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口述历史 > 正文

小学教导主任谈文革:造反派头头都有私欲

2011年04月02日11:14北京青年报丁文/讲述 谭璐/整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从我这个角度分析,凡整人的造反派头头,都有自己的个人私欲目的。其一种是为要掌权、要职位、要“前途无量”,另一种是有过受压抑的经历,有怨气,图报复。

“四清”无战事

1965年6月底,海淀区委抽调我参加教育口的“四清”工作队。工作队一共分了12个组,组长多是海淀区的名校校长,我是第十二组的组长,相比老同志,我的资质最低微。各组人员由组长的单位出人组成,七一小学的王敬玉、张杰参加了我这个组。我们组进驻的是北京铁路局的第五、八、九子弟小学。

我们希望这次运动就是一次学习和受教育,大家过了关,我们也交差了。我们组的王敬玉跟一位同志交谈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政治运动中,别强自己所难,也就不给组织上找麻烦了。”我也觉得是这样的。我俩一致认为:要警惕背着当事人和公众的告密者,凡是不敢拿到台面上来疑神疑鬼的猜测和传谣,都不是正派人干的事;要特别当心私欲重的、觊觎权位的、嫉妒心重的、报复心强的小人搅了我们的局,伤了好人。我们相约,不制造一个“言论狱”、“文字狱”。

没想到仍是遇到一些状况。比如,在八小遇到一位邵老师,挖阶级斗争观念不强的根源时,她交代自己40年前曾在鼓楼一个尼姑庵拜佛,并有“居士”的名号。工作队在鼓楼街道的帮助下,真找到还了俗的老尼姑,其中还真有人记得邵老师年轻时因为失恋来庵里上香。青年教工对这个“居士”问题反响不小。八小的何校长用“童子军”和“三青团”的区别打比方,解释“居士”就相当于信佛人中的“童子军”,不是政治问题。他的比方把大家都逗得大笑不止。

这问题刚弄清,正赶上《人民日报》批京剧《谢瑶环》、《李慧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这个邵老师又讲了句“京剧也反动了,以后也看不到优美的水袖了”。这一下又麻烦了,她的党员登记进行不下去,要挖她的思想根源。何校长跟我说:看来批《谢》、《李》剧是有来头的,邵老师是一位有功劳的老教师,孤身一人,爱好京剧,再要她挖根源,再说错话不好办了。他建议快刀斩乱麻结束整党,转入发展组织阶段。邵的事情稍拖,然后准予登记。到工作队撤了,邵也退休了,了结关于京剧这码子事。我请示了指挥部,领导们都认为这个办法可以。

这三所小学都没有需要“洗手洗澡”的干部,到5月底先后宣布四清工作结束。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形成任何类型的案例,也就没有一个冤假错案。

到批判《燕山夜话》、《三家村》的时候,我们“四清”工作队已有“右倾”之嫌,表现出不受欢迎的迹象。从1966年6月14日到28日,我和张杰差不多天天到海淀区委,想找到“四清”工作队指挥部,请示我们工作组如何撤出来,文件资料怎么交接。我们找不到负责人,却看到原区委和新市委脱节的混乱与尴尬。有一天在区委院里碰到六一学校的杨毅校长,他也是一个组长。他说工作队被四清单位揪住不放,另外10个组也和他一样被揪斗了,社会上搞“四清”的工作队也几乎都被揪到街上游斗。他是偷偷来区委讨个说法,但已经找不到人过问此事了。他劝我要及早主动撤出。

看来我的处境岌岌可危,我只好把一些材料交给三个铁路小学校的干部,就悄悄地撤了出来,又在街上逛荡了几天,回七一小学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