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访局已暂停公布各地信访人数排名表数月

多地信访系统官员向记者确认:自今年3月至今,暂未收到国家信访局关于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的排名表。但是否以后将永久取消这一排名表,目前尚不知情。与此同时,有部分地方开始取消了信访考核与排名。

据悉,国家信访局每月会对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进行排名。而地方各级政府也有类似排名表,在县级及县级以下的基层政府,排名表的先后成为对党政干部政绩考核的指标之一。

我国“信访排名”的前世今生

中国的信访排名始于8年前的2005年5月1日,新修订的《信访条例》正式实施。

这之前两年,中国迎来了一轮信访洪峰,因而促使了2004年底《信访条例》的修订。

《信访条例》第七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责任,并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信访工作绩效纳入公务员考核体系。

一位基层信访局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由于上述规定中提及“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最终,就选择了排名的形式进行通报,因而各级信访部门开始了“信访排名”。比如国家信访局每月对各省(市、区)“非正常上访”人次数进行排名。

在县级及县级以下的基层政府,排名表的先后成为对党政干部政绩考核的指标之一。此后,这一指标又逐步异化为:各级党政领导成为信访责任人,其管辖的辖区内访民进京上访次数与党政领导的升迁直接挂钩。

比如,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对乡镇政府信访考核实行“百分制”,其中“减少越级上访量”一项就占50分。在“特别防护期”,如发生“进京非正常个访”和“进京非正常个访且登记挂号”的,每人次分别扣4分、8分。此外,对于进京上访的,接到区信访局通知,相关单位24小时内没赶到北京,则扣5分,而这些都关系到镇政府工作的年终考核。

在升迁压力之下的党政官员们,对上访人员的处理态度也逐步偏离了信访制度设立的初衷。近几年来,上访户权益被侵犯事件时有发生:有人在被接访时遭遇殴打、甚至强奸,有人因为上访被以学习班的名义强制关押,还有人因为频繁上访被送进了劳教所。

由于基层政府投入大量精力用于重点人员的稳控、送返,加上进京接访的交通、食宿、花钱销号等成本颇高,地方政府为信访耗费的财政支出也与日俱增。据媒体报道,近六七年来,湖南光花在“上访妈妈”唐慧身上的公共财政已达到上百万元。

取消“信访排名”呼声一直不断

因而,近几年来,社会各界关于取消信访排名的呼声一直不断。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长沙市副市长何寄华向大会提交《进一步完善信访工作机制的建议》,建议中央明令禁止地方政府采取任何措施围堵、拦截群众上访,并逐步取消针对地方政府的信访考核制度。

何寄华认为,对进京非正常上访群众也不能通知各地政府“一接了事”,而应该依法引导群众自行返回当地。此外,对于群众在京涉访违法犯罪行为,应由北京公安机关按照属地原则,组织调查取证并就地依法实施打击处理。

不少基层政府的工作人员也迫切希望取消信访排名。有基层信访人员认为,许多上访人员正是摸清了政府害怕信访排名的心理,所以一直连续越级上访。如果取消了这一排名,上访数非但不会上升,也许还会下降。

长期关注信访制度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建嵘则建议实行“五不”:不搞排名、不搞信访责任追究、不搞领导接访、中央一级单位不再给下级开信访移办单、不限制公民越级信访。

部分地方已取消信访考核与排名

南都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信访系统一直在进行改革工作方式的探索。

多地信访系统官员昨日向南都记者确认:自今年3月至今,暂未收到国家信访局关于各省(市、区)信访量的排名表。但是否以后都将取消信访排名表,目前还不知情。

与此同时,有部分地方开始取消了信访考核与排名。何寄华告诉南都记者,长沙市已经不再进行信访考核与排名,并要求各地信访部门不要进行截访。他表示,随着理念的变化和机制的改进,信访考核制度必须应时而变,进行调整,但是目前全国层面具体怎么实施还有待观察。

按照全国人大工作流程,人大代表的建议和议案都会得到答复,不过自今年3月份提交《进一步完善信访工作机制的建议》后,何寄华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答复或者沟通。何寄华表示,“如果中央层面已经确定了要取消信访考核和排名,建议尽快将正式文件下发到各级信访部门和各地驻京办”。在他看来,取消信访考核将促进信访工作的良性发展,对信访干部和访民来讲都有利。

何寄华认为,在现有信访形势下,要坚决纠正“重数量,轻解决,重稳控,轻化解”的考核方式,把工作重点放在推动信访问题的解决和化解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effzha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