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记者遇强拆全家人被拘禁 三次报警均遭拒

湖南记者遇强拆全家人被拘禁 三次报警均遭拒

遭到强拆的房屋。

湖南记者遇强拆全家人被拘禁 三次报警均遭拒

戴鹏在微博中称,一家人昨日被带离房屋后,在此处遭到非法拘禁。

昨日7时许,51岁的黄进芝早早进入了“备战状态”。她拿着手机坐在床边,等待随时可能到来的拆迁人员。她要拍下他们踹门的瞬间。黄进芝前天得到消息,拆迁办昨日要拆她位于长沙天心区枣子园的家。一个半小时之后,拆迁人员撬开了距离她家10余米处的戴鹏家的门,开始拆那个“违章建筑”。

戴鹏是湖南《三湘都市报》记者,拆迁人员进屋后,他发了一条微博:“救命,八点我被一群人从家里抬出来,一台白色面包车押着,被关在这个地方,外面二十多人守着。”这条以及随后几条微博,均被迅速广泛转发。

视频记录抗拆过程

此次拆违涉及的小区,与此前引起热议的“长沙女教师调至拆迁办劝婆婆拆迁”同属一个小区,谭双喜老师家十余米外即是戴鹏家。南都记者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8时43分23秒,裕南街道办人武部长谭石泉指了下戴鹏家的防盗门,两名身穿蓝色制服者便用铁棍快速撬开门,随后十余名拆迁人员冲进屋子。

戴鹏及其妻子邹静、十个月大的女儿和父亲被相继赶出了屋子,8时48分32秒,戴鹏的母亲被7名拆迁人员抬了出来。此前,她在楼上要求拆迁人员出示执法文书未果,在四楼(顶楼)欲跳楼。其一只脚在窗外悬空几分钟后,被戴鹏拉了回来。“他们竟然这么欺负我们。”戴鹏母亲哭道。

南都记者获得的视频还显示,9时55分,四男一女把邹静拖到了一辆车牌号为湘A R L253的面包车上,在拉扯中,邹静的牛仔裤退到了臀部以下,拆迁人员未给这位女士应有的尊重,而是直接无视。随后,戴鹏一家被陆续带至天心区宝塔山,而后遭拘禁两个多小时。

是否违建存在分歧

邹静告诉南都记者,她从宝塔山回家后,发现放在一个白色化妆品小样包里的两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一个耳环,一个钻戒,一条铂金项链,一条黄金项链已经找不到了。

枣子园征收指挥部工作人员章亮告诉南都记者,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在2011年底通过了枣子园棚户区改造项目,并于2012年9月21日开始实施。今年10月,城管部门认定戴鹏家的房子为违章建筑,“合法产权只有37.44平米”,“其余部分均为违建”。

10月26日,裕南街道城管办给戴鹏一家发了《拆除违法建构筑物房屋告知书》,称“你所居住的部分房屋被举报没有办理相关规划许可证,根据天规涵【2013】号认定为违法建构筑物。请于2013年10月31日之前,自行把房屋腾空完毕,并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的,将由城管部门组织拆除,特此通知。”

该房子最初由邹静爷爷于1944年所建。1996年,邹静拿到了新版房产证。而该栋房子在1984年翻新过一次,1988年加盖了两层,2000年又搭建了一个新的四层,现在总面积在200平方米左右。

“加盖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们要去办手续,我们盖了也没人管,现在20多年过去了,突然说我们违章,我们肯定不愿意。”邹静说。至于补偿标准,拆迁办给拆迁户的补偿标准是每平米6700元。

而距离枣子园两站公交车的保利楼盘,房价已升至每平米18000至24000元。

拆迁指挥部副部长、裕南街道办书记黄会称,“邹家获认定的产权面积只有30多平米,且是邹静的父亲邹东男和兄弟共同拥有。后面在没有报建的情况下加盖三层,一楼面积达50平米左右,而这也正是邹家一直没有签订协议的原因。”

“产权的认定,我们是依照1987年的航拍图显示,邹家只有一层面积33平米多。”黄会表示,他们也曾要求邹家举证,所修建的房子合法,但对方一直没有出具相关证据。

派出所回应未出警

戴鹏证实,他在报案后连续三次致电派出所请求出警均遭拒绝。

而当南都记者问及长沙裕南街派出所为何不出警时,派出所的答复是“这是政府的强拆行动,现场应该有民警”。

(南方都市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