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访谈(实录)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8日11:44      
第 1 2 3 4 5 6 7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之际,2006年7月28日,腾讯网特邀《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作客腾讯,讲述唐山地震的前前后后以及30年来唐山的巨大变化。以下为聊天实录。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访谈(实录)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作客腾讯访谈

视频:《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访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是距离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大地震整整30周年的日子,我们有幸请到了《唐山大地震》这本书的作者钱钢先生来到腾讯嘉宾聊天室跟大家见面。钱钢你好.

·
·
·
·
·
·

钱钢:主持人你好,各位网友你们好!

主持人:钱钢先生是中国资深的传媒界人士,他曾经参与创办过《中国减灾报》、《三联生活周刊》这些重要的报刊。钱钢先生在1998年—2001年期间担任了中国最优秀的报纸之一——《南方周末》的常务副主编。说到我手里这本书,我想问一下钱钢,您为什么多次在书中把唐山叫做你的唐山?

钱钢:你知道我是杭州点击查看杭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人,并不是唐山人,我说唐山是我的唐山是因为我跟唐山有很深的缘分,30年前我作为参加救灾的人员去过唐山,成为职业记者以后,又有机会对唐山地震的真相做了很长时间的调查,最后写了这本书。

主持人:今年6月3号我听说您有回过一次唐山?

钱钢:对,很短的时间,其实是20年来第一次重新再回到唐山,我在唐山地震十周年的时候1986年回过,之后就没有再回过。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想去看看?

钱钢:也是忙着一些别的事,一直没有机会,这次挺难得的。

主持人:这次回去有没有在唐山见到一些想见的人?

钱钢:很想见,但是时间太短了,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面,我跑了好些人家,比如说姚翠芹,就是高位截瘫的那位女士,见到“五室叔”、“五室婶”,见到李耀东,留下了大量唐山地震照片的这位摄影家,还见到其他一些我非常想见的人,从废墟中三天出来的郝永云、爬行出来的王子兰等等。

主持人:他们都见到了,这些人已过了20多年了,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

钱钢:生活明显是有改善的,跟20年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有些人的性格活脱脱还是当年的样子,唐山人的性格是特别豪放,特别热情的,当然跟我这20年就没有时间的距离,特别是那些年岁比较大的,我还是喊他们叔、婶,跟我还是亲。

主持人:现在他们还是这样,我们很多网友就想问道,1976年你第一次去唐山,那时你还是个小伙子吧?

钱钢:我是在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在军队,听到唐山地震消息的时候,我是上海一本文艺杂志《朝霞》的编辑,这个网友可能听起来很纳闷,怎么会一个解放军是一本文艺杂志的编辑呢?这就是那个时代,1976年的时候,还是文革的后期,所以上海的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这些报纸杂志里面有很多工农兵,那个编辑部基本上是工人、农民、解放军三种人,加上一些老知识分子构成。我听到唐山地震消息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很想立刻就去,参与救灾的行动,我是军人,对这套已经很熟了。

主持人:你当时多大?

钱钢:我当时23,打了一个背包准备了一些急救的药品就准备走,赶到飞机场,可是虹桥机场工作人员不让我上飞机,当时有三叉戟,很多这样的飞机一架架起飞,上面都没有客人,是一飞机一飞机的塑料的尸体袋。工作人员不让我去,他是说跟唐山完全没有联络,不知道飞机降落之后,你下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当时盛传有瘟疫,地面的情况极其复杂。

主持人:那时距离唐山多长时间?

钱钢:可能一两天的时间。

主持人:他们为什么不让你上去?当时是不是有很多人,还是你一个人?

钱钢:也有别的人,都是分散的,不是一个组织,所以他不让我们搭乘运送尸体袋的飞机,下去以后又没有人接应,怕出事情,所以让我回去。我又守着,等了许多天之后,才有机会跟着上海的防疫大队。地震十天之后,防疫大队才从上海坐火车出发,不过在这个十天里面,在上海已经非常强烈地感觉到的唐山地震的氛围了,因为大批的伤员来到上海,我记得我到苏州河边上的医院,当时就开始见一些伤员。我自己是文学青年,也做一些采访。当时,苏州河边上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强烈的是福尔马林的消毒水味,苏州河边都是这个味道,进去之后都是缠着绷带的伤员。

这样,我们在唐山地震一些天之后,跟着上海防疫大队坐火车经北京去了唐山,我记得当时在北京下了火车以后,恰好有一趟成都开来的火车,客人刚刚散尽,乘务员在月台上议论说,到北京,北京要地震,回成都,成都也要地震,当时是两边都报了,北京有唐山地震的余震,成都预报的是有强烈地震。她说我们成都、北京两头都跑不了。出了北京站一看,非常惊人,整个北京站的站前广场,黑压压的全部都是木板床,无数人家已经把床挪到北京站的站前广场,有的床是支着蚊帐,有的床是撑着雨布,床底下是锅碗瓢勺,就像难民营一样。

我们这时候才从北京站转称乘卫生部安排的一个汽车,往唐山去。我记得到通县,当时的路很难走,当时通县,我们口很可渴,就进了一家医院要水喝,医院的人听说我们是上海来的,他问你们上海垮了多少房子。

主持人:以为上海也地震了?

钱钢:因为他们在唐山地震的时候都感觉到强烈,所以认为上海也肯定垮了很多房子。

主持人:当时这种情况已经严重到大家认为它已经蔓延到全国。

钱钢:甚至有人认为全世界都地震了。

主持人:在整个你参与的救援里面,你是相对比较不太一样的一个,有文学青年、编辑的身份,是不是在那种时候,你就想把一些东西记录下来?

钱钢:那个记录可能是本能的,因为距离大约八年以后再产生写一本书的念头太远了,根本不可能想象,也不敢想象。当年去唐山,唐山的灾情还是秘密,大家都不准带相机。如果有什么人自己拿着相机去拍摄的话,立马会被公安制止,甚至没收相机、胶卷,作为一个事件来处理,所以当时不可能想到。可是作为一个文学青年,我自己有一个习惯和本能,拿着小笔记本来记录当时的一些人们说的话,或者当时故事的一些线索,这些东西很宝贵,对于后来很重要的。

主持人:你亲身参加了哪些事情?

钱钢:我亲身参加的比如说,我就象唐山一家人蒋叔叔的孩子一样,蒋叔叔是我们父母亲的老朋友,我在去唐山之前,就有很多人让我带着寻人的纸条。他们和唐山的亲人失去了联络,就不知道他们的亲人,这些熟人在唐山的下落和命运。我是很特别的,我母亲打电话给我说一定要帮她找到蒋叔叔,蒋叔叔是我父母亲的老朋友,是我家的邻居,换句话说,蒋叔叔是看着我长大的,他家里的儿子、女儿,我称弟弟、妹妹,这样一家人,关系很亲密的。我母亲就十分担忧,让我去找。蒋叔叔是1975年才从我们杭州调动工作回到唐山,说来因为文革,心情很压抑,想换个地方。没有想到躲避了这边,逃不了那边,才回唐山一年就遭遇地震。幸好全家人,只是受了各种各样的伤害,没有一个人出意外。所以,我去唐山,首先很想找蒋叔叔,但没有路牌,没有电话,什么都没有。可是非常凑巧,我是晚上到的唐山,第二天白天到上海医疗队的某个营地,就听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苏北口音在那里说话,心想这不是蒋叔叔吗?我一看,就看到一个背有点驼的中年人,我就喊“蒋叔叔”。蒋叔叔也很多年没有见到我了,在他的印象中,我就是一个孩子,最后我穿的是军装,站在他面前,蒋叔叔一看,当时的表情特别复杂,首先是很高兴,我说我是钱钢,高兴的一瞬间马上又变成另外一个表情,因为这个特别的时候来到唐山,他一把把我抱住了,话已经是语不成句,他站在高地上说指着下面说,你看,你看我们唐山,眼泪就下来了。

我记得当时他的感觉特别复杂,他穿着又破又脏的汗衫,我立刻就把我的军装脱下来给他穿上。后来的一个多月,蒋叔叔始终穿着我的军装在地震的废墟走来走去。

下一页
第 [1] [2] [3] [4] [5] [6] [7]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