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为何声称跟随普京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西方工具让人不爽

菲律宾为何声称跟随普京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西方工具让人不爽

资料图:杜特尔特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俄罗斯卫星网等外媒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7日表示,菲律宾将仿效俄罗斯退出国际刑事法院。普京于16日签署总统令,要求俄罗斯退出国际刑事法院。加上上个月宣布退出的南非、布隆迪、冈比亚非洲三国,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已经有四个国家宣布退出,杜特尔特的此番表态使国际刑事法院再度遭遇尴尬。

西方国家是国际刑事法院主要玩家

关于设立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于1998年获得通过,2002年《罗马规约》生效后,国际刑事法院在荷兰海牙正式成立。根据《规约》,国际刑事法院有权对缔约国和联合国安理会移交的案件进行审理,主要职责是对犯有种族屠杀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的个人进行起诉和审判。

目前约有近120个国家签署并批准了《罗马规约》,其中非洲国家占了三分之一,但是国际刑事法院的主要玩家仍然是西方国家。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国、俄罗斯、中国都不是规约缔约国,发展中大国印度也没有加入。美国于2000年底签署了《罗马规约》,但在国会批准前又取消了签署。

冷战结束后,被两极格局所掩盖的民族、宗教和地区矛盾迅速爆发,区域或国家内部战争和冲突激增。一国国内政策的失败或民族矛盾外溢所引发的冲突和战争造成的伤亡日益严重,尤其是像卢旺达和前南斯拉夫地区这样的宗教、民族、种族成分复杂的国家和地区,发生了一系列造成平民伤亡的重大恶性刑事犯罪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之初,国际社会大多乐见其成,希望建立能够对种族屠杀等针对平民的反人类罪行起到威慑作用,避免像卢旺达大屠杀这样的骇人听闻的犯罪事件再度重演。

国际刑事法院成立后对卢旺达总理康班达等人进行了审判,可以说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过威慑犯罪的积极作用。

刑事法院还是政治法院?

在主权国家之上没有更高强制性权威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呈现出无政府状态。因此,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国际法,国际法的本质都是国际政治,其背后主要是权力、国际制度和政治价值观的竞争。

国际刑事法院成立后,并没有按照其成立初衷那样关注国际刑事或司法案件,而是逐渐跑偏,误入政治化歧途。作为国际刑事法院,本因关注国际刑事案件,然而跑偏后的国际刑事法院却越来越政治和意识形态化,热衷于对那些不符合西方民主和人权价值标准的国家指手画脚,甚至对某些国家在任领导人进行指控或发布逮捕令。无政府国际体系中,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原则是目前最重要的国际法原则,然而以国际刑事法院的名义干涉他国尤其是中小国家内政的现象司空见惯。国际刑事法院实际上成了“政治法院”、“人权法院”。

由于卢旺达大屠杀的惨痛教训,非洲国家在建立国际刑事法院的过程中曾给予积极支持,然而国际刑事法院的发展越来越超出了多数非洲国家的预期。2009年和2011年,国际刑事法院分别发出了对苏丹总统巴希尔和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的逮捕令。今年6月份,在南非召开第25届非盟峰会期间,国际刑事法庭要求作为《罗马规约》缔约国的南非逮捕出席峰会的巴希尔,但南非最终并未履行《罗马规约》的相关条约,巴希尔顺利返回苏丹。作为非盟创始国的南非陷入了履行《罗马规约》和保持在非盟中的政治影响力的两难之中,无奈之下,最终选择于10月底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并表示国际刑事法院“已经迷失了方向,违背了公平原则”。非盟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关系也日渐紧张。

俄罗斯为何要退出?

俄罗斯于2000年签署了《罗马规约》,但是俄立法机构国家杜马一直没有批准。16日,普京正式签署总统令,要求相关部门向联合国秘书长通报,表明俄罗斯将退出国际刑事法院,无意成为《罗马规约》成员国,这意味着俄罗斯和国际刑事法院“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什么事情惹恼了普京呢?自从2014年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并入其领土以来,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关系闹得很僵。按理国际刑事法院只该管涉及和种族屠杀、反人类罪等有关的四类案件,且只能涉及其中的个人。然而,国际刑事法院非得要来趟这趟浑水。在普京签署总统令的前两天,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公布报告,指责“俄罗斯未经乌克兰领土”,“控制了乌克兰部分领土”。普京的发言人回应倒也很直白,称退出完全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俄罗斯选择在国际刑事法院年度大会前一天宣布退出,不得不说是一个“微妙的巧合”。

自己都没批准《罗马规约》的美国这次也不好跳出来说三道四,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只能阴阳怪气地对俄罗斯的退出表示遗憾,并承认是否退出“终究是主权国家的决策”。

杜特尔特:向普京学习

作为最近东亚地区的“网红”领导人,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以敢说敢言赚足了眼球。在启程参加在智利首都利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杜特尔特也不忘再次放大招,他表示要“向普京学习”,退出国际刑事法院。

国际刑事法院最近指责杜特尔特在打击国内毒品犯罪时“大开杀戒”,菲国内也有议员要求国际刑事法院调查杜特尔特;杜特尔特则声称国际刑事法院“除了欺负像菲律宾这样的小国,并没有什么用处”。他还声称,“若中俄牵头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他愿意第一个加入”。

事实上,杜特尔特并不只是个大嘴巴,他还是个聪明人。在APEC峰会前释放出这样的信号,引起普京甚至世界的关注才是重点。APEC峰会是中俄领导人都会参加的大舞台,至于是否真的要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要另当别论。

这个名称叫作国际刑事法院的机构本来就因“不够国际”而处于尴尬境地,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中、俄都不在其中,其国际合法性难免受到质疑。目前已经有四个国家退出来,如果菲律宾真的退出了国际刑事法院,可能引起对其不满的其他国家纷纷效仿。那么结局就是,这个国际刑事法院就越来越不国际了。或许,就像其名称一样,关注“国际刑事”而非“国际政治”,国际刑事法院的路途可能会更平坦。(文/陈昌山 万里长安研究院研究员、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博士)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zngu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