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老夫妇讲震后回唐山看亲人:活着的人都很坚强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5日09:43   南京晨报  

伤得比较轻的都坚守着工作岗位,帮忙把人扒拉出来,看着东西,想着怎么把厂子弄起来。

我进去一看,母亲正抱着我弟弟的小孩,哄他睡觉呢,这时我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我们见到她时,她的胳膊和腿上都缠着绷带。她说,这是自然灾害,没什么好哭的。

·
·
·
·
·
·

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大地震过去30年了,薛九洲和刘素英老两口仍会经常想起当年的那一幕。昨日,刘素英回忆当年情形的时候,不时抓起毛巾擦眼泪。他们今年都60多岁了,现住在江宁文化名园。他们最初都是唐山第一造纸厂的职工,后来被调到保定第一造纸厂,唐山大地震那年,他们都在保定,逃过了一难。但是当时,他们的亲人都在唐山,震后,他们第一时间赶回唐山。

震后第二天他带人进唐山

“唐山地震那天保定也感觉到了,情况还比较严重,吊着的灯来回晃。我们一批从唐山调过来的职工都急啦,都想回去看看。”薛九洲至今未改乡音,“当时我在工会工作,对职工们的想法理解比较深,就向厂里汇报,先去一批人看看再说,我就和另外4个人在29日夜里出发了。”

当时火车到不了唐山,厂里想办法找了一辆解放牌汽车。薛九洲用略微颤抖的声音回忆:“我们找了厂里的一个司机,他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出发前估计那边情况比较严重,心想他见识多,能稳得住阵脚。过了天津点击查看天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车子就不好走了。路上有解放军拦,不让我们进去。我跟他们说明了情况并掏出了退伍军人证,他们这才放行。30日我们到了唐山,到处都是死人。后来开到一个叫小山的地方,司机再也不肯开了,说路边堆满死人,车子没办法走了,于是司机就回去了。”

厂里轻伤员都坚守着岗位

“我们5个人中有两个是市区的,1个是丰润的,1个是丰南的,我是东矿区的。市区的还好,很快就可以到了,丰南的和丰润的都只能走回去,丰南的还是个女同志。去丰润的是个老职工,姓郭,下了车之后他问我,哪是去丰润的路?他是在唐山工作几十年的老职工,居然找不到回家的路。”

“大家分手后,我向一纸厂走。路过一位老职工的家,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他儿子在废墟上搭了一个小棚子,坐在小棚子下叫我。我问他:‘怎么样了?’他说:‘腿伤了,走不了,医疗队让等着运出去。’‘父亲呢?’‘父亲就在脚下埋着呢。’‘我帮你扒。’‘你别扒了,你手指扒烂了也扒不到,下面好几米呢。’从保定来唐山之前,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带了7壶水十几张饼,我要留水和干粮给他,他说不用了,有解放军留给的饼干和水,可能过几天就不知道转到什么地方去了,别放东西了。”

到了一纸厂,原来好几米宽的路已经只有1米宽,边上都是死尸。薛介绍,厂里分3班倒,夜里上班的都被砸死了,伤得重不能动的,被安排到其他地方,而伤得比较轻的都坚守着工作岗位,帮忙把人扒拉出来,看着东西,想着怎么把厂子弄起来。

在帐篷里看到母亲心才落下来

“厂里人问我回家了没有,我说没有,留下来帮你们一起扒人吧。他们说不用,你赶紧回家看看吧,东矿震得挺厉害,硬是把我推了出来。我留水和干粮给他们,他们也不肯要,我又背上7壶水和十几张饼继续上路。”薛说。

当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东矿区离唐山有50多里地,薛九洲只能走回去。在将出唐山的时候,他在解放军的帮助下,搭上一辆去古冶的拖拉机。到了古冶,离薛九洲的家赵各庄矿还有8里地。

“8里路,我却整整走了3个小时。路上死人太多了,一路上我没敢喝一口水,也没有吃一口干粮,怕家里没吃的。到了住的地方,自己都找不到家在哪里。在邻居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自己的兄弟。我问他,母亲呢?他说在帐篷里呢。我进去一看,母亲正抱着我弟弟的小孩,哄他睡觉呢,这时我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薛家住的是矿上给盖的工房,都是平房,所以死伤比较少,但一排十几户人家,还是死了十几个人。那时没水喝,下雨的时候能用盆子接一些雨水。“我把干粮和水留给他们,他们说,这是好水不能浪费了,要留起来。”

薛九洲的二兄弟在开平煤矿,媳妇孩子都没事,但是二兄弟死了。薛九洲压着声音说:“老二参加过抗美援越,是个炮兵,打仗他都没死,却死在了地震上。”

大家都没哭,到春节时才哭声一片

薛九洲回到厂里后,汇报了自己看到的情况,并在全厂的职工大会上作了报告。保定第一造纸厂立刻组成慰问团,去慰问唐山兄弟单位,这时,刘素英得到了回家探望的机会。“当时单位找车,知道那边没吃的,拉了大冬瓜,两车苹果和茄子,还有席子、塑料布。到了唐山一纸厂,发现门都没法进,路边都是死人,用被子裹着,用塑料布裹着,就摆放在路边。”刘素英用毛巾擦着眼泪说,“我们第一个看到的是原来的厂长牛世俊,已经伤了,胳膊吊着。跟在后面的是车间主任,拄着一根树枝。我们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全哭了。他们没哭,反倒是安慰我们,让我们不要哭。厂里的刘兰春主任,在2楼睡觉,地震来的时候被摔到马路上。我们见到她时,她的胳膊和腿上都缠着绷带。她说,这是自然灾害,没什么好哭的。她让我们赶紧回家去慰问家属,厂里也扒拉得差不多了,我们留在那也帮不上什么忙。他们一直压着,谁都没哭,一直到那年春节的时候,唐山才哭声一片。”

听说哥哥死了眼泪立刻下来了

“唐山人民最感动我的地方,就是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坚守岗位的革命精神,这种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们。现在保定一纸厂已经不行了,但唐山一纸厂却一直红红火火。”刘素英说。“当时一纸厂的厂房整个都倒了。听活着的人说,地震发生时,所有的工人都往外跑,一车间的陈更如师傅没有跑,在后面大叫:‘不要跑,不要离开工作岗位!’最后被压死在厂房下。他是一个老党员,是我的师傅。地震后,一纸厂的职工没有一个回家的,都回到厂里,先扒厂里的人。家里来人叫回去扒亲人,也不回去,留在厂里。一纸厂的职工又把废砖码起来,用油毡盖上。没过多久,工厂又恢复了生产。”

从一纸厂出来,刘素英一行去了唐山第一百货大楼。“我大哥在百货大楼工作,一到那里,我就看见劳模李秀文在一个大棚下,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在那里烙大饼。我立刻拉住他,问我哥哥的情况。李秀文告诉我,哥哥在夜里值班,楼板掉下来,把他脑袋切掉了,找到他的时候,身体和脑袋已经不在一个地方了。我一听,眼泪就下来了……”刘素英又开始抹起了眼泪。

刘素英家在丰润县,丰润县受灾情况较丰南、市区要稍微轻些,刘素英在老家的家人全部都存活了下来。“虽然那里房子全趴下了,但死的人并不多,因为是农村,全是平房,被压死的少。我妹妹、妹夫都被埋在下面,妹夫自己爬出来,然后把全家都扒了出来。西头哥哥家,是嫂子先出来的,哥哥和侄子都在建筑公司,都没事。人扒拉出来后,开始扒拉粮食,粮食扒拉出来,就饿不死了。”

当时活着的唐山人都很坚强

“这次去唐山慰问,一共四五天时间,一路上都没吃东西,饿了就啃个苹果。到一纸厂的时候,给他们做了高粱米饭,我们也没吃。最后到我家,才吃了一点捞面,粮食都是从废墟下面抢救出来的。在那种情况下,根本就吃不下东西。”刘素英称。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那里气味太难闻,这种气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跟许多到唐山救护的人员一样,薛九洲和刘素英都对气味非常敏感。“但我们没有人戴口罩,戴口罩是对唐山人民的疏远,对他们的不尊重,会伤了他们的心。”

他们说,经历了这么大灾难的唐山人民都顽强地活着。薛九洲称:“我回去的时候,路上遇见厂里的同事,他们说,有些人还在家里包饺子呢。我路上就遇见一家,死尸就在旁边,活人在旁边包饺子。他们说,不吃能怎么着,不吃又救不了人。”

“已经过去30年了,每隔几年我们都会回唐山去看一下,看望一下亲人和当年的同事。”刘素英介绍,现在唐山第一百货大楼前面已经竖立起了纪念碑,祭奠在唐山大地震中死去的人们。她打算抽个时间再去趟唐山,凭吊一下在灾难中丧生的亲友。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