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如何改?重构解放军2.0

近一段时间以来,军队改革呼声渐高,军内高等学府的研究学者纷纷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有关军队战略转型、结构调整的文章。可以预见,一次重构解放军高层领导指挥体制的重大改革,已箭在弦上。

近一段时间以来,军队改革呼声渐高,军内高等学府的研究学者纷纷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有关军队战略转型、结构调整的文章。可以预见,一次重构解放军高层领导指挥体制的重大改革,已箭在弦上。

军队改革的可能方向

图片:93胜利日大阅兵后,军队改革大幕渐渐拉开。

军队高层领导指挥体制要改革,如何改?国防部网站所转发的题为《转型期中国军队要做哪些战略准备》文章其实已指出了可能的方向:

一、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二、高级领率机关结构调整,军令与军政分开。 

为什么要建立战区联合指挥体制?

图片:海陆空天电磁五维空间一体化联合作战示意图,联合作战指挥协同复杂,需要建立全新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战区联合作战指挥,这较容易理解。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现代常规战争的节奏越来越快、强度越来越大,陆海空天一体化联合作战已成为当前世界强军的主要作战形式。

  具体说,一支现代化军队在平时就要做好战争准备,特别是情报方面的积累。现代军事情报的获取渠道、形式包括:成像侦察,有侦察卫星的光学成像、雷达成像,还有侦察飞机更高精度的光学、雷达成像;电子侦察,也有卫星、飞机、以及地面监听站的全方位监控。

  这些卫星、飞机、地面监听站分属海军、空军、航天部队等不同军兵种,在分析过程中能否实现联合分析、来源于不同渠道的数据能否实现互补就非常重要。

视频:3D模拟夺岛作战,现代化战争的协同工作非常复杂。

而作战时,以跨海进攻作战为例,我们要实现登陆占领敌方的一个重要岛屿基地,首先必须夺得制空权,可以先用二炮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以及空军的空射巡航导弹实施首波打击,瘫痪敌方机场、指挥中心、后勤补给中心等关键节点,将敌方空军压制在地面上。

  然后,空军和海军的战斗机、战斗轰炸机、轰炸机跟进打击,对敌方各类军事基地进行大规模的、彻底的空中打击,削弱敌军各军兵种的作战能力。

  在大规模空中打击达到预期效果后,海军特混舰队出航,由海军的登陆舰艇搭载海军陆战队、陆军的兵力兵器准备实施两栖登陆作战。在登陆前,海空军要对敌方地面作战力量再实施毁灭性空中打击,海军陆战队首先抢滩、并尽力扩大滩头阵地,肃清敌方对登陆场的威胁,掩护陆军部队登陆。

  最后,在战斗机、攻击直升机、舰炮、地面榴弹炮的火力支援下,陆军重装甲部队展开队形向敌方纵深发起进攻,直至占领整个岛屿。

  可见,要想赢得一次现代化战争,海、陆、空、天、电磁五维力量必须联合、协调地作战,这就要求建立一套能有效组织各军兵种联合训练、作战的指挥体制。对于我军来说,就应该将原来相对"偏向"于陆军的大军区司令部变革为真正的战区联合指挥机构。

为什么要实行军令与军政分开?

图片:解放军空地协同进攻演习,军令与军政分开是建立联合作战指挥的前提。

那军令与军政分开,又是怎么回事呢?首先需要明确"军令"、"军政"的含义。军令,指的是军队的作战指挥权,包括和平时期的调动、大型联合演习和战争时期的指挥权;而军政指的是军队的行政工作,包括日常训练、补给、装备、人事等等。

  军令军政分开最典型的是美军。其联合司令部是管指挥打仗的,不管军兵种建设等事项;军种部是管养兵的,不参与战时作战指挥。

  我军当前领导指挥体制采取的则是最典型的军政军令合一模式。例如海空军二炮司令部既管日常训练、补给、装备等,同时也在作战指挥链条上。

  军令军政究竟是分开好?还是合一好?因国情、军情等方面的不同,究竟哪种模式更合理,并无一定之规。

图片:军令军政合一的好处是,作战时上下级相互熟悉、信任,部队拥有极强的凝聚力和纪律性。

军令军政合一的好处是,战役指挥官就是平时的带兵首长,作战时上下级、兄弟部队之间相互熟悉信任、配合默契,这就赋予了部队极强的凝聚力和坚韧性。例如在朝鲜战争中,我志愿军许多部队在战斗兵员伤亡过半的情况下仍可以坚持战斗。而美韩军方面,一线战斗兵员伤亡率达到20%,整支部队就崩溃了,必须撤下整补。

  当然,一支部队凝聚力过强也有其负面影响——容易催生"山头",小团体的山头主义过去曾是我军长期存在的"顽疾"。

  而《转型期中国军队要做哪些战略准备》一文认为,军令军政合一的突出弊端在于"指挥机构臃肿,指挥机构内部设置不合理、部门间职能交叉严重,且多数部门都是负责平时的训练、管理和保障的机构。"这些会对一体化联合作战形成很大掣肘。

  例如在沿海许多区域,我空军、海军均有战斗机、战斗轰炸机部队以及防空导弹、警戒雷达部队驻扎,现在两个军种又均有完整的作战指挥链条,如何协调两个军种同类部队执行同一任务也就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图片:军令军政不分的突出弊端在于对联合作战指挥形成掣肘。例如,我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现在均有歼击航空兵部队,如果指挥不高效统一,就难以联合作战。

现在我国决策层应该会进行深思熟虑的取舍,《转型期中国军队要做哪些战略准备》一文如是说:

"建立科学高效的领导管理体制,军政军令分开,高级领率机关进行结构调整与优化,实行作战指挥与领导管理两条线十分紧迫。"

"陆、海、空与二炮等诸军兵种可探索脱离作战指挥链,建立各自军种部,主要担负军兵种平时建设与管理职能;在战时,则向各战区联合指挥机构提供合格的部队及各种战斗支援。"

结语

显而易见,若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陆、海、空与二炮等诸军兵种脱离作战指挥链,这必然是解放军领导指挥体制自建国以来动作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变革,称之为重构解放军2.0并不为过。

结语

显而易见,若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陆、海、空与二炮等诸军兵种脱离作战指挥链,这必然是解放军领导指挥体制自建国以来动作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变革,称之为重构解放军2.0并不为过。

文章参考:《转型期中国军队要做哪些战略准备》,2015年10月27日登载于国防部网站,作者王晓辉为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

http://www.mod.gov.cn/intl/2015-10/27/content_4626180.htm 

文/杜松涛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