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落马官员李建功曾被父亲劝:别再往上走了

山西落马官员李建功曾被父亲劝:别再往上走了

11月6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落马。

寒冬将至,山西反腐大潮保持火热。

11月6日14时28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李是今年继令政策、陈川平、柳遂记之后,第四位落马的平陆籍厅级以上官员,也是中央纪委常委黄晓薇“空降”山西,出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一个多月来,山西省纪委查处的第三位厅级官员。

10月15日和11月3日,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和太原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田玉宝分别被宣布调查。

多位山西方面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称,李建功与前山西首富张新明关系密切。张新明的生意涉及煤矿、焦化项目、电厂等,与国土部门交集颇多。

15岁当上县委通讯员

公开资料显示,李建功1956年7月出生,山西平陆人,1971年1月进入山西省平陆县委秘书办担任干事,彼时还不满15周岁。

“当时,他有个表舅,在县政府管后勤,刚好能说句话联系这个工作。”一位平陆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回忆,李建功老家在平陆县圣人涧镇,父亲过去是赤脚医生,母亲是普通农民。进入县委秘书办后,李建功主要做通讯员工作——他的个头足有1米8,长得一表人才,工作努力,深得领导赏识。

在县委工作7年后,1978年10月,李建功有了更大的舞台。他被调任山西省统计局综合处担任干事,7个月后又前往西藏自治区财政厅工作。

1981年7月,进藏两年的他回到山西,先后在山西省统计局工业处、预算处、工业交通处、办公室等部门工作。1988年12月,李建功出任山西省统计局办公室主任。

仅仅1个月后,李建功就挥别省统计局,开始地方任职生涯。

1989年1月,他调至山西朔州,先后担任计委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朔州位于山西省北部,原属雁北地区,1989年1月5日正式设市。

这一时期,同在朔州任职的官员还有今年8月29日落马的山西省委原常委、统战部长白云。1988年6月至1993年3月,她曾在朔州市委筹备组工作,设市以后担任共青团朔州市委书记。

完成地方任职经验积累后,李建功重返省城太原,开始了国土系统与秘书工作的交替期。

1994年10月,他首次进入国土系统,担任山西省土地局副局长,党组成员。6年后,山西省土地局调整为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李建功继续担任常务副厅长、党组副书记。

2006年3月,在国土部门当了12年副职的李建功回到熟悉的秘书岗位。他担任过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省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省政府常务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副书记。

李建功在省政府三年期间,山西政坛也历经动荡,连换三任省长。

其中,山西省原省长于幼军2007年调任文化部副部长,2008年被撤销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留党察看两年。他的继任者孟学农,2008年1月正式出任山西省长,当年9月即因山西省襄汾县“9 8尾矿溃坝事故”被免去山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随后,孟辞去山西省长职务,时任安监总局局长王君“空降”山西。

李建功的仕途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2009年3月,他重回国土系统并出任“一把手”,成为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3个月后开始担任厅长。

传与张新明关系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为正厅级建制,首要职责就是负责土地资源、矿产资源等自然资源的规划、管理、保护与合理利用。具体职能包括全省地质勘查、矿产资源开发、建设用地审批管理、重点项目的用地情况督查等,可以说是最具实权的单位之一。

李建功对此显然也很清楚。

2009年6月24日,新上任的他在《山西经济日报》发文。

“土地资源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保护耕地就是保护我们的生命线,耕地问题事关国家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经济安全,事关国家的发展、稳定和长治久安。”在题为《服务经济促发展 规范管理保红线——写在第19个全国“土地日”》的文章中,李建功明确写道。

现实未必如说的那么简单,作为能源大省,山西违法用地、非法采矿现象屡禁不止。

2010年2月,《中国国土资源报》曾报道,山西省自2009年10月下旬开展严查“未报即用”违法用地工作以来,共查出违法用地1474宗,总面积24567.03亩。对于清查出的案件,已经立案1047件,有25人受到刑事处罚。

另据《太原晚报》2014年7月报道,2013年,山西共排查关闭矿井6346处,查处越界违法开采15起、非法采矿51起,炸毁和填埋非法坑点465处,行政处分10人,行政拘留43人,刑事处罚111人。

值得注意的是,出任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一把手”之后,李建功赶上了声势浩大的“山西煤改”。

作为核心部门负责人,他多次强调加快全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换发采矿许可证工作,并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坚持“高效换证、优质换证、廉洁换证的原则”。

不过,2013年4月,网上出现了一份将李建功形容为“巨富厅长”的匿名举报帖。文中提到,李建功担任厅长后以权谋私,将亲信、老乡安插在重要岗位,控制采矿管理。

“只要收了钱,什么事也敢干,在自己权力范围的,自己就说了算;不在自己权力范围的,自己也要给地方施加压力,干涉地方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帖子这样描述李建功,并称他经常和一些矿山老板混在一起,成为哥们弟兄,互相利用,共同致富。

多位熟悉山西官场的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指出,李建功与前山西首富张新明关系密切。今年以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查、山西官场大地震后,华润集团百亿并购案最大的受益者张新明也在今年8月传出被带走调查。

“张新明被抓后,李建功肯定要完蛋了。”一位熟悉山西官场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张新明在政商界能量巨大,有“山西地下组织部长”的绰号,李建功这个级别的官员,与张新明的关系是一方面收些好处,另一方面还得巴结他、讨好他。

澎湃新闻查询张新明过往的生意,涉及领域包含煤矿、焦化、热电等,无一不需要经常与国土部门打交道。

2010年5月,张新明将自己的金业集团转让给华润集团,套现百亿。2013年7月,这笔并购被新华社记者王文志等人举报。

举报人质疑,作为交易标的核心资产的原相煤矿、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采矿证和探矿证在华润收购前就已过期。

据新华网报道,华润并购金业2年后,终于在2013年4月14日获得原相煤矿采矿证,有效期20年;2013年8月3日,中社和红崖头井田的探矿证也经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审查公示转让给太原华润。

今年6月,张新明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解释,当时证件办不下来,是政府的问题,不是企业的问题。

不过,《财经》杂志曾在今年1月报道,一名接近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的人士透露国土资源厅内部对此意见不一。

该报道称,一直分管矿业工作的副厅长王晓立认为该交易程序有瑕疵,不愿为山西金业和华润办理手续。不料在转让公告登出前,王晓立的分管领域被调整为土地。

《财经》记者还曾多次联系王晓立,对方曾婉拒采访,数月后又对《财经》记者称,分管领域变动与华润事件无关,自己对矿业工作深感头疼,“早就不想管了”。

值得玩味的是,《财经》还在报道中引述了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新闻中心一位负责人的说法——“我只能说,水很深。”

与平陆官员颇多交集

距离太原300公里外的山西西南小县城平陆,李建功的落马也让很多人议论纷纷。

在经历了令政策、陈川平、柳遂记三位平陆籍官员陆续落马后,这个山西南部小县城已成为话题焦点。

目前,李建功与这三位同乡的私交如何尚无法确认,但梳理仕途轨迹,可发现这四人多有交集。

2000年6月至2006年3月,李建功担任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常务副厅长、党组副书记时,令政策为山西省计委、发改委副主任、主任;陈川平先后担任山西大型国企太原钢铁集团总经理、董事长;柳遂记其时在太原市经济发展的“桥头堡”小店区担任区长、区委书记。

2008年,令政策出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陈川平成为分管工业经济运行、安全生产的山西省副省长,李建功也刚好在山西省政府任职。

今年6月以来,令政策、陈川平和柳遂记先后落马。多篇相关报道提到,三人被查多与煤炭、土地有关。

李建功的落马,也让多位熟悉他的人士感到惋惜。

另据平陆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李建功家中兄弟姐妹5人,姐姐和妹妹都在平陆老家,两个弟弟在太原发展。

多位知情人士还表示,包括县人大、县政协、县国土资源局在内,多名官员都和他有亲戚关系。

2009年10月,《瞭望东方周刊》对平陆县农村基金会倒闭之后的问题进行报道,提到农民存款被打6折、1700万去向不明。李勇为该基金会清欠领导组副组长。

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证实,李勇为李建功的叔叔,曾经担任平陆县计生委主任和平陆县政协副主席。因为基金会问题处理存在争议,此人曾多次被群众举报,但一直未受影响直至退休。

多位平陆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李建功对家乡建设十分支持,对平陆老乡也比较热情,这一点和此前落马的令政策不同。

“他爸爸说了,关心平陆发展是应该的,你不关心谁关心?”一位与李家交往多年的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李建功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老百姓。

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早些年,李建功曾对父亲透露有领导想提拔他,老爷子认为官场复杂,希望儿子“不要再往上走了”。

平陆县毛家山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郝广杰也对李建功心怀感激。

年过七旬的郝广杰是上世纪60年代到平陆毛家山下乡的天津知青,2011年,老知青重返当年的下乡地点,决心将毛家山建成国家级知青纪念旅游景点、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现代农业示范基地。

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实现,为了争取更多支持,郝广杰找过多个部门求助。

“我去太原26次,李建功见了我17次。” 郝广杰对澎湃新闻坦言,“从毛家山修路、平地、引水、绿化,李建功都在不违反规定的前提下给予了最大支持。”

2011年6月,一条连接毛家山和县城的红色旅游公路修建而成。郝广杰对澎湃新闻介绍,为了修路,李建功曾写信给时任山西省交通厅厅长的段建国,省交通厅按规定批了907万款项。

他还对澎湃新闻回忆,接触过程中也想过送点钱表达谢意,但李建功从没要过。

“他说,我不需要钱,我办事也不用花钱,我能帮的就尽量帮,但违背原则的事儿咱不做。”李建功的这番话,让郝广杰至今印象深刻。

颇有些戏剧的是,今年6月,段建国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个月后,郝广杰最为认可的李建功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就在李建功被调查的消息公布一个多小时后,11月6日16时,李建功的老父亲如常出现在平陆街头。

一位平陆当地人士透露,老人已年过80,今年年初老伴儿刚刚去世。为了不耽误儿子工作,上个月他还去太原住过几天。像往常一样,老人喜欢和大家凑在一起拉拉家常,显然不知道儿子出事的消息。

“谁都不敢提,年纪这么大,怎么受得了。”上述平陆当地人士语气沉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