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赵作海案”背后: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2010年06月16日11:17法律与生活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杜云说,村里对她说法很多,说因为她,赵振晌死了,赵作海的家被掰散了,让她连赶集都抬不起头来。她认为这一切都是赵振晌的侄子报案引起的,希望赵作海能陪她一起去向赵振晌的侄子讨个说法。

“赵作海案”背后: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谁来终结错案

赵作海被无罪释放后,摆在他面前的是:老宅破落、妻子改嫁、儿女命运惨淡、亲情疏离;“陪同”这一家命运改变的,有曾涉案的赵振晌、杜云,还有因错案被追究责任的三名法官、数名警察……

杜培武、李久明、佘祥林……每一次错案之后,都有人为此付出自由甚至生命的代价,错案却依然无法避免。

谁能终结错案?

在评论家眼里,错案之账不该由某一个人、某一个部门来承担,应由真正具有独立司法权的部门承担。在法学家看来,不完善立法,错案、冤案还会上演。

“赵作海冤案”背后的悲情

特约记者/小非

新闻背景:

1997年10月30日,河南省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作海和赵振晌因琐事打架后,赵振晌失踪。随后,赵振晌的亲属报案,称赵振晌已失踪4个多月,怀疑被赵作海杀害。柘城警方将赵作海关押审讯20多天后放出。

1999年5月8日,赵楼村村民在淘井时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无头、膝关节以下缺失的无名尸体,被认为是赵振晌,警方即将赵作海列为重大嫌疑人,于次日对其刑事拘留。

2002年11月11日,商丘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2月5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后,赵作海未上诉。羁押期间,赵作海两次获减刑,先后被改判为无期徒刑、有期徒刑20年。

2010年4月30日,被“杀死”的赵振晌“复活”,出现在赵楼村。原来当年案发时,他携菜刀砍了赵作海几刀,以为将赵作海砍死了,连夜收拾东西出逃。在外流浪13年,因2009年患偏瘫无钱医治,才回到村里。

2010年5月初,“赵作海案”经媒体曝光后,舆论一片哗然,被称为河南版的“佘祥林案”。

2010年5月5日,河南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召开审委会,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是一起明显错案。5月9日,赵作海被无罪释放,河南省高院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2010年5月11日,老王集乡的党委书记送来1000元生活费,派施工队帮赵作海建新房。

2010年5月11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副院长到赵作海家中道歉,递上一个5000元信封,并深深鞠了一个90度的躬。

2010年5月11日,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宋海萍、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广军、商丘市公安局局长许大刚慰问赵作海,送来1万元慰问金。

2010年5月12日,商丘市检察机关正式立案,成立由纪委牵头的16人评查组,查究赵作海案的相关责任人,对3名涉嫌刑讯逼供的警察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现郭守海(柘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周明晗(柘城县公安局申诉科指导员)已被刑拘,李德领(柘城县公安局缉毒大队队长)在逃。

2010年5月13日,赵作海获赔共计65万元,其中50万元是国家赔偿款,15万元是生活困难补助费。

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人生急转弯

2010年5月9日,58岁的“杀人犯”赵作海被无罪释放了,11年的牢狱枷锁去掉后,赵作海最渴望的是什么?

亲人和亲情。

那天,在妹夫余方新建议下,赵作海换上了新衣服,先去山东临沂见打工的妹妹,兄妹见面,抱头痛哭。翌日晚,因为自己家根本无法入住,赵作海先回到了妹妹所在的河南省柘城县老王集镇余庙村的家里。他看起来很憔悴,身穿蓝白相间的T恤衫,蓝色裤子,卷着裤脚。当村民和媒体前去问候时,他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只顾埋头吃饭,说自己刚从监狱里出来,两天一直没有怎么睡觉……

赵作海累了,不知睡梦中,能否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往事。

当时,赵作海和赵振晌打架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因为经济纠纷;另一说是因为两人都和同村妇女杜云(化名)相好,产生矛盾。为此,当时柘城警方曾将杜云抓走。当年,商丘中院的判决书表明,赵振晌、赵作海与同村一妇女均有私情,因此发生争斗,赵振晌持刀追打赵作海……

一些乡亲解释说,赵作海的冤案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这个女人就是杜云。

赵作海和赵振晌原本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伴,前后院的邻居,两人曾一块到陕西延安打工3年,可由于经济纠纷,两人已反目成仇。赵振晌一直认为,赵作海曾经黑过他一笔在延安打工的1800元工钱,多次讨要遭到拒绝,两人关系恶化。

1997年10月30日夜,赵振晌发现赵作海在杜云家,回家拿来菜刀,对熟睡的赵作海头上砍了下去,他以为赵作海死了,然后将凶器扔在村东小庙后的路边,回家身揣400元钱和身份证,带着被子,连夜逃离了家乡。这些年,赵振晌去过安徽、陕西、湖南等地,其中在河南太康县就生活了六七年。13年来,他一直靠拾破烂为生,最多一天有20多元收入,少的时候一天仅有五六元。这些年,他一直过着单身的日子,因为没有子女,也一直没有回过家。他没有换二代身份证,从来不敢向别人说出真实名字,担心被公安机关找到。

赵振晌的一代身份证曾用过两次。一次是1999年,他在河南郸城县住旅店时,被郸城县南丰镇派出所查过;另一次是2003年“非典”期间,作为流动人口,他被河南鄢陵县马栏镇派出所查过,但警方未发现他是一名已“死亡”的人。

2009年7月下旬,赵振晌回到住处后突然昏迷不醒,好心的邻居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是脑血栓,所幸不太厉害,抢救过来后就出现了偏瘫。2010年4月7日,病情再次加重,这次他给房东说出了实情,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和想回家的愿望。5月2日,好心的房东租了面包车将他送到老家。

赵振晌说,因为得了偏瘫,目前没有了自理能力,想通过国家政策领取低保,所以才回到了老家。在柘城县王老集乡大柴村卫生站输液室,病床上的赵振晌正在打点滴,56岁的赵振晌头发花白,胡子拉碴,眼神呆滞,显得苍老异常,他的左手和左脚不太灵光了,拖着才能走路,上厕所需要人搀扶。

说起十多年前的那场“血案”,赵振晌结结巴巴,他不承认是因为私情,说都是因为那1800元打工血汗钱。赵振晌说:赵作海在牢里过了11年,我也流浪了13年呀,都是那次打架,现在想想真不值得,说实话,这些年我心里也不好受,在这件事上,我们俩都是受害者,毕竟我们俩都受罪了,都有损失。如果他愿意跟我和好,我也愿意……

病床上,赵振晌说心里有说不出的东西堵着难受。

这些年日子过得不如意的,还有杜云。

杜云说:当年,我和赵作海同时被关押在老王集派出所,民警非要我承认和赵作海相好,两人是因为我打架的,而且民警让我跪在木棍上,用木棍打,用皮鞭抽,问赵作海杀人时,我在不在场,我说我不知道。

如今赵作海释放了,真相要大白了。2010年5月11日中午,杜云来到了赵作海家。她坐在赵作海的身边,开始一句话也不说,赵作海并没有认出杜云,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杜云第一句话就问,赵作海是否见了赵振晌?说自己这十几年,因为赵作海的事情,受尽了歧视和委屈。

杜云说,村里对她说法很多,说因为她,赵振晌死了,赵作海的家被掰散了,让她连赶集都抬不起头来。她认为这一切都是赵振晌的侄子报案引起的,希望赵作海能陪她一起去向赵振晌的侄子讨个说法。赵作海首先感谢杜云对他两个孩子的照顾,说等他拿到赔偿,一定会陪她去。

屋空,子散妻离

5月11日一早,赵作海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老家赵楼村,见到了自己的老宅,赵作海一下子哭出声来。

村西头,就是赵作海的家,几间破败的堂屋孤零零地支撑着,院子、菜地一片荒芜,长满了青草,屋后的围墙也成了断壁残垣,屋檐上的瓦片残破不堪,风雨可直接灌进室内。走近了,大门虽残破不堪,但门框上“赵楼0019”的门牌仍依稀可见,屋里也是杂草丛生,窗子结满了蜘蛛网,满目疮痍……

赵作海邻居赵伯摇头叹气说:屋子荒了十多年了,赵作海虽然脾气大,但能力还是很强的,经常去外面打工做泥瓦匠。以前他在村里是算比较殷实的,现在却成了破落户,茅房都不如。屋已空,人已去,子散妻离。

赵作海前妻叫赵小齐,他们原本有4个孩子,三男一女,当时大儿子才13岁,二儿子9岁,最小的儿子只有6岁。1999年案发后,丈夫被抓无罪释放,赵作海失声痛哭走,赵小齐也被当地公安羁押。后来迫于生计,赵小齐改嫁给附近高辛镇刘庄村的刘本云,并带走了女儿和小儿子。目前,女儿已成家生子,赵小齐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小儿子,还在上学。

47岁的赵小齐身材矮小,肤色黑黄,穿着暗红色的褂子、黑布鞋,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村妇女。她眼神木讷,即使在朝夕相处的邻居面前,也始终低着头。说起前夫的事,赵小齐哭成一个泪人,她说:“我没有打算抛弃他,我是真养不活几个孩子了。”对于十多年前的伤心往事,赵小齐不愿意多讲,但她坚定地说,当年井里尸体被发现后,她曾被警方关在乡里一个酒厂一个多月,被罚跪和遭毒打,承认尸体的包装袋是自己家的,要求指认赵作海杀人,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经常几天不让睡觉,但她一直咬牙否认前夫杀人。

邻居们都知道赵小齐前夫的冤情,有时会聚在街上指指点点,而赵小齐始终保持着缄默。如今,只要受到一点儿惊吓,赵小齐就头疼得厉害,特别不敢见有车来,怕得要命。赵小齐的现任丈夫刘本云说,赵作海出事前,赵小齐很能干农活,他们家原有9亩地,收割犁地不用机器,赵小齐都能干下来,再嫁到这里后,累活儿都干不了,只能做做饭刷刷锅。

2010年5月初,直到有河南媒体前来采访,赵小齐才知道赵振晌“复活”的事情。此事又深深地刺痛了她,头痛发作,血压升高,当日就被送到商丘市人民医院治疗。

赵小齐走后,大儿子和二儿子留赵作海和儿子赵西良在了赵楼村,从此成了没人管的“孤儿”。由于根本无法解决生活问题,大儿子和二儿子主动到了平时待他们不错的杜云家。从此,杜云种赵作海家的9亩地,两个孩子吃住在杜云家。

赵作海4个孩子的命运随家庭的变故被改写:大儿子上学晚,上了一年级半个月的课,父亲出事了,大儿子因此退学成了文盲;二儿子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女儿则一直没有上学;小儿子也是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而弟兄3人都没有娶媳妇。

赵楼村距刘庄村不远,只有二儿子经常过来看望母亲赵小齐。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