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夏曦湘鄂西苏区肃反杀害千余名高级将领

2011年03月17日11:19人民网散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毛泽东词曰:“我失骄杨君失柳”,“柳”是柳直荀。以前收录这首词的书,在注释时都说柳直荀是被国民党杀害的,或语焉不详“遇难牺牲”。 柳直荀牺牲的真正原因,其实是苏区内部的“肃反”。

  “不要用子弹,留下一颗子弹去打敌人!”

  正当湘鄂西苏区的军民在顽强抵抗国民党的“围剿”时,夏曦来了,开始推行王明的极左路线。除了指责苏区“是‘富农路线’的统治”, 夏曦还开展所谓“肃反”运动。从1932年4月起,夏曦以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湘鄂西军委会主席的名义下达命令,并成立“肃反委员会”和设置独立的“肃反”机构“保卫局”。至1934年秋,连续四次进行“肃反”,以致血流成河,其中包括千余名红军高级将领和各级指挥员,以及七千余地方领导和无辜群众。国民党的“围剿”固然残酷,红军的自我损耗其实也很严重。

  夏曦“肃反”实行刑讯逼供,层层株连,先后被杀害的高级将领有湘鄂西省委常委和红三军政委万涛、红七师政委朱勉之、红九师政委宋盘铭、红七师师长叶光吉、红七师政委盛联均等。对此,湘鄂西根据地创建人之一的红三军九师师长、中共湘鄂西省委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段德昌五内俱焚,他当面指责夏曦:“你把根据地搞光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被你杀了,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这激怒了夏曦,他认为段德昌是推行左倾路线的障碍,决意要除掉他。

  1933年4月的一天,夏曦派人通知段德昌开会。段情知有变,仍镇定自若,安排好工作,告别亲人,然后赴会。果然,夏曦以“改组派”、“逃跑主义”等莫须有罪名将段逮捕。

  5月1日——夏曦选择这个全世界无产者的节日处决段德昌。就在夏宣布执行死刑的同时,段德昌却喝道:“不要用子弹,留下一颗子弹去打敌人!”

段德昌痛惜革命队伍中的自相残杀,更痛惜防御和反击国民党“围剿”的子弹匮乏。在生命的最后,他以惊天地的一呼,喊出了让人心碎的口号。随之,他又深情地对在场的干部群众说:“共产党人砍脑壳也要讲真话,我相信中国革命一定会胜利。红军要打回洪湖去,不要忘记了洪湖人民;红军要赶快恢复党的组织,没有党的领导,红军寸步难行;‘肃反’‘肃’到德昌止,再也不要自相残杀了!”

  夏曦居然下令“成全”了段德昌。杜鹃啼血,一位曾威震湘鄂西的红军将领就这样被冤杀了。

  据说段德昌被捕后,湘鄂西红军的最高将领贺龙曾向夏曦据理力争。当时夏曦竟以贺龙眼中没有湘鄂西中央分局相要挟,粗暴地把贺龙顶了回去。就在段德昌临刑之际,贺龙赶过来,为他解开绳索,把一碗粉蒸肉端到他面前,看他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又见他挺胸走向刑场,贺龙才含泪背转身去……

  就这样,段德昌为“节省子弹”,自己惨遭刀砍而死。就义时,年仅29岁。

  段德昌死前,曾将于谦的《石灰吟》抄贴在自己被囚禁的石洞中,以抒其怀。

  后来,有位当年的目击者樊哲祥,在1980年11月接受调查组采访时回忆说:“段德昌是一个常胜将军,我跟他当过随从参谋。他只比我大两岁,如果不被夏曦杀掉,可能是元帅,许光达是他手下的师长,也是大将嘛。杀段德昌,还开了公审大会的,枪毙时,好多战士、代表都在场。我们不敢哭出声,因为夏曦在场。后见贺龙哭出了声,我们才敢哭,一下子都在哭啊!”

  段德昌不死,“可能是元帅”。1952年10月,毛泽东为段德昌签发了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烈士证书。1981年7月1日,在建党6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致词时特意提到了段德昌,追思这位红军早期的著名将领。1989年11月,江泽民代表中央军委宣布,段德昌为中共33名军事家之一。这33人当中,除了段德昌,还有许继慎、曾中生。他们三人都是被错杀的,也是“可能是元帅”的人选。

  国民党特务居然掌“肃反”生杀大权

  深悉党内左倾危害的谢觉哉曾在日记中回顾“苏区肃反”,他十分痛惜毛简青、柳直荀、段德昌等人的被冤杀,又回忆当时在湘南、湘鄂西、柳州等地的左倾暴动,手段竟有滥烧城市(大道两旁5里之内全部烧尽)、强迫群众当兵,以及“对党外一切打倒,对党内也谁都不信”等。谢觉哉认为,那些“左倾幼稚”者是“孩子气不懂事,敢于冒险,称里手,十多年来不知给了革命多大损失,我们不能原谅这些孩子们,因为他们闯祸太大又太多”。当然,其中也不尽然都是“孩子们”,如夏曦等人,喝过莫斯科的洋墨水,说起马克思主义理论来夸夸其谈,而这些人“爱护自己的错误比爱护自己的头还要紧”。

  夏曦后来因溺水无人相救而死。离奇的是,此前为夏曦所器重的掌握“肃反”生杀大权的政务处长姜琦,原来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民党“潜伏”者。1933年初夏,红三军侦察连在执行任务时捕获了敌人的一个秘探,从他身上搜出了姜琦交给他的机密情报。敌探供认他已好几次与姜琦秘密接头,并获取了红军的大量军事秘密。侦察连连夜将敌探与姜琦的亲笔信交夏曦、贺龙、关向应“三堂会审”,证明姜琦确是奸细。当时夏曦十分尴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得命令将姜琦抓获。姜琦自知罪大恶极,必无生还之路,企图乘夜逃走,结果被看押的战士击毙。

  可惜段德昌没有看到这一天。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