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喜欢吃螺的人注意了!害网友流产的福寿螺,最好别吃

腾讯较真吴睿珊2017-08-05 16:04
0评论 收藏

较真要点(赶时间?看要点就够了):

  1. 有微博网友称自己“误食福寿螺,导致寄生虫入侵脑部”。虽然事件本身还有待核实,但福寿螺确实会传播一种叫广州管圆线虫病的寄生虫病。除了福寿螺,中国人餐桌上最常出现的螺类——中国圆田螺、褐云玛瑙螺等,都是广州管圆线虫的宿主。
  2. 人吃了没煮熟的感染螺,广州管圆线虫的幼虫就会进入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早期症状包括发热、呕吐、抽搐、头痛等,较严重的症状还有视神经受损、面神经受损等,严重者会导致死亡。
  3. 理论上只要彻底做熟,福寿螺是可以吃的,因为持续高温煮沸可以彻底灭杀广州管圆线虫。但实际情况是你无法保证自己吃到的福寿螺是完全煮熟的。如果不小心吃了福寿螺,潜伏期(5-36天)内请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情况及时去医院。
  4. 不建议大家生吃食材,无论是蔬菜还是肉类。

查证者:吴睿珊 | 华南农业大学

近日,有网友讲述了自己“误食福寿螺,导致寄生虫入侵脑部,甚至被迫流产”的恐怖经历,引发大众关注。

那么这位网友有没有夸大事实?福寿螺为什么会有寄生虫?怎么分辨各种淡水螺类呢?生吃别的食材会有同样的麻烦吗?

说实话,作为一个吃货,我是不吃螺肉的,虽然爆炒田螺在大街小巷的宵夜档口里都是很受欢迎的下酒菜,但我的研究课题是有关福寿螺的入侵生态问题,耳濡目染各种螺类寄生虫文献,所以我对任何淡水螺肉都避之不及。

为什么不要随便吃螺肉?

对于食用螺肉而言,最有名的寄生虫莫过于“广州管圆线虫”。如果2006年你已经到了能理解新闻的年纪,那你应该对轰动一时的北京福寿螺事件有一点印象。那年6月,北京爆发广州管圆线虫疫情,起因就是一群食客们在某酒楼食用了未熟透的福寿螺菜肴,当时北京友谊医院一共收治了81例广州管圆线虫病患者,所幸最后无人死亡。但是其中25例重症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受损较重,恢复期较长,在他们出院后3个月仍然发现有12例病人存在后遗症,严重的甚至出现视野缺损的症状[1]。

据文献记载,广州管圆线虫(AngiostrongyliasisCantonensis)1935年在广州家鼠体内被首次发现,1945年发现首个在人体内致病的案例,至今绝多大数病例都是食源性感染[2]。而截至2007年,发现能被广州管圆线虫所寄生的软体动物(螺和蜗牛、蛞蝓都是软体动物)达78种之多,其中就包括福寿螺(Pomaceacanaliculata)、中国圆田螺(Cipangopaludinachinensis, Gray)、中华圆田螺(Cipangopaludinacahayensis)、褐云玛瑙螺(Achatina Fulica)这几种最常出现在中国人餐桌上的螺类[3]。除此之外,其它的寄主动物还有鼠类、淡水虾类、蛙类、蟾蜍、蛇类等。

广州管圆线虫是一种线虫,它的成虫长度可以超过4厘米,但它的最大直径却不会超过0.5毫米,而幼虫的直径更是以微米来计数[4]。所以不要以为把螺洗得没有沙子、污垢,就是干净了,因为广州管圆线虫是肉眼根本看不见的。

广州管圆线虫图

广州管圆线虫致病有什么症状?

比起寄生在鼠类的心肺部,广州管圆线虫在人体内的寄生行为更加恶劣———它寄生在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包括脊髓和脑),也有病例报道说它会寄生在眼睛视网膜,进而引起脑膜炎、脊髓膜炎、脑炎、脊髓炎、视网膜炎等。

根据2006年北京福寿螺事件的经验,这种虫子致病的潜伏期为5-36天,早期症状是发热、呕吐、抽搐、头痛(胀痛或针刺样疼痛)、颈部强直感、皮肤感觉异常(刺痛、灼痛、麻木、温度感觉减退等),较严重的症状还有视神经受损(视觉障碍、畏光、模糊、复视、视野缺损等)、面神经受损(鼻唇沟变浅、口角歪斜、眼睑闭合障碍)、听神经受损(耳鸣等)。确诊需要抽取血液、脑脊液(通过腰椎穿刺抽取)进行实验室分析检查,重症甚至可以通过影像学检查(就是拍片)发现异常[1]———这句话是不是有点细思恐极……

该条微博主人的发病经历与上述文献记载基本吻合,在治疗过程中进行的多次腰椎穿刺就是为了抽取脑脊液进行分析,其药物流产的原因可能是抗虫和并发症治疗用药影响胎儿发育或致畸,具体原因需视具体的用药情况进行判断。

怎么治疗,那是医生的事情了,但若你有上述症状并且吃过螺肉或接触过它们,记得及时跟医生说,即使医生没有治疗经验,也能及时把你转到有治疗经验的医院里,而且这是国家规定的传染病,医生需要上报疾控中心的,不会不管你的。

至于吃了螺肉之后后悔怎么办?潜伏期内请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情况及时去医院。不过,2006年曾经有食客进食螺肉后腹泻,北京友谊医院的研究文献称:“大量虫体被及时排出而无明显临床症状”,也许强制腹泻是个不错的主意吧,当然从一开始就不吃才是最好的主意。

各种螺类怎么分辨?

螺壳是螺的最明显标志,当它们缩进壳里时尤其如此。

福寿螺

福寿螺(Pomacea canaliculata),水生,螺壳呈黄褐色或黑褐色,表面光滑。螺体右旋,近似圆盘形,螺层5~6层,体螺层(就是接近螺壳口的1~2层)膨大,螺壳口有厣甲(就是那个盖子)。卵生(就是下蛋)。卵初产时呈粉红色,块状附着在高于水面的固体上。

田螺

中国圆田螺(Cipangopaludinachinensis, Gray),水生,螺壳壳面呈黄褐色,外形呈宽圆锥形,具有细密而明显的生长线,螺层6~7层,皆外凸,各螺层高、宽度增长迅速,壳顶尖锐。螺旋部的高度大于壳口的高度,体螺层膨大。螺壳口有厣甲。卵胎生(就是它的卵不像福寿螺那样直接下出来,而是留在母体内发育成仔螺再出生)。

褐云玛瑙螺

褐云玛瑙螺(AchatinaFulica),陆生,壳面黄色,带焦褐色雾状花纹,胚壳呈玉白色,其余螺层具断续的棕色条纹,生长线粗而明显,壳内蓝白色或浅紫色。螺壳卵圆形或椭圆形,螺体右旋,螺壳稍厚,螺层6.6—8层,各层增长缓慢,螺旋部圆锥形,体螺层膨大,其高为壳高的3/4左右。壳顶尖,体螺层上的螺纹不明显,中部各螺层的螺纹与生长线交错。壳口卵圆形,口缘完整简单,无厣甲。卵生,卵圆形,白色。

可是,你要明白,这是参考无数只螺外形之后总结出的最典型的形态学描述,是经验性的,实际情况中遇到的螺长成什么样子是不受人为控制的,可能因为水流动力或环境色素的关系,螺体长短和螺壳颜色深浅都会发生变化。就算有经验的商家也可能辨认错,一只长得像田螺的福寿螺会混进了你自以为安全的餐盘中也并不奇怪,有时科研工作者在野外采集活体的时候也会被迷惑,更不要说普通民众了。真正要鉴定一种物种,只有提取它的遗传物质进行鉴定,才是最确定的结果。

为什么不要生吃食材?

先说动物,主要是因为寄生虫。小时候妈妈严禁我们喝生水,不然肚子里会长蛔虫。蛔虫就是寄生虫,疾控中心每年都发驱虫糖丸给孩子们吃,我们人类已经能对付它了,所以它并不可怕。可是寄生虫有很多种,如果你初中的时候好好上生物课的话,你就知道生猪肉里可能会有猪肉绦虫,钉螺生活的水里可能会有血吸虫,自然的淡水水域可能会有中华肝吸虫,未经处理的粪便肥料施在田里可能会引发钩虫传播……它们中无论哪一个都不好惹。你说你吃的是祖祖辈辈都这么吃的田螺,可是你要知道现在的河流、湖泊、水库中,田螺是跟钉螺、福寿螺还有其它的我们祖先没有见过的物种生活在一起,福寿螺从南美入侵到中国也不过就是最近30多年的事情,在钉螺和福寿螺体内生存的寄生虫随时都会出现在田螺体内,血吸虫、肝吸虫和广州管圆线虫都已经被证实可以寄生在中国圆田螺体内了。

那么植物呢?首先,蔬菜瓜果也是在自然环境中生长的,一样容易被病原物沾染,不彻底洗净就生吃,存在很大风险。其次,外国人爱吃蔬菜沙拉,所以其生产标准极其严格,而我们并没有吃沙拉的习惯,所以国内的普通蔬菜并不是按照可以生吃的标准来生产的。况且如果制作蔬菜沙拉的时候不能严格区分肉和菜的刀具餐具,蔬菜也会被肉类中的病原物污染。更何况在欧盟,2011年也爆发过因青瓜等蔬菜被查出血性大肠杆菌(EHEC)污染而致病致死的疫情[5],就是因为生吃,如果彻底煮熟就没事了。

广州管圆线虫也是一样,人体感染广州管圆线虫病主要是食用了含有该虫第3期幼虫的螺类、鱼、虾以及被它污染的蔬菜、瓜果和饮水,有研究报告称75℃持续20分钟,该虫的第3期幼虫仍有存活可能[6],所以只有持续高温煮沸,才能彻底灭杀其幼虫。

大航海和工业革命之后,全球物质的交换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频繁,各种病原体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随机的交叉感染,各种生物的生存环境比以前更复杂得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真的不建议大家生吃食材。

总有一部分人类有猎奇心理,说实话我们应该感谢他们,为我们发现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食材,连鲁迅先生也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可是,我相信,口腹之欲没那么重要,至少没有生命那么重要。保障食品安全,不仅仅是政府和商家的事,作为食客,也应该学会“有所吃,有所不吃”。

参考文献

[1]王婧,郑晓燕,阴祯宏,齐海宇,李小丽,刁宗礼,王非,纪爱萍,冯曼玲,郭增柱. 25例重症广州管圆线虫病患者的临床观察[J].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 2007, 25(4): 333-336.

[2]梁浩昆.关于广州管圆线虫病的概述[J].广州医学院学报. 1988(01): 95-101.

[3]周卫川,余书生,陈德牛,林晶,郭云海,陈寿铃.广州管圆线虫中间宿主——软体动物概述[J].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07, 23(4): 401-408.

[4]杨发柱,张莹珍.福建广州管圆线虫形态及实验感染的观察[J].实用寄生虫病杂志. 1999, 7(4): 145-148.

[5]黄熙,邓小玲,梁骏华,卢玲玲,黄琼,张永慧,杨杏芬. 2011年德国肠出血性大肠杆菌O104:H4感染暴发疫情溯源调查[J].中国食品卫生杂志. 2011, 23(6): 555-559.

[6]田旭岩,卢勤声,周丽芬,黄丽云,陈戊荣,沈浩贤,何芳,李小敏,麦璟莹,张惠球,黎银燕,朱蔚云.不同温度对广州管圆线虫感染期幼虫的杀灭作用[J].热带医学杂志. 2010, 10(2): 163-166.

本文信息网络传播权由腾讯较真独家享有,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arthaywang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