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公安部跨国解救19名被强迫卖淫女子(图)

2011年11月16日05:32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公安部跨国解救19名被强迫卖淫女子(图)

  11月13日,孙英豪、徐娟等11名犯罪嫌疑人从安哥拉被押解回国。本报记者 刘刚 摄

公安部跨国解救19名被强迫卖淫女子(图)

10月,“中安会所”院内,安哥拉警方配合中国警方展开行动。 卢永斌 摄

公安部跨国解救19名被强迫卖淫女子(图)

  “中安会所”工作人员的宿舍窗户装着铁栅栏,受害者形容其为“铁笼”。 卢永斌 摄

  今年10月,经过近半年侦查,中国警方赴非洲安哥拉,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摧毁一特大拐骗中国妇女强迫卖淫犯罪团伙,解救中国受害妇女19人。

  11月13日下午,中国警方将孙英豪、徐娟等11名犯罪嫌疑人从安哥拉押解回国。此前,该团伙在国内的5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落网。

来源:腾讯视频所属栏目:腾讯视频

  公安部表示,这是近年来中国警方侦破规模最大的一起跨国拐骗强迫妇女卖淫案。

  就像“天上真会掉馅饼”一样,今年3月,一个到国外工作的绝好机会——高薪、对方垫付路费、等挣到工资再还,“砸”到了吉林省通化市26岁姑娘王秋红的头上。

  介绍人是王秋红姐姐的小学同学高金秋。

  高金秋说,她的嫂子在安哥拉开酒店,招聘打扫卫生的服务员,每月工资五六千元。在通化,相同的工作收入不过千元上下。

  王秋红的父亲有病,正需要钱,听完,她很心动,但过去的路费要一万八。王秋红说家里没有钱,高金秋说酒店先垫付,挣了钱再还。“我当时就应承下来,把护照啥的都给了她。”

  4月17日,经过长达20个小时的飞行,王秋红怀揣着异国的“淘金梦”,来到濒临非洲西海岸的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一辆黑色皮卡将她接到一个围墙上遍布铁丝电网的院子。

  吃过晚饭,里面的主管递给王秋红一套“工作服”:一件吊带背心,一条短裙。

  “这不是什么酒店的服务员。”到的当晚,王秋红就发现上当受骗了。

  报警

  女子出国务工被骗“接客”

  王秋红通过网络QQ,向远在通化家乡的亲人求救:“救救我”、“这里像监狱一样”

  王秋红回忆说:“徐娟叫我化妆‘上班’。”徐娟是王秋红介绍人高金秋的嫂子。

  所谓“上班”,就是来了男客人,王秋红跟着其他上身吊带背心、下身短裙的女子,进到一个大包房,任由顾客挑选。被选中的女子去“接客”,“也就是卖淫。”王秋红说。

  王秋红又哭又闹,死活不干,吵着要回国。

  徐娟说,回家可以,先把垫付的路费还上,没钱就得先把钱挣了再还,或者,再介绍3个女孩来安哥拉。

  后来,王秋红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通过网络QQ,向远在通化家乡的亲人求救:“救救我”、“这里像监狱一样”。

  4月26日下午,王秋红亲属带着聊天记录,找到通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

  “家属报案称,王秋红出国打工,被骗去强迫卖淫,希望警方解救。”11月10日,当时负责接待的通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孙振国回忆。

  调查

  公安部核实12人被拐

  经过5个月侦查,锁定在安哥拉一娱乐会所,可能有12人系被拐骗,另有7人疑似被拐

  家属报案时还提到,王秋红“工作”的地方还有七八名女子操吉林口音,或许也是从吉林被拐骗去的。

  4月27日,接到报案的第二天,通化警方正式立案,并成立“4·27”专案组。

  刑警孙振国说,因报案线索涉外,通化市公安局立即将信息逐级向上级部门作了汇报。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说,案情上报后,公安部领导立即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要求坚决打击跨国拐卖犯罪。

  在此期间,王秋红的姐姐在国内凑齐了29250元,将王秋红从安哥拉赎回,“是在村里‘抬的钱’(民间借高利贷)。”

  5月上旬,王秋红回到国内,警方向她了解“工作”所在公司的内部情况,专案组进一步锁定犯罪嫌疑人和被骗妇女身份。

  5月11日,公安部下发督办通知。吉林省公安厅刑侦局副局长刘永利说,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将最近2年赴安哥拉的人员名单调出来。

  “为防止走漏风声,公安机关前期进行了大量的摸排工作,”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孟庆然说,主要是通过两种途径调查:首先查询外事部门;其次做有关民航班次的比对。

  孟庆然说:“经过5个月侦查,基本锁定了一家设在安哥拉的中安国际娱乐会所,查清了它的大概位置,特别是该团伙的犯罪特点。在该会所,可能有12人系被拐骗,另有7人疑似被拐。”

  10月14日,公安部和吉林警方组成8人工作组,飞赴安哥拉,开展解救工作。当时,工作组携带一份经多方排查确定的“解救名单”,一共19人,除了吉林通化,人员名单还涉及河南、湖南、浙江、四川、福建等地。

  解救

  院子由专人持枪把守

  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说,“房间有窗户,每扇窗户上都有铁栅栏,跟国内的看守所差不多”

  10月15日,由公安部刑侦局处长尹国海带队,8人工作组飞抵安哥拉首都罗安达。

  “出国办案,吉林此前没有先例,案件没有联系人,没有受害人的信息,光找场所,就费了不少周折。”11月11日,8人工作组成员之一、通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卢永斌说。

  此前,据王秋红描述,那个像“监狱”的院子,距安哥拉首都机场大约一个小时车程。那里没有挂牌,在对外宣传中,被称作“中安国际娱乐会所”。

  据警方掌握的信息,那个院子靠近“高峰砖厂”,而罗安达全市有2个砖厂,这为短时间内寻找到目标造成难度。

  10月17日,在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帮助下,工作组当天和安哥拉内政部国际合作局接触,通报案件情况,要求抓捕嫌疑人,解救中国被拐妇女,收缴物证。

  10月19日,通过中安国际娱乐会所当地华人网站广告,工作组锁定了涉案地点:本非嘎区本格拉海边公路,与环城高速交会处。

  10月25日晚,安哥拉上百名警员将中安国际娱乐会所围住。当晚,将场所内人员押解到安哥拉移民局。

  与之前王秋红描述“院子像监狱”的感觉一样,当时参与解救的孟庆然回忆说,“房间有窗户,每扇窗户上都有铁栅栏,跟国内的看守所差不多”。

  院子内是两栋铁皮制成的2层活动板房,每个房间的窗户上焊着铁栏杆,“就像铁笼子”。四周是水泥围墙,围墙高约3米,上面有半米高的铁丝网。

  院子一共设三道岗,由专人持冲锋枪把守。

  再查

  暗道发现15名受害者

  在宾馆吧台后面的隔板内发现一处暗道,1名嫌疑人控制着15名受害女子

  10月26日一早,工作组人员赶到安哥拉移民局,发现抓获的33人中,“男的比较多,女的比较少;去玩的人多,会所的人少,”卢永斌说,这引起了中国警方的怀疑。

  “疑似被骗名单中,仅有少数人在移民局内,名单上大部分人不在。”卢永斌说,这与之前掌握的情况不符,中国警方怀疑娱乐会所还有藏人之处。

  随后,工作组又返回详细搜查,在一扇紧闭的防盗门内发现3个人,其中1个玩客,2个犯罪嫌疑人;在宾馆吧台后面的隔板内发现一处暗道,1名嫌疑人控制着15名受害女子,挤在狭小的暗道里。

  暗道很深,人挤在里面,透不过气来。据被解救的受害者介绍,暗道平时是用来预防意外的袭击,能挤二三十人。位置设在吧台后面,隐蔽性强,不易被人发现。

  在娱乐会所,中国警方还查获到一些物品,包括娱乐会所的台账、记录、明细,还有场所准备的避孕药品、两支枪和29发子弹。

  最后,中国警方锁定11名犯罪嫌疑人和19名受害妇女。

  同时,公安部部署吉林、浙江警方将该团伙在国内的5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这些受害女子,有的是经熟人介绍,有的是网络引诱,并且均承诺高薪,称每年能挣10万元,出国不用先交钱,大部分介绍的名义,都是当服务员、做饭等工作。”卢永斌说。

  (案中受害妇女均为化名)

  ■ 背景

  涉案会所4投资人为亲属关系

  中安国际娱乐会所提供“一条龙服务”,它的业务范围包括:足浴、桑拿、KTV、餐饮、酒店、棋牌。

  公安部查明,涉嫌拐骗中国妇女赴安哥拉强迫卖淫团伙,是以35岁的浙江义乌人孙英豪为首。

  在安哥拉,由孙英豪等人负责经营场所,由徐娟等人负责管理,多名男子充当打手,胁迫被拐骗中国妇女卖淫。

  通化警方提供的一份“会所合同”显示,投资人共5人,分别是:孙正其、傅俊、孙红宝、孙英豪、楼建伟。该会所预算投资480万元,娱乐会所法人代表为傅俊。

  据犯罪嫌疑人孙红宝介绍,场地租期6年,2010年10月兴建,同年11月营业。在5个投资人中,楼建伟于今年3月退股,其余四人均为亲属关系。

  据被解救的受害女子介绍,性交易一次80美元,包吃住加发生性关系220美元,即所谓“一条龙”服务,犯罪团伙按比例提成,从中获取暴利。“仅(主管)徐娟每个月就能拿到4000美元左右。”孙英豪说。

  据公安部打拐办消息,孙英豪、徐娟等11名犯罪嫌疑人涉嫌两项罪名,分别是:拐卖妇女罪,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

  据介绍,跨国拐卖犯罪是当今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重大犯罪问题,中国已加入《联合国打击跨国犯罪有组织犯罪公约》的“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卖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以加强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在打击人口贩运犯罪领域的国际合作。

  □本报记者 刘刚 邢世伟 吉林通化、北京报道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