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神医”胡万林江湖路:曾在新疆治死13人

云旭阳死了,“神医”胡万林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

这个曾经因故意杀人被判无期的囚徒,却被提前释放,之后火速成了“神医”,直到一碗芒硝断送一位市长才被抓,如今刚重出江湖2年,一碗五味汤又弄死了一个大学生。

这是怎样一个人?

他母亲因为被他虐待而告发他杀人埋尸。

他第一任妻子说他是个浑蛋而主动离婚,她说从没见他学过医。

他第二任妻子说他不是个好男人而离婚直至出家,她说他只是个成功的骗子。

骗子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也骗了,但是问题是,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相信胡万林?

死者:云旭阳

今年22岁的云旭阳,在父亲云文超眼中是个开朗孝顺的孩子。

他之前考上了郑州的黄河科技大学的大专,学的是建筑,他还有个妹妹也刚上大学。

为了兄妹俩每年的学费,48岁的父亲云文超平时忙农活,闲时就去打工。

转折发生在云旭阳大二的时候。

当时他的一位同学打篮球时崴了脚,一直看不好,直到后来这个同学去看了中医大夫,扎了几次针,很快就好了。云旭阳一直陪着去,就觉得针灸很神奇,很感兴趣,之后就打定心思学起了针灸。他当时就拜了那个治好他同学的孟医生为师。

云旭阳学得很快,他还为自己的奶奶和父亲针灸治病,效果还不错。

之后很快,云旭阳决定从学校退学。

此后他回漯河老家的镇上开了一间理疗店,用针灸、拔罐这些中医疗法给病人治腰腿疼,生意不错,一个月有三四千。据父亲说,他法子还靠谱,治好了几个病人,有人给他送了锦旗,他很有成就感,就更痴迷针灸了。“他骨子里有点犟,想做的事拦不住。”

今年春节,云旭阳在网上遇到了陈永康。

“这个陈永康,带坏了我儿子。”云文超说。

春节后,云旭阳专程带钱去武汉向陈永康拜师学艺,2天就花了2000元。后来换了针和手法,换的很粗的针,用来扎穴位很疼,店里的客人也不待见,生意变差了。

云旭阳此时似乎有点矛盾。他一方面很信任陈永康,一方面似乎觉得自己的路走岔了,他自己也在担心“我是不是会走火入魔?”

今年8月底,因为陈永康的介绍,云旭阳赶到洛阳新安县龙潭峡景区一农家宾馆,参加由胡万林组织的所谓中医研讨班。

他喝下了五味汤,倒在了厕所里,最终抢救无效身亡。

当地警方出具的云旭阳的尸检报告显示:其符合饮用含芒硝(类)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一个追逐自己的中医梦的年轻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客死异乡。

父亲:云文超

27日,记者在漯河云旭阳的家中,采访了他的父亲云文超。

云家的房子是前些年新盖的平房,云文超把记者带到了儿子云旭阳的房间,两面“妙手回春针到病除”、“针到病除三十年顽疾”的锦旗被挂在最显眼的地方。云文超说这是儿子治好病的村民送的,云旭阳就一直挂着,他晚上在房间学医的时候会时不时看看锦旗,然后笑笑。

而房间的架子上,则是很多医书和针灸用的针、药水。房间比较整齐,看得出来云旭阳对中医和针灸的痴迷,他还做了很多本密密麻麻的笔记。其中最近的一些涉及到胡万林的自然运动疗法。他似乎很感兴趣。

48岁的老父云文超在采访中不时泣不成声。

他告诉记者,当时儿子去洛阳的时候,跟他说,自己是去学医的,回来肯定医术大有长进,我还为他高兴,早知道他去找的是那样一个师傅,我肯定会拦住他。

“我儿子死得冤啊。”云文超对胡万林只是以非法行医被警方抓捕显得很不理解,“胡万林就是故意杀人,这个人害死那么多人,怎么还能放出来啊。”

让云文超至今耿耿于怀的是,他后来听旅馆老板说,当天下午就听到了有呕吐的声音,但是直到晚上,才有人打出了第一个120电话。“这中间这么长时间,他们为什么不打电话,他们就眼睁睁看着我的儿子死了。”

云文超听到旅店老板说,当天晚上,有个年轻人从楼上冲下来,喊“要死人了,下一个就要轮到我了”,然后跑出去报了警。加上儿子死时赤身裸体,身上还有很多伤。云文超一直在想这句“轮到我了”是什么意思。“他们是不是拿我儿子在做实验,我儿子是去学医的,又不是去看病,怎么会死了呢?”

当地公安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胡万林等人在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情况下,以敛财为目的,擅自从事医疗活动,造成1人死亡,涉嫌非法行医罪。

但云文超不认同。他坚持认为胡万林就是故意杀人。

云旭阳家的代理律师,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昨日告诉记者,云旭阳的尸体现在仍停在新安县殡仪馆,因为对方律师对现在的尸检报告有异议,认为云旭阳喝的汤没有芒硝,或许会重新做鉴定。

记者随后致电洛阳市新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侦和技术中队的民警均表示,“这个案子领导很重视,侦查中案情保密,不好说。”

疑犯:胡万林

胡万林已被当地警方刑拘。他和以前几次被抓时一样,没有请律师。

不过和他一起被抓的人请了。

这次和胡万林被抓的3人:吕伟是胡万林的徒弟,生意人,一直养着胡万林;唐孟君则是准备开诊所来向胡请教的;而贺桂枝也是胡万林的徒弟,这次来帮忙的。

看得出,胡万林此次的班底主要是他的徒弟。

在胡万林几起几落、在囚徒和“大师”之间不断变换的人生中,身边总有类似这样的人,跟随他,吹捧他,帮他办事,替他收钱。

胡万林这辈子,似乎不是呆在监狱,就是正在去监狱的路上。

胡万林,1949年生于四川,小学文化。

他1983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那次出事是受到他虐待忍无可忍的母亲出面告发他杀人埋尸的。他当时被判无期,在1991年转至新疆和静县哈木胡提监狱服刑。他在狱中开始给人看病,看病只用眼睛扫,5秒钟一个,也不要钱,只收锦旗。

当时他的药方就是以芒硝为主,搭配冰片等煮成药汤,喝下后上吐下泻排毒。由于当时气功潮流正劲,胡万林称自己会气功,汤药要发功后才会变成神药(现在这个步骤已省略)。

1997年,胡万林就被提前释放,随后在监狱办的一家中医院坐诊,病人从四面八方过来,据称有数十万人。

此后,胡万林的芒硝陆续治死人,据当地官方统计就至少有13人,胡万林被迫离开。

此时,要投资胡万林的人很多,其中包括有些地方政府还有很多民间人士。胡万林开始四处办医院。

1998年,他在陕西办了终南山医院,自称是“人间最后一所医院”,因为他号称自己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好。此后不久,该医院被因故取缔。

1998年2月,柯云路写的《发现黄帝内经》出版,将胡万林包装成神人一般的“当世华佗”。

名利双收的胡万林来到河南,当时商丘有关部门出面请他到商丘坐诊。

同时,胡万林四处坐诊,本报记者在当年曾赶赴上海,当面对胡万林的医疗手法提出质疑。

胡万林的极速坠落始于1998年9月24日,时任河南漯河市市长刘法民找胡万林看病,连续2天喝下芒硝神药后全身抽搐,抢救无效于27日去世。

4天之后,胡万林又治死了当地一位退休教师。连续2人身亡让胡万林在官方和民间都引发了公愤,当时河南省高层震怒,民间质疑声四起,胡万林混不下去了,他在1998年底被上海警方控制,随后在1999年被河南警方以涉嫌非法行医罪逮捕。而当时办案的民警头疼的是,很多患者家属很难证明患者的死亡与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胡万林在新疆、陕西等地治死很多人,医院被取缔,本人却仅仅被驱逐的原因,因为当地无法立案调查。

直到那次治死了一个市长。2000年9月,胡万林以非法行医罪被判15年。即使在宣判后,依然有很多人为胡万林喊冤。

2011年,胡万林再度出狱,回老家过了段安生日子后再度重出江湖,重操旧业。之后,就是云旭阳的死。

有分析称,这次胡万林学乖了,和以往的高调不同,这次他很低调,只是通过类似传销的熟人介绍来搞他那一套,以前名利都要,现在似乎只为赚钱。而且这次他们紧跟时代,在网络上用QQ群揽生意,价格1万起步,这个价格在他们看来很划算,因为胡万林徒弟的收费也要1万。

但生活中的胡万林并不如意,母亲告发他杀人,他此前出狱时没有家人管他;他第一任妻子说他是个浑蛋而主动离婚,还说从没见他学过医。他第二任妻子说他不是个好男人而离婚直至出家,她说他只是个成功的骗子。

骗子永远都有,也并不可怕,而可怕的是,有那么多人信他,即使在骗子被拆穿之后,依然有人为他喊冤,这到底是被骗了,还是故意的?

本报特派记者 王曦煜 发自河南漯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