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暴恐案一袭击者身份确定 正追查其家属

【环球时报记者 邱永峥】“自治区各部门今天起转入正常的工作步骤,重点回到日常事务中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暴恐案5天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部门的一位官员5月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不会让这一暴恐事件影响我们的工作与生活。”据记者了解,新疆警方已确定了两名袭击者中一人的身份,但另一人的姓名尚未公布。当地警方已发布通知,要求追查恐怖分子的10名家属。

无论是乌鲁木齐机场、政府大楼等重要场所,还是饭店和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地方,《环球时报》记者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不同。虽然人民广场路边和政府大楼前驻有防暴车和武装特警,国际大巴扎也有特警值勤,但与“7·5事件”后乌鲁木齐反恐警备常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没有看到警力明显增强。在人民广场上跳晨舞的乌市民众分成群组一早就开始锻炼。4日下午3时前后,本报记者在乌鲁木齐三个主要清真寺里外看到许多做完功课的穆斯林正在向外走,四周没有任何警察在场。不过,海德饭店的工作人员有点担心:“今年旅游季刚刚要开始就发生这样的坏事,可能会影响稍后的客流。”

对新疆地方政府来说,要消除这起暴恐事件的影响最直接的工作是针对受害者的。由于火车站暴恐事件造成79人受伤,所以伤员救治成为善后重点。“身体救治是一个方面,”自治区政府部门的这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多数伤员是震伤,也就是爆炸产生的震波对听力造成的伤害。这种伤害的治疗需要时间,所以我们抽调了相关领域最好的专家为他们提供救治。身体的表面伤害则治愈得很快。与此同时,我们还让伤员提出他们的考虑与要求,自治区政府尽可能满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处置“7·5事件”和其它暴恐事件的经验,自治区各部门现在非常注意对受害者的心理干预:“心理的治疗甚至比身体的治疗还重要,因此我们这次采取了一对一的心理干预。”

事件过后的第二个重要工作就是追查案件的幕后人员,斩断恐怖网络。据《环球时报》记者从消息渠道人士了解,尽管火车站爆炸案已经告破,直接作案的恐怖嫌犯已经完全确定,且他们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当场死亡,但公安机关连日来继续进行深入的调查追缉工作,寻找恐怖嫌犯的10名相关家人,这包括其中一名嫌犯的哥哥、弟弟、妻子,他69岁的父亲和77岁的岳父。新疆警方已要求各单位要“尽全力追查其下落”。此外,公安机关还在通缉两名疑涉“制暴”的嫌犯。

关于追缉恐怖嫌犯家人,有知情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最近新疆发生的暴恐事件中,暴恐团伙呈现家族作案的特点。他们一起深受极端思想的影响,一起观看暴恐资料,然后实施犯罪。因此在有证据显示其家人涉入暴恐事件后,公安机关理应全力追查他们的下落,这一点国际反恐机构也不例外。”

据香港《明报》报道,中国在近半年内接连发生天安门金水桥遭袭击事件、昆明火车站砍杀事件和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这可能导致学界呼吁已久的反恐法加速出台。报道引述参加反恐法讨论的法律学者称,反恐法目前已进入咨询专家学者意见阶段,具体工作由公安部反恐局牵头,但因问题敏感,不方便透露具体内容。不过该学者表示,鉴于中国高层对反恐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及目前反恐的形势需要,推出反恐相关法律具有紧迫性,如果各方面顺利,反恐法今年应该可以面世。

事实+

中国反恐力量

近日,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首次会议召开,标志着这一机构开始正式运转。全力整合现有条块化、分散化的反恐力量,科学划分反恐任务,专业化的联合反恐格局有望形成。

武警是中国反恐力量中最成熟、最专业的一支,已初步形成覆盖全国的反恐力量体系。目前武警部队国家级反恐力量有:雪豹突击队、反劫机特种大队;省级有特战中队;地市级有特战排;县级有机动班。

特殊情况下,军方也会介入反恐。特种部队在突出实战传统的同时,特别加强了现代高科技武器的装备与训练,战斗力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据军方反恐专家透露,特种部队反恐作战主要包括解救人质、联合围歼、心理战、谈判。

强大的情报网也形成反恐隐形力量。目前反恐情报搜集主要由军队、武警、公安、安全部门负责,但各情报系统间尚未形成互联互通的闭合系统,在反恐初期表现得尤为明显。

在反恐力量配属中,民兵及预备役亦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配属力量,特别是隶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应急民兵。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军事部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除预备役外,有民兵12万人,各师、团场都建立了民兵应急营和应急连,遍布天山南北。(腾讯新闻综合新京报、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xic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