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除夕杀人者策划半年作案 因妻子与三人有染

早报记者 刘海川 发自云南腾冲

1月30日黄昏,农历大年三十,当中国大地上处处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时,云南省腾冲县近中缅边境的猴桥镇箐口村发生一起特大持枪杀人案。村民邵宗其用一把从缅甸走私入境的仿制冲锋枪,对两个同族平辈的家人大开杀戒。

在短短的数分钟内,37岁的邵宗其共开了24枪,造成6人死亡,3人受伤。作案完毕后,邵宗其携枪、驾车逃逸至大山躲避。

96小时后,这场因情杀人的枪案,在1000多名军警官兵的包围、堵卡和70000多名群众的协助搜索下,以邵宗其最终被抓获归案而收场。

“性质如此恶劣,手段如此残忍,建国以来在云南地界上少见。”邵宗其落网后,腾冲县公安局长黄碧忠如是评价此案。

而对于箐口村550户村民来说,这场发生在大年三十的枪案所带来的后怕、悲凉,并没有随着邵氏落网而消散。

他们想不通的是,数年前的情变,如何促使邵宗其为杀人而谋划了整整半年,上演了一场除夕血案。

被掩盖的枪声

大年三十早上天还未亮,箐口村村民邵宗其悄悄起床出门。他要赶在家人睡醒之前,将冲锋枪和子弹藏入停在家门外的吉普车后备厢。

事实上,在发现妻子数年前与三男子有染后,这已是他长达半年来杀人预谋中的最后步骤。

早在2013年年中,邵宗其以19000元的价格,在缅甸购买了一把仿制五六式冲锋枪和70发子弹,并用摩托车将冲锋枪带入国境。

当时,妻子刘晓宇(化名)撞见了他在二楼擦拭枪上的雨水。但刘晓宇没有对外声张,也没有报警。

购枪后,没有当过兵的邵宗其还在附近大山僻静处用5发子弹试枪。

2013年8月,邵宗其为父亲购买了保险,退了刘晓宇为自己买的保险。同时,他还从与人合伙的生意中抽出了自己的10万元股金。

2013年11月,邵宗其将自己跑运输的大货车以10多万元的价格卖出,换来一辆绿色吉普车。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藏好枪后,邵宗其又悄悄返回床上。待天亮后,他和妻子起床,开着吉普车赶往15公里外的猴桥镇集市,帮助妻妹的摊子杀鱼。

出门前,他没有忘记带上前几天购买的军绿色大衣。

邵宗其不动声色地杀鱼,一直忙到了下午4点。随后,他带着妻子逛了逛集市。

“他购买了不少年货,还给在村子里开店的父亲带了点鞭炮等杂货。”腾冲县公安局侦察人员说。

邵宗其开着车,带着妻子、年货和暗藏在后备厢的枪弹,返回箐口村。在家门口放下妻子和年货后,邵宗其重新启动了汽车。

他来到箐口村800米外的废弃碎石场,将后备厢里的枪取出,装满了子弹。随后,邵宗其返回箐口村小灰山村民小组。

邵宗其带着装满子弹的冲锋枪,来到村民邵宗连(化名)家门口。他先是驾车假意路过,观察邵宗连家的情况,在确定家里有人后,他飞快地掉头返回,带枪下了车。

此时有四人正坐堂屋附近。进门后,邵宗其向首先看到的邵宗连儿子邵永军(化名)开枪,又接连向邵宗连父母和女儿开枪。随后,他冲进厨房,将邵宗连和妻子击倒。

邵宗连的父亲邵维志当场死亡,妻子刘金春在送医院途中死亡,邵永军被击伤手部,邵宗连母亲被击伤腹股沟,邵宗连被击伤腰部,女儿没有中枪。

离开邵宗连家后,邵宗其在400米外僻静处重新装弹,随后又返回村中。这一次,他的目标是村民邵宗平。

杀意未减的邵宗其,首先用子弹撂倒了站在门外的邵宗平16岁长子邵本璞。随后,他将正在厨房内吃饭的邵宗平夫妇射杀。听见有惊叫,邵宗其又赶到厕所,将邵宗平11岁的次子邵彪杀死。邵宗平一家四口全部遇难。

“村子里面已经在放鞭炮了。当时都以为是鞭炮声。”邵宗连和邵宗平两家的邻居事后告诉早报记者,他们没有意识到有人开枪。

下午5点17分,当地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箐口村发生枪案的警情。

根据当地警方和早报记者的走访来看,村民称“首次听见枪声的时间在5点10分左右”。

邵宗其用数分钟的行凶,完成了他长达半年的杀人计划。

数年前的情变

“他的心思非常缜密。”参与侦办此案的腾冲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张子超认为,邵宗其选择在年三十行凶,有自己的考虑。

“至少有三个条件有利于他的杀人计划。”张子超说,腾冲当地居民习惯下午5点左右吃年饭,人基本都会在家;鞭炮声掩盖了他的枪声,可以让杀人计划不会因村民警觉而受阻。“另外,村民吃年饭的时候一般也不会串门。”

在邵宗其第一次杀人的现场,他没有理会门口玩耍的别家的9岁小女孩,径直走入邵宗连家。

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除夕血案中他的主要目标是邵宗连和邵宗平两人。“去了之后,能杀多少杀多少。”

事实上,在箐口村村民看来,这个6条命案在身的持枪杀人者,此前口碑十分不错。

箐口村位于腾冲县西南部,因距离中缅边境线仅30公里,这里不少的年轻人选择去缅甸做工。

20多年前,初中未毕业的邵宗其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队伍。他以往返中缅两国运输木材起家,经过多年的打拼,甚至成了小灰山村民小组的首富。

“要说家境,在整个箐口村,他家也能排上名。”

村支书王兴锐眼中的邵宗其话不多,有些内向,勤劳、治家,在待人接物方面“很有一手”。这种印象也得到了多位村民的承认。

2004年箐口村发生百年难遇的洪灾,邵宗其带头配合了村里农户的搬迁。王兴锐此前也几乎没有听过他与谁家有仇怨。

与刘晓宇结婚后,邵宗其有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已16岁,小儿子上小学二年级。他们堪称模范夫妻,男人在外赚钱,女人在家照顾老小。

但2012年9月,夫妻俩的关系急转恶化:邵宗其发现刘晓宇曾与邵宗连、邵宗平和邻村的段从康(化名)有染。

2013年7月,邵宗其到猴桥镇派出法庭起诉,要求与妻子离婚。同月,他又撤销了起诉。

去年7月19日,邵宗其写信给箐口村调委会,要求跟“与刘晓宇有染的三个男人进行调解” 。

但王兴锐随即发现,承受巨大痛苦的邵宗其开出的三个解决方案中,前两个令人瞠目结舌:他要求三人之妻,分别陪他跑车一个月;每人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10万元;与妻子离婚。

经过调委会做工作,邵宗连、邵宗平和刘晓宇对有染一事“供认不讳”,并写下检讨书和保证书。

“我告诉他,得饶人处且饶人。”王兴锐说,直到2014年1月12日,他再次找到邵宗其时,对方仍然耿耿于怀。“赔偿也从每家10万元变成了20万元。”

2014年1月13日,邵宗连和邵宗平两家对王兴锐表示,“愿意出点钱解决事情。”在箐口村调委会,邵宗其答应大年初六再次协商解决此事。

次日,邵宗其再次就离婚向法院提起诉讼。

但未等到法院判决,血案发生。

据邵宗其后来的供述,他“希望在大年三十前得到三个人的登门道歉,但久久没有等到”。

警方随后勘验发现,6名死者共被击中18枪,3名伤者共被击中4枪。

放弃报复第三个家庭

邵宗其在杀死邵宗平等6人后,驾车携枪逃往村外。

接到报警的当地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迅速将情况上报。腾冲县第一时间成立了“1·30”特大持枪杀人案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由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建中任指挥长,保山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唐云泽等多人任副指挥长,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

1000多名公安干警、武警和边防部队官兵对邵宗其近千平方公里的活动区域进行搜捕。同时,当地政府还发动了70000多名群众协查。他们甚至经云南省公安厅协调,从德宏一家民航公司调来一架直升机进行空中侦察。

县公安局政工处主任王国留事后介绍,当时恰逢腾冲县旅游旺季,距离案发现场40公里外的县城此时正大量涌入外地游客;15公里外的猴桥镇也有人头攒动的集市。

警方分析,邵宗其可能还携带着大量子弹。而事实上,此时邵宗其购买的70发子弹中,除去试枪的5发、血案现场射击的24发、跳膛的1发外,仍剩余40发子弹。他是否会在闹市大开杀戒?

箐口村30公里外即是中缅边境,越境小路多不可数。他是否早已逃至缅甸?

分析了大量走访群众等技侦手段得到的信息后,指挥部将邵宗其的逃跑路线锁定为脱壳仙山方向。

事实上,邵宗其离开箐口村后,确实驾车往这个方向行驶。

“猴桥镇所辖范围内的国境线长达72.8公里。”猴桥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而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如果作案后驾车通过猴桥口岸达到缅甸,最快仅需要30分钟。

根据邵宗其后来的供述,他不会操使缅甸语,之所以没有选择那条逃跑路线,“害怕在那边难以藏身。”

而让邵宗其选择了这条路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要报复的第三个男人段从康便居住在路边的永兴村。

落网后邵宗其供述,在通往永兴村的路上,他放弃了枪杀段从康的计划。“他明白杀了邵宗连、邵宗平两家后,他的家人很难再在村里立足。”张子超说。

当晚7点左右,邵宗其驾车到达脱壳仙山。此时他的吉普车右前车胎爆胎,油也所剩无几。邵宗其将车牌卸下,用树枝、杂草将车身掩盖后,来到了山上的一处道观。

道观里两位年老的道人已入睡。邵宗其翻入观内,找到一床棉被,又从厨房内找到水果、米饭和牛奶充饥。随后,他将枪埋在了土里,带着棉被前往道观一公里外的树林里睡觉。

与此同时,警方对邵宗其的包围圈也缩小到脱壳仙山区域。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在那里他听见了警方搜索的声音,未敢动半步。

邵宗其在其藏身处一直呆到了大年初二(2月1日)黄昏。又饿又冷的他决定徒步返回箐口村。

10多个小时后,邵宗其回到村子里。2月3日下午5点10分,通过技侦手段得知其下落的警方,在村民家中将邵宗其抓获归案。

很快,邵宗其埋藏的冲锋枪和子弹也被搜出来。血案发生到嫌疑人落网共96小时。

而在邵宗其杀人当晚,刘晓宇被警方带走协查。随后,她因去年7月得知邵宗其购枪而未举报,被警方以涉嫌“包庇罪”刑事拘留。

邵宗其落网后的次日,6名死者被村民安葬。

邵宗连家发生血案的中堂里,摆上了两名死者的遗像。

邵宗平家四口全部遇难。子孙两代下葬当日,父亲邵维洪站在空空的家门外老泪纵横。

大量政府工作人员、民警继续留守箐口村。悲凉和后怕还萦绕在恢复宁静的村庄上空。

(东方早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