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被强制引产孕妇未痊愈 政府未兑现承诺

孕妇术后躺在医院中

孕妇术后躺在医院中

主持人:2012年6月份,当时已经怀孕7个月陕西镇坪县孕妇冯建梅遭遇了强制引产,在事件发生一个月之后,冯建梅与当地的政府达成了和解,并且获得了7万多元的补助,如今半年多过去了,冯建梅一家过得到底怎么样?而当地的计生工作方法有没有发生改变,让我们跟随记者去重逢这位遭遇不幸的母亲冯建梅。

1月中旬的大巴山腹地,镇坪县渔坪村寒意袭人,沿着湿滑的山路,记者再次来到冯建梅的家,一家人正在忙着为冯建梅的小叔筹备婚事。

记者:半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次来到大山深处邓吉元的家,现在这里多少有了一些变化,像二层小楼已经翻修一新,家里正在准备着为即将结婚的弟弟准备新房,置办一些家居,这也可以说是这个家庭半年以来最高兴的事。这两天一直都在忙。

邓孝岗:一直忙,忙了个把月,天天忙。

记者:心里也高兴是吧。

邓孝岗:就是很高兴。

但是在忙碌的身影中没有看到冯建梅,原来,强制引产风波结束后,为了换一个环境,冯建梅带着女儿去了江苏亲戚家,从此和丈夫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明天一早冯建梅就将从江苏回来,帮忙筹办婚礼。

安康火车站,背着大包小包的冯建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虽然刚刚经历了长途奔波,但是与半年前相比她还是精神了许多。

冯建梅:刚开始去就寻思换一个环境就心情会好一点,反倒觉得轻松多了,然后如果有人认出来的话,心里还又想着这个引产事情,感觉就怪怪的那样。

新环境让冯建梅感觉生活终于可以慢慢平静下来,但是没过多久强制引产的后遗症却开始出现。

冯建梅:刚开始看了几次有问题,最后就到江苏那边去检查,然后在那边做了一个小的手术,后来又做了一次检查,还有一点问题,再慢慢治疗吧,我现在还在吃药。

记者:还是处在恢复状态。

冯建梅:对。

记者:那这中间有没有去过镇政府报销呢?

冯建梅:没有,他们(镇政府)刚开始说报销,然后后来也没提到这一块,然后也没有去找他们,就是辛酸嘛,一直到现在生活已经在恢复正常了。

冯建梅说,前后两次手术花去了近万元,镇政府当初承诺的后续治疗全报销现在也没有兑现,而丈夫邓吉元在镇政府安排的一处水泥厂打工,但是由于当初并没有签订合同,邓吉元始终心存隐忧,因此他希望不要再在媒体上公开露面。

冯建梅:虽然我老公在家,镇上给一些活,但是也担心他们给的这个活是能干还是不能干,还是会担心,当时就是说先开工吧,我说你就先把合同写了吧,最后不知怎么的也没写合同。

冯建梅清秀的面颊上依旧挂着忧伤,她说,强制引产事件虽然后来政府处理了几名干部,也进行了一定的赔偿,但是在这起事件中没有赢家。

冯建梅:要是输的话我们输的最大,输了一个小孩,现在如果两个人不分居两地来回跑就好了,还是想身体尽快恢复起来,就让他出去打打工我们在一起挺好的,就是希望身体恢复,家人都平安吧,小孩子好最大的愿望。

冯建梅感到一些安慰的是,八岁的大女儿妞妞的准生证办下来了。

邓孝岗:给准生证了。

记者:就是老大(女儿)的准生证。

邓孝岗:嗯嗯。

记者:8岁了,终于办下来了,为什么这么快能办下来?

邓孝岗:原来在镇上面,出事了县上直接办理,所以他们一给准生证,心情就好些。

记者在当地采访期间,正赶上镇政府进行新几年的计划生育普法工作,工作人员说,引产事件发生后,镇上撤销了计划生育服务站,老百姓有事直接到县上办理,减少办事环节。

记者:这个事过了以后干部作风有转变吗?

村民:有,有转变。

记者:比如说呢?

村民:就是搞三查(计划生育)一般不上门来催。

记者:态度呢?

村民:态度还可以。

村民:我们就希望他们能依法办事,多为百姓想一想,办事的方法呀多从老百姓的角度出发,为他们多做点事就好了,大家都懂法了,都依法了,都依法了那就好办了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