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小伙不顾房子摇晃徒手刨救出母亲(图)

19岁小伙不顾房子摇晃徒手刨救出母亲(图)

运送伤员的救护车不断进出医院。扬子晚报记者 谷岳飞 摄

19岁小伙不顾房子摇晃徒手刨救出母亲(图)

19岁小伙王皎雄手刨救出母亲。扬子晚报记者 谷岳飞 摄

19岁小伙不顾房子摇晃徒手刨救出母亲(图)

很多居民住在临时帐篷内。扬子晚报记者 谷岳飞 摄

地震发生后,扬子晚报特派记者谷岳飞在雅安采访了多位芦山地震伤者,综合信息显示,美丽的芦山县城受损严重,“伤得”不轻。

此前的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以及日本大地震,谷岳飞都受命赶赴现场采访,直面天灾给人类带来的伤痛和恐惧。此次芦山地震发生后,他迅速整理好行装,毫不犹豫,第一时间赶往机场,前往灾区。昨夜12点,他从雅安现场发回第一组报道后,又于今日凌晨1点多,踏上了奔赴芦山的行程——

地震过后,芦山县城“伤得”不轻

因为交通受阻,震中芦山县的情况令人揪心,扬子晚报特派记者在雅安采访了多位芦山地震伤者,综合信息显示,芦山县城受损严重,“伤得”不轻。

直到被儿子刨出,母亲仍不知发生了地震

地震时,19岁的王皎雄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小伙子的家在芦山县西江村,风景秀丽,是个特别“安逸”的地方。“爸爸上班,母亲上街去耍了,我就在家多睡了会儿早床。”

突然,王皎雄感觉房子猛地摇晃起来,“整个沙发好像被掀了起来”,他一下子就被掀翻在地,房间嘎嘎乱响。

“我害怕得不得了”,就在他仓惶寻找躲避的地方时,突然想起母亲好像刚刚在拿钥匙开门。在雅安县人民医院,一身是灰,手上有轻伤的王皎雄向扬子晚报记者描述地震时的可怕,当时整个人都迷糊了,“一片空白,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母亲的安危让王皎雄顿时清醒,他顾不得还在摇晃的房子,拼命朝门口跑去。

进门处已经倒塌,一堵墙压了下来,现场全是灰。王皎雄大声喊“妈”,但不见应声,小伙子就开始刨墙,“因为墙比较薄,比较好挖”,三两下,王皎雄便看见了母亲的头,头上全是血,一堵墙压在她身上。

“幸亏有沙发在下面挡了一下,留下了一点空隙,这让母亲得以保命”。

看见母亲已不能说话,王皎雄加快了速度,用手刨,找了根棍子撬,费尽周折将母亲从倒塌的墙下救出。

直到被儿子救出,45岁的王秀英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就在她回家开门的瞬间,地震发生,门旁的一堵墙倒下,将她压在其中。

王皎雄将母亲背到附近的公路上,现场已全是惊魂未定的村民,“我是我们村最后跑出来的”,王皎雄对记者说。至此时,他才看见,他熟悉的西江村已经不见了,不少房子倒塌,剩下没倒的房子大多也是摇摇欲坠。

休息一会儿后,王秀英恢复神志,除了全身上下被压的淤伤外,头上血流不止,王秀英告诉儿子,头特别疼。这时,王皎雄的父亲也从上班的地方赶了回来,父子俩决定送王秀英去县医院。父子俩换着背,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县医院。此刻的芦山县医院已经乱成一锅粥,“到处是哭声,从来没有看见这么惨的场面”。

直接被地震从二楼甩到了一楼

头部重伤的王秀英被送到芦山县医院的同时,24岁的杨武军也被人送到了医院。杨全身上下都是血,两只手骨折、胸口、腿上全是刮伤,最严重的是头部,半边脸被压呈紫黑色,双眼充满血丝,右眼肿得老高。

杨武军家在芦山县卢家乡(音),地震时他也在家里休息,因为是周末,就多睡了一会儿,家里就他一个人,家人全都出去了。杨武军家在二楼,“突然就感觉床摇晃起来”,杨猛地起身准备往外跑,但还没开步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过来,“人直接从二楼被甩到了一楼,之后人就失去了知觉”。几个小时后,接受记者采访的杨武军,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太可怕了,吓惨了!”

曾祥亭的一个朋友也是摔伤。他的这位朋友是浙江人,到芦山县做生意,地震发生时正在宾馆睡觉。感觉到房子在摇晃后,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的他六神无主,便从二楼窗户跳下,结果摔伤严重,后背、手、脚都是伤。

跑出去一回头,厂里被震得稀烂

39岁的黄万芳也是芦山县清仁乡人,在跟记者说起地震情形时,黄仍是一脸的惊恐。

她在县里一家棉纺厂上班,当时厂里大概有一百多人,“突然间就感觉地在晃动,房顶不断在往下掉东西”,短暂几秒钟后,人们普遍反应过来,“地震了!”

于是大家一起往外冲,“跑着跑着,腿就感觉不听使唤了,脑子里清楚要逃命,但就是迈不开腿”,黄万芳说自己当时整个人心全部被恐惧占据。

等黄跑到厂外的空地上,回头看,整个棉纺厂“已经稀烂”。想到家里还有68岁的老母亲,黄赶忙跟家里联系,但电话不通,黄一路惊慌地跑回家。

赶到家门口,黄万芳看见,去年四兄妹合伙盖的新房子,所有的墙全部开裂,不少墙面倒了下来。地震时,68岁的老母亲正在上厕所,被一面倒塌的墙砸到,头部受伤。一一清点后,发现一大家子就老母亲一人受伤,黄万芳这才稍稍安心。

记者手记

和此前汶川、玉树相比

昨晚的雅安沉稳了许多

一路周折,扬子晚报记者昨晚10时许抵达雅安,一进城能明显感觉到“异样”,街两边都是人,不少人搭着简易的棚子,席地而卧。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它让人一下子想起了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以及日本大地震。这几次地震,笔者都是第一时间受命出击,也因之一次次目击大自然给人类带来的巨大伤害,直观感受到生死面前的人性。

我想说说恐惧,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或许不应该公开谈论这个词语——但我觉得该记录下是因为我觉得这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昨日早晨,雅安地震突发,我熟练地翻出登山包,装电脑、各种充电器,找了4双袜子,三套内衣裤,冲锋衣加牛仔裤,这应该是地震采访的标准配置。不长时间,收到出发的命令。我抱起可爱的儿子,脑子里闪现的是此前在各种地震灾区的惨景,有那么一丝真的害怕的念头闪过。我让小家伙喊“爸爸”,他刚刚学会喊“爸爸”。他咿呀学声,我让他“亲爸爸一下”,小家伙凑上来啪得一下,留下一脸的口水。

恐惧是因为怕失去,我想这也是我有那么一点害怕的原因。没有任何美化自己或这份工作的意思,当你置身在地震现场,看见灾区的人们,你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与害怕。但我仍然赘述是想回答一个问题,这也是数次地震采访下来的一个心结,那就是人在强大的自然灾害面前,除了泪水还能有什么。

我想说我自己的答案是“职业感”,这也是每次地震都是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出发的原因。这应该是职业所选,在这样的灾害面前,你能选择的其实不多。就像一个医生天生就该抢救病人,教师天生就是教书育人一样。

此番在雅安所见,和此前在汶川、玉树等地震时相比,人们显得沉稳了很多,我相信这应该是一个成熟社会的表现,解放军官兵突击救人、医生连续奋战、志愿者各种协助等等,各种职业的精神在闪光。

生命通道通了

救援部队进入重灾区

据新华社报道,救援部队昨天已进入芦山地震重灾区救援。昨天上午11时,武警交通一总队首批官兵一边就地清理塌方,一边分批冒死挺进灾区现场,利用生命探测仪等设备搜救遇难人员,终于抢通了通往龙门、太平、宝盛、大川四个重灾乡66公里的主干道。另据了解,徒步进入宝兴县的路线已经打通。

军车坠崖,战友走好!

记者20日从成都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了解到,12时40分许,第13集团军一辆载有17名官兵的救灾车辆,在赶赴灾区途中翻下山崖,坠入河中,由部队、政府、警方和村民组织的救援队正展开营救。

不幸的是,一名战士当场牺牲,年仅20岁。另一名战士在送往医院后去世, 据报道说,该名战士姓杨,重庆人,入伍8年。另有6人受伤,已被送入当地医院救治。

记者找到一名车上轻伤战士,他说车祸原因是,道路狭窄,车辆因避让私家车,军车爆胎,突然冲出路牙跌下山崖,然后飞进河里。

请让出生命通道

保障抢险救灾车辆优先通行

记者从交通运输部获悉,四川雅安地震后,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全系统启动了公路应急处置机制,通往灾区的高速公路全部实施免费通行。

公安部交管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四川各级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立即启动一级响应机制,保障抢险救灾车辆优先通行,快速处置交通事故,紧急投入抗震抢险救灾工作。据华西都市报微博报道,两条生命通道全部开启,一条从金盾路口至成雅高速零公里处,一条从2.5环至成温邛高速入口。两条都为公交道摆放锥形桶,私家车不得驶入,公交车遇到救援车后也需立即驶离。 宗和

@微博提醒

@成都义工急事110:请网友们理性呼吁,72小时之内,非专业救援组织和队伍、非灾难救援NGO、其他社会机构、个人志愿者和义工,请您不要往雅安方向行进,做好应急准备即可,一定要为灾区同胞打造生命通道。

电话打不通,咋办?

发微博+扔漂流瓶,多种方式争取支援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通过网络、QQ、微博以及微信等各种方式报平安。网友李之柱昨天中午发微博向外求助,他说,“求助求救,这里大概上千的大学生在雅安上里写生,出去的桥断了,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并在微博的下方用很明显的地理坐标图进行了标注。

同时,这些人还发了同样内容的“漂流瓶”,后来就有很多人关注到了这个群体,并进行了营救。这一求助信息也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后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些被困学生主要来自西安邮电大学、重庆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等院校。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西安邮电大学得知消息后,也已经组织学校相关人员成立工作组赶赴雅安灾区救援学生,师生都很安全。

贴吧求助,网友齐心转发出去

百度地震贴吧昨天非常火爆,大家都紧张地关注着救援信息。扬子晚报记者在网上看到有震中的人求助,微博内容如下:“震中心在芦山县太平镇。多人被困。请求大家支援。这里不能打电话,只能用网络。震中在双石镇西川村。离太平镇不远……很多人快挺不住了!”扬子晚报记者昨天采访了发微博的人,博主告诉记者:“我是在贴吧中看到有个雅安的好朋友发帖,于是转发的。能给一点帮助,就帮一点吧。”危急关头,在手机电话无法接通时,我们也可以用各种方式向外界传达需求。

短信比微信和电话更靠谱

对于网络上传言用微信率先发出求救信息。相关人士陈先生说,微信、QQ、微博这些internet应用用wifi的时候当然能最快速度传递大量信息,但地震了便基本认为固网断了,或者说固网恢复没有移动网那么快,在这种前提下,微信跟短信移动电话都需要依靠移动网络,因此短信发成功的可能性要高很多。而且短信如果一次发送不成功,短信服务可以重试发送,也许会延迟个几十秒,但最终还是可能成功的。

被困后可用GPS功能定位

记者了解到,如果地震中被困,而且手里的智能手机还能使用的话,可以发出准确的位置信息;手中有带有GPS功能的手机并可上网,可通过微博、微信等应用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大概情况及加载定位信息。昨天,也有网友呼吁雅安周边地区各单位、商家、私人住宅有wifi的,把wifi密码解锁,让灾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及时传递、获取信息。

扬子晚报记者 李冲张筠 谢尧

@微博提醒

@中国地震台网速报:雅安目前余震较多,请大家注意安全!此外,请把宝贵的通信资源留给生命救援。请大家暂时不要反复拨打四川的电话,多用短信联系。

黄金救援72小时

“黄金72小时”是地质灾害发生后的黄金救援期,这是救援界的共识。救援界认为,灾难发生之后存在一个“黄金72小时”,在此时间段内,灾民的存活率极高。每多挖一块土,多掘一分地,都可以给伤者透气和生命的机会。在世界各地历次大地震中,72小时内的国际化救援是最有效的救援方式。

地震等地质灾害发生后的72小时期间,灾民的存活率随时间的消逝呈递减趋势。在第一天(即24小时内),被救出的人员存活率在90%左右;第二天,存活率在50%-60%;第三天,存活率在20%-30%。但是也会挖出尸体。以后的话那么只有5%到10%的生还几率。

专家认为,对于危机事件的心理干预,越早越好。最佳干预时间在危机事件发生后24到72小时,也就是“黄金72小时”。

救援3大难点

中国国际救援队副总队长刘向阳表示,震后救援第一夜的第一个难点是昼夜温差大引起人体的生理反应。第二个是夜间救援照明如果不能保障可能制约救援向前发展。将帐篷搭建在空旷或离滑坡较远等有助于二次逃生的地点,以防范余震可能会带来的滑坡等次生灾害。另外,据中央气象台与四川省气象局20日分析,黄金救援72小时,雅安市芦山县震区多阴雨天气,微风,温度波动平缓,救援工作还需要考虑降水的影响。据了解,降水会对灾区群众和救援人员生活影响较大,对生命通道的打通有不利影响。同时,降雨增加了地质灾害的威胁和堰塞湖垮坝的风险。 新华社 杨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ono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