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华人环球飞行 > 正文

中国人将首次环球飞行 称为一慈善医院筹款

2011年06月17日04:44新京报[微博]钱昊平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人将首次环球飞行 称为一慈善医院筹款

陈玮旅美华人,1971年生于长沙,1995年赴美国留学,毕业后留美创业,正在个人环球飞行中。

对话动机

今年5月22日,陈玮驾驶单引擎轻型飞机开始环球飞行。从美国孟菲斯出发,往东,经欧洲、中东、中国等21个国家和地区,将经停40个城市,回到孟菲斯。行程4万公里,预计于7月29日结束飞行。完成环球飞行后,他将成为“中国环球飞行第一人”,也是第一次飞越中国领空的国际环球飞行人。

飞行动力

完成少年时的梦想

新京报:什么时候学会开飞机的?

陈玮:2007年。

新京报:当时就想着,要来一次环球飞行?

陈玮:没有,学飞行就是一个爱好。2009年时,我上环球飞行网站,看到国际上有167人尝试过环球飞行,但没有一个中国人。我就想来试一下,也算是完成我少年时的一个梦想。

新京报:少年时的梦想?

陈玮:我上高二时报考过飞行员,但没有通过。后来到美国留学,留在美国创业成家,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我又开始重拾少年的梦想,就学了飞机驾驶。在美国开私人飞机很正常,美国已有私人飞机25万架。

我一直没有加入美国国籍,所以代表着华人。

新京报:在你之前已有167次单引擎环球飞行,你这次与他们有什么不同?

陈玮:他们都没有从中国领空飞过,我这次将试图飞过中国领空,所以也引起了国际航空协会的关注。

新京报:飞越中国领空联系好了吗?

陈玮:基本就绪。

新京报:大概什么时候飞到中国?

陈玮:应该是7月7日到长沙,我会停留四个地方。北京,是首都,长沙是我老家,哈尔滨是我太太老家。还会停留渭南卤阳湖,因为渭南在通用航空的发展中一直是一只领头羊。

准备工作

提前准备了18个月

新京报:决定环球飞行后,做了哪些准备?

陈玮:我准备了18个月。主要是练习驾驶技术,以及联系各国起降的问题。还有就是购买飞机。

新京报:花费很多吧?

陈玮:买这架飞机花费100多万美元,18个月里我几乎没有管理过公司的事情,也失去了一些机会成本。

新京报:到目前为止,你为这次飞行花了多少钱?

陈玮:这个确实还没有统计。

新京报:这些费用都是你自己支付?还是有商业赞助?

陈玮:完全自掏腰包。当时也有人提出赞助,但我是要一次非商业飞行,所以就谢绝了。我还有一个想法,把飞行当成公益行动,提升中国人的形象。

新京报:如何成为公益?

陈玮:我计划为美国孟菲斯的一所儿童医院募集25万美元的捐款,这家医院也是接收中国儿童的。

新京报:怎么来完成这样的公益行动?

陈玮:现在有好几个媒体如人民网、腾讯微博,我每次飞行它们都会直播,环球飞行网也在报道,我自己也建立了一个中文网站“快乐飞翔”。

新京报:目前已经收到多少捐款?

陈玮:已经有10多万美元,不仅美国朋友捐款,一些国内的朋友也开始通过环球飞行网站捐款。

意外情况

几个对策应对火山灰

新京报: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季节飞行?

陈玮:主要是考虑天气原因。小飞机只能在夏天才能环球飞行,冬天格陵兰岛和白令海峡都太冷,小飞机没有抗冰能力!

新京报:你驾驶的是什么飞机?

陈玮:是法国制造的Socata TBM700,单引擎。

新京报:连续飞行,如何保证休息?

陈玮:每天短的飞行两三个小时,长的飞行七八个小时。一般到一个地方休息一天后继续飞行,但在马德里休息了3天,因为气候原因。

新京报:环球飞行,各地气候差异大,对体力是不是很大的挑战?

陈玮:是的。目前肠胃有些不舒服,也上火。不过带了药品,恢复得很快。

新京报:飞行十多天了,遇到什么困难没有?

陈玮:比较顺利,也有很多困难确实之前没想到。飞机在孟菲斯起飞时,心情很复杂,没想到冰岛的火山在那时爆发,不知是否能够飞过去。我的朋友建议推迟起飞。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起飞了。飞行的同时,安排对付火山灰的几个对策。最后都避开了。但这个难度很大,要时刻观察火山灰的位置,稍有不慎就会有危险。

新京报:火山灰给气候带去的影响还在,给飞行带来障碍没有?

陈玮:有啊,受火山灰的影响,风速达到了400公里每小时,有时比飞机的速度还快,掌握不好,飞机就有倒着行驶的可能。

途中困难

修理飞机很繁杂

新京报:目前为止,你觉得飞行最难的要数哪段?

陈玮:第一段是从加拿大到苏格兰,要经过长时间的跨洋飞行,到了欧洲就相对简单。第二段还没有开始,但肯定也比较难,要经过埃及和伊拉克。由于中东国家政局动荡,飞行限制肯定比较严格。第三段应该是从俄罗斯到美国阿拉斯加,由于备降机场较少,对飞行技术也是种考验。

新京报:这些属于自然条件,在管理方面呢,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会不会给飞行带去麻烦?

陈玮:有啊,比如空域管理,在巴塞罗那就不让起飞。

新京报:为什么?

陈玮:因为我们一般飞行云层高度在500米以上就能飞,但巴塞罗那机场要1300米才能飞,最后我们是变更了飞行方式才获准起飞。

新京报:飞这么远,飞机维护会有什么困难?

陈玮:本以为有故障就可以修,但修理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昨天,引擎发生了一点故障,短暂飞行可以,但长时间飞行就有危险。天气好的时候也可以,但天气不好也有危险。我刚好到了法国,就准备去修理,但手续很繁杂。

新京报:怎么繁杂?

陈玮:虽然飞机是法国制造的,但卖给我之后就是外国人所有的,而法国不能修理外国人所有的飞机。在法国修,就要先到海关办理进口手续,离开法国时还要办理出口手续。还要缴纳关税,缴纳修理费,花了我5000欧元。

新京报:看来环球飞一圈真不容易。

陈玮:是的,签证也会遇到难题。比如印度的签证有效期是三个月,我是3月初办的,5月底就到期了。我要6月才能过去,到时候还要重签。

新京报:所有国家的签证最终都能拿下吗?

陈玮:不一定,有几个国家还没有拿到。

新京报:拿不下的怎么办?

陈玮:还在继续沟通,但有的也就飞过去了,像格陵兰岛,签证就一直没有拿到,但由于是小岛,管理不严,飞了也就飞了。

飞行过程

一路有朋友相伴

新京报:一个人飞行,一路寂寞吗?

陈玮:我并不是一个人飞行,每个航程都会邀请当地朋友一起飞,前提是他们的签证没有问题。

在美国孟菲斯起飞时,有个朋友愿意跟我一起飞,就一起飞了一段。在马德里,遇到我的一个湖南老乡,谈得很投机,我就邀请他与我一起飞到了米兰,还要一起再飞罗马。我生日那天是个纽约的中国飞行员与我同行。

新京报:你的飞机能坐几个人?

陈玮:飞机有6个座位,我改装后还可以坐5个人。

新京报:在其他地方怎么遇到熟人呢?

陈玮:这次飞行是我单独驾驶飞机,但整个飞行计划是有很多朋友和机构参与的。

新京报:飞行过程中,与家人联系多吗?

陈玮:通讯不是很方便,两三天与家人联系一次,主要与太太联系,孩子们还小,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有三个孩子,分别是2岁、4岁、7岁。他们和我太太都在美国,但以后肯定都要回国的。

新京报:一路飞行,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飞的感觉如何?

陈玮:一路风景都让人陶醉,印象最深的是在格陵兰岛飞冰岛,从天空上看到常年不化的冰山。

成功飞过大西洋,抵达巴黎的时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我是从英国经过英吉利海峡飞巴黎的。那天5月31日,是我40岁生日。到达巴黎也是我最疲乏的时候,经过6天紧张的飞行,一下松懈下来,才知道体力透支,我睡了12个小时。

新京报:每次起飞前、降落后,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陈玮:每次起飞代表一个新的挑战,我都告诫自己谨慎小心。每次降落都有一种成功的喜悦。安全到达,是最大的安慰和自豪。

相关专题:

中国公民首次环球飞行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