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土族夫妇敬养汉族失聪老人32年:接来了就是亲人

32年前,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东山乡大庄村村民李仁英将与自己无亲无故的双耳失聪老人李长旺接到自己家中敬养,几十年如一日。

9月12日,李仁英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当初接老人回家里时他还是23岁的毛头小伙子,如今已56岁了,家人一开始反对,后来也接受了,“爷爷是孤寡老汉,一个人怎么生活,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

李仁英夫妻两跟李长旺老人闲坐聊天。图左为李仁英。本文图片均为互助土族自治县委宣传部供图

孤寡老汉凄惶度日

在青海高原互助土族自治县东山乡大庄村,村里人经常会看见一位身影瘦小,身著蓝色中山装,须发全白的老人,邻居招呼他,他回头看看又继续往前走。这个不喜欢和人交往的耄耋老人就是李长旺,如今已81岁。

据互助土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81岁的汉族老汉李长旺自小双耳失聪,年轻时入赘到离大庄村5公里外的寺尔村生活。几年的上门女婿生涯让李长旺的性格变得更孤僻。更不幸的是后来他所有家人都在一年内病逝,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守着破败的两间屋子,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上述负责人介绍,家住东山乡大庄村的李仁英有个亲戚在寺尔村,因为亲戚家离李长旺家较近,李仁英就常去他家玩,时常给李长旺作伴。一来二去,两个人有了感情,那时只有20多岁的李仁英只要有空,就会去陪老人坐坐、下下象棋,送饭送药是常事,他还揽下了李长旺家所有的家务活。

李仁英给李长旺老人递馍馍。图右二为李仁英。

老人听力不济性格孤僻

1985年,了解到李长旺生活的艰难和不易,23岁的李仁英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定将老人接到自己家中,让老人安度晚年。

凭空领来一个“爹”,谁会愿意?家里人一开始反对。彼时,生活困难,李仁英刚结婚不久,且孩子还小。而李长旺听力不济、性格孤僻,无法干活,家里人觉得将他接到家里是个“大麻烦”。可李仁英觉得,要是没人照顾,李长旺的生活就无法继续,他一个人怎么生活?在他坚持下,一家人去接李长旺。

李仁英的媳妇李秋林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我们开着小手扶拖拉机去接他,他来的时候可怜得很,被子上全是虱子,裤子衣服也破旧得很,我们把被子烧了,又买了新衣服给他穿上。”

为了让老人心无芥蒂地尽快融入这个家庭,李仁英家里所有的房门、柜子,有锁也不加锁,都成了摆设。双耳失聪,只会说汉语,听不懂土语的李长旺与人交流困难,李仁英就要求家人用手语比划,尽力把各种事情给李长旺说清楚,不能出怨言,不能使性子。“既然把老人接来了,就要当他是自己的亲人,不能让他受委屈,孩子们要叫他阿爹(爷爷)。”李仁英说。

李仁英参加互助县首届“感动土乡”道德模范颁奖典礼。图左为李仁英。

麻烦不断仍孝敬有加

李仁英家境并不富裕。他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老两口现在种着10多亩地,除了小麦、土豆等基本口粮,还种了点油菜每年卖钱,“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生活更困难些。”

李仁英的记忆中,80年代一家人填饱肚子是青海高原上每个家庭面临的大问题,“别说好吃的,能吃饱肚子就很不错了,以前哪有那么多讲究,都想着多种点地,把地种好,以前没有出门打工的。”李长旺是外来户口,自己并没有土地。

李仁英记得,以前农家没有什么好吃的,所以每年10月杏子成熟后,李仁英都要留一些,等放软了给老人吃。有一次,孩子偷偷地将留给老人的杏子吃了,让李仁英很恼火,将孩子叫来狠狠地打了几巴掌。这让孩子很委屈。那时候生活困难,零食很稀罕,老人吃了就没有孩子们的了。

李仁英跟妻子李秋林干农活。图左为李仁英。

生活的艰辛可以通过自己的勤奋、节俭来克服,但李长旺性格上的孤僻、怪异则更让李仁英在村里难堪。李仁英说,每当村民们到他家串门时,李长旺就不高兴,甚至堵在门口破口大骂,直至将人赶走,“不让其他人进我们家。”

就是李仁英的父母亲及兄弟姐妹到他家来,李长旺也会不高兴,“他不说话,生闷气,更不愿意跟大家一起吃饭。”记得有一年收庄稼时,李仁英的兄弟到他们家借绳子,老人得知后,竟将两条崭新的绳子用铡刀切成了几截,因为老人不想把家里的东西外借。

尽管如此,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慢慢了解并习惯李长旺的性格,“有时候我心里也气,但说不得,害怕他(李长旺)心里不好受,忍忍就过去了。”

青海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张成强看望慰问李仁英。图左为李仁英。

每次李仁英外出时,也总是对妻子儿女千叮咛万嘱咐,要求妻儿照顾好老人。如今,32年过去了,老人也成为了家中的一员,如一般人家的爷爷一样时常帮忙照看重孙女,享受着天伦之乐。

大庄村党支部书记贺成华说,现在很多人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好好赡养,更别说是外人了,李仁英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李长旺老人,“这说起来是一句话的事,可做起来太难了。”

互助土族自治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李仁英跟李长旺没有血缘关系、没有利益牵绊、没有民族之分,几十年如一日地赡养着老人,也由此,2012年9月李仁英被互助土族自治县评为首届“感动土乡”孝老爱亲道德模范; 2015年1月,被选为“全国孝亲敬老之星”;2016年1月荣登2016年度“中国好人榜”。

李仁英和老汉李长旺。

【对话

“既然养着,他不在了也是要披麻戴孝的”

澎湃新闻:家里几口人?现在条件怎么样?

李仁英:爷爷(李长旺)、我和老伴,还有个15岁的孙子上初中,3岁的孙女。娃娃(儿子)的事情你们知道吧,2015年10月份,出车祸没了,我就这么一个娃娃,现在我和老伴岁数大了,出门打工人家不要,之前娃娃两口子每年还能挣一万元钱回来,现在家里就种10多亩地。

澎湃新闻:你认识爷爷时多大?怎么认识他的?

李仁英:那时候我经常去亲戚家玩,就看到他(李长旺),感觉他有点儿怪,不理别人,那时候我才23岁,一个毛头小伙子,我就缠着他,跟他玩,慢慢觉得他一个人生活挺可怜的,我就想着能不能接到我家里去养,这一晃30多年了,我已经56岁了,他也81岁了。

澎湃新闻:现在你和爷爷身体怎么样?

李仁英:我的胃不太好,有时候胃疼,我老伴腿疼。老人身体还不错,他没什么病,有时候下雨,老人的腿就疼,我老伴就给老人揉腿,有时候山上拾些草药,用热水泡好,给他洗着敷一下。

澎湃新闻:现在家里说的土话还是怎么沟通?

李仁英:我们家里平常都说的土(家)话,老人听不懂,跟他交流只能说汉话或者打手势比划,他学不会的,现在习惯了。

澎湃新闻:一开始家里反对,后来怎么同意的?

李仁英:家里的一开始就是觉得他身体不好,干不了活不说,我们家业困难,吃饭都成问题,还要多一个人。我就一直给家里的开导,我给我媳妇说,不同意的话我就不出门挣钱,直到他们同意了,我就做泥瓦匠、编席子、倒卖生猪,往家里挣钱,是这么过来的。

澎湃新闻:现在家里的人和老人关系怎么样?

李仁英:这么几十年过下来,养着老人,也不光说是我一个人做的事情,天冷家里老伴每天给他煨炕(烧炕),所以她也没有多少时间去转亲戚、回娘家,几十年任劳任怨的,现在老人也帮我们照看孙子,关系还是挺好。

澎湃新闻:按照当地的乡俗,都是养老送终、披麻戴孝,往后老人不在的了,你是怎么想的?

李仁英:这个自然。既然我们养着老人,老人不在了我们肯定也是要戴孝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ennyhuang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