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抵制活熊取胆 > 正文

白一鹏:归真堂若转型 立法废除养熊业指日可待

2011年03月10日17:18腾讯绿色[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白一鹏:归真堂若转型 立法废除养熊业指日可待

谈到小熊,白一鹏连上露出一丝忧伤

如果归真堂上市,立法废止养熊业将会遥遥无期

主持人:您对“活取熊胆”这一次的行动我发现了几点不一样。第一点是关于初衷,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第一个初衷可能我也挺反对“活取熊胆”的,但我纯粹是因为觉得熊很可怜。但您的初衷是推动人类意识形态的一个进步。第二点是关于“活取熊胆”,可能对很多普通的人来讲,“活取熊胆”我只是反对,我只是表达我的态度,或者是尽自己的力量转发,但我不会把我的力量大部分地花在拯救黑熊上,您是除了时间和金钱以外都可以做的。

白一鹏:现在我们本身就是公益组织,但我们本身不接受任何的捐赠,所以是我们完全自己拿出钱来做。

主持人:这是第二个不一样,拿出全部的时间、金钱甚至是身体来阻止归真堂上市。第三点可能高度更高一些,可能我们是反对仅仅是反对归真堂上市、反对“活取熊胆”,但你做的事情是做的治表治本的事情。找企业家帮助归真堂,告诉他们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帮助的目的是很简单的,你要上市赚钱,我找企业家来帮助你们。现在这三件事归真堂已经全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放在这个地方了,他们现在给你什么回应呢?

白一鹏:他们现在并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他们想沿用现在的方式,他们不愿意转型,他们希望他们以目前的方式继续往前走。因为他们一旦上市以后,所谓上市就是要在股市上融很多资,一旦上市以后会多上千头黑熊。

主持人:上市的初衷是为了扩大黑熊的养殖规模。

白一鹏: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很多企业会效仿。归真堂一旦上市成功以后,很多小的养熊企业会效仿,归真堂都上市了,我们有奋斗目标了。他们会扩大企业的规模,可能以前不做这行的人会加入到这行里。这对黑熊的生态和人的意识会有很大的打击。

主持人:对太残忍了。

白一鹏:归真堂是这个行业里的旗帜,大家提到还有一家上市的公司叫上海凯宝,其实他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黑熊养殖场了,他们已经卖掉了。但是归真堂是有自己的黑熊养殖场的,一旦上市以后效仿作用是非常大的。不只是一家上市融很多的钱有很大的规模。

主持人:可能他上市了只增加几千头黑熊的养殖,但因为他上市的榜样力量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归真堂一、归真堂二一直到归真堂一千就有上万规模的,我们想如果有上万头、或者是数十万头的动物有血有肉也有自己的疼痛感的动物,黑熊也是有感情的,被关在笼子里取胆我是无法想象那样的一个可怕的画面的。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讲,我相信就象您说的,我们人类到了这个事态,他的意识形态已经越来越先进了,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白一鹏:而且归真堂上市的事情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呼吁我们国家立法废除养熊业。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去参加联合国气侯峰会的时候问过相关的领导,他们说要废除这样的事情,但需要一定过程和时间,因为制定一个法律要考虑到很多的部门。归真堂这个事情可以说变成了这个事情的转折点。大家想一想,如果归真堂上市了,那么我们制订法律的时候就不光要考虑到农业部门、林业部门,还要考虑到股市上的人,因为一旦立法了归真堂就没有价值了。

主持人:它会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包括普通老百姓的利益。

白一鹏:所以如果归真堂上市,我们的废止法律将会遥遥无期。但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帮助归真堂转型不要让它上市。对国家立法来说有这么多人反对养熊业,立法的脚步会加快。

很多的公益组织都呼吁废除养熊业。但国家的立法真的有一个过程。我们有一个很长远的目标,但目前的当务之急光靠呼吁是不够的。很多的动物保护组织就做得很高,他们就呼吁大家不要用跟熊胆相关的产品,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们从底层做起。但同时目前国家是否会立法废除养熊业也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之前归真堂说我们反对这个就是反对国家。我不想问这句话的可靠性。您可能是所有的人当中反对最激烈的,而且我相信如果对归真堂来讲,如果我是归真堂的老板来讲,我相信我的第一大威胁敌人就是你了。可能其他的网友只是从表象上或者说从行动上呼吁,您这个是实实在在的,听说您也去证监会上访了。又组织了很多的企业家,又不停地以身试法、以很激烈的言行来阻止他上市?有没有受到威胁?

白一鹏:有的。自从2月中旬这个事情到了高潮以后,我发现归真堂和他的投资商的关系网还是很大的。很多的动物保护组织都受到了一些压力,说不许提归真堂这件事情了。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大家都在呼吁废除养熊业。但是真正跳出来说归真堂不要干了这是一件压力非常大的事情。我深有体会,刚开始的时候我接到了很多的连带关系的电话,说你不要做这件事情了,我们可以给你一些归真堂的股票之类的东西。

主持人:先用利益打动,这是利诱。

白一鹏:因为我是做公益的人我会拒绝这样的事情,但他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以后,他们就用比较强硬的态度,说这样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再发展就是变成了半夜我正在休息的,就有电话进来。我最近要关电话了,电话一直在响,而且是没有电话号码的,查都查不到。他们说如果你继续做这件事我们会对你不利。我听到这句话以后我的压力很大,我也理解别人。他们现在施加了很大的压力给我们这些做公益组织的人。但这时候我如果不站出来的话去公然地反对归真堂上市的话,那么就没有人再去反对归真堂了,因为现在本身大家可以看看,自从2月20日之后在媒体上公然地反对归真堂上市的组织,基本上大家都不愿意去提归真堂这三个字,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压力,我也能理解。这时候我也不能放弃。其实我并不是不怕死的英雄,我不是这样一个人。但只是我觉得,当我想到这些动物每天受到折磨,当我想到大家的意识需要提高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的使命可能比我的生命来说会更重要一些。

主持人:现在你已经可以为它放弃一切甚至不顾生命的安全。

白一鹏:我是一个常人我有恐惧,但每个人的使命是什么。

主持人:在内心的深处有没有想过说,或者是灵光一现地说放弃。这么大的压力,包括您再上访,我之前看到了您的微博上说的,上访找不到人,12位企业家也不在一个城市,这么大的压力,耗费这么多的精力、物力有没有想过放弃?

白一鹏:没有想过放弃,但有时候感觉到压力很大。周围的朋友也劝我说,你不要搞熊,人都救不过来还搞什么熊。我压力也蛮大的,要通过各种渠道,而且我这个人做事喜欢公开化。比如说我去证监会递交材料的时候,有朋友介绍给我证监会的高层人士。但我递交材料的时候我去了证监会的信访办去递交,我不愿意走关系的形式,我希望用一种可以真正地去改变大家的意识的一种方式去解决这件事情。我面临挺大的压力,但我想到如果这件事情我也放弃的话,这件事就没有人管了。而且归真堂一旦上市了以后,大家就会麻木了。一旦再遇到这件事,归真堂这么大的事情都可以上市,以后何谈保护动物,何谈用爱包容生命,何谈建设一个和谐社会?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阻止归真堂上市会以失败告终?

白一鹏:想过。如果劝阻归真堂上市失败的话,首先我会非常失望。但是我觉得因为我的长远目标是希望可以去提高大众的意识,让整个的地球有一个更和谐的生态圈。

主持人:没错。

白一鹏:那么就算归真堂上市的话我也会持续地做这件事,我不会放弃的。但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归真堂一定上不了市。

腾讯绿色原创访谈,如需转载与引用,请注明出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微博:

相关专题:

腾讯绿色、南方周末联合62家动物保护组织呼吁:淘汰活熊取胆业!
订阅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