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推荐 > 正文

评新书《绿领经济》:让绿色革命来临吧

2010年04月14日11:18腾讯绿色小罗伯特F肯尼迪我要评论(0)
字号:T|T

评新书《绿领经济》:让绿色革命来临吧

作者:小罗伯特F肯尼迪(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之弟)

20世纪70年代,冰岛80%的燃煤和原油依赖进口,位居欧洲贫穷国家之列。如今,冰岛已是100%的能源自主国家,该国90%的家庭供暖来自地热资源,剩余的电力需求则依靠水利资源来满足。冰岛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誉为“全球第四大富国”。地热和水利资源创造出了如此充足的廉价能源,冰岛已经成为世界主要能源输出国之一(冰岛将过剩能源通过冶炼铝金属的方式出口国外)。这个国家曾经渴求企业投资,现如今许多企业为了充分利用该国低成本的清洁能源,又再次在这里重整旗鼓。

在过去10年中致力于减少碳排放的巴西,目前正经历着该国有史以来最为持续稳定的经济繁荣。逐步杜绝碳排放的哥斯达黎加,也已跻身中美洲最富裕的经济强国之列。如此看来,节能最富成效的加利福尼亚在美国诸州中拥有最强大的经济实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拥有的能源远比冰岛和瑞典丰富。不仅如此,美国蕴藏的地热资源也是高居世界第二。美国中西部地区则被称为“风能中的沙特阿拉伯”。事实亦是如此,光是北达科他州、堪萨斯州和得克萨斯州三地就足以提供满足全国电力需求的风能。《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一项研究表明,就太阳能而言,在西南部地区,仅覆盖19%最贫瘠沙漠地带的光电及太阳能装置就足以满足美国几乎全部的电力需求,我们无须再用任何屋顶装置。这些地区提供的电力甚至还足以让每个美国人拥有一辆插电式混合动力车。顺便说明一下,为了取得同等能量,相对于燃煤而言,这种耗能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创业革命给瑞典和冰岛带来繁荣,而类似的革命在美国却屡屡受挫。第一,美国对燃煤和原油生产商每年投入的上万亿美元的补贴使碳行业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优势,同时也给可再生能源的生产造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第二,超负荷低效率的国家电网已无法再容纳新能源。第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地方法规阻碍了革新者打入全美市场。第四,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未能制定出能效标准与承诺已久的市场鼓励措施,来推动建设绿色建筑和生产环保设备。

为了加速能源革命繁荣时期的到来,新任总统必须完成4项任务。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碳排放限额交易系统,以减轻碳排放压力。该系统已获得约翰·麦凯恩及巴拉克·奥巴马等的支持,这个系统要求对美国的碳排放量进行检测,也将为拍卖碳排放许可证开辟市场。为了达到减排的预期目标,每年该许可证的发放量将逐步减少。许可证发放量的减少意味着其价值的增加,这一举措将为致力于减少碳排放的革新者提供丰厚的物质奖励。限额交易系统目标明确,因此比征收碳税更为行之有效,也更易于被反对税收而重视市场的政客接受。

新一届总统必须大力推动对传统高压输电系统的改革,使太阳能、风能、地热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在全美范围内输送。得克萨斯州一家风电厂的经理期待能将其电子产品打入市场,然而目前却面临两个巨大的挑战。首先,美国的区域电网已存在超负荷运转的问题。例如,西南地区的日光、中西部地区的风力资源都是利用再生能源的最好契机,但却都没有被纳入电网。此外,如果利用交流输电线,风电厂所发的电将由于损耗而无法输送至全美。国家迫切需要对主干电网增加投资,其中包括有利于远程电力输送的新型直流输电线。更重要的是,要让美国电网具有“智能化”的特点(包括存储点和计算机控制系统),这样可以使新电网智能化地完成在全程范围内的电力传输。该主干电网将以光速运行,采用尖端的新型电池及存储技术,可以将储备的太阳能用于夜间并能在无风时节制造风能。新电网的建设为公共机构、企业销售能源,以及相关业务的开展开辟了市场。

另一个阻碍则来自扑朔迷离和错综复杂的各州法规,这些法规使某些人垄断了电网,他人难以介入。联邦政府必须联合各州权威部门对电网实行开放,使开发绿色能源的革新派得以在投资、空间和客户方面进行公平竞争。我们需要一个开放的市场,使地方和国家电力生产商能以最小的代价探索出经济和环保问题的解决方案。换言之,能源部门应效仿1996年《电信法案》(Telecommunications Act)制定时的做法,争取主动权,该法案当时要求国内所有电话线路面向市场开放。国家和地方电信公司的市场竞争迅速推进了电信活动历史性的蓬勃发展。

建立有效的开放输电市场及绿色能源发电厂的配套基础设施,需要在未来15年内投入10 000亿美元。拿出对伊拉克战争投入的1/3的成本,就可以使我们彻底杜绝碳排放。所幸的是政府其实无须全额支付这笔款项。如果总统和州长能携手解除限制并鼓励投资,公共事业和私有企业将会迅速投身于电网建设,征收的输送绿色电力专项税便可收回投资。

上述投资者中,有一位急于填补该缺口的史蒂芬·多尔柴克(Stephan Dolezalek)先生,他是VantagePoint风险投资公司的总经理,该公司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绿色科技风险投资公司之一。对于“无碳经济几十年后才能实现”这样的说法,多尔柴克不以为然。他说:“有了正确的市场主导及开放的市场,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几年之内建立起无碳型经济体系。”他还将电网新举措与联邦阿帕网进行类比,后者作为高速主干互联网曾经加速了20世纪90年代个人电脑革命的到来以及信息技术的繁荣。他回忆道:“载至1987年,网络还不到500个;而到了1995年,网络数已增至50 000个;1996年,数目则猛增为150 000个。能源部门有潜力进一步加快发展速度,让众人刮目相看。我们有望看到可再生能源部门作出同样快速的反应。一旦美国国内市场建立起来,发展速度将会呈直线上升趋势。”

能源专家及原中央情报局局长R·詹姆斯·伍尔西(R James Woolsey)预测说:“只要拥有理性的市场诱因和智能化市场,我们就会看到资金及企业以闪电的速度涌入这一领域。”已有10%的风险投资用于清洁技术部门,世界最大的公司也竞相在该领域投入资金,想分一杯羹。多尔柴克说:“尽管互联网的繁荣局面促使信息流通成倍增长,但单位价格几乎降至零。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能源方面。”他提醒我们,清洁能源是可以无偿赐予地球的,人类只需建立一套基础设施对其进行采集并将其输送给用户。因为具有设计简单、对环境破坏性小的特点,太阳能和风电厂开发起来要比传统发电厂便捷得多。该类发电厂维修费用少,运行成本低,既避免了开采、提炼及运输碳燃料的耗资,也不至于造成灾难性的环境和军事影响。

“我们有能力使清洁能源既丰富又廉价。”多尔柴克说。无障碍市场将使每个美国人都有机会成为能源企业家。只要个人花钱在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和风轮机,把插电混合动力车中存储的能量在用电高峰时期售入电网,每个家庭和公司都将变身为发电厂。“只要资本和企业家涌入这一领域,变化速度将会成指数上升。能源生产一旦发展起来,我们就能看到单位价格跌破底线。”

总统最具决定性的考虑是将高智能电网与更多、更高效的建筑及机器结合起来。我们才刚刚迈出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所有主要电器的成本最小化的能效标准最先由罗纳德·里根提出,而美国政府履行该义务已经晚了10年之久。尽管阿诺德·施瓦辛格领导的加利福尼亚州是个明显的例外,但美国的整体发展仍不尽如人意。此外,国会动辄为节能退税政策制定出近乎荒唐的严格期限,这无疑是对计划和投资的打击。新总统必须承担所有使命,而且是刻不容缓。

我们需要开拓开放的国内市场,让那些探索出能源生产和储存新途径的人能够迅速从改革中受益。开放而有效的市场可以让美国企业投身于解决燃眉之急,即全球气候变暖、国家安全、令人乍舌的债务以及停滞不前的经济等问题。人人都将从绿色“淘金热”中获得实惠。解除对碳能源的依赖,美国的国内财富将随之增长,同时也将创造出数百万无须外包的工作岗位。我们将建立一个更有活力且对国家更安全的分散经营、配电能力极强的电网系统。恐怖分子可以破坏一个发电厂,却无法摧毁百万住户。我们将以数千亿美元的幅度降低年度贸易及财政赤字,同时提高公众健康及农业生产。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将首次从中东战争中解脱出来,也决不再卷入与那些蔑视民主、深受同胞憎恨的卑劣独裁者的纠纷中。

本书向新世界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范·琼斯清楚地表述了我们所面临的任务和机遇,强调其紧迫性和重要性。让革命来临吧。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