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曝光者揭秘:如何发现河北“17万平米污水渗坑”

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

日前,一篇《华北地区发现17万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文章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文中披露,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和天津市静海区内,“潜藏”多处工业污水渗坑,最大一处面积达17万平米,或已对当地地下水安全造成威胁。

19日,环保部会同河北省政府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并于当天下午确认河北廊坊市大城县渗坑污染问题基本属实。

上述文章是由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下称两江中心)发布的。19日下午,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对话两江中心的负责人向春,了解其发现天津、河北两地渗坑的来龙去脉。

廊坊市市八方工业园西侧污水渗坑

坐高铁偶然发现渗坑水面异常 一处确定系酸洗废水

上游新闻:当时是怎么发现两处渗坑的?

向春:3月21日,我们在河北做有关滹沱河流域环境调查项目。由于我们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对滹沱河周边的生产、生活情况很了解。大城的渗坑离滹沱河也就两三公里左右的距离,我们发现有附近有一个巨大的水坑,里面水呈水红色。我就基本判断这里的水有问题。

上游新闻:天津静海县方面呢?

向春:这个就更加偶然了。3月23日,我从沧州坐高铁到北京开会。高铁在高架桥上跑,我一眼往下看就发现了底下红色的水坑有问题。当时我把大致位置记下也没多管了。直到28日,我办完事恰好还要半天的空闲时间,就想去看看。如果不是坐高铁看到,或者28日没有时间,可能根本就不会有这事。

上游新闻:您对这方面好像很敏感?

向春:虽然我是学生物出身的,但我进入环保行业大概都有十年了。2010年2月,我们成立了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专注工业污染防治,平时通过环境污染源的调查分析推动污染源治理和减排,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了职业敏感。不是都说“做什么就看到什么”吗?

上游新闻:渗坑的水呈现异常红色是怎么回事?

向春:我们已经基本确认天津市静海县佟家庄村以东渗坑里的水是酸洗废水。我们通过走访调查发现,佟家庄村附近有大量的酸洗厂,这跟渗坑的污水有很强的相关性。但我们不知道河北廊坊大城县渗坑的污水到底从何而来。我们检索发现,大城县赵扶镇周边的产业主要是生产红木家具,跟污染不太匹配,无法判断污染源。

廊坊市大成县南赵扶镇北边的田地中的污水渗坑

最大渗坑面积达17万平方米 废水PH值属“强酸”

上游新闻:周围的居民也不知道吗?

向春:虽然我们呆的时间不长,但也走访了不少当地的居民。他们知道渗坑的存在,但是也不知道污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能是外地的用罐车运输到这里倾倒的。

上游新闻:以前有见过这么大的渗坑吗?

向春:也只有2014年内蒙古腾格里沙漠环境污染案能和这次相比了。这次发现最大的渗坑在廊坊大城县,面积达到17万平方米,天津静海县的渗坑面积也达到15万平方米。

上游新闻:这些渗坑会造成什么影响吗?

向春:主要是会污染地下水。华北地区的饮水水源主要还是地下水。它不像重庆,假如长江被污染了,还有嘉陵江水应急。一旦华北地区的地下水被污染了,会极大影响居民的生活用水。

上游新闻:这几个渗坑会影响多大范围的居民生活用水呢?

向春:这我无法回答,需要其他更专业的人士来解答。

上游新闻:最大的渗坑里的废水,体量大概是多少呢?

向春:大约30万方吧。现在的渗坑也就1到2米深,但之前的废水可能往下渗了。现在渗坑的水位线跟最开始的水位线相差大约有2米。

上游新闻:刚刚提到天津静海县渗坑里的是酸洗废水,你们有检测过吗?

向春:检测过。检测的PH试纸显示,渗坑内废水的PH值达到1。

上游新闻:PH值达到1意味这什么?

向春:从检测的层面来说,PH值达到1的酸水就达到最高值,属于“强酸”。 但从废水的成分来讲,PH值达到1的不同废水之间差距也很大,我们也不敢确定渗坑里的废水有很强的腐蚀性。

天津市静海县佟家庄村以东的污水渗坑

环保部次日公开回应调查 亲自致电表达感谢

上游新闻:这个事情引起了环保部的关注,他们事后有跟您们联系吗?

向春:有啊,今天(19日)上午打电话给我们要资料。因为也没有进行过专门的调查,所以我们手上的资料也不多。不过还是把一些图片和简单的检测检测发给他们了。

上游新闻:环保部方面还有说什么吗?

向春:就是一些感谢的话呗,说我们帮助他们发现问题。

上游新闻:这是你们的工作第一次引起环保部的注意吗?

向春:不是,以前跟环保部接触得也很多,尤其是在环境影响评价方面。一般我们都会跟政府或环保部门反映,或者直接形成报告提交给他们,让他们来解决问题。

上游新闻:这一次环保部的反应很快啊。

向春:是的。我们昨天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章,今天就立即回应说要调查了,我挺惊讶的。以前反映问题,他们拖得最久的一次可是长达半年时间。

上游新闻:在你看来,为什么这次会这么快?

向春:可能是因为地缘因素吧,毕竟渗坑在天津、河北。另一个可能就是舆情了,媒体一报道,公众就立即关注这件事了。

上游新闻:近年来,不管是媒体还是公众,对环保的问题都越来越重视了。

向春:这是必然的,环境形势越来越严峻,大家的环保意识越来越高,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以前大家看到雾霾天可能只以为是阴天,但现在大家都知道可能是雾霾了。再有一个就是信息越来越公开了。

天津市静海县佟家庄村以东的渗坑污水,用ph试纸检测结果为1至2,属强酸

暂时不再参与事件 日后或将前往回访

上游新闻:你们有给环保部门提交解决方案吗?

向春:没有。我们只是偶然发现了问题,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当地政府跟环保部门的事情了。他们有更多的设备,要解决这个问题也更有力。

上游新闻:按你们的经验,天津、河北几处渗坑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

向春:先找到源头。为什么我们会发文章出来,就是因为我们找不到源头,不知道污染源从哪里来的。在调查方面我们已经尽力了。下一步就需要舆论关注后,通过媒体和政府部门的努力,找到污染源,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希望政府把污水抽走了就完了,我们要搞清楚这些坑为什么会出现,谁该负责要查清楚。

上游新闻:之后你们还会介入吗?

向春:暂时不会。引起全国的关注,得到媒体和相关部门的重视,我们就不参与了。接下来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增值的事情可做了。像昨天发公号就是一个增值的事情。不过以后有机会到那边工作,也会顺便做个回访复查,看看整治的结果。

“环保工作细水长流是常态 需要更多人参与”

上游新闻:这次引起了这么大的关注,甚至环保部直接回应,会不会对你们以后的办事策略产生什么影响?

向春:不会的,以后我们还是继续常规地工作。

上游新闻:难道这次事件的经验不可以复制吗?

向春:现在的时代,再大的事件,最多两个星期就被覆盖了。环保工作细水长流是常态,不能都像这次一样,环保部或者政府就某个事情做工作,第二天全国的环境就能有大改观,那是不可能的。环境的改善本身就不是靠这种事件性的东西能解决的。它更多只起到推动作用,真正的还是要靠日常的监管和更多人的参与。

上游新闻:这两天是不是陆续有河北、天津的人打电话过来反映情况?

向春:是有一些。这种反馈很直接。

上游新闻:以前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向春:有啊。很多人有环评的问题向我们举报,但其实在此之前他们都找环保部反映过了,但是得不到回应和解决。环保部门知道我们是专业的机构,就更愿意听我们反映情况。专业机构还有很多优势,例如和媒体合作。如果我们举报的问题得不到重视,我们也可以通过媒体引起社会的关注,推动问题的解决。

上游新闻:那我们普通市民还能做什么呢?

向春:还是继续反映吧。环境问题是要逐步改善的,要慢慢推动,自然会往前进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urtneyli
收藏本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