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刘维忠:关于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

字号:T|T

关于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刘 维 忠(2011年10月13日)

甘肃经济总量少、人均水平低、自然条件差,是一个典型的西部欠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的医改不能走发达地区的路子,更不能走西方国家的医改道路。甘肃医改的方向在那里呢?通过这几年的探索和实践,我们趟出了中医药特色欠发达地区医改的新路子。

一、甘肃发展中医药事业的基本考虑

第一个考虑,甘肃是中医药的发源地之一。八千年前“味百药而制九针”的伏羲是甘肃天水人,应该说是中国最早的中医。5000年前甘肃庆阳又出了个老中医岐伯,黄帝请教了歧伯1080个中医养生的问题,歧伯每天回答一个问题,回答了近三年时间。春秋战国开始直到汉代医学家们把这段对话陆续整理成书-《皇帝内经》。庆阳市投资建设了一个很大的岐伯广场和《黄帝内经》碑林,国家中医药局把岐伯广场和皇甫谧文化园确定为全国中医文化传承教育基地。2010年,卫生厅在岐伯广场的医祖岐伯塑像前举行了全省中医省市县乡村五级师带徒拜师仪式,上千人参加拜师仪式,许多群众也自发前来参加仪式,大家非常激动,就连副省长咸辉也感慨地说,甘肃发展中医真有群众基础,这几年咱们省的中医发展的真不错,中医人、卫生系统真不容易。当然,我们也清楚甘肃中医药的发展主要还是省委、政府高度重视。《针灸甲乙经》作者,晋朝针灸鼻祖皇甫谧也是甘肃灵台县人。平凉市的灵台县在皇甫谧墓前建设了皇甫谧文化园,包括皇甫谧针灸博物馆、针灸鼻祖皇甫谧塑像、中药生态园等,2010年在这里举行了甘肃省首期省市县乡村五级中医师带徒拜师仪式,甘肃省政协侯生华副主席和几千群众参加了拜师仪式,仪式之后在皇甫谧塑像前演出了大型秦腔《皇甫谧》,使师徒和群众深受教育。还有武威出土的汉简、敦煌医学都是我国最早的医学文献之一。应该说甘肃是中医药最早的发源地,甘肃中医药工作做不好,上对不起祖先,下对不起后代。第二个考虑,甘肃是一个穷省,全省人口占全国2%,国民生产总值只占全国的1%。我们在医改中确定了一个思路,就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确定了这么一个思路,最少的费用只能是中医,西医都很贵,所以我们发展中医,一个是中医能解决问题,第二个是中医便宜。为此,我们一方面治理过度医疗,一方面发展中医。现在超级细菌在全世界蔓延,中国也有了,抗生素大量使用,我们就非得治理过度医疗,解决抗生素的大量使用问题。治理过度医疗,抗生素降下来,用什么来代替,就是用中药来代替。治理过度医疗,我们确定了“四个排队”,乡以上医院,每个医生每月抗生素使用量、自费药使用量等排队,抗生素使用排名前10名的,组织专家进行评估,不合理用药都要处罚。全省从去2010年处罚了1400多个大夫,这应该说在全国力度最大的。我们每月把“四个排队”情况和给医生记录不良业绩情况,乡以上医院都贴到了墙上,老百姓一看这个医生乱开药哩,不敢找这个人,他的威信就没有了。我们还搞了医疗机构的八个排队情况上网,即对平均住院费、平均门诊费、平均住院自费比例、平均大型检查阳性率、门诊输液人次占门诊总人次比例、药费占总收入的比例、中医药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青霉素使用量占抗菌素使用量比例等进行排队,在甘肃卫生网上公布,并作为给医院记录不良业绩的主要依据。据2010年卫生部年鉴统计,甘肃平均门诊费89元,平均住院费3400元,占不到全国平均住院费、门诊费数的60%,除西藏外,甘肃平均住院费、门诊费是全国最低的。抗生素降下来,你得有个治病的东西,这样就得把中药用上去,特别是发烧的患者,中医效果是非常好的。第三个考虑,国家提出并实施了公共卫生均等化项目,还没有实施基本医疗均等化项目。单纯搞西医很难实现城乡基本医疗均等化,因为乡村很难像城市一样配备CT等大型设备。中西医并重,特别是发展中医是实现城乡基本医疗均等化的最好手段,农村的中医水平有可能超过城市。要实现城乡基本医疗均等化必须在发展县乡医院西医的同时,大力发展中医。2011年我陪咸辉副省长去庆阳市西峰区下乡,彭原乡彭原村卫生室40多岁的一个中医每天有80多个病人,咸辉副省长问,你这里病人多,还是隔壁乡卫生院病人多,回答是两面差不多,实际是村卫生室病人比乡卫生院病人多,周围几个县的病人都来这村卫生室看病。第四个考虑,甘肃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发展陇药的决定。甘肃人工种植的中药材1500多万亩,是全国人工种植面积最大的省份之一。2011年全省人才工作会指定财政厅和卫生厅发言,我讲了一个观点,我说甘肃发展陇药必须首先发展中医,人吃中药和牛吃草不一样,牛可以直接吃,而人吃中药不能直接吃,必须让中医开成中药方子才能吃。所以甘肃发展陇药必须首先扩大中医队伍,我们的目标是到十二五末把甘肃目前17000人的中医队伍扩大一倍以上达到40000人以上。其中从2009年开始西医脱产学习中医每年850人,省级每年培养150人,每个市州每年培养50人,7年培养近6000名中西医结合医师。从2010年开始每3年培养省市县乡村五级师带徒学员3000名,6年培养6000名中医师。从2009年开始由省级财政发工资,省委、省政府每年招收3000-5000名医学大学生到乡镇卫生院工作,1/3是中医,7年招收7000名以上中医师。这几年中医政策好了,从事西医的中医人员陆续归队,每年还有1000名以上村医到中医学校脱产学习中医。其次要提高中医人才质量,2011年甘肃派到省外进修学习的近1000名,其中三分之一是中医,2012年开始,甘肃派到省外进修学习的医护人员和卫生管理人员将达到每年将达到2000人以上,其中中医人员1000人以上。省市级医疗机构接受基层医务人员进修学习4000人以上,其中中医1000人以上。第三要加大投入,发展中医药科研,开发新药产品。第五个考虑,我们认为中医药的疗效非常好。举几个例子:2010年兰大一院收治了一例超级细菌患者,发烧42度,严重肺炎痰特别多,25种抗菌素全部耐药,我们安排70多岁的老中医刘东汉诊治,吃完他的一付药后,患者体温降到了37度,再服三付药后,肺部X片清晰,痰也没有了,国家疾控中心再次化验细菌阴性了。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局局长王国强看到信息后非常重视,派三位中医专家来兰州考察并指导治疗,三位专家对刘东汉先生给予充分肯定。后来刘东汉先生把这个病例写了一万字的论文,中国中医药报连载了四次。甘肃省奖励的第一个科技功臣、小麦专家周祥春先生70岁了。2010年初体检时发现患有晚期胰头癌,省长刘伟平非常关心,多次看望并安排去上海一个大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上海意见与甘肃一致,说已经不能做化疗了,也不能手术,回家调养,估计活不了三个月。回到兰州时病人已经非常虚弱,每天腹泻20-30次,卧床不起。我们安排中西医结合专家、甘肃省名中医裴正学用中医方法治疗半年后,周祥春老人CT片胰头癌从4.8X4.2cm缩小到2.1X1.8cm,腹泻只有3-4次,老人每天上午在医院吃中药、输白蛋白,下午自己就回家了,还去科技厅汇报工作、参加省里的一些活动。治疗十二个月后,老人腹泻正常,每天一次,CT片癌块已经缩回胰腺看不见了。可惜的是老人有一天回家后,由于霉菌感染肾衰竭去世。2011年上半年甘肃著名画家李宝峰先生患脑溢血,昏迷不醒,省委书记陆浩同志非常重视,给我打电话要求全力抢救。我们安排老中医刘东汉看了病人,开了安宫牛黄汤,我们要求医院同时给患者通过胃管灌了猪蹄子煮的汤和黄芪水,之后第四天患者就清醒了,通过一段时间的针灸和康复锻炼,患者偏瘫的肢体恢复了功能。2011年9月5日晚上11点多,领导给我打电话说母亲肺心病血压下降控制不住,所有强心药都不见效,让我找20年前使用过的一个叫毒毛旋花子甙K的药,我给各医院打电话都没有这个药,于是给领导建议用中医配合治疗,领导说,那就试试吧,我请来老中医刘东汉先生,他凌晨一点看了病人开了中药,三点病人喝了中药,我和刘东汉先生都回家了。早晨七点医院打电话说,病人喝中药后尿特别多,肺水肿消失了,痰没有了,不咳嗽了,能吃饭了。服药一周后病人能下床洗脸刷牙了。我爱人由于视网膜手术失败失眠半年,西药安定片越吃越多,把胃吃坏了。我找老中医刘东汉吃了20付中药把失眠治疗好了。我的双腿皮肤患玻璃样变,在北京一个大医院看了说只能是犯病时涂激素,没有根治办法。后来甘肃一个中医说,用蚂蚁、毒蛇、蜈蚣泡酒外涂,涂前用梅花针敲破效果更好,家里没有梅花针,我让儿子用红酒瓶的木塞制作了一个,治疗半月就好了。甘肃日报副总编玄承东2010年患脑溢血,出血40毫升,我请了西医会诊,说要动手术,患者的爱人不同意做手术,要求药物治疗,我给请了一位老中医,吃中药,喝猪蹄子汤和黄芪水,治疗一月多,一切恢复正常。教育厅领导的父亲肺心病在市医院住院,西医抢救多日效果不好,病情越来越重,给我打电话说,听说你重视中医,中医有没有抢救办法?我说,西医我也重视,我从市中医院给找个中医参与抢救,2个月后我去这个市下乡看望这个老人时,基本好了,只是感觉疲乏,老人说,不是中医这次就完了。一个朋友的母亲在烟台做乳腺癌手术,西医担心老人由于严重糖尿病术后伤口不愈合。我给介绍了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中医张志明开了中药,按我建议给老人吃猪蹄子、喝汤,术后伤口愈合很好。张掖市的肃南县一位三十多岁男子从祁连山上掉下来,没有人发现冻了一夜,把脚冻伤了,西医提出截肢。张掖市一位领导给我打电话问中医能不能保脚?我问了省中医院院长李盛华,他说让病人来住院试试,后来这位病人来中医院治疗半年后脚保住了,只是截了一个小指。 这次我省舟曲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舟曲地方非常小,1.9平方公里死亡了1700人,发生疫情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央领导几次要求我们省委书记、省长把防控疫情当作一件大事来抓,省委书记陆浩同志听取了四次卫生防疫的汇报,省长刘伟平同志六次检查卫生防疫工作。当时我们压力非常大,好多人提出来预防性地吃点西药,我说一人发两片西药谁都不会吃,老百姓说我没病吃什么药。后来我给几个市州卫生局长打了电话,一个市拉2吨大蒜。第一次拉来了40.5吨大蒜,老百姓一吃,预防疾病效果非常好,后来我们省长刘伟平听好多人反映,说大蒜防病效果非常好,让我再调点,我说没钱了,省长就给省政府秘书长打电话,又调了70吨,后来吃完了又调了50吨,一共调了160.5吨大蒜,人均3至4斤大蒜,效果非常好,使疫情没有发生。有一段时间,解放军战士和群众烂裆、烂皮肤,新华社写了内参,总理等中央多位领导作了批示,省里压力很大,我们请省里的名中医刘东汉开了一个简单方子:一个黄柏、一个苍术,就两味药,拿大铁锅熬上,然后抹在皮肤上,撒上滑石粉,4天之后皮肤病就没有了。事后,我说把这个大铁锅撤了,老百姓还不干,每天好多人排队用塑料瓶来装,说这个治脚气挺好的,一直熬了2个月,一锅也没有倒掉。舟曲泥石流发生后的头几天,不少失去亲人的人们出现了一些抑郁症的症状,悲痛、恐怖、失眠、没有食欲。西医要求用西药规范干预,我说等一等吧,我们先用中医的办法试一试。按解放军301医院赵霖教授的建议,我们从庆阳市调来2吨黄花菜,用大铁锅煮上让患者喝上,一周之后抑郁症没有了。有一段时间舟曲群众拉肚子和感冒人很多,我们又请中医开了方子,支起12口大铁锅煮药发给群众喝,4天之后病就没有了。而中药坚持发了两个多月,有50多万人次预防性的喝了中药。县医院院长是我大学同学,他说这两个月中药发得县医院没有病人了。舟曲这次疫情没有起来,应该说中药发挥了很大作用。省委的同志告诉我,省委、省政府给中央写了救灾的总结汇报,开始中医预防疾病写得少,省委书记陆浩和省长刘伟平又把中医救灾加写了一大段。8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从舟曲送卫生部领导到兰州,我那天特别累想睡一觉,省卫生厅处长给我打电话说“舟曲来兰州住院的病人有2个病危今晚过不去了,建议从北京请2个医生看一下,一旦死亡我们的责任小一些。另一个17岁的女孩今晚截脚。”我说,北京的专家可以请,2个重病人我打电话请中医看,截脚的病人我带中医专家去会诊。第一个是兰州某部队医院住的舟曲一个泥石流综合挤压伤病人,十几天没有尿,利尿药不起作用昏迷了,医政处长给我打电话说这个病人今天晚上过不去了,我当即给刘宝厚老先生打电话,他70多岁了,是专门看肾病的中西医结合专家,他把中药给患者服用,喝了3天这名患者尿量就达到了600毫升,而后尿量正常,一个月后病愈出院了。第二个是兰大一院住的舟曲泥石流综合挤压伤的一个48岁的妇女,发烧40度,最好的抗菌素不起作用,没有血压,升压药没有效果,没有尿,昏迷不醒。我给70岁的老中医刘东汉先生打电话请他去看一下这个病人。刘东汉先生当天晚上就看了病人。第二天上午8点我去兰大一院给刘东汉先生打了电话,请他一起再看一下这个病人,刘东汉先生说“这病人很重,我很紧张早上6点就看了,好些了,你去看吧。”我看了病人,又看了刘东汉先生开的方子,是一个麻杏石甘汤,把麻黄去掉了,留下了30克石膏,加了1克升麻,效果奇好,30克石膏把体温从40度降到了37度,1克升麻把血压升到60/130,一个多月后病人痊愈出院了,还给卫生厅寄来了感谢信。第三个病人是兰大二院住的17岁舟曲泥石流挤压伤的小女孩。她的父母在泥石流中都去世了,她成了孤儿。她的脚在泥石流中压了8小时,脚上的肉全烂掉了,只剩一小块干肉了,骨头都变黑了。北京积水谭医院的西医专家会诊后决定截肢。甘肃的西医专家会诊后也决定截肢。我请了70多岁的中医正骨专家宋贵杰,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刘保健和中医院副院长赵继荣去兰大二院与那里的西医讨论到晚上11点多。西医主张截肢,中医主张保脚。我问宋贵杰老先生不主张截肢的理由是什么?他说,第一,小孩脚上竟剩的一块干肉上动脉还在跳,说明脚上血管还在。第二,干肉的皮肤有感觉,说明脚上神经还在。第三,孩子生命体征平稳,不马上截肢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后我们决定用中西医结合措施保脚。宋贵杰先生开了内服的中药,刘保健和赵继荣给患者重新做了骨头固定,外敷了中药膏。我要求给患者吃猪蹄子,喝黄芪水。我有个经验,病人做完手术后吃猪蹄子或通过胃管灌些猪蹄子煮的汤,7天左右伤口就长好了。黄芪防腐生机效果好,伤口有感染的病人,喝黄芪水很快就能长出肉芽把脓顶出去,同时能提高免疫力。这个病人用了中医措施24小时后脚上的干肉开始渗血了,变成了活肉。48小时后开始长肉芽了。15天后肉芽把骨头包住了,只是没有皮肤,从大腿上取皮做了移植,3个多月后病人痊愈出院,脚活动功能正常。甘南藏族自治州是我们甘肃省条件最差的一个地区,甲型流感流行的时候,甘南州医院2个甲流病人昏迷,气管切开了,院长给我打电话说病人活不成了,我说绝对不能死,不管你怎么治,人不能死。他说那没办法,我说你把中药给患者吃上,他说西药都没有办法,还灌中药哩。我说,用上中药,人死了我不找你麻烦,不用中药,人死了我要找你麻烦。最后他们就通过胃管把中药灌上,2人全救活了,那么落后的地方把人救活了,没有中医行吗?酒泉甲流死了1个人,当地卫生局长很厉害,把负责的大夫叫来骂了一顿,问为什么不给病人吃中药。然后全市做了个规定,所有的甲流病人喝中药预防和治疗甲流,喝了中药的,如果患者死了,大夫不给处分。没喝中药的,如果患者死了,要给大夫处分,院长也要给处分,后来1个都没有死,中药效果应该说非常好。我们教育厅、卫生厅联合发了通知,所有学校只要有甲流发烧的,全部喝中药,临夏州中医院一家就卖出了6万付中药。全省有300万人预防性地喝了中药,疫情很快就控制下来了。张掖医专校长给我讲,学校有5000多学生,甲流的时候每天有几十个学生发烧,接到教育厅和卫生厅的通知后,给每个学生预防性地服用了4付中药,之后一个发烧的都没有了。2010年我们做了个决定,所有的综合医院重症监护室,都必须配中医,中医和西医同时开展抢救,目标就是把抢救的成活率提高5个百分点。县以上医院所有西医临床科室都要配中医大夫。玉树地震的时候,转送到甘肃340多个病人,当时大部分放在中医院和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开始很多人不理解,说甘肃胡整哩,给骨折的病人喝中医汤能好吗?好多人给我打电话,“你现在开始胡整了”,我说,怎么胡整,还有中医正骨哩。有5个先兆流产,胎动都开始了,都是中医给保住的。其中,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住的一个妇女大腿骨折了,她是个孕妇,医生说做手术必须先流产。这个妇女已经流产过2次,她说我这个腿不要了,我得要这个小孩,哭得很厉害。我们请宋贵杰老先生给正骨,做了夹板固定,把腿治好了,小孩也保住了。我们安排340个病人都吃了猪蹄子,喝了黄芪水,伤恢复得非常快,青海省政协副主席陈资全来慰问伤员的时候,他说甘肃创造了一个中医灾难医学,创造了中西医结合的一个奇迹。第六个考虑,中西医结合对医院有好处。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有个张有成教授给我讲,他过去做脾脏摘除手术,摘除完每个病人发烧2个月到3个月,一个都不例外,医院也收不来钱,效益低,后来他术前术后吃中药、针灸,术后3到4天全部出院了,科里的效益一下子提高了。病床周转率一快,医院的效益就提高了,病人的住院费也就下来了。所以医院如果发展中医,效益也就起来了,病人负担也小了。第七个考虑,发展中医是治理过度医疗,控制抗菌素、激素滥用,防止超级细菌产生的重要方法。现在抗菌素、激素滥用,特别是对孩子的滥用,会导致糖尿病、肝硬化、肾衰竭等慢性病的大量发生。第八个考虑,发展中医是中国人民的战略选择。中国人口能占世界人口的1/5,主要原因是历史上几次大的瘟疫欧洲等地每次死亡几千万人,中国死亡很少,中医立了大功。甲流美国死亡12000人,中国死亡不到800人。解放初,毛主席用微薄的财政收入解决了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基本医疗问题,中医功不可没。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各种理由阻止中药进入本国市场,就是为了保护本国企业利益。中国大量进口外国西医药产品,把医生变成了外国企业的劳工。派特CT做一次1万元,大部分交给了美国。大型设备检查和放置心脏支架如果不严格控制适应症,他就会像老虎机一样把医保资金吃进去,其中大部分资金会以耗材的名义被外国企业拿走,老百姓还有什么呢?只有检查和心脏支架术后留下的后遗症,包括放射性肾炎和血管的反复堵塞。第九个考虑,这几年部分群众有病已经想不起中医了,只知道输液。我2011年初回老家下乡,80多岁的姨姨患严重肺心病,头和全身都水肿了,呼吸极度困难,家里人对我说,姨姨快不行了,等几天把她老人家的后事办了再走吧,我问是怎么治疗的?回答是每天输液越输越肿,我问吃中药了吗?回答说没有,我问为什么不吃中药?回答说这些年人们有病就想起输液,没有想到吃中药。我从市中医院请了个中医治疗,一周后打电话说水肿消了,病情明显好转。第十个考虑,中医价格低。舟曲泥石流时,治疗抑郁症、皮肤湿疹、感冒、腹泻的中药,每人份平均0.2元,每人总共治疗费不到1元钱。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