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图片故事:昆明男同性恋的生活

2010年12月11日10:21昆明信息港龙宇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去年12月1日,娜娜和男友曾坦然将生活展现在记者镜头中。一年过去了,他们仍如胶似漆,让对门居住的圈中朋友都感到羡慕。也许在有些人眼里,他们是“怪物”,但对他们来说,生活着,快乐着,这就足够了。

他们是一群爱跳舞的丽人。就像阿妹说的一样:“每天在这里买醉,喝到醉生梦死,这就是我们真正的生活。”一进舞场,阿妹和娜娜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不少男客人都过来向他们敬酒、干杯。挑逗的眼神,放肆的舞蹈,性感暴露的穿着,每每让在场的人投来或艳羡或复杂的眼神,但是他们毫不在意他们就是那样的自我。

娜娜说过:“如果我是个真正的女人,我不会穿着这么暴露。正因为我是这种身份,我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大胆炫耀自己的身材。”昏暗的灯光下,炫丽的舞步中,谁会发现这个妖媚的舞者竟是个男人?

一个熟悉的男人过来敬酒了,阿妹跟他喝了个交杯酒。“像这样每天和男人跳舞拥抱,我很开心,没有男人我根本不能活。”他用尖细缠绵的声音说道。

上厕所怎么办?他说,几年来他从来都是上女厕,没上过男厕所。

怕染上艾滋病吗?阿妹回答得十分干脆:如果染上,也没有办法。赚的钱就留给父母。

迷离的七彩光斑下,嘈杂的音乐声中,烟雾与酒精的气味混杂在一起。阿妹微闭双眼,嘴角吐出烟雾。七彩的光条从他脸上晃过,也许每一条都是他不同的人生色彩。汗水与劣质化妆水混在一起,从他金黄色的发丝上流到脸颊,滑过胸口、滑过文身。

2009年10月份,娜娜认识了男友阿涛。去年12月1日,两人曾恩爱地出现在记者的镜头之下,通过本报的报道,坦然地将自己的生活展现在大众面前。一年过去了,两人仍然如胶似漆。娜娜幸福地说着阿涛的誓言:最爱你了,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阿涛觉得娜娜心好,但对于娜娜在舞厅的工作,他很担心。娜娜经常出入这种场所,他怕娜娜喜欢上别人。

两人商量好,等有钱了,在昆明买套房子,做个小生意。娜娜想开个花店,做现在流行的丝网花。对于娜娜要隆胸的打算,阿涛说,只要是娜娜喜欢的事情,他都同意。在阿涛看来,他就是莫名地喜欢上娜娜,从第一眼看上娜娜就喜欢上他了,不管娜娜是男是女他都永远爱他。

今年过年,娜娜和阿涛已确定去阿涛家过年。阿涛说娜娜做过很多事情都很让他感动,就算是家人不同意他们也要永远在一起。

阿妹与娜娜相识6年了,今年从福建动完隆胸手术回昆明后,他就住在娜娜的对门。对于娜娜与阿涛的感情,阿妹很羡慕。他说,有一次他们一起去逛街,娜娜在公交车上突然晕倒了,阿涛紧张地一直抱着娜娜,直到他醒来才慢慢地带他回家。在朋友眼里,他们只是感情很深的一对普通情侣,普通的一个夜场舞者,不同之处只是,二人都是男性。他们的社交圈子极小,也没有什么文化,思想十分单纯。也许在一些人眼里,他们像是一群“怪物”。不可否认的是,也有很多人排斥他们。但是,他们生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觉得十分快乐。对他们来说,生活着,快乐着,没有其他的人打扰,这就足够了。

娜娜

男,今年二十九岁。在舞厅工作七年,有一个交往一年的男友。为了赚到更多的钱,他正准备做隆胸手术。

阿妹

男,今年三十岁。在舞厅工作十年。他做过两次隆胸手术,月薪少则八千元,多则上万。

(都市时报 记者龙宇丹 文/图)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