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在发申请当天晚上分明填的是Matt,因为琐事耽搁,睡醒一觉我头也不回的把申请改了,改成Bruce Gilden。这个故事说明面临抉择重大事件,千万别马上做决定。这个决定与导师无关,与自己有关。

而我必须承认,从照片上来说,我还比较喜欢Matt的照片呢,至少我是因为Matt才决定参加这次的大师班,因为Bruce的照片对于我来说,太多的痛苦和悲天悯人,起码对于今天的我来说,拍照还是一件快乐的事。

可最后我加入的却是Bruce的班。

这完全源于一个月前我在陕西的一次拍摄练习,我输给了那个场景,后来我与一位国内我最喜欢的摄影师原话说到:“越来越觉得摄影师一个很重要的台阶就是,拍摄一个活动或者场景,要把叙事性给藏起来,要把叙事性包裹在摄影师自己的镜头语言里,这其实就是心理角力,在现场选择认输给那个场景,还是强大得可以控制那个场景为我所用。”

既然输过一次,就不能再输第二次,最好的导师,当然是心理千锤百炼的Bruce Gilden,他就是一个足够自说自话,一辈子用照片给自己画肖像的大师。

所以来之前我给自己的任务是:一,亲身和这位心理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导师亲身接触。二:获得一部分野性和力量并存的表现手法。三:知道他的选片标准

一、照片本身永远第一

Bruce有句话我按我理解记下来了:“你们以为拉着一个陌生人拍照容易吗?这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我拍了那么多年我依旧觉得困难,可是身为一个摄影师,照片永远是第一的。”

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很固执。

我确实是很固执,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在工作坊期间他对我先后有两个要求:第一是第一天拍的全部得前景对焦的人像。第二是,不能在任何实物后(如电线杆,柱子)拍照。

结果最后他选出来的照片是这样两张(下图)Bruce完全没有计较我没有听他的话,因为我听他的话了,照片永远是第一的。

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二、既不讲理又同情达理

Bruce是一个既不讲理又通情达理的摄影师。他对选片有自己的顶级标准,不符合他标准的他一律不要,理由往往也很简洁:I don‘t like it. Bruce提过自己不喜欢照片出现墙上的海报或者画,我暗中连续三天一天一升级的挑战了他的底线(下图),结果最后一张被我求爷爷喊奶奶求回来了,于是我大概知道了一个如此不待见这种表现手法的摄影师可以勉强接受的底线在什么地方,尽管这张照片缺点很多。

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玛格南工作坊学员关凯恒:照片第一

三、摄影师的自豪

一个纯人文摄影师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用玩命的态度去面对却没多少报酬的职业。我想他作为一个摄影师的态度,对自己照片的自信,对自己职业的自豪,也悄无声息的影响了我。五天时间确实不能改变什么,也别妄想技术有多大提升,可是Bruce确实给每位同学带来了可能性,方向感,照片的厚度和力量,最重要的是,身为一个摄影师的自豪与快乐。

“当你们没有勇气的时候,你要不断告诉自己,我就是Bruce Gilden,我就是Bruce Gilden”

关凯恒,广州,街头摄影一年,《That‘s PRD》签约摄影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sommer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