殊,主要假想敌明确,其训练从难从严,要求入伍新兵体能素质必须适应“高原高山”。赵宗岐有东北汉子的强壮体格,又曾在非洲酷热环境下工作两年,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凡训练总是第一个上,带动了下属官兵的练兵热潮,52旅的战备演练能力很快就有了新的提高。

1998年,赵宗岐升为西藏军区副参谋长,不久扶正。他对西藏边防哨所建设,主张大练兵,坚持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老西藏精神”,强化辖下军分区、边防团的高难度维稳固边训练,提出更严格的要求。2001年,任副军职务的赵宗岐晋升少将军衔。

资料图:解放军驻藏部队高原演习

2003年8月,60多名驻华武官首次进藏参观访问,这在西藏自和平解放以来是第一次。军委领导高度重视,亲自批准接待方案,并多次下达指示。西藏军区首长明白这次活动对展示西藏和平解放50多年来社会发展的新形势和西藏部队建设新风貌,具有重大意义和国际影响。这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赵宗岐在迎接准备会上,向承担迎外展示任务的摩托化步兵第54团及相关部门提出了诸多要求,全力以赴搞好接待工作。经过精心准备,西藏军区高标准高质量完成了此项任务。“老驻外武官”接待新驻华武官,赵宗岐顺理成章、得心应手。想想十几年前的抱怨,没有那时的磨练,这一次效果恐怕不会那么好,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在西藏高原艰苦环境磨练多年,赵宗岐养成了坚毅刚强的军政素质。在此期间,他一度调去国防大学高级轮训班培训进修。在国防大学,赵宗岐得到时任教育长章沁生将军的悉心教诲提点,使他在钻研探讨信息战领域颇有启发。于是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多篇学术论文,2005年出阪了专著《信息化作战指挥研究》一书,由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在军内部发行,获得好评。此时他正好50岁,与同时期的广州军区参谋长房峰辉中将(现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所著《科技练兵的聚焦点》,属一时之选,中央军委也就把他们列为重点提干对象。

军长当上了《士兵突击》的军事顾问

2003年底,赵宗岐从西藏军区调任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2004年10月,他调回老部队第14集团军,整整12年了,他自是感慨良多。这一次,他的身份是集团军军长,以接替改任四川省军区司令员的夏国富少将。

资料图:《士兵突击》剧照,赵宗岐当过《士兵突击》军事顾问

在14集团军军长任期上,赵宗岐被聘任为著名军旅励志电视剧《士兵突击》剧组的军事顾问,此剧轰动一时,成为当代最有影响力和教育意义的军事片,票房更破了历史纪录,其所塑造的“许三多”士兵典型,被捧为解放军的偶像。赵任军事顾问,对指导该剧的成功摄制显然起到加分作用,也说明他还有点艺术天份。不仅如此,赵宗岐还十分爱好摄影,他把镜头定格军营火热的生活,捕捉边关壮美的景致。情与境的交融,艺术与人生的融合,更强化了他对边防、对高原的热爱和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感、使命感。先后有100余幅摄影作品在军地刊物发表,并有多幅作品在军队和全国的影展中获奖。

2007年9月,赵宗岐再度被交流至有“山地铁拳”之称的第13集团军,接替改任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军长的王西欣少将,任该集团军军长。在13集团军他还没有呆几个月,就于2008年初,跨大军区升任济南军区参谋长,接班改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的张鹤田中将,从而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2009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从西南调至中原,这对赵宗岐是个不小的转变。他迅速进入状态,了解部队。针对部队实际和今后发展方向,他先后撰写了《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我们需要什么能力》、《把战略投送能力建设摆到重要位置》等论文,强调济南军区主力部队要改变“屯兵驻防”的局限性,集中精力打造拳头部队,突出建设应急机动部队和战略预备队,实现“任务紧迫、快速反应、高效集约、统筹兼顾、完成海陆空部队三位一体战略投送的艰巨任务”。

前卫2010演习期间受访的赵宗岐

执掌西部战区,辖区面积超半个中国

在大军区参谋长的位置上,他先后策划组织了多次大型演习,如:2008年横跨渤海湾登陆演练、“跨越—2009”远程跨区实验性紧急机动演练、“前锋—2009”、“铁拳—2009”等集团军战役实弹对抗演习,锻炼提高了自身的多军种联合、多兵种协同训练的指挥能力。2008年,他配合军区首长执行支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抢险救灾任务,有效实践和检验了军队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2012年11月,57岁的赵宗岐升任济南军区司令,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员,两岳雄师,尽归其统辖。

2015年7月,赵宗岐晋升为上将军衔,为现役38名上将之一。在当时晋衔的10名上将中,与赵宗岐同岁的还有3位:海军政委苗华、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和南京军区政委郑卫平,均生于1955年。而依据职务来看,赵宗岐仍然称的上是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员。另外,在这10名新上将中,除赵宗岐外,还有3位参加过对越作战,即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作成、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虽然在和平时期,以真刀实枪拼杀出来的战功显得弥足珍贵,但政治忠诚、训练和管理能力、教育背景,则成为无法回避的考量标准。无疑,赵宗岐的表现和能力是被军委领导所认可的。

资料图:西部战区责任区面积广大,任务艰巨

跨入2016年,解放军新时期“军改”进程大幅加快,2016年2月1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宣布五大战区成立,其西部战区首任司令员正是赵宗岐上将,搭档为朱福熙中将,原成都军区政治委员。西部战区以成都军区和兰州军区为基础组建,战区指挥中心设在成都,战区陆军部设在兰州,其防御作战范围境内包括西北、西南多省(重点是新疆和西藏),境外则辐射到中亚地带。该战区面积最大,超过半个中国,战略地位尤为重要。

赵宗岐重返西部战区,体现了军委的高度重视和充分考虑。赵宗岐曾在西藏军区任职十余年的经历无疑加分甚多,也显示出未来西部战区的防御重点,将是喜马拉雅山脉南边的对手。

赵宗岐从习近平手中接过军旗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