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事图片 > 正文

唐山公祭24万地震亡灵(组图)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8日09:29   南方新闻网  
第 1 2

唐山今天公祭24万地震亡灵(组图)

    7月27日晚,唐山抗震纪念碑广场举行纪念日演练,四名武警战士正抬着花圈走向纪念碑。这张图片拍摄于27日晚23:29,而在1976年的这个时间后的第253分钟,一场旷世地震将那时的唐山夷平了。特派唐山记者 刘可 摄

唐山今天公祭24万地震亡灵(组图)

丈夫王立祥平日出门修锁配钥匙,妻子孟凡义喜欢打麻将。两人1991年结婚,1992年入住康复村。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本报讯 (记者 喻尘)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42分56秒。30年前的今天凌晨,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灾难降临了,唐山在转瞬间成为废墟。震后的一组统计数字为:丧生者242769人,重伤者164851人,70多万人受轻伤(以上数字含京津地区),15886户家庭解体,7821个妻子失去丈夫,8047个丈夫失去了妻子,3817人成为截瘫患者,25061人肢体残废,孤寡老人3675位失去了儿孙,4204个10岁以下的孩子没有了双亲。

自1976年7月28日之后,24万亡灵有了一个共同的祭日。每年此时,唐山举城皆哀。

24万余盆鲜花绽放在河北省唐山市新华道抗震纪念碑广场上,代表了30年前那场灾难中消逝的24万余亡灵。今日,1976年“7·28”大地震的幸存者和唐山的后代们,在这里肃穆志哀,在这个鲜花盛开的广场,30年前有着同一个祭日的24万余亡灵集体回家。

·
·
·
·
·
·

1976年7月28日3点42分,唐山发生7.8级地震,百年城市毁于一旦。大地震造成了24.2万多人丧生,16.4万多人重伤,7200多个家庭全家震亡,4204人成为孤儿,城市功能全部瘫痪。震情之重,损失之巨,举世罕见。西方媒体报道称唐山被从地球上抹掉了,但坚强的唐山人民在废墟上艰难地建起了一个新唐山。

7月27日下午,记者在纪念碑广场看到,因为这天要举行重要的纪念活动,警察已经在广场上拉起了警戒线,活动需要的设备正在安装。

许多人聚集在纪念碑下,有人忙着拍照留念,在记录这场即将举行的盛大的纪念大会;有人举着鲜花,轻声走到纪念碑下,默默放下鲜花,静静地默哀;有人在低声哭泣。

在广场东侧,记者看到几位乘坐轮椅的老人,他们在亲人的陪伴下来到这里。这几位老人都是大地震造成的下肢残疾者。老人们的双眼久久盯着纪念碑,眼泪无声落下。他们像是在回忆30年前的惨剧,像是在默念大地震中痛失的亲人。

据悉,今天,唐山除了在纪念碑广场举行向亡灵献花活动之外,还将在剧院举行一场盛大的纪念大会,晚间,还将有一场晚会。中央和河北省领导将出席纪念大会并做讲话。此外,唐山市还邀请了当年参加救援的医护人员和部队官兵参加活动,部分外国使节也将应邀出席。

迟到30年的讣闻

今天,在这里,为30年前那个黑色凌晨死去的24万人写下一段文字。时间相隔太久,30年,一个婴儿成长为父亲的光阴。30年,或许在那个叫唐山的北方城市,他们的名字、音容笑貌已经被人渐渐淡忘,甚至他们遗留的已经成人的婴儿已经忘却母亲怀抱的温暖。但灾难不容忘却。1976年7月28日凌晨,那道闪过中国北方的蓝光,至今在鞭打着人们的记忆。

于是,今天的人们在这个祭日,向24万亡灵志哀。

从今年4月开始,我们就在为那座城市的亡灵准备着纪念的文字,一期“倾城----唐山大地震30年祭”特刊,占据了本报7月20日的24个版面。我们再现了灾难情景,还原了人们与大地震的生死搏斗,人们对生的渴望、对死亡的恐惧;我们记录了逝者后代们的成长,他们总是被社会关怀着,可以欣慰地告慰沉埋地下的父母,他们成长得很好;我们揭示了今日唐山人长达30年的梦魇,这个城市活着一群总是抑郁的人们;我们展现了新唐山的建设成就,废墟变成了宜居之地。

在唐山采访的日子里,天总是很阴,很少见到蓝天红日。有人说,唐山污染很重就这么个天气。接触到的每一个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当打开记忆闸门的那个瞬间,人们的心情顿时阴霾如同天气。

当一位叫何慕贤的老人双手捧出一张发黄的照片时,老人泣不成声。那是她最小的女儿,她自责了30年:“为什么没有把她护在身下?”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女儿能否听到母亲的哭泣。我们找不到任何语言安慰老人,生者对逝者的缅怀,有时,自责也是一种表达。

还有,那两位叫张贻谋、王广金的老人,如今相依为命生活在唐山一个陈旧的小二居室里。悲痛袭来时,总会翻出一张小小的合照,那是他们9岁的儿子和12岁的女儿唯一的合影,两位老人与他们阴阳相隔已经30载。

“7·28是什么?”一位小女孩在唐山抗震纪念碑下仰头问母亲。

母亲没有回答,抚摸了孩子,笑了笑。30年了,这座城市已经很难找到地震的痕迹,灾难似乎已经淡出记忆。

女儿还小,但她很快会知道,在她生活的这个城市的那场有些遥远的灾难。

今天,唐山是很难找到地震的痕迹了,除了孤单的几处遗址,在这个季节,城市已被鲜花包围。生者在用快乐告慰逝者。

今天,唐山已经重生并且长大,这是告慰24万亡灵的喜讯。在他们曾经生活的土地上,唐山凤凰涅槃,比他们记忆中的更漂亮,更壮观。城市的臂膀已经伸向了大海。

今天,噩梦已经远去。生者举起祭奠的酒杯,在这座找不到24万亡灵墓茔的城市,洒下眼泪。

编者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1978年7月28日深夜,唐山大地震怒,20多万生命连同一座城市瞬间消失。从废墟中爬出来的人中,3817人成了截瘫患者,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自己家庭的唯一幸存者,国际卫生组织专家曾预言他们的生存极限是15年。然而,至今仍有1600多名截瘫患者健在,有的还结成夫妻,相亲相爱,相濡以沫,把家搬进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村落”。在唐山康复村,“村民”们过着平静而又平凡的生活。大地震30年后的今天,本报记者走进了康复村,感受到了那些平凡生活背后的坚忍与奇迹。

活在爱情奠基的村落

●一名残疾人自己设计的无障碍住房从图纸变为现实

●十对截瘫病人马拉松式的恋爱促成唐山康复村建立

●二十多个非常家庭背负地震创伤自食其力坚忍前行

7月28日到了,付平生排练的节目派上用场了,早在三个多月前,他就接到任务,“国家领导人要来看,我们排了小曲。我算是艺术团的团长,选了两首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电影《甜蜜的事业》插曲)、《我和我的祖国》,这两首曲子咱们选择是有针对性的。领导人要来看了,咱们的思想境界得提到这上面来,到什么时候说什么事,曲目上就要动动脑筋”。

付平生为了迎接唐山大地震“30周年纪念”辛苦排练节目之前,他所住的康复村就有了一些变化。村里进行了一番装修,墙壁粉刷了一下,户外路面重新铺设,各家各户也都统一铺了地板砖,显得明亮而干净。“政府出的钱。”村民们说。

唐山市康复村是特地为截瘫病人设计建造的一片住宅,住了24户截瘫病人家庭,其中大部分都是大地震的幸存者。

50岁的梁治华就是里面的村民,随着纪念日的到来,他担心着他的三轮摩托车还能不能上路拉客,3个月前记者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就是从这辆车开始的。

那一天傍晚,时针就快对准第五个刻度的时候,梁治华擦去了三轮摩托车座位上最后一点残留的尿渍,他尿裤子了,尽管穿了很厚的裤子,尿还是流到了座位上,“觉得想撒尿的时候,就往家赶,可是来不及”。他只有到家里才能上厕所,家里的厕所是特制的,另一方面,到家才能从三轮摩托车上下来,坐上行动相对方便的轮椅。而且要尽快把裤子换掉,不然“容易得褥疮”。

梁治华和他的妻子刘素梅都是30年前的幸存者,大地震也在他们身体上留下永远的痕迹——他们再也没办法站起来了。两个人固定的收入就是每个月225元的低保金,梁治华用三轮车拉客挣点钱补贴家用,尿裤子的事在拉车的时候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他也因为身体不太好出去得不多了,可是只要觉得身体还能承受就会去,每天“能挣个十几二十块的”。

“残疾人本身都挺自强的。”他们的邻居韩忠权说,“我们的社会应该给残疾人创造一个工作的条件,体现他人生的价值,虽然我残疾了,但我以残疾之躯还能为社会服务,能支撑起一个家。”

他的家,是和妻子刘秀凤一起搭建的。回想这么多年的生活,韩忠权说,“还真是苦,我们两个鱼帮水水帮鱼吧,手牵手,心贴心这么过来了”。

站起来异常艰辛

腿和脚几乎成了一条线,忍着痛一点一点地又把它踩回来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大地震那年,韩忠权25岁,在唐山饮食公司工会工作,地震把他对生活的憧憬完全打断了。“地震那会儿,我们家住在二楼,我明白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摔倒外面了,被摔成颈椎粉碎性骨折,是最高位截瘫了。我恢复得比较理想,不然就是植物人。”

韩忠权在废墟堆里被埋了半天,只能一个姿势蜷缩着,动也不能动。“外面人喊你,你能听得见,你从里面喊救命,外面听不见,我心想这次完了,活不了了,出不去了。”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他被邻居们救出来了。“后来人家问我,老韩你知道你出来的时候啥样啊?你的头啊,比脸盆还大呢。”

地震中,“我们家人没了9口,还剩4口”,韩忠权说这个是他后来才知道的。被救出来几天后,他转到了河南省鹤壁市医院治病,在那里待了将近两年才回唐山。

“刚去的时候,除了头,没有任何地方能动。我最大的一个伤口31厘米长,16厘米深。小伤不计其数,臀部的肉,脚后跟的肉都没了。”韩忠权曾经病危到照好了死尸相,“医生有一次跟我说:‘小韩呀,给你照张相寄给家里。’后来我的病情好了点,无意之中看到我的病历,才知道这是死尸相,里面还有一张安阳火葬场的通知单。”

下一页
第 [1] [2]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