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全球华人环球飞行 > 正文

湘籍旅美华侨自驾机环球飞行 自称“心比天大”

2011年04月21日12:01红网聂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湘籍旅美华侨自驾机环球飞行 自称“心比天大”

陈玮

文/聂薇

“从1919年至今,全世界已经有28个国家两百多个人进行过环球飞行,这其中,没有中国人。为什么我们要一直做着别人已经实现的梦?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自驾飞机环球飞行?‘人所能者,我既能为’,湖南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霸得蛮,我希望全世界可以看到我们新华人的力量,让世界感受华人的快乐,让华人的快乐感染世界。”在《芒果画报》启航式上,陈玮一口气描述了自己即将在5月22日启动的环球飞行。这个名为“快乐飞翔”的计划,是他的追寻梦想的一个新起点。

2009年7月,身在美国的陈玮第一次产生了环球飞行的想法。“在美国,‘环飞’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然而,当陈玮把事情告诉挚友谢冯卓时,两人瞬间碰撞出火花。“老谢翻查了资料,发现没有中国人进行过环球飞行。他说,既然选择做,就要做出个样子来,不管动用多少时间和精力,他都全力支持。”陈玮喝了一口清茶,“这不是一场秀,也不是一个富人的游戏。我想做的,只是将“快乐”传播到世界每个有华人的地方。”

16年前,长沙伢子陈玮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只身来到美国孟菲斯攻读国际MBA硕士。毕业后,他没有听从家人的安排回国,在亲情和梦想之间,他毅然选择后者,努力奋斗,成果在步步向前中显现。5年前,事业有成的陈玮为圆儿时梦想,开始学习驾驶飞机,从此点亮他的飞行旅程。现在,你见到陈玮,也许会得到两张名片:一张是企业家,一张是飞行家。这是他给未来准备的两张面孔,一个商场精英的跨界社会实验,已经开始。

比天空更大的是心

给陈玮拍摄那天,长沙恰巧下起大雨,航班晚点两个小时。见到他,已经是下午一点多,迟到的陈玮显得很不好意思,在美国生活的这些年,已经让他习惯了守时与分秒必争。顾不得吃饭,他拖着行李直接赶到拍摄地点。

一切准备就绪,造型师让陈玮换上正装。他望一眼我们借来的五套西服,却摇了摇头,“我不想穿得太正统了,那和飞行的气场不符合,没有人会穿着西装开飞机。”第二组照片,摄影师让他端着红酒杯站在飞机前,陈玮一听立马又晃起了脑袋,“飞行是件很严肃的事,怎么还能喝酒呢,酒驾犯法的。”陈玮很固执,整个过程中他一边配合一边不断提出自己的建议,偶尔也会笑着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懂摄影,还是听你们的吧”。他的一言一行都很认真,这反倒让人感觉不那么拘束,似乎更像在和朋友切磋。

一个多小时,镁光灯闪得陈玮有些恍惚。他说,沉下心,脑海里就想起两年来为环球飞行所做过的努力。“很久没有给自己留点时间来思考工作之外的东西了。”陈玮看着远方笑,因为“环飞”与公司业务无关,他只能在每天下班之后,用私人时间来处理一连串法律瓶颈、政府关系和繁琐的程序,“这几个月瘦了20磅,不过比之前帅多了。”

在寒风和细雨中,我们结束了这次拍摄。对于陈玮,大家似乎多了一份好奇。一个商人,或许应该唯利是图,但他却甘愿放下公司事务花费几年时间去完成这样一件公益事业,为什么?“雨果说过,世界上最大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人的心。”陈玮的心里,装载了太多东西,他喜欢思考,喜欢挑战,喜欢不按常理出牌,喜欢朝着更远的方向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环球飞行除了是向世界证明中国,更是在向世人证明自己——别人能做到的,我一样可以。

湖南人在美国

1971年,陈玮出生在长沙市区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在父亲陈先杰眼中,儿子是个执着而有毅力的人。初三那年,班主任不看好成绩一般的陈玮,有一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如果陈玮能考上重点高中,我就请大家吃饭。“当时他很生气,回来之后闷着一个晚上没说话。第二天,他起得特别早,从此就开始没日没夜地看书,最后真的考上了。当时我就觉得,我的儿子将来会有出息。”坐在一旁的父亲略带骄傲地说。

1995年,大专毕业的陈玮决心去美国孟菲斯大学深造。当时,留学生的生活并不乐观,“就像《北京人在纽约》里说的,如果你爱他,请送他去美国,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请送他去美国,因为那里是地狱。”初到孟菲斯,东西文化的碰撞,引起的不只是身体的疲惫,更是心灵的疼痛、无助与彷徨。

熬过适应期,陈玮开始思考如何为家里减轻负担。他利用课余时间四处打工,洗碗,端盘子,做侍应生。“侍应生每天差不多能挣七八十美金,有时候客人多,一天就能挣一百多。”过了大约半年的时间,陈玮就已经能往家里寄钱了,“第一次给妈妈寄钱,虽然数目不多,但她很开心。多少不重要,关键是心意。”

1998年,陈玮从孟菲斯大学国际MBA硕士毕业。一番权衡之后,他决定留在美国发展。在那个人才济济的地方,他没有留给自己学经验的时间,从一开始就自己开公司。“失败了再说,我不想浪费时间为别人打工。”从始至终,陈玮的态度都很坚决。

华人骨子里的根文化

创业之初,生活的确艰辛,最大的瓶颈就是人才引进。“在美国,劳动力比什么都贵。”为了节约成本,陈玮一个人包揽了公司所有的业务,甚至连办公室的装修都由他自己完成。“头三年时间我没吃过午饭,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拿破仑一句话让陈玮铭记终身,“他说人睡三个小时是天才,四个小时是傻瓜,五个小时那简直就是笨蛋。”

人在每个阶段遇到的困难都不同,但是无论何时何地,陈玮总会把遇到的困难当成一种挑战。十几年来,公司有过财政危机,有过顾客大批量退货,也有过差点破产的经历,当各方面压力都很大时,陈玮总是用一句话安慰自己——“The problem is the opportunity”。把工作当做一种享受,陈玮的人生就像一场直播,不能停息片刻。

从孟菲斯到纽约、休斯顿、洛杉矶、亚特兰大,再到欧洲、中国大陆,十年时间,公司从一间十平米的小房间变成遍布世界的大企业。2006年,他被田纳西商业杂志评选为年度最佳经理人;2007年,他荣获孟菲斯商业周刊颁发的年度经理人总裁奖;2008年,他再次荣获孟菲斯大学商学院颁发的年度实业家奖及40岁以下杰出青年奖。

就在去年,克林顿为乔治州州长竞选举办了一个私人晚宴,陈玮就是被邀请去参加几个华人之一。不久前,陈玮邀请湖南郴州书记去孟菲斯参观,联邦快递公司32万员工升国旗迎接。如今的陈玮,已经走入美国主流社会,他组织成立了大孟菲斯华人联合会,把当地一万多华人团聚起来,还自己出钱举办了孟菲斯第一届华人春晚。在孟菲斯,说到陈玮,早已是无人不晓。

在向记者谈到自己的个人经历时,陈玮一直说,不要写太多,他只是个很普通的人,没什么传奇,除了有点湖南人骨子里的固执和霸蛮劲儿。算不上成功,顶多有点小成就。在美国16年,陈玮一直没有申请成为美国公民,“我总觉得,我是个中国人。水无源不流,树无根不生,根文化渗透在每一个中国人的皮肤里、血液里、骨子里。”

中国人的中国梦

美国人总喜欢说他们有美国梦,如果说中国人也有中国梦的话,陈玮就是一个绝佳的代表。

2007年,陈玮拿到了第一本飞行执照,开始了他的飞行旅程。“一直觉得,发明飞机,中国人没有做到,实为无奈。而至今没有一个自驾环球飞行的华人,实为遗憾。”带着时代赋予的使命感与自豪感,陈玮选择冒险,选择前行,选择去帮中国人实现那个做了多年的梦。

“十年前,如果在中国人中有这样的环球飞行,关键词可能会是‘勇敢’,是一种单纯的挑战极限行为。而今天,环球飞行的关键词则是‘骄傲’,是‘快乐’,因为我们身上承载了一个飞速发展的大国的荣光,承载了‘奥运’、‘世博’之后,被重新定义的华人形象。”陈玮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背负这么多期望与使命。作为海外华人,他一直希望能为祖国做点什么,但始终苦于没有机会。“快乐飞翔”,虽然不是一个技术性的尝试,但通过这条航线,能把全世界20多个国家若干城市的华人之心串联起来,分享属于华人华侨的幸福与快乐,无疑是有着时代意义的。

“华人环球首航,盛世中国华章;飞越世界各地,连通炎黄子孙。”《芒果画报》启航式上,世界华人协会会长程万琦送上了这样一句话。这对陈玮来说,无疑是种莫大的鼓舞,至少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这个时代,说起理想,或者被视为傻子,或者被视为不切实际”,而陈玮自命为一个“务实派霸蛮主义者”。“2011年,我想圆梦……”陈玮最后说道。(来源:《芒果画报》)

相关专题:

全球华人首次环球飞行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