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华人环球飞行 > 正文

首位华人环球飞行之旅飞越大西洋 格林兰体验极昼

2011年05月28日11:21人民网-华人华侨频道张胤捷我要评论(0)
字号:T|T

首位华人环球飞行之旅飞越大西洋 格林兰体验极昼

格陵兰首都努克上空

首位华人环球飞行之旅飞越大西洋 格林兰体验极昼

在魁北克启程

格陵兰首都努克,27日晚11:50

5月26日我几经周折,从纽约辗转赶到加拿大的魁北克市与环球飞行途中的陈玮会合。魁北克是陈玮的第三站,也是我与他共同飞跃大西洋的起点。同行的还有一位经验丰富的加拿大飞行员Alan Hepburn。他很熟悉北大西洋的航线,主要负责飞行计划的制定,导航与无线电通信任务。

27日清晨的魁北克阴雨绵绵,气温只有1摄氏度。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格林兰的首都努克,两地直线距离2273公里,中途要经停加拿大东北部的Schefferville补充燃油,并作跨洋准备。起飞不久我们就被云雾环绕了,穿出这几千米厚的云层天空骤然晴朗,阳光被白云反射着充满了整个机舱。我们这时都很熟练地掏出阴雨天出行的必备物品 - 墨镜。当魁北克的乌云被我们抛在身后时我意识到脚下的地势也迅速地变化着,棕色的丘陵上升为白色的高地,稀少的道路与人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在8000米的高度我们被身后的劲风推着,地速一度超过700公里/小时。

在Schefferville的停留很短暂。除了为飞机加油,我们还要穿上转为寒冷水域设计的救生衣,自带的充气救生艇也要准备就绪,这一切都是为了应对在北大西洋上空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由此向北的地面已被冰封的大小湖泊与冰川占据,我们终于来到了大西洋的海岸线。加拿大的版图在峭壁间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拖着无数浮冰的深蓝色的海水。这一段的空域是不被雷达覆盖的,每架按既定航线飞行的飞机要向空管做定位汇报。我们有一段时间与前后的两个空管都失去了联系,不得不通过同频率的一架民航飞机传话通报。

当格陵兰终于出现在地平线时,这片我们完全陌生的陆地看起来却那么亲切。格陵兰版图辽阔,大部分终年被冰雪覆盖,全国只有六万多人口,其中一万六千集中在努克。这里除了矮草没有任何植被,只有黑色的岩石和白色的积雪。我们近进时周围的山脉不断增高,最终超出了我们的高度。在努克上空180度调转航向后我们终于降落在了这我从未想到会涉足的国度。努克的机场与它周围的地势环境一样“原始粗旷”,一切毫无修饰,只求功能性。停机坪上多是螺旋桨的“灌木丛”飞机与大大小小的直升机。我们一路还在讨论用欧盟签证进出格陵兰的细节问题,但到了这里机场工作人员很开心的为我们安排了加油与出租车,从始至终连看都没看我们的护照。我和陈玮开玩笑说,格陵兰这地方你有本事来,就进出自由。

现在努克已近午夜,但是窗外更似白昼,是我度过的第一个白夜。

(人民网-华人华侨频道)

相关专题:

中国公民首次环球飞行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