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中国被误认为军事大国 其实实力很有限

美学者:中国被误认为军事大国 其实实力很有限

资料图:中国辽宁舰航母

原标题:美学者:中国被误认为军事大国 其实实力很有限

【环球网军事6月23日报道】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力量研究项目主任葛来仪与项目研究员马修·P·富奈奥尔6月16日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登题为《关于中国实力的五大常见迷思》的文章称,中国从一个闭关锁国的发展中国家一跃成为一个经济巨人和新兴的全球事务参与者,这种转变或许是21世纪国际政治中最重要的一次力量变化。

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军事预算从1989年的200亿美元激增至2015年的2150亿美元(中国官方数字为8868.98亿元人民币),这比俄罗斯、德国和英国加起来还高。中国崛起产生的担忧导致了一些错误信息与夸张说法的传播,其中许多主导着美国有关中国的公开讨论。

文章称,这些迷思塑造了中国作为一个注定要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的危险篡位者的形象。打破有关中国实力的迷思至关重要,这事关理解中国的崛起、其在国际社会中的潜在作用以及美中关系的发展性质等问题。

迷思1:中国是全球军事超级大国

文章称,20年迅猛的经济增长使中国领导层能够启动人民解放军多方面的现代化进程。从1995年到2015年,中国的国防预算保持了平均两位数的增长。

尽管开支增加极大提高了中国的军事能力,但这种提高的性质暴露了中国军事实力的有限范围。超级大国必须能够在全球投放力量,但中国的能力仍然局限于东亚。它颇具争议性的建岛项目扩大了中国在南海的力量,但很容易受到攻击。同样,中国正在形成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和反舰技术可以用来在该地区的冲突中对抗美国,但在中国周边地区以外的地方却没有那么大效力。

如果愿意,中国可能最终可以具备超级大国的能力。其首艘航母辽宁舰2012年入列服役,但作为一艘改装的苏联时期的航母,它在技术上仍然存在局限。然而,中国已经启动建造一艘完全利用中国设计和技术的航母这一艰难进程。本土的防务发展再加上不断扩大的研发和科技基础,为北京提供了缩小与美国技术差距的手段。此外,尽管中国目前缺少像美军那样可以在全球作战的基地协议,但今年2月其公开宣布在吉布提开始建设首个海外“保障设施”。

文章称,中国还面临一些用钱无法跨越的障碍。它自1979年以来没有打过一场战争。其军队仍然没有接受过检验,中国军官缺少像美国军官那样的作战经验。解放军最近的改组可能在短期内会加剧这些问题,

迷思2:中国持有的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使它可以对美国施加影响

文章称,对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使它能够对美国经济施加影响的担心是没有根据的,而且言过其实。外国购买一个国家的主权债务是帮助维持全球经济开放的正常交易。

国家持有债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外国主权债务通常构成了一国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这使得它们可以购买外国商品和进行国外投资。各国央行也通过购买主权债务来维持汇率、防止经济动荡,而且这也是一种低风险的保值手段。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重要的是,中国不是唯一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国家。美国国债是一种紧俏的资产。它安全便捷,而且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元在国际交易中被广泛使用。中国是美国国债的第一大外国持有者,持有12446亿美元,日本紧随其后,持有11371亿美元。

文章称,对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大部分担忧来自中国可能“收回”其借款,但是把信贷作为一种强制手段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债权人只有在债务人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才可以对债务人发号施令。

就美国来说,其国债在全球经济中是一种非常抢手的资产。各国普遍持有,而且美国的国库券总会有许多情愿的买家。如果中国确实出售其持有的债券,对美国的整体影响是有限的。

迷思3:中国没有采取措施减少碳排放

文章称,中国无疑有污染问题。几十年的快速经济发展大大增加了中国的能源需求,使其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耗者。大量使用矿物燃料,特别是煤炭和石油,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者。

所有国家都必须平衡经济增长与环境和社会福利这些通常对立的优先考虑重点,但这个挑战在中国尤其尖锐,从许多方面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过去,中国一直不愿损害经济增长,但是国内对环境日益加剧的担忧促使中国提高环境标准,并探索绿色替代方案。

中国政府承诺到203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为了进一步减少排放,2015年中国宣布准备建一个全国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文章称,中国继续消耗着比世界其他国家总和还多的煤炭,但是其新兴绿色产业也同时在将这个国家变成一个水力、太阳能和风力发电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基础设施项目上的大规模投资已经使水力发电成为中国主要的可再生能源来源。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2015年中国的风力发电能力占全球的三分之一。

然而,中国在减少矿物燃料的消耗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2012年,中国的风力发电量仅占其全部消耗的2.1%,而美国为3.7%,德国为9.4%。

迷思4:中国的货币政策令其获得了损害美国利益的不公平贸易优势

文章称,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两党候选人都批评中国操纵其货币,但他们的声明都错误地描述了汇率在国际经济中发挥的作用。中国固定其名义汇率,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同样选择通过设定利率来干预其国内市场。

针对中国的大部分政治批评来自于名义汇率和实际汇率的合并。所有自己印钞的政府都可以确定它们货币的名义汇率,但是实际汇率——对于贸易往来来说通常更重要——是由国内市场对国外市场的购买力来决定的。因此,名义汇率通常与贸易往来不相关。

文章称,历史上,中国一直利用名义汇率的调整来实现价格稳定并解决就业问题。多年来中国一直寻求保持人民币的币值稳定以促进出口拉动的增长,人民币的币值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随着中国打算实现经济的再平衡,进入一种更靠消费拉动的模式,其经济政策也转向促进人民币的坚挺,这会降低进口产品成本,并鼓励国内消费。渴望人民币的坚挺可能还反映了提高这种货币在国际上的使用的愿望。

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承认出现在2015年11月,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中国的加入给全球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好处,因为这要求中国人民银行在如何管控人民币上有更大的透明度。然而,人民币的国际化面临着一定挑战。为支持中国国内市场上的人民币,中国采取措施开放该国资本账户,但这种做法给人民币的币值带来了下行压力。

文章称,国际社会不应当批评中国的货币政策,相反还应当鼓励中国进一步削减贸易和投资壁垒。

迷思5:中国没有参与全球治理

文章称,在全球事务上的多边合作为北京提供了展示其对国际和平与稳定承诺的机会。历史上,中国一直抵制干预行动,特别是可能损害国家主权的联合国决议,但时代在变化。

中国日益投身全球治理的一个最明显例证可以通过其对联合国事务的参与看出来。近几十年来,中国从一个事不关己者,变成一个迟疑的支持者,再到如今成为联合国内积极的领导者。中国现在是联合国固定预算的第三大出资方,是维和预算的第二大出资方,而且派出了3000多人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

文章称,中国在对朝鲜制裁问题上的立场变化也证明了其在联合国内所发挥作用的变化。在朝鲜进行饱受批评的核试验后,今年2月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对平壤采取几十年来最严厉的制裁。

中国还通过其经济实力和慷慨解囊来支持全球治理。北京目前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融资方,通过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新开发银行(由金砖国家成立)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提供支持。中国日益扩大的金融实力同样使它得以积极参与二十国集团、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事务。

文章称,此外,北京还签署了各种多边协议,确保中国支持一些关键性的全球倡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zngua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