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云南孟连事件纵深:群体事件背后常藏匿腐败

2010年03月03日16:24半月谈李自良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8年7月19日,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发生严重的警民冲突,造成2名村民死亡,17名村民、41名公安民警受伤,成为一起影响极为恶劣的群体性事件。“群体性事件背后往往藏匿着腐败”,云南省纪委在“7·19”事件发生后成立了专案组深入展开调查,挖出了一系列串案窝案,共有33人涉案,其中厅级干部3人,处级干部11人,科级以下19人,涉及违纪违法资金近1亿元。

“7·19”事件表面看是偶发事件,但其背后隐藏着“必然”

专案组组长、云南省纪委常委和正兴介绍,“7·19”专案挖出的窝案串案中,包括群体性事件责任追究、孟连县领导受贿、财政干部贪占财政资金3个系列案件,涉案人员涉及省、市、县、乡四级党政机关。各个案件相互交错,彼此牵扯,对最终发生了“7·19”群体性事件这一结果,都起着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作用。“7·19”事件表面看似乎是个偶发事件,但其背后却隐藏着“必然”——这就是当地少数领导干部的腐败。从这个意义上讲,“7·19”事件是“群体性事件背后往往藏匿着腐败”的一个典型。

之所以说“7·19”事件的发生有一定必然性,是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当地少数领导干部与橡胶公司交往甚密,相互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极大地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地影响了党群、干群关系。如孟连县委原书记胡文彬,在当地工作3年,每年下乡的次数只有十多次,而且下乡的目的地常常是两个橡胶公司。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日积月累,加上其他少数干部的种种行为,群众对他们的心理已经从单纯的“看不惯”演变成了厌恶直至对抗;二是由于与橡胶公司的利益关系,导致群众与公司的利益出现冲突时,个别干部作为既得利益者无视群众的困难和感情,不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直接站到了老板这一边。这种失职渎职行为,致使胶农与橡胶公司之间的矛盾累积,最终导致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7·19”专案的查处体现了党和政府对腐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坚决态度。在处理这一典型案件时,相关部门注意了政治效果、经济效果、法纪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通过采取有力措施,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当地群众利益,促进了当地稳定和发展。此外,专案组还注意对干部的挽救。

“7·19”专案体现出的腐败新动向

云南省纪委相关人士分析,从已经查处的一系列案件来看,“7·19”专案体现出了一些腐败的新动向、新情况,值得注意:

一是基层干部腐败很严重。“7·19”专案案件中,孟连县几任领导的贪腐令人吃惊。勐马、公信两个橡胶公司老板说,不但逢年过节要给他们送东西,而且还随时替他们埋单,甚至到了接到他们的电话就“害怕”的地步。

二是贫困地区腐败“升级”。孟连县的地理位置偏远、经济落后,全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仅仅有3000万元左右。但就是在这样一个集边疆、民族、贫困为一体的小县,原财政局长刘宏就能将2000多万元财政资金拨入其个人所有的茶业有限公司。

三是腐败权力出现“系统整合”。从省到县部分财政干部上下串通,打着发展经济作物种植,支农、惠农的幌子,成立假公司合伙骗国家的钱。涉案人员分工合作,整合权力,共同侵吞国有资产、国家资源。如在云南省财政厅原副厅长肖晓鹏等人共同贪污案中,该厅农业处干部陈锐平利用其在财政厅农业处负责农业、林业发展项目审批的职务便利,迅速将中央、省级下拨的各类财政扶持项目资金的信息传达给在州、县财政局的周华清、杨晓丽等人,周华清、杨晓丽又以企业名义,提供相应的申报材料,最后经由掌握审批权的肖晓鹏审批,顺利套出财政资金。

“没有成就感,只有沉重感”

目前,“7·19”专案已经告一段落,33名涉案人员中12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大量赃款被追缴,云南省委省政府给予充分肯定,并对“7·19”专案的查办有功人员隆重表彰。但和正兴的心里,却没有成就感,只有沉重感。

和正兴查办过多起有重大影响的腐败案件,是云南省纪委公认的办案能手。即便如此,他也认为“7·19”案是比较复杂的。“这类案件查起来更难,因为其往往涉及地方利益,纠结着历史的、复杂的原因,腐败分子又多已订下攻守同盟,有的做好了反侦查的准备,如果没有很好的谋略,案子很难突破,或者办不下去。”和正兴说。

和正兴说,查办案件从调查方向、查办步骤、证据获取、时机把握,每个环节都十分重要,决策错误则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他举例说明了“7·19”专案的“突破口”:当时的外围调查表明县财政局原局长刘宏在当地骄横跋扈,是“一霸”,并有套取财政资金的嫌疑。考虑到财政局的工作职能,刘宏与两个公司之间和两任县委书记必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专案组敏锐意识到,刘宏正是“7·19”事件背后腐败案件的重要突破口。事实证明,从刘宏入手一举撕破了腐败分子的防线。

和正兴感到痛心的是,“7·19”事件一个口子居然就牵出这么多的腐败官员,“令人咋舌,令人难以置信。在他们贪腐之手伸出来时,他们忘了党的宗旨,忘了公权职责”。

有的腐败分子没有反省意识,更多的是侥幸心理,所有心思用在逃避打击上。在线索已经指向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周华清后,和正兴找到周华清,给了他悔过自新的机会。结果,周华清故伎重演,声称自己没问题,如有愿负法律责任。和正兴深感痛心,他说,他看到腐败分子如此自负,如此不可一世,他感到心在流血。结果,周华清受到了严惩,但为时已晚,追悔莫及。

一些年轻干部竟也不珍惜岗位,因腐败而毁了大好前程。这次归案的孟连县委原书记胡文彬案发时刚满42岁,是组织上重点培养的干部。查办发现,胡文彬不仅作风飘浮,生活糜烂,而且大肆收受贿赂,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通过透视这些腐败案件,和正兴很有感慨地说:“事实又一次证实,理想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信仰的危机是最致命的危机。”

和正兴感到忧虑的是,腐败现象已呈现出多种趋势,主要表现在:一是作恶多端、横行无忌的猖獗性;二是花样翻新、形式合法的智能性;三是沆瀣一气、纵横交织的网络性;四是跨境作案、异域配合的国际性;五是危害经济、殃及政权的严重性。“这就要求纪检人员必须转变传统调查思路,提高谋略和科技在调查中的应用,以智取胜,以科技取胜,必须具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办案能力和水平。” (记者 李自良 王研 杨跃萍)

[责任编辑:iren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